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意的陰暗面

The Dark Side of Creativity
湯馬斯‧查莫洛-普雷謬齊克 Tomas Chamorro-Premuzic
瀏覽人數:6479

很少有心理特質像「創意」那麼可貴;所謂「創意」,指的是發想新奇又實用的點子的能力。然而,創意一直和許多會產生不良後果、卻鮮少被討論的特質有關聯,這也是事實。意識到這些傾向,對任何試著進一步了解自身創意,或是瞭解他人創意的人來說,相當重要。

第一,研究已經確立了創意和負面情緒之間的關聯性。你不需要感到絕望才能有創意──很重要的是,請注意,沉重抑鬱對人造成的破壞,大過人因抑鬱被激起的生產力──但是,的確有些實證,支持人們對藝術家的刻板印象,例如藝術家似乎容易沮喪,或是受苦於情緒起伏。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曾說:「一個人必須心懷混亂,才能創造出舞動的新星。」一般而言,情緒穩定的人也許因為太過快樂,所以無法感受到「去創作」的渴求。畢竟,如果現狀良好,為什麼要改變?

第二,有些思維模式是創意程序的特色,也可以協助達成原創的思考,但是這種思維模式,可能有讓人難以適應的一面。舉例來說,創意需要人放縱無關的念頭與不恰當的想法。而且,創意思考的人,掌控衝動的能力往往較差。

最近,創意也與不誠實劃上關聯,想必是因為,它讓人可以有創意地扭曲事實。這不是在說有創意的人一定不循規蹈矩。而是說,有創意的人較難容忍無趣與常規,而且想像力鮮活,這讓他們具備更精細的心理工具,可以用來自我欺騙,或是欺騙他人。

應該要強調的是,這種能力經常可以用來服務他人。傑出的企業家或許可以運用這種技能,說服別人認同自己的願景。(記得史蒂夫‧賈伯斯知名的「現實扭曲力場」嗎?)也許創業人才需要一種特定的能力,才能見到目前不存在的東西,也就是一些還沒有跡象的東西,然後將之轉化為吸引人的願景,以及產品、服務,造福其他人。

研究也發現,有創意的人常常比較自戀,而自戀其實能促進有創意的成就。這直覺上就是合理的。自戀的人專注在自己身上,自然花費較多時間專注發展自己的想法,花費較少時間操心如何取悅他人。但重要的是,要注意,自戀的人容易認為自己比實際上的更有創意,而大多數人無法準確衡量創意──所以,旁觀者可能會更容易被看起來比較自信、對自身想法比較熱情的人所蒙蔽。同樣地,研究顯示,即使自戀的人並非比較有創意,他們仍然比較擅長向他人推銷自己的想法,實質上,創造了一種自我應驗預言(self-fulfilling prophecy)。(這符合「自戀特質常與領袖特質之間有相關性」的發現,有遠見的領導人與有企業家精神的領導人都是如此。)

即使是看來可貴的創意特質,為能體現這些特質的人帶來的問題,常會多過帶來的機會。以不守成規為例,這是創意的必備條件。我們或許在流行文化中把叛逆份子視為偶像,但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卻為了循規蹈矩,壓迫這些會造成破壞的不合群人士要守規矩。同樣地,即使擁抱風險、容忍失敗的想法看起來酷炫又迷人,人類的天性仍是喜歡保持現狀,並讓環境盡可能熟悉、盡量可以預測。因此,真正有創意的人常被視為威脅。 

當然,創意的光明面往往掩蓋了陰暗面。個人層面上,創意一直和多種正面情感連結,例如心流(flow,指專注投入、渾然忘我的狀態)、參與和主觀的幸福感。當人們獲指派有意義的工作,並在工作上得到自主權,他們就會發揮創意,並且享受創意帶來的所有助益。

團隊層面上,相輔相成的群體行為、人際間的協同綜效,可以把創意轉變為真正的創新,也就是創意的實用面向。而在組織和社會層面上,創意提供改變和進步的種子。若是沒有創意,我們恐怕還活在黑暗時代。

但是,如果創意真如大部分探討這個主題的文章所說,是全然可貴且吸引人的,那麼,創意行為應該要更常發生,而且對有創意的心智,不會產生不良後果。

我們太多人只想「促進我們的創意」,而不願承認創意常源自黑暗之處,或是創意可能把我們帶往充滿挑戰的地方。事實是,創意既複雜難解,又負擔沉重。(游樂融譯)



湯馬斯‧查莫洛-普雷謬齊克

湯馬斯‧查莫洛-普雷謬齊克 Tomas Chamorro-Premuzic

個性剖析和心理測量的國際權威。倫敦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UCL)的商業心理學教授、紐約大學的訪問教授,也曾任教於倫敦經濟學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metaprofiling.com的共同創辦人。


本篇文章主題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