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可能加深歐洲的數位衰退

Brexit Could Deepen Europe’s Digital Recession
巴斯卡.查克勒佛提 Bhaskar Chakravorti
瀏覽人數:2413

英國公投結果決定脫離歐盟,這個被廣泛稱為「英國脫歐」(Brexit)的情況,已造成政治與股市的大動盪,也讓英國的主要國際伙伴非常頭痛。當然,這一切發生之前不久,已經有許多交互重疊、長期困擾著歐洲的危機出現了。

除了那些定期會躍上媒體版面的議題外,我之前曾在《哈佛商業評論》的一篇文章中指出,從較長期的角度來看,有一個根本的危機正在發展:歐洲正飽受「數位衰退」(digital recession)之苦,也就是在朝向數位經濟演變的過程中失去動能。我們利用自己制定的數位演變指標(Digital Evolution Index)來研究五十個國家,其中有十五個歐洲國家的數位動能自2008年以來就持續流失,而且在我們的數位動能排行榜中,墊底的九個國家都是歐盟成員,由第42名的挪威開始,其後依序是丹麥、西班牙、匈牙利、法國、比利時、芬蘭、捷克,以及最後一名的荷蘭。

在這五十個國家中,英國排名第34,值得一問的是:英國脫歐公投對原本就已堪慮的現況,會造成什麼衝擊?

前景展望並不樂觀。英國的科技產業,一直都是最極力反對脫歐的團體之一。一份針對產業協會「科技倫敦倡議」(Tech London Advocates)成員所做的問卷調查顯示,87%的受訪者反對脫歐。電玩遊戲俠盜獵車手(Grand Theft Auto)的頂尖測試人員戈登.羅斯(Gordon Ross),表示脫歐是「瘋狂行為」。電信公司沃達豐(Vodaphone)正考慮將總部遷離英國,該公司執行長維托里奧.科勞(Vittorio Colao)向英國廣播公司(BBC)表示,英國脫歐將把英國排除在一個新的巨大單一市場之外。英國頂尖獨角獸企業(亦即估值逾十億美元的新創企業)之一的智慧轉帳公司(TransferWise),也在考慮替代選項;智慧轉帳公司執行長塔維特.辛里庫斯(Taavet Hinrikus)表示:「把總部搬遷到其他地方的確是可能的,但我們目前還沒有做出最後決定。」這些對英國經濟是嚴重的隱憂,因為科技產業約占英國國內生產毛額(GDP)的10%。

英國對於歐洲的數位產業擁有不成比例的高影響力。根據麥肯錫顧問公司(McKinsey)的估計,舉例來說,如果法國提升水準到足以與英國的數位狀態匹敵,估計法國的經濟收益有將近一千億歐元。英國的新創企業「出生率」在歐洲主要國家中名列前茅;僅次於羅馬尼亞、拉脫維亞與斯洛伐克。歐洲有超過40%的獨角獸企業誕生於英國。根據CBInsights的資料,2016年第一季,歐洲有三分之一的創投資金集中在英國。英國是歐洲「應用程式經濟」工作最多的國家。某些科技領域中,英國在歐洲扮演的領導地位更是無庸置疑:例如,倫敦是歐洲金融科技的中心,2010至2015年間,英國的金融科技投資金額是54億美元,而歐洲其他地區的金額則是44億美元。

在這樣的背景下,我認為英國脫歐可能對英國與歐洲大陸國家的數位經濟,帶來五種後果。

1. 決策將受制於不確定性

對於英國與歐洲的數位未來,最大的單一挑戰就是未來幾年的情況不明朗。雖然經歷一段時間的政策調整與重新協商,絕大多數與歐盟的關係很可能維持不變,但是,最後結局充滿不確定性,而且,最好與最壞的可能情況差距極大。

英國正式脫歐至少要等到2018年之後;這意謂,經商環境會有一段時間處於變動狀態,這對很多企業來說恐怕是場災難,對數位公司尤其嚴重,因為這類公司處於數種快速變動產業(軟體、媒體、遊戲、金融科技)交會之處,而且承擔高時間壓力。貨幣流動可能衝擊企業的估值,也可能凍結投資,造成企業體質衰弱。廣告、聘雇與資本支出,都可能延到塵埃落定之後,危害許多企業的成長模式。

這種不確定性也可能衝擊更廣大的生態系統,影響英國作為科技中心的吸引力:零售、餐旅、健康照護與金融服務業。由於歐洲已處於數位衰退,光是後英國脫歐時期的不確定性,就可能加快這個區域的競爭力流失。英國的感受將最為強烈,而這對歐盟來說是件壞事,因為英國在歐洲數位產業具有不成比例的龐大影響力。

2. 數位人才將更加供不應求

來自歐盟的工程師,是許多英國企業成功的關鍵。根據新創企業育成中心韋拉(Wayra)所做的一份2015年問卷調查,英國超過五分之一的新創企業人才來自其他歐盟國家。

英國的數位人才市場已經相當吃緊。實際上,英國科技新創企業的軟體開發人才薪資,比產業平均水準高出約26%,而在英國從事銷售與開發的人才薪資,也比產業平均高出12%,這使得英國成為創業成本較高的國家之一。即將出現的人才短缺壓力勢必讓這樣的情況更加惡化。

