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超高速成長的市場在哪裡?

超高速成長的市場在哪裡?

2016年12月號

哈佛個案研究:應該迎回叛徒嗎?

Should You Rehire a Defector?
吉歐姿娜.巴特納格爾 Jyotsna Bhatnagar , 納庫爾.古普塔 Nakul Gupta
瀏覽人數:32140
  • "哈佛個案研究:應該迎回叛徒嗎?"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哈佛個案研究:應該迎回叛徒嗎?〉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哈佛個案研究:應該迎回叛徒嗎?〉PDF檔
    下載點數 10
SAM CHIVERS
他曾是這位創業者的得力助手,他和創業者曾是最佳組合,但在這家新創公司漸上軌道之際,他卻為了更高的薪水,到競爭對手公司任職。如今公司重回軌道,創業者為了讓業務更上層樓,又考慮聘回這個投奔敵營的同事。

拉姆. 卡普爾(Ram Kapur)和他哥哥沙亞姆(Shayam) 全身都沾滿了鮮 艷的彩色顏料。他們外出慶祝印度傳統節慶「色彩節」(Holi),現在要回到位於古爾岡(Gurgaon)的家。他們和父母住在一起,待會兒全家要一起吃傳統大餐。他們走進家門時,拉姆的手機響起,他舉起手機,讓沙亞姆看來電者的姓名,是哈里.舒克拉(Hari Shukla)打來的。

「他為什麼會在色彩節打電話給你?」他哥哥驚訝地問道。

拉姆是綠色影響力顧問公司(Green Impact Consulting)的創辦人和執行長,這是一家永續設計公司,哈里曾是這家年輕企業最有價值的員工之一,但兩年前,他跳槽到一家競爭對手那裡。

「我猜是為了工作,」拉姆回答。「我們最近又恢復聯絡。」

「不可能!是他拋棄你的!你發誓再也不跟他說話!」

的確是這樣。哈里曾是拉姆公司裡最得力的左右手,負責監督建案現場的土木工程師團隊,包括住宅和商用不動產專案,而拉姆坐鎮辦公室,領導技術分析和設計團隊。公司草創第一年時,很難說服本地開發商同意永續建築做法的重要性。但到了第二年,有八年經驗的哈里一進公司,業務就開始好轉。

拉姆和哈里既是同事也是朋友,一直是完美的組合,而拉姆那時很有信心,認為公司終將成為印度前三大永續建築顧問公司之一。不過,後來哈里忽然辭職,令他措手不及。哈里說離職是因為「個人因素」,結果卻是加入較大的競爭對手公司,永續建築集團(Sustainable Build Group)。

拉姆當然明白,在印度創業,就得面臨這種風險。這裡的市場很缺人才,所以小公司的頂尖員工常被更有名、更成功的公司挖角。但他還是忍不住覺得遭到背叛,甚至感到晴天霹靂。

那一年的日子很難過。哈里突然離開,拉姆必須同時掌管辦公室和建案現場團隊。他分身乏術,無法著手自己夢寐以求的擴展計畫。他專注在服務既有的客戶和留住員工,甚至必須全面加薪,以確保其他人不會效法哈里跳槽,但他沒有時間行銷,只是勉強維持營運。為了員工、客戶和父母,他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 只有他哥哥沙亞姆知道他有多辛苦奮鬥,以及受到多少傷害。

「我不敢相信你還會跟他說話。」沙亞姆不可置信地搖頭。

「我知道,我知道,」拉姆說:「他確實讓我還有公司失望。但他是優秀員工,也是我的朋友,我至少得考慮一下這件事。」

「他以前暗算你,」沙亞姆說:「他為了賺更多錢而離開你,沒有多想想公司的使命,或是你們的交情。你不能信任他。而且現在公司業務發展得很好,你不再需要他了。」

的確,經過極度艱困的一年,拉姆已經讓公司業務重回軌道。曾在哈里麾下的兩位土木工程師普麗提.達斯(Preeti Das)和圖莉. 卡納(Tuli Khanna)都大有進步,她們的經驗雖然比哈里少得多,但經過密集訓練和指導後,已能填補哈里留下的空缺。

不過, 拉姆最近開始考慮擴展業務,或許會進軍中東,在那裡並不難推銷永續建築。但他不確定,如果自己沒有專注在日常營運,他的年輕團隊是否能讓業務持續興隆。如果哈里回任,他也許能重新開始追求自己對公司懷抱的夢想。

「或許只有哈里能幫我讓公司業務更上層樓,」他對沙亞姆說。

他哥哥嘲弄說:「城裡多的是有才華、有能力的人,那個叛徒絕對不是你唯一的選擇。」

對業務最有利的做法是…

三天後, 拉姆與哈里談完回到辦公室。之前他回了哈里的電話,兩個人最後談到哈里心裡所想的事情:哈里很懷念綠色影響力公司關係緊密的文化,而且新工作的工時漫長,讓他精疲力竭。他告訴拉姆,當初吸引他跳糟的是加薪75%,還有可以四處出差,但是,他想要再度感受到自己是在協助建立某項事物,而不只是讓別人的公司維持營運。

