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超高速成長的市場在哪裡?

超高速成長的市場在哪裡?

2016年12月號

慈善家的包袱

The Philanthropist's Burden
提姆.蘇利文 Tim Sullivan
瀏覽人數:15964
  • "慈善家的包袱"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慈善家的包袱〉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慈善家的包袱〉PDF檔
    下載點數 10
SAM CHIVERS
如果你認為賺錢這件事很難,那就試試看把錢捐出去。

如果你認為賺錢這件事很難,那就試試看把錢捐出去。

我們可以從崔西.季德(Tracy Kidder)的新書《滿載現金的卡車》(A Truck Full of Money )當中得到應證。這本書描述了旅遊網站Kayak.com的共同創辦人,目前已成為百萬富翁的保羅.英格利許(Paul English)。在季德1981 年出版的《新機器的靈魂》(The Soul of a New Machine ) 一書裡,記錄了硬體的革命,現在,他想要重回到電腦運算的主題上。他把注意力放在英格利許身上,這位編碼奇才當時正要出售他非常成功的旅遊訂票網站,售價高達數十億美元。英格利許是個相當耐人尋味的人物,他可能有躁鬱症,可以確定的是,他充滿了企圖心;當時,他獲得了連自己都想像不到的成功。你要知道,他從來都沒想過要成為百萬富翁。他只想要一個運作良好的網站,使用滿意且會持續回訪的用戶群,還有一個工作時樂在其中、持續傳出興奮聲音的團隊。至於金錢,那是額外的收穫。

不過, 在出售旅遊網站Kayak.com 之後,英格利許的確變得非常有錢,套用他一位同事的話,就像是「被一輛滿載現金的卡車撞到了」一樣。季德的新書,就把這句令人難忘的成語當成書名。但要怎麼恢復日常生活?當人生的第二幕展開時,應該要做哪些事?

英格利許可不是單獨的個案。當前的百萬富翁和億萬富翁在發了大財之後,大家就期許他們會像過去的慈善家一樣,像是捐助成立美國某些最棒的大學和其他公共機構的卡內基(Carnegie)、洛克斐勒(Rockefeller)等家族,至少會把他們一部分的財富捐獻出來,讓世界變得更美好。舉例來說,比爾.蓋茲(Bill Gates)就為了這個目的成立基金會。但其他的努力,像是馬克.祖克伯(Mark Zuckerberg)想改革紐澤西州(New Jersey)紐沃克市(Newark)學校體制的嘗試,便完全不如人意,不過,這位臉書(Facebook)創辦人和他的妻子普莉希拉.陳(Priscilla Chan)試圖運用他們的陳祖克伯計畫(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捲土重來,這個組織近來宣布會捐出三十億美元,希望到這個世紀結束之前,能「治癒、預防或管理」所有的疾病。

至於英格利許,他效法自己的友人,同時也像是導師的湯瑪斯.懷特(Thomas J. White)。懷特成為百萬富翁也同樣出乎意料,他把大部分財富捐獻給健康伙伴(Partners in Health, PIH)這個非營利組織。這個組織支援海地、墨西哥、俄羅斯和全球其他國家的健康計畫,是由保羅.法默(Paul Farmer) 共同創辦的;季德的另一本書《愛無國界》(Mountains Beyond Mountains ), 便以他為主角。不過,到了最後,即使探訪過他家鄉波士頓的一個遊民社區,旅遊網站Kayak.com 創辦人對捐錢這件事還是興趣缺缺,相較之下,他更想打造另一家由創投資金贊助的科技新創企業;這麼做不一定是為了金錢,而是著眼於行動本身。慈善行為的光環,不如從無到有創建事業那麼耀眼,因此他剛開始發展的慈善行動很快就消退了。

英格利許確實有其他選擇。他大可決定把一大筆財富,捐給某家營運良好的老牌慈善組織,而這個組織似乎正在執行上帝的工作,以根除全球的貧窮問題。不過,就算是這樣的做法,也隱藏著潛在的危險。2014年的一部紀錄片《貧窮企業》(Poverty, Inc. ),探索國際援助社群和社會創業精神(social entrepreneurship)在開發中地區創造的「穩定平衡」狀態,片中便揭發了這樣的危險。導演麥可.麥瑟森.米勒(Michael Matheson Miller)特別研究了海地,以及某些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國家情況,他發現,想要助人的念頭原本十分合理,但當透過現金和實物捐獻的形式來表現時,會讓開發中國家持續停留在開發中狀態。慈善人士、非營利組織、各國政府,以及具社會意識企業提供的捐獻禮物,導致接受捐贈者的依賴狀態。當一個國家充斥著來自已開發世界免費的金錢、衣服和食物,當地的農民和創業家,甚至之前經營成功的農民和創業家,便幾乎不可能有任何競爭力。產業會逐漸萎縮,但居民無法一直仰賴特定類別的援助,因為外援不會源源不絕。

這並不是要譴責任何心懷善良意圖的人或組織;針對這一點,紀錄片製作人非常謹慎。任何人對外界提供的援助都是心懷感謝。不過,《貧窮企業》傳達一項最重要的訊息,是來自接受援助的人本身,他們表示:「停止這樣的做法。」不要再給我們免費的東西,而是要幫我們想出辦法,如何打造出可持續經營的企業,以便對我們的社區帶來持久的正面影響。短時間裡,免費的鞋子當然很好,但我們真的想建立自己的鞋子工廠。

因此,現代的慈善家,尤其是沒有那麼富有,得以像蓋茲和祖克伯那樣捐出一個基金會或計畫時,應該怎麼做?有一項選擇,請參考麥可.維恩史坦(Michael M. Weinstein)和勞夫.布萊博德(Ralph M. Bradburd)合著的《羅賓漢教你如何聰明奉獻》(The Robin Hood Rules for Smart Giving )。根據羅賓漢基金會(Robin Hood Foundation)的維恩史坦和其他人發展的方法,這本書宣稱可指引讀者「資源有限時,在各種慈善選項中做出選擇」;而資源總是有限,就算是億萬富翁也一樣。這個基金會在1988 年成立,把自己的這套方法稱為「永無止盡的貨幣化」(relentless monetization), 這套公式讓捐獻者運用一種相當繁複的成本效益分析,以相同標準來評估不同的選擇。這套方法表面上看來很簡單:採用一句使命宣言(mission statement),把那個使命轉化成清楚定義的目標,找到明確的介入措施,來嘗試促成有意義的成果,然後分析並計算結果的分數。接下來,重複這樣的做法。聽來或許相當簡單,但並不容易,這就是為什麼作者提供了詳細的指導,說明如何做出能對世界產生實質正向影響的選擇。

「從法律上的角度來說,在美國,慈善作為的績效,不需要對任何的外在力量負責。」

麥可.維恩史坦、勞夫.布萊博德,《羅賓漢教你如何聰明奉獻》

不論是採用羅賓漢基金會的量化基礎方法,還是湯瑪斯.懷特全部奉獻的方式,顯而易見的是,捐獻金錢這件事,就跟賺錢一樣,必須依照有紀律的流程來進行。人們就是不能毫無計畫、隨隨便便捐出數百萬美元,然後就巴望著世界的情況會變得更好。如果這樣做慈善便可以發生作用,那我們現在早就達成目標了。

( 蘇偉信譯自“The Philanthropist''s Burden,”HBR , December 2016)



提姆.蘇利文 Tim Sullivan

哈佛商業評論出版公司(HBR Press)編輯總監,與雷.費斯曼(Ray Fisman)合著有《市場的內在生活》(The Inner Lives of Markets )。


本篇文章主題社會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