除非英國的新政府能與歐盟協商出某種形式,來解決移民與工作簽證問題,否則,英國的數位產業將因人才短缺與進一步惡化的成本劣勢而受挫。

3.由於欠缺共通平台與單一市場,擴大規模將變得更加困難

英國的數位產業必然會適應新的現實,但即使如此,它仍會被排除在許多現存與新興的平台之外,而這些平台對於擴大規模與競爭力都很重要。

英國的企業實體將被拒於「數位單一市場」行動計畫(Digital Single Market)的門外,這項計畫涵蓋整個歐盟,希望能消弭造成數位衰退的許多阻礙。數位單一市場將促進資料共享的「安全港」協議、銀行授權協議,以及影響數位交通的統一規則,歐盟境內從電子商務到數位串流等數位交通全都涵蓋在內。預計數位單一市場也會促成超過五百億歐元的投資。英國企業恐怕會被排除,而無法使用新的歐盟雲端平台。同時英國也無法參與5億歐元的數位創新樞紐網路,以及「歐洲數位化議程」行動方案(Digital Agenda for Europe,這是28億歐元的研發基金)。英國的遊戲產業可能被隔絕,而無法參與歐盟執委會設置的創意歐洲基金(Creative Europe Fund)。英國的金融科技將會失去金融服務「通行證」的好處,這個機制允許受到歐盟單一會員國法規規範的金融企業,不需要額外授權即可直接在全歐盟提供服務。

實際上,英國將只能站在門外,觀看歐盟處理最重要的數位產業分散化的問題,這問題阻礙了它的數位價值鏈。如此一來,消費者跨越英國與歐盟的疆界來購買產品、甚至打電話時,必須支付更高的費用。這些力量結合起來,很可能扼殺英國與歐洲大陸的數位產業。

4. 創新中心將分散化

有些人很可能會認為,英國的損失或許是歐盟的獲益。畢竟,孕育了火箭網路公司(Rocket Internet)與音雲公司(SoundCloud)的柏林,在吸引科技新創企業方面,已經是實力最接近倫敦的競爭對手,英國脫歐之後,柏林成為新創企業首都的吸引力可能變得更大。其他城市可能競逐成為關鍵的整合中心;可能冒出頭的新金融科技中心包括法蘭克福、阿姆斯特丹與都柏林。

然而,英國脫歐的淨影響,不僅會弱化英國的科技中心地位,恐怕也會弱化歐洲的科技中心地位。擁有能聚集各種創新能力、人才、資源與文化的聚落,並從中創造關鍵多數的經濟,有各種好處。倫敦的離去傷害了整個生態系統。

在資助科技發展方面,歐盟已落後美國五倍、亞洲兩倍。後英國脫歐時期的分散化情況,很可能進一步擴大這個落差。

5. 美國企業與歐盟監理機構間的敵意可能增加,而英國的影響力將降低

近幾年,歐盟與美國主要的數位科技巨擘之間,一直存在嚴重的分歧,如Google、臉書(Facebook)、亞馬遜(Amazon)、Uber。德國與法國一直以來都是最積極對美國科技公司進行監理與採取法律行動的國家,而英國始終扮演溫和、對市場友善的一股力量。若沒有英國,美國企業與歐盟的摩擦可能會增加。

近年來雙方最主要的爭執點,在於美國企業如何處理歐盟公民的資料,這件事因為愛德華.史諾登(Edward Snowden)的揭露而到了緊要關頭。歐盟一直沒有辦法做出最終的「適當」決定,宣布美國有安全地保護個人資料。歐盟致力於制定一套新的隱私規範,因而提出「一般資料保護規章」(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該規章將不會直接適用於英國。這意謂,英國無法參與制定這些規範,且未來必須協商單獨適用於英國的隱私條款。

難道,英國脫歐對於科技業就沒有任何可能的益處嗎?也許有一些希望;以下提供一些可供思考的面向:

● 英國企業可以參考以色列與挪威的模式,取得歐盟基金,這兩國都有參與歐盟執委會的創新與補助行動方案「展望2020」(Horizon 2020)。

● 脫離歐盟可能開啟其他的門,特別是動能更加充沛的亞洲聚落,尤其是在中國與印度。

● 沒有歐盟的監理規範綁手綁腳,英國科技業可能擁有與過去不同程度的自由,可與美國與亞洲的伙伴相互競爭與合作。

● 這個危機可能讓破壞式創新的力量受惠。例如,傳統的金融服務產業設法因應英國脫歐引發的問題,讓金融科技新創公司有機會贏取市占率。

這些都是長期的可能性,但至少在未來兩年內,英國脫歐必然會加深歐洲的數位危機。除非能採取有前瞻性的措施,否則接下來就會出現「科技出走」(Techxit)現象,也就是歐洲與英國的數位人才與資金流失。(劉純佑譯)



巴斯卡.查克勒佛提

巴斯卡.查克勒佛提 Bhaskar Chakravorti

美國塔夫斯大學弗萊徹學院(Fletcher School at Tufts University)國際商業和金融的資深副院長,創辦該學院的全球商業研究中心,並擔任該中心的執行主任。他著有《快速變化的緩慢節奏》(The Slow Pace of Fast Change)。


本篇文章主題國家競爭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