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避免身心俱疲,先自問這個問題

Avoid Burnout by Asking This Question
尼爾・帕斯瑞查 Neil Pasricha
瀏覽人數:7467

1990年代後期,我在加拿大安大略省的皇后大學(Queen’s University)開始進修大學部的商業學位課程。我的初級經濟學差一點不及格,參加的運動項目和球隊也大多不成功,後來終於在幽默新聞報《字字珠璣》(Golden Words)裡一群跟教授們格格不入的學生當中,找到心靈的歸宿。

《字字珠璣》是加拿大最具規模的幽默週報,每年發行25期,新聞風格類似美國的《洋蔥報》(Onion),在學年期間每週三發行新刊。接下來的四年,每個星期天我都跟一群夥伴共度時光,寫出讓我們每個人捧腹大笑的文章。我們都在中午時分聚在一起,一直寫到星期一凌晨。我一毛錢也沒拿到,可是創作、歡笑,還有看到自己的作品刊登出來的興奮感受,讓我覺得振奮不已。

我熱愛那些工作,於是在大學最後一年的夏天,接受了紐約市一家喜劇寫作新創企業的工作。我在紐約下東城租了一間公寓,開始在布魯克林一間閣樓裡工作,與我共事的是曾經在《辛普森家庭》(The Simpsons)和《週六夜現場》(Saturday Night Live)工作過的幾位作家。我記得當時心想:「哇,真不敢相信居然有人付錢給我,讓我做自己熱愛的事情。」

不過,這是我人生最糟的一份工作。

我無法依照自己的想法來自由創作,而必須幫《柯夢波丹》(Cosmopolitan)之類的客戶,「用八百字寫出被女朋友甩了的經驗」。我並不是跟朋友自然而然地開玩笑,找到跟特定人物一起創作的那份感覺,而是必須按照時間表與其他人一起寫作。到了後來,我對於喜劇寫作的興趣逐漸消逝,然後我決定以後絕對不再為了錢而寫作。

2008年,我開始寫部落格「令人讚嘆的一千件事物」的時候,我說過絕對不會在我的網站上放廣告。我知道放廣告會讓我感覺像是在工作,而且我擔心自己可能會自行審查內容,或是試圖吸引廣告主的注意。當時我認為,寫部落格沒有收入,就表示比較不用花時間試圖去管理廣告,而可以花更多時間專注在寫作上。

我那時夠聰明有想到這件事情,可是沒聰明到去忽視一直出現的其他外在激勵因素:訪客計數器、網站獎項,以及暢銷排行榜。這些東西全都非常明顯可見、可以衡量,而且非常誘人。隨著時間流逝,我發現自己著迷地看著訪客計數器突破一百萬人次、一千萬人次、五千萬人次;根據我的部落文所出版的書,在暢銷書排行榜上停留了10週、100週、200週;書籍銷售金額突破了五位數字、六位數字、七位數字。外在激勵因素從來沒有結束的一天,而我一直都沒有發現我把自己弄得精疲力竭。那時我吃得很差,睡得很少,老是想著下個要密切關注的數字。

我開始擔心這樣的循環會永不終止:設定目標、達成目標,設定目標、達成目標,設定目標、達成目標。然後我開始忘記當初開始寫部落格的原因。我非常震驚自己這麼快就陷入「成就陷阱」。

研究顯示,當我們開始重視我們做某項工作所獲得的「獎勵」時,就會失去做這項工作的內在興趣。我們擁有的興趣會在我們心中逐漸消逝,隱藏在我們大腦尋找不到的地方,而閃亮鮮明的外在獎勵便會掌控全局,變成我們渴望的新目標。

請記得有兩種型態的激勵因素:「內在的」和「外在的」。「內在的」在你內心—你之所以做這件事,是因為你想要做。「外在的」則是外來的—你之所以做這件事,是因為你會獲得某種報償。哈佛商學院教授泰瑞莎・艾默伯(Teresa Amabile)曾經針對大學生,進行了一些有關內在動機和外在動機的實驗。她要求學生創作「隨意做的拼貼畫」,然後編造相關的故事。其中一些學生被告知,他們會因為自己的作品而獲得獎勵,另一些學生則沒有獎勵。結果呢?根據獨立評審所打的分數,目前為止最缺乏創意的作品,是由獲得承諾會因作品而獲得獎勵的學生所完成的。艾默伯表示,「原因可能是因為,大致上來說,相較於純粹因為興趣而做的工作,他人交付的工作會比較缺乏創意。」

