川普將測試我們有關「領導人何時不可或缺」的理論

Trump Is About to Test Our Theory of When Leaders Actually Matter
高塔姆.穆孔達 Gautam Mukunda
瀏覽人數:1627

我不會假裝這篇文章很容易下筆。我原本百分之百確定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不僅會獲勝,而且會輕鬆當選,同樣地,我原本很確定唐納.川普(Donald Trump)如果當選,由他出任總統會是一場災難,這是因為我不同意他的政策,也因為我覺得他的決策反覆無常,而且不了解政府的基本運作,兩者結合起來幾乎可確定是一場災難。我只能希望我的第二個看法會如同第一個,被證明是錯誤的。

對我來說,這個錯誤尤其令我感到痛心。我的書《不可或缺:領導人真正重要的時刻》(Indispensable: When Leaders Really Matter),談論的是局外人和無經驗的領導人(我稱之為未經篩選的領導人〔unfiltered leader〕),以及他們如何和何時會掌權。其中大部分是對局外人總統的研究,中心論點之一是,美國比任何其他已開發國家更容易選出這樣的領導人。唐納.川普正是我書中未經篩選領導人的最佳範例。這應該讓我能夠預見他的勝利。相反地,我因為害怕他可能造成的傷害,從破壞全球貿易制度到立法歧視少數族裔,使我完全拒絕相信他勝選的可能性。這是我唯一的解釋,這既不是藉口,也不是自我安慰。

我對這次選舉的看法錯得這麼離譜,因此不太願意做許多預測。當然,讓這問題變得更複雜的,是關於川普當上總統後實際想做什麼事情,以及他在政策議程的細節甚或大致架構上,會尊重聽從國會到什麼程度,都有很高的不確定性。但是,思考領導議題和政治事務是我的工作,尤其是對於像川普這種出人意料的勝利者,所以無論我的想法是否有價值,我還是分享一下我的一些初步想法。

像川普這樣的領導人,也就是不受既有菁英支持的局外人,通常表現好壞有很大的差異。他們會做其他人不會去做的事,而且正因如此,他們的表現會大好或大壞。當他們的行動自由最不受限時,他們的影響會最大;至少到2018年的期中選舉之前,川普都會處於這種情況。共和黨控制了眾議院和參議院之後,想必很快就會任命一位保守的最高法院大法官,這會讓激進的共和黨完全控制政府,這是共和黨自2007年以來未曾做到的。因此我們應該可以想見,川普政府起初會有幾乎完全的自由,可放手制定政府政策。我對這一點很憂心,但若川普選擇好好利用這一點,也可為美國創造機會。

雖然川普沒有贏得普選票,但布希政府在2000年相同情況的先例強烈顯示,這或許會降低他在一些人心目中的合法性,但不會對川普或其政黨造成重大限制。他在競選期間獲得多位擔任公職的共和黨重量級人物支持,這意味著,川普既然已擁有總統職位的權力,共和黨可能就不太會反對他的政策。即使共和黨領導人想和他對抗,但川普已創造了美國歷史上最大的政治奇蹟。哪一位重視自身職涯的共和黨政治人物願意對抗他?

首先我們來討論川普政府面臨的挑戰,然後討論其機會。總統當選人川普可能必須處理的立即危機,和歐巴馬總統當初面臨的相同,是金融市場波動。如果波動只是暫時的,那麼在歐巴馬卸任時,局勢可能會穩定下來。然而令人擔憂的是,全球經濟和金融體系仍未完全從2008年的金融危機中恢復,因此我們必須至少考慮到,經濟有可能會持續衰退更久。

使情況更複雜的是,川普一直在談論的財政政策,主要是為最富有的美國人大幅減稅,並大幅削減支出,特別是削減為最貧窮的納稅人提供的社會支出(這是共和黨國會議員也在提倡的立場)。看來他有可能配合這項財政政策,而實施保護主義措施,後者可能大幅減少全球貿易。川普正在規畫的基礎建設支出的規模(包括他建議在美國和墨西哥邊界建造的高牆),可能會對美國和國際成長前景產生重大的負面影響。經濟預測就像剛獲得證明的政治預測,也是一場愚人遊戲,但未來可能出現全球嚴重衰退的風險,今日看來這個可能性比昨日預測的更高,這可能因為美國政府的能力與意圖都具有不確定性而加劇。如果川普真的實施他對國債違約的想法,這個風險將進一步升高。

外交政策方面,我們可能會看到日本、韓國和受美國安全保證所保護的其他美國盟邦,立即重新評估自身的情況。日本和韓國可能會重新考慮它們對美國核武力量的依賴,並考慮退出「不擴散核武條約」(Non-Proliferation Treaty),且取得自己的核子武器。目前還不知他們是否會這樣做,但我們可以確定,在東京和首爾等世界多國的首都,已認真開始討論這種可能性。北約(NATO)聯盟也處於危險中。看起來俄羅斯可能很快就會考驗北約(川普當選最特別的勝利者可能就是俄羅斯)。

