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室家務」阻擋女性前途

“Office Housework” Gets in Women’s Way
黛博拉.柯爾柏 Deborah Kolb
瀏覽人數:2374

蘿莎貝絲.康特(Rosabeth Moss Kanter)有個著名的詞彙「「辦公室家務」阻擋女性前途」(office housework),講的是準備會議、做記錄等種種辦公雜務。這些事情常常都是落到女性頭上、請她們幫幫忙。這些「沒人感謝但很重要」的雜事,其實是公司維持運作的要素,但正如臉書營運長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 )和華頓商學院教授亞當.葛蘭特(Adam Grant)在一篇《紐約時報》文章所提,大家希望女性能多多承擔這種工作,但卻未給予應有的贊許及獎勵,甚至如果拒絕還會遭致反感。兩位作者引用如賀爾曼(Madeline Heilman)、威廉斯(Joan C. Williams)、弗萊契(Joyce K. Fletcher)等教授的多篇研究,指出「如果女性拒絕協助同事,大家對她的觀感會變差、有損職涯發展。但如果是男性說不,卻不會發生這些反感」。男人不幫忙是因為「在忙」,但女人不幫忙就成了「自私」。

這些辦公室內的「家務」常常並不起眼,於是對團隊的價值也被低估,而這更構成女性難以升到資深管理職位的原因之一。我們經過數十年研究此現象後,找出了4項可行的協商策略。

第一,如果有人請妳幫忙,就應該進行協商。亞歷珊卓是一位專案經理,老闆告訴她有位主管家裡有點事,需要有人幫忙做工作,所以請她擔任代理主管。亞歷珊卓於是和老闆商量:她可以幫忙,但希望能在這段時間結束、主管回來之後,正式讓她升為其他主管職位。透過協商,她得到了升職。

第二,看清妳貢獻的成本。「幫忙」會有成本,不只得佔用本職的時間,更可能損及健康和家庭。派翠雅是一間非政府組織的計劃組長,上司告訴她有另一組同事的工作量無法負荷、請她幫忙,而她也同意了。但接著她估算了一下幫忙同事需要多花多少時間,發現這等於是讓她的單位時薪大幅滑落。於是她直接實際算給上司看,成功取得更多工作資源,讓她不需投入更多時間,也能繼續提供協助。

第三,展現妳協助的價值。在研究中,我們看過許多女性透過展現其工作的價值,成功讓原本只是協助的工作內容也得到認可,成為正職給薪的一部分。我們這裡的例子是公關經理伊莎貝爾,她有一次協助另一部門應付某位政府客戶、挽救了重要的客戶關係,之後該部門就常常請她「幫忙看一下」。雖然她也知道這是看得起她,但這樣下去必然會影響到她自己的工作。於是,她清楚點出自己協助該部門所提供的價值,並協商將這些「看一下」轉換為具體的正式職位和加薪待遇。

第四,如果對方要求的是私人協助、而非公務,就要能建立互惠關係。以上三個例子裡,提供的協助都是有益於公司,但如果只是拿杯咖啡、辦一下辦公室派對,就比較屬於私人範圍。要談這種要求的時候,就要尋求互惠關係:我幫你這個忙,那你下次要幫我什麼?我們的例子是一位資深組長艾莉森,她絕對願意幫人拿咖啡,但有一個條件:「今天我來,但下次就該你了」。而且她可絕不會讓人賴帳。

協商自己提供各種協助的條件,不只對妳個人好,也是對公司好。無償提供各種協助,只會讓別人覺得妳做是理所當然。但只要開始談條件,就可能得到一場小小的勝利。而且我們研究也發現,這些小勝利可以積砂成塔、成為更大的收穫。桑德伯格和葛蘭特就點出,千萬可別好心沒好報。要扭轉這種情形,重點在於女性必須先看出自己提供協助的價值,再透過協商,讓這些協助得到認同及獎勵。(林俊宏譯)



黛博拉.柯爾柏 Deborah Kolb

黛博拉.柯爾柏是西蒙斯學院(Simmons College)組織中性別研究中心(Center for Gender in Organizations)的創立人、暨女性與領導Deloitte Ellen Gabriel榮譽講座教授,研究專長為協商及領導,曾參與哈佛法學院協商專題研究中的職場專題,擔任協商議題的共同指導。她曾和潔西卡.波特合著《工作中的協商:讓小贏成為大利》(Negotiating at Work:Turn Small Wins into Big Gains)(Jossey-Bass, 2015)。


本篇文章主題時間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