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必須確保歐陸國家不退出

The EU Needs to Make Sure Continental Countries Don’t Exit
潘卡.葛馬瓦 Pankaj Ghemawat
瀏覽人數:1214

投票的結果已經揭曉,對英國脫離歐盟的立即反應都不是正面的。全球的股市立即暴跌。英鎊重挫。HBO必須向觀眾保證,部分場景在北愛爾蘭拍攝的節目「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Game of Thrones),不會腰斬。

就跟所有支持全球化的人一樣,我對英國脫歐深感遺憾,並認為市場(及「權力遊戲」的粉絲)關切此事是對的。英國財政部2016年4月發布長達兩百頁的報告(它有個溫和的標題:〈歐盟會員身分及其他選擇的長期經濟影響〉),似乎是製作精良的有用參考基準。那份報告預測,脫歐會導致英國到2030年國內生產毛額(GDP)大幅低於目前水準,它估計會減少6%左右。頗受尊崇的經濟政策研究中心(Center for Economic Policy Research)認為,那可能太輕描淡寫脫歐後果了。

如果英國脫歐確實發生,將會是一場經濟災難,但它不會是大禍臨頭,除非有其他歐洲國家採取行動,使局勢惡化。首先要考慮的是,英國已不再是昔日那種強權。它占全球GDP的比重不到4%,按購買力平價計算,接近2%。而英國的出口只占它(名目)GDP的三分之一。

為免我被指責為將問題看得太小了,我應該承認,英國出口總額的近45%,是輸出到歐盟其餘國家,而英國自其他歐盟國家進口的金額,占進口總額的略高於一半。因此,雖然以全球水準而言,外部效應看起來可能不大,但效應會集中在歐洲大陸上。但即使如此,值得注意的是英國和歐盟的貿易雖然可能下降,但幾乎不可能降到零。根據我們對國際經濟學的知識,以及距離遠、近對國家貿易的影響,歐盟可能仍是英國最大的貿易夥伴,遠超過次一個貿易伙伴,當然,除非英國決定自討苦吃。

因此,歐盟執委會主席尚克勞德.榮克(Jean-Claude Juncker)以一種奇特方式正確地形容了英國脫歐,不僅是憤憤不平而已,他說,「現在這不是友善的離婚。但它過去也不是親密的戀情。」

我套用以英國為中心的重力模型(gravity model),也就是英國財政部用來預測英國脫歐後果的基本方法,結果我發現,享有歐盟會員國的身分,一般來說,並未導致英國和其他會員國的互動在統計上顯著提升,未能大幅超出地理接近和其他共通點的影響。

就像所有的統計分析,這個分析工具有局限性。也許有一個更簡單的方式,可說明英國和歐陸國家的整合,從來不像歐陸國家之間的整合那麼密切;這個簡單的方式,就是比較英國和其他國家的國際互動,例如與法國比較。

在下面的圖表中,不同的國家分別按英國和法國對它們的商品出口額的多寡排列。在這方面和大多數的其他方面,法國對歐盟的依賴,顯著高於英國對歐盟的依賴。

前十大出口目的地

看待這件事的另一種方式是,雖然英國脫離歐盟可能是一場災難,但一個歐陸大國脫離歐盟的後果將會更糟。

當然,英國脫歐的投票,讓歐洲民眾擔心歐陸大國脫離歐盟會造成更糟的後果。因此,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警告說,歐盟正在「分崩離析」,我不確定那是否是注定的結局;西班牙的選舉結果,可被解讀為選民因害怕出現前述那種局面而畏縮退避了(編按:英國公投脫歐後舉行的西班牙國會大選,由執政的保守派政黨勝選)。但是,如果一個歐陸大國確實退出歐盟,那麼我在2010年刊於《哈佛商業評論》的一篇文章中預測會有近十年的經濟蕭條,這時間將會延長,經濟蕭條是由於產能過剩、失業率居高不下、全球的成長疲弱,以及其他長期趨勢的壓力所致。具體而言,它可能把我所謂的「可怕的十多年」,延長到「可怕的二十多年」。

雖然恐懼感和憎惡感都在上升,但是,保持歐盟的其餘部分完好無缺,以及平靜地(而非報復性地)談判英國脫歐事宜,不僅對歐盟很重要,對世界經濟也很重要。可惜的是,展現出理解這一點的歐洲領導人,只有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而已,她公開表示,對英國「沒有必要表現惡意」。願她的實用主義能普遍風行。否則重大災禍可能無法避免。(侯秀琴譯)



潘卡.葛馬瓦

潘卡.葛馬瓦 Pankaj Ghemawat

潘卡.葛馬瓦(Pankaj Ghemawat)是巴塞隆納IESE商學院全球策略講座教授,著有《世界3.0版》(World 3.0:Global Prosperity and How to Achieve It)。


本篇文章主題國家競爭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