而且,不只是獲得獎勵會損害品質而已。在艾默伯進行的另一項研究當中,布蘭戴斯大學(Brandeis University)和波士頓大學的72位創意作者被分成三組,每一組24人,大家都被要求寫詩。第一組被告知做這件事的外在理由—給老師留下深刻的印象、賺錢、進入很棒的研究所就讀。第二組獲得了一張內在理由的清單—享受表達自我的感受、運用文字的樂趣。第三組則未被告知任何理由。艾默伯在一旁召集了一組十二人的詩文評審,把所有那些詩混合起來,讓評審評量。毫無疑問地,品質最低的詩,正是由那些持有外在動機清單的受測者創作的。

艾力克森孩童發展先進研究院(Erikson Institute for Advanced Study in Child Development)前任總裁詹姆斯・賈巴瑞諾(James Garbarino)對這個現象感到很好奇。他針對五、六年級小學女生進行了一項實驗,那些女生受雇教導年紀更小的孩童。他提供免費電影票給其中一些表現良好的小家教。結果呢?拿到免費電影票的女學生,在溝通想法時需要更多時間,更容易感到沮喪,而且工作表現不如那些什麼東西都沒拿、只獲得幫助他人感受的受測女學生。

賈巴瑞諾的研究引發了下列這個問題:外在激勵因素是否會因為年齡的不同,而對我們造成不同的影響?我們是否逐漸成長變成這樣的模式?我們可以突破這個模式嗎?

根據菲力科斯・瓦內肯(Felix Warneken)和麥可・托瑪賽洛(Michael Tomasello)最近的一項研究,我們可能生來就具備這種行為。他們的研究發現,就算是只有20個月大的嬰兒,如果在幫助另一個嬰兒之後獲得外在的獎勵,相較於沒有獲得獎勵或單純社交讚賞的嬰兒,就比較不可能再幫助其他嬰兒。

我對於這些研究的結果覺得很驚訝,但也覺得相當合理。當時我熱愛幫《字字珠璣》寫作。那種感受是愉悅、興奮、真愛。當我在紐約市為寫作新創企業工作時,我喪失了全部的活力和動力。

當你做某件事情是為了自己的理由,你就會做得更多、前進得更遠,並且表現得更好。當你不覺得是在跟其他人競爭的時候,你就只跟自己競爭。舉例來說,羅徹斯特大學教授愛德華・戴西(Edward Deci)進行了一項研究,要求學生解謎題。有些學生被告知,他們在跟其他學生競爭,有些學生則未被如此告知。你或許可以猜想到結果如何。被告知在跟其他人競爭的學生,一旦其他孩子完成了謎題,就不再繼續努力,自認已經輸掉了這場競賽。他們不再有理由完成謎題。不過,那些並未被告知在跟其他人競爭的學生,則是在他們的同儕結束之後還繼續努力。

這些研究結果是否代表說,你應該把薪水支票撕掉,只單純為你內在感受到激勵的因素而工作?不是的。可是你應該要捫心自問,「我會願意免費做這件事情嗎?」如果你的答案是肯定的,那麼你就已經找到某件值得付出心力去做的事情了。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就繼續從事有報償的工作,然後持續捫心自問,你會單純因為從中獲得的快樂而做的是哪一件事情。如果你只為了金錢之類的外在因素而工作,很有可能你遲早會感到精疲力竭。(蘇偉信譯)



尼爾・帕斯瑞查 Neil Pasricha

著有《快樂方程式》(The Happiness Equation)和《令人讚嘆事物大全》(The Book of Awesome),都是《紐約時報》暢銷書。他的TED演講獲得超過250萬人點閱觀賞,是有史以來最激勵人心的演講之一。他曾在沃爾瑪超市( Walmart)負責培養領導力的工作十年,目前擔任「全球快樂學院」(The Institute for Global Happiness)主任,學院宗旨是提升組織的快樂水準。


本篇文章主題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