但經濟與外交政策的問題,在今日看來了無新意。在較深的層面上,我們必須花心力思考美國的身分是什麼,美國代表什麼。川普在競選期間,表明他要美國軍隊採取的政策,包括使用酷刑和蓄意殺害平民。川普當上總統後是否會執行這些計畫?如果他執行了,我毫不懷疑,軍人將服從這項法律。但這項法律可以改變,而且在共和黨控制國會的情況下,大有可能。美國軍人可能很快就要面臨他們從來不曾思考過的道德考驗:不是如何違抗非法的命令,而是是否要遵守不道德的命令。國土安全部的人員將不得不自問,是否要驅逐已經獲准進入美國的敘利亞難民。這是我目前想到的頭兩個挑戰。可能還有其他挑戰。

當然,所有這些是可能發生的最壞情況。如果我相信自己的研究(我想我應該相信),總統當選人川普也有巨大的潛力。我承認很難想像川普會是個成功的總統,因為他過去在商業上有好幾次失敗和欺詐事件,而且他主張的議題模糊且經常自相矛盾。但是,他成為成功的總統當然是有可能的,而且我祈禱真會是如此。那會是什麼情況?川普會有什麼傳統總統所沒有的機會?未經篩選的領導人,若能利用經驗豐富的對手的技能與知識,而且擁有洞察力,能採取傳統領導人未看到的做法,那麼他們就會獲得成功。

川普的勝選演說在這方面是令人鼓舞的。他向希拉蕊.柯林頓和她的支持者伸出友誼之手,語調和在競選活動中的截然不同。他沒有利用這個演講,來宣揚那些似乎挑出特定種族與宗教來對付的政策。其實,他看似支持的主要政策提案是一項公共建設方案,那也是大多數民主黨人支持的,而民主黨人其實可能比大多數共和黨人更支持。

川普的競選活動,明顯是訴諸一部分的美國人民,那些人覺得自己被美國社會改變的浪潮狠狠拋棄了。其中一些訴求和種族與性別問題有關,但大部分無關。憤怒與不滿的程度必須解決。如果川普可以找到辦法去解決那些問題,而又不犧牲美國核心價值觀,那麼我(以及大多數美國人)會讚揚他。我不會假裝我是樂觀的。但這個可能性存在,而且我希望他和他的政黨致力於這件事。

至少,川普任內將會打破愈演愈烈的政治僵局,過去六年來這個僵局已癱瘓了美國政府。至少在今後兩年,共和黨擁有政府權力,他們掌控政府。他們阻止梅瑞克.賈蘭(Merrick Garland)被提名進入最高法院,冒險拋棄了兩個多世紀政府運作的傳統,以完全掌控美國政府,結果他們贏了。這一成就的規模(包括其潛力與風險)實在是太大了。不論接下來發生什麼,或好或壞,都是他們的責任。若好好把握這個責任,共和黨幾乎可以確定會在未來一個世代主導美國政治。若是失敗,從如此高處跌落將很可怕。

面臨這場災難性的挫敗,民主黨有許多責任。民主黨目前正處於它在美國歷史上勢力最薄弱的地位。如果川普擔任總統做得很成功,民主黨人就沒有機會在近期東山再起。但若他失敗了,民主黨人應該如何做?民主黨當然應該推出更好的候選人。它當然應該努力找到更好的定位,以抵消其選舉人團的劣勢。不過,它更需要致力爭取每一個美國人的支持,不要只是試圖獲得能夠勝選的最少人數組合。

民主黨應該致力於在435個國會選區的每一區,推出誠信可靠的候選人,並以能夠報告當地真實情況的地方辦事處,支持每個候選人。同樣重要的是,它必須學會如何以不疏遠白人選民的方式,處理種族正義問題。當然這是艱鉅的任務,但歐巴馬總統獲得的54%支持率顯示,這並非不可能。

我無法告訴你未來會帶來什麼。形塑國家面貌的,不是國家支持的信念,而是國家的所作所為。美國的信念激勵了世界各地的數十億人。即使我們自己不一定都能做到,但我從不懷疑美國的信念既真實且強大,可以帶領我們通過最黑暗的時代。我們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沒有人知道。但是,如果你在大選那天早上問我相信什麼,我可能會告訴你,我相信上帝,我相信我的父母,我相信美利堅合眾國。不論大選結果讓我多麼震驚,我仍然保持這些信念。(侯秀琴譯)



高塔姆.穆孔達 Gautam Mukunda

哈佛商學院組織行為系助理教授,擁有麻省理工學院(MIT)政治學博士學位。他的第一本著作是《不可或缺:領導人真正重要的時刻》( Indispensable: When Leaders Really Matter)。


本篇文章主題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