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尖創業者需有全球思考,而不只是數位思考

The Best Entrepreneurs Think Globally, Not Just Digitally
麥克.許瑞吉 Michael Schrage
瀏覽人數:2772

繼「天生數位化」(Born Digital)之後,「天生全球化」(Born Global)已成新趨勢。透過社群媒體和數位平台,地方新創企業也能放眼全球,因此已經有愈來愈多這種天生全球化的新創企業。過去那種「兩個傢伙在矽谷車庫裡」的創業故事,已經變成各種跨國合作,可能是「兩個傢伙在舊金山諾谷(Noe Valley)的車庫,三個女性程式設計師在印度普那(Pune)的辦公園區,還有一個未定性別的技師,在南京操作著3D列印機群。」

換句話說,現在的創新者已經不再需要「走向」全球,因為他們從一開始就已經具備全球性。現在不只是將創新外包給低成本的供應商,而是在全球的同儕及合夥人之間運作。有愈來愈多的創業者,想到值得發展的點子之後,對於尋求來自海外的人才及資金,就像是尋求國內的人才和資金一樣自然。如果在愛沙尼亞就有一群才華洋溢的程式設計師,又何必找上美國科技重鎮羅利-德罕(Raleigh-Durham)那些自視甚高但動機低落的自由業程式設計師呢?

這種全球化的現象,本身也是全球化得令人訝異:以柏林和北京的新創景象為例,看起來和波士頓或灣區的國際化程度殊無二致。根據一項全面的2015全球研究調查顯示,「生態系統已經互相連結得更為緊密,而新創團隊也變得更加國際化。」

如果把資料看得更仔細,會發現雖然還不能下定論,但確實是大勢所趨:在所調查的前20大創新生態系統中,新創企業平均外國員工比例為29%。但在矽谷,這個比例就上升到了45%。

在全球這前20大創新生態系統中,新創公司在原生態系統之外創立分公司、或是直接搬到另一個生態系統中的情形,從2012到2014年,足足上漲超過8.4倍(!)。

就算矽谷、柏林、劍橋和班加羅爾等地在創業上也是充滿活力,但它們的營運也愈來愈全球化。重點在於,創新者(和其投資人)現在也會擔心,如果不一開始就走向全球化,會不會才開始就輸人一截?

以Kaggle、InnoCentive等等全球比賽為例,都是要找出全球人才、解決棘手難題。這些比賽的贏家一般都來自世界各地。現在有了谷歌、LinkedIn、臉書、推特、Skype和Slack,創業者可以更快、更簡單也更便宜地處理專案、打造原型。過去可能要花上6個月、10萬美元才能開發出來的「概念驗證」,現在可能只要兩週、幾千美元,就能在全球完成實作、調整及實地實驗。

「天生全球化」選項的即時優點,已逐漸超越其成本考量。這對智財權律師來說,是否會憂心忡忡?是沒錯。但對許多創新者來說,速度和靈活,要比專利軟體開發和專利申請這些事來得重要多了。

兩年前,有一家印度資料科學新創公司找上我,希望我雇用他們來協助我的學術研究。雖然我覺得他們很了不起,但當時我並不需要他們提供的服務。但等他們繼續堅持,而且還帶著新的運算技術能力回來,我就無法抗拒了。我觀察道:「我在學術上是用不到你們,但如果你們真的做得到這件事,我倒是想雇用你們,來開發一項我已經想了很久的新產品。」

這家公司的共同創立人對這個概念一點就通,很快地,就有該公司頂尖的一位軟體工程師來我家睡沙發睡了一星期,與我合作開發出了原型的樣貌。我們每個晚上都會將作品交至總公司,而原型服務則是在印度和美國的大學進行測試。

最後,這項專案並未成功(但仍然是個絕佳的點子!),但這對那家公司卻有深遠的影響,而且我現在也是該公司的顧問。

最大的重點在於,像這種非正式的國際即興創新活動,要說是例外,不如說是預設想法有所不同。就像是我一定要先做完整的文獻調查,才會開始做某項實驗、寫某篇文章;在今天,我也一定該先調查全球可能的合作者,才會開始打造某個新創概念的原型。

確確實實,現在創新者的GQ(Globality Quotient,全球化商數)如何,已經成了標準的市場測試項目。不論要做的是醫療設備、新材料或是新的應用程式,我都會請創新團隊的領導人描述一下自己在人才、資源及測試上,全球化的程度是如何。也幾乎無一例外,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創新者,都反映出、也尊重這種「天生全球化」的倫理。(林俊宏譯)



麥克.許瑞吉

麥克.許瑞吉 Michael Schrage

麻省理工史隆管理學院數位商業中心研究員,著有《認真玩創新》(Serious Play)和新書《你想要顧客成為什麼樣的人?》(Who Do You Want Your Customers to Become?


本篇文章主題技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