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坦白談談說謊這件事吧

Let’s Be Honest About Lying
傑佛瑞.菲佛 Jeffrey Pfeffer
瀏覽人數:3830

如果說謊(或只是誇張了一點)可幫助你的團隊獲勝,你會說謊嗎?更咄咄逼人的問題是:你應該說謊嗎?

就拿目前在巴西舉行的世界盃足球賽裡的一個案例來討論。對許多球員來說,假裝對手犯規已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所謂的「假摔」(在籃球賽稱為flopping ,在足球賽稱為 diving),是指球員只受到很輕微的碰觸,卻一臉痛苦地齜牙咧嘴,倒在地上,往往這已足夠得到裁判的一點同情,把球判給他的隊伍。但據《紐約時報》報導,美國隊和英國隊的球員,不喜歡假裝對手犯規。他們是否放棄了藉此得分獲勝的機會?

要誠實且絕不掩飾,非常符合理想化的領導人常談到的格言,但一如在運動界,這也和現實世界中實際發生的情況明顯不一致。事實是,一些最成功的、偶像般的領導人,包括很多執行長,其實都曾是說謊技巧高超的人,有些人目前都仍是如此。

其中之一就是史帝夫.賈伯斯(Steve Jobs),他曾在2005年史丹福大學畢業典禮上演講,也是科技界的偶像人物。蘋果公司麥金塔電腦原始團隊一個成員創造了一個詞「現實扭曲力場」(reality distortion field),指的是賈伯斯舌燦蓮花的驚人能力,能將他希望成真的事情,說得好像已經成真一般。

還有賴瑞.艾利森(Larry Ellison),全球最有錢人之一,也是甲骨文公司(Oracle)的執行長和共同創辦人。1990年代初期,由於在財務文件中的銷售額數字錯誤,艾利森和甲骨文雙雙陷入麻煩。大衛.卡普蘭(David Kaplan)在有關矽谷發跡故事的著作中描述,艾利森很高明地告訴客戶(可能是在回應潛在客戶的詢問時),某項產品已經有了,但其實當時艾利森才想到要設計它而已。

較嚴重的類似例子是,菸草業的高階主管在國會面前宣誓作證說,他們不知道香菸對健康有不良的影響。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和貝爾斯登(Bear Stearns)等公司的執行長,在公司倒閉之前幾天,聲稱他們的資產負債表很健全。亞利桑納州的前參議員喬恩.凱爾(Jon Kyle),在2011年聯邦政府即將關門時堅稱,他無法支持一項提供經費給計畫生育方案的持續決議案(a continuing resolution),因為有超過90%的計畫生育經費被拿去提供墮胎服務(真正的數目比較可能是3%)。凱爾的辦公室後來聲稱,他的說法絕對無意是指出事實;這件事為喬​​恩.史都華(Jon Stewart)的電視節目「每日秀」(Daily Show)提供了素材。

我的結論?首先,在世界上(尤其是在關於領導力的文章和談話中),虛偽的情況簡直已龐大到無法理解的地步。

其次,對於這種不誠實是如何有害,所有道德上的異議聲完全無濟於事(或者比無濟於事更糟),無法改變任何事情。因為人們誤認為表達不滿就已足夠,因此未能貫徹執行可能確實可迫使人們(更加)誠實的各種做法。

第三,組織(無論是企業或足球隊)存在於生態系統中,如果你想改變個人行為,就必須改變那些行為發生所在的系統。或者如同一家軟體公司董事長曾經告訴我的,「如果其他人都偽稱可以供應產品,我們若是不照做,承擔得起後果嗎?」(vaporware這個字就是這麼來的,意指公司提早宣布未來要推出的產品,但後並未推出。)

第四,即使人們對欺騙與虛假陳述都表達了憤怒,但研究顯示,很多、很多人經常做兩件事,而得以繼續和違反道德的領導人與企業做生意,並支持他們。一件事是道德理性化:說服自己那個不當行為其實並沒有那麼嚴重。另一件事是道德脫鉤(moral decoupling):解釋說那個違法行為和現在自己要作決定是不相干的,例如,某個運動員性關係不檢點,與他在運動場上的技能無關聯。

說謊在日常生活中極為常見,部分是因為它能促進人際關係的順暢和諧。推銷的藝術,也就是能說服人們相信某件事而其實那件事並不如他所說的那樣,這是在領導人身上很常見、也很有用的特質。請注意,即使是早期一個有關誠實的傳奇故事:喬治.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向父親承認砍倒櫻桃樹,這個故事本身就是編造出來的。(侯秀琴 譯)



傑佛瑞.菲佛

傑佛瑞.菲佛 Jeffrey Pfeffer

史丹福大學商學研究所組織行為學講座教授,他的下一本書預訂在2015年出版,書名暫訂為:《領導力BS:為什麼工作場所和職涯變差及如何處理》(Leadership B.S.: Why Workplaces and Careers Suffer—and What to Do About It)。


本篇文章主題道德倫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