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斯造假的問題出在差勁的管理高層,而非惡劣的工程師

VW’s Problem Is Bad Management, Not Rogue Engineers
麥克.許瑞吉 Michael Schrage
瀏覽人數:1879

德國福斯汽車(Volkswagen)美國分公司執行長麥可.霍恩(Michael Horn)不情願地出席美國國會聽證會,他堅決採取頑抗的姿態,指出為福斯帶來災難性後果的「減效裝置」(defeat device)造假事件的幕後真正黑手:「這不是公司所做的決策。董事會議或監事會議都沒有授權做這件事。」霍恩宣稱:「這完全是一群惡劣的軟體工程師不知為了什麼原因,放入那個軟體的。」

天啊!讓我們暫時不理會,這場聽證會隱含的意義,就是展現這家汽車業巨擘擁有卓越的工程文化。先來看看聽證會裡呈現的是:福斯的管理監督做法是徹底的失敗。這也就難怪董事長暨執行長馬丁.文德恩(Martin Winterkorn)必須辭職。因為,他的「管理高層風氣」讓欺騙做法在公司裡生根。

是什麼讓福斯汽車的「惡劣員工」這麼有把握,他們的數位造假和欺騙行為可以這麼久都不會被抓到?他們厚顏無恥的程度實在令人感到洩氣。無論是基於什麼理由,他們似乎並不害怕自家公司的品管或測試流程。為什麼會這樣?福斯實在應該化繁為簡,那些流程在技術上有缺陷且錯誤百出。

霍恩的抱怨彷彿重現了過去曾出現過的「數位失效」景像。他口中的「惡劣軟體工程師」,呼應了幾年前瑞銀(UBS)和摩根大通(JPMorgan)高層抱怨的「惡劣交易員」,那些惡劣的交易員造成公司數十億美元損失。喔,那些惡劣的傢伙!他們真的那麼聰明不被查到嗎?或者,其實是有人允許他們規避那些原本應該用於防範業務過失的企業軟體系統與防護措施?

差勁的主管支持差勁的員工,這就是壞消息。

初步的證據,來自福斯汽車高層主管自己的說法。媒體引用福斯設計長克勞斯.畢斯科夫(Klaus Bischoff)的說法,他表示無法想像文德恩會知道或容忍作弊:「他是個徹頭徹尾的工程師,專精於汽車的物理層面,完全沒有涉入軟體事務。」

解讀一下!當然,執行長絕不會刻意支持作弊,但這種「工程卓越性」的觀點似乎是出自1995年的觀點。而在目前和未來,真實世界裡汽車的物理特性和實際的行為,愈來愈是由軟體來定義與決定。在(重新)塑造高性能汽車時,數百萬行程式碼的重要性,等同於、甚至超過任何空氣動力、材料或熱力領域創新的重要性。的確,常常是靠程式碼來讓空氣動力、材料與熱力創新得以實現。

畢斯科夫誠懇的評論,差不多等同於觀察到波音(Boeing)或空中巴士(Airbus)的執行長,是「徹頭徹尾的工程師,專精於飛行物理學,但完全沒有涉入軟體事務。」請容許我說,一個人不可能是航空或汽車領域裡徹頭徹尾的工程師,卻完全不處理軟體事務。若沒有軟體,二十一世紀的飛機不可能飛行,汽車也不可能行駛。這是無庸置疑的。

你一定要指望領導人發揮作用。福斯汽車的「程式碼審查」(code review)在哪裡?讓福斯與奧迪(Audi)汽車能上路奔馳的程式碼,是由誰負責?

對於以數位科技驅動的創新者來說,若要確保健全的軟體文化和高品質的軟體開發工作,程式碼審查是不可或缺的一環。Google、亞馬遜(Amazon)、奈飛(Netflixe)、臉書(Facebook)之類的公司,都把程式碼審查當成程式碼人員溝通、協同合作的重要核心。程式碼審查提供一個平台與流程,用更好的方式來管理軟體,並管理更好的軟體。

有位程式編碼大師言簡意賅地表示:「同儕程式碼審查,是改善程式碼的單一最重要關鍵。」

眾目睽睽之下,問題無所遁形。我參與過世界各地的程式碼審查;通常這種審查是相對開放透明的流程,會讓人不敢欺瞞與造假。程式碼審查參與的人愈多、愈公開,就愈不可能會讓錯誤的程式碼留下,惡劣的軟體工程師也待不下去。很難讓人相信,無論是福斯汽車的技術領導人或軟體工程師,真的有嚴肅看待程式碼審查這件事。

的確,世界級的企業會向外尋求啟發與見解。年長和年輕的外部人士,都受邀來聽取、建議、協助進行這些審查。新觀點很重要。有問題與棘手的地方,要花更多的時間與精力來處理。受命達成非常高標準成果的團隊,能得到最多的同儕與外部支援。

網路時代的程式碼審查所用的數位工具、技能與技術,都已大幅改善。機器學習與預測性分析,必然很快就會在促進有效的程式碼審查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這類做法超越狹獈的法律目標,像是如何保護軟體專利權,以及「數位千禧年著作權法案」(Digital Millennium Copyright Act)不會強迫揭露資訊。誰在乎這些?這件事攸關的是企業文化應致力強調品質:如果有能力的外部顧問沒有參與程式碼審查,那麼你就不可能達到世界級水準,也不可能成為最佳實務。

企業的財務部不只要採取內部控制,也仰賴外部稽核人員,同樣地,正派的編碼做法,也需要類似的監督與協助。信任,但也要查證。

因此,態度認真的高階主管不會視程式碼審查為技術怪才的遊樂場,或是軟體的「品質圈」(quality circle)。他們清楚知道,同儕審查有助於頂尖人才創造出理想的數位成果。對軟體了解有限、但非常理解它的影響力的企業高層,更能追蹤事情的進展,並作出貢獻。

是的,錯誤難免會發生。是的,壞程式碼就像打不死的蟑螂。但是,健全的程式碼審查文化,就像健全的風險管理流程,讓有心作亂的人日子不好過。我們從過去的金融災難得到一些教訓,福斯軟體造假的真相解開後也會帶來類似的教訓,那就是,惡劣的人並不是避過企業高層的監督而安然存在,他們之所以存在,是因為企業高層疏忽失職,沒有善盡監督之責。(劉純佑譯)



麥克.許瑞吉

麥克.許瑞吉 Michael Schrage

麻省理工史隆管理學院數位商業中心研究員,著有《認真玩創新》(Serious Play)和新書《你想要顧客成為什麼樣的人?》(Who Do You Want Your Customers to Become?


本篇文章主題商業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