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GOOGLE變成ALPHABET?

Why Google Became Alphabet
陶德.詹格 Todd Zenger
瀏覽人數:3073

之前大家都稱為Google的公司,從現在開始變成了好幾家個別公司的集合體,由一家叫做Alphabet(字義為「字母」)的全新控股公司所擁有。Google是這群公司當中最大的一個品牌,旗下涵蓋了搜尋、廣告、地圖、應用程式、YouTube以及安卓作業系統(Android)。公司裡比較沒有相關的其它事業行動,目前全都是隸屬於Alphabet旗下的個別公司,包括生物科技研究專案Calico、具有學習功能的恆溫器Nest thermostat、下載速度飛快的網路服務fiber internet service、秘密推動先進科技專案的實驗室X lab、Google Ventures和Google Capital。

這麼做的原因何在?這樣做會成功嗎?

目前,Google的兩位共同創辦人已經被人稱為「培訓中的未來巴菲特」(Warren Buffetts-in-training)。不過,就跟往常一樣,這家公司很難找到足以比擬的其它企業。Google並不是要變成巴菲特的控股公司波克夏.海瑟威(Berkshire Hathaway),至少不是全然相同。Google正在嘗試完全不一樣的事情。大部分是為了安撫投資人,同時保存創辦人對於他們公司本質為何的獨特理論。

顯而易見地,這項組織的重整是為了回應Google停滯低迷的股價,以及投資人的不安。我一向都認為,Google目前創造價值(value creation)的理論,基本上是把它從搜尋和廣告事業的龐大利潤匯集起來,運用來雇用優秀人才,然後給予員工相當大的自由度,去探索和追尋他們想做的任何事情。這樣的做法不僅體現在彼此之間相當沒有相關性的投資活動,以及購買其它公司的模式上,同時在有關雇用、薪資,以及員工能夠自由運用20%的上班時間的政策上,也可以清楚地看到。

一直以來,投資人對於這項政策都感到不安,可是賴瑞.佩吉(Larry Page)和賽吉.布林(Sergey Brin)同時也建立了一套企業治理制度,把他們自己跟投資人要求改變的諸多壓力隔絕開來。最後,由於搜尋廣告業務的成長緩慢下來,投資人的不滿就顯現在股價的低迷不振上。最近幾個月,公司採取了步驟,開始嚴加控制部分的投資、減緩費用的成長,並且緊縮員工能夠自由運用20%上班時間的政策。這些措施代表了Google改變方向的開始。

分析師對於Google的結構有他們自己的問題要面對:公司把各種事業集合在一起,這讓他們要對公司估價的工作變得極為困難。對於分析師來說,一直以來,最主要的挑戰就是核心事業的績效並不透明;也就是搜尋引擎和廣告業務的財務回收,無法跟所有新事業的投資分開來觀察。新的架構確保,Google的事業至少會產出獨立的會計數字,或許其它事業也會如此。

不可避免地,投資人還會有更多的要求。目前為止,市場的反應相當地正面,公司股價上漲了6%。而我懷疑,這樣的做法也會產生長期的績效影響,因為公司的現金流量和投資活動更為透明,便能促進更高的紀律和責任擔當(accountability)。不過,我懷疑這個做法能夠完全安撫不安心的投資人。雖然這套新的組織型式提高了透明度,可是增加的透明度只是更進一步闡明了Alphabet旗下的個別事業之間缺乏連結(disconnect)。事實上,它突顯了各個不同的事業為何綁在一起的問題。投資人仍然還是在購買各項專案的集合體,只是現在他們能夠清楚看到,搜尋廣告業務貼補了其它事業多少錢。

至於Google跟巴菲特的控股公司波克夏‧海瑟威的比較,兩者之間存在著某些共通性。 波克夏‧海瑟威是一家經營的像是私募基金公司(private equity firm)的公開上市企業。這家公司就如同Alphabet一樣,也是許多彼此之間毫無相關的事業的投資組合。不過,重要的區別在於,波克夏.海瑟威的事業大致來說都是現金的生產者,而波克夏的任務就是持續增加公司已經創造出來的現金。Alphabet比較像是金牛(cash cow)跟風險投資公司(venture capital firm)的結合,投資在新創企業的早期階段,以及某些個案當中,高度資本密集的新創企業。

波克夏‧海瑟威已經召集了一群對其創造價值的理論具有信心的投資人。這是Google轉變成Alphabet之後仍然需要面對的一項挑戰。誰會想要同時投資在蒐尋引擎、長壽研究、恆溫器和無人飛機上呢?新的架構會讓這樣的投資主張更加地透明,可是,正如同波克夏已經辦到的,公司還是需要說服投資人,它們創造價值的理論合乎道理。(蘇偉信譯)



陶德.詹格

陶德.詹格 Todd Zenger

美國華盛頓大學聖路易校區(Washington University in St. Louis)商業策略講座教授。


本篇文章主題網際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