拉姆原本很興奮有可能要再度和老員工共事,但回到辦公室後,看到周遭團隊都能承接哈里製造出來的挑戰,他又不太確定了。他不知道這個決定會造成什麼破壞。

拉姆打開電子郵件,看到普麗提傳來訊息說,她和圖莉今天要去一個建案現場,在出發之前想和他談談。他回信說:「當然可以。」過了一會兒,她們來到他的辦公室。他從她們臉上不自在的神情,馬上就可以看出有事情發生。

講話從不兜圈子的圖莉衝口說:「我們知道哈里的事。」拉姆試著不作反應,但他能感覺到自己的眼皮在跳。在他們這行,流言的散播快得驚人,或許更糟的是,沙亞姆和拉姆的某個員工在交往。

「我不想知道妳們是怎麼得知的,而且我現在也沒有任何消息可以告訴妳們,」拉姆說。

圖莉沒有注意到,或是不在乎拉姆想要結束談話:「我們只想讓你知道,員工對這件事的反應很熱烈。」

「什麼事?」拉姆問道。

「哈里可能回來工作的事,」圖莉說,然後很快地補充,「這會讓我們真的有可能進入中東市場。」

拉姆曾和這兩位女士說過,想要拓展到像杜拜等比較友善的市場,她們對這項策略和機會感到興奮。但他沒想到,大家對哈里可能回任一事表示歡迎,尤其是普麗提,她現在擔任的就是哈里空下來的職位。

「妳們是說,員工都已經談論過這件事?」拉姆問道。

「大部分的人都提過,」圖莉說。

「你們都贊成重新聘用哈里嗎?即使那就必須重整你們的團隊,而你們也可能必須放棄自己的一些專案?」

「短期情況可能讓人不安,但我們認為這對公司業務最好。他的工作表現非常傑出,我們不希望他為直接競爭對手工作, 像是綠景(Greenscapes) 或BRG。沒錯,他之前離開我們,但想想看,如果他回來了,會帶來多少市場訊息。」

拉姆點點頭。這個團隊有策略性思維, 他很欣賞這點。但後來他發現一件事:說話的人只有圖莉。

「普麗提,妳贊成這麼做嗎?」他問道。

「我贊成對公司最有利的做法,」普麗提頓了頓,緊張地看了一下圖莉,然後繼續說:「當然, 我有一些保留。沒錯,他一開始留下一個大缺口,但我們補上了,沒有他,我們仍進行得很順利。過去幾個月,一切都順利極了。」

「他可以幫我們做得更好,」圖莉插嘴說。

「但我擔心同事會怎樣對他,」普麗提繼續說:「他們大多都說,同意哈里重回團隊,但當初哈里離開時,很多人嚴厲批評他。有些人當時很生氣,可能現在還是如此。」

普麗提說到了重點。團隊跟他自己,真的能不帶怨恨地歡迎哈里回來嗎?這個做法會向員工傳達什麼訊息?

此外,他真的可以相信在危難時棄他不顧的人嗎?他會不會老是懷疑哈里又要跳槽呢?

那是我們這裡的行事風格

「你當然要重新聘用他,那是我們印度人的行事風格:我們原諒別人,給他們第二次機會!換做是我,會馬上把你找回來。」

拉姆正在和他的良師兼益友莫漢.喬哈里(Mohan Chaudhary)吃午飯。拉姆大學一畢業,喬哈里就聘用他。此後更一直照顧他,最後鼓勵他離職自行創業。他遇到工作困境時,總是會請教喬哈里。

「大公司也是這樣。」莫漢繼續說:「回任人才。微軟、麥肯錫(McKinsey),都歡迎前員工在投效其他公司之後回來,他們知道這些人會帶來新知識、專業技術,甚至是競爭對手的情報。」

「那我應該什麼也不問,就讓他恢復原職嗎?」拉姆問。

「先別這麼快下定論。首先,他為什麼會離職?他起初說是個人因素,對吧?」

「對,但他現在對我更坦白,他承認對方給他大幅加薪,還承諾讓他負責許多國外專案。」

「好,那他的工作量可能也增加很多。你我都知道,現在全印度天天上演相同的事情。這些大公司財力雄厚,出得起高薪,但它們也期望員工能一週工作七十個小時。」

「他有提到這一點,」拉姆說:「但他說真的懷念我們的革命情感和創業精神。」

「我猜,重點主要在於他回來替你工作,就會擁有工作彈性,以及工作與生活的平衡。或者,他厭倦了在大型顧問公司裡做個小人物,想要重新領導團隊,發號施令。又或者,他在其他公司可能不夠好,待不下去。」

拉姆也想過那一點,也許哈里被解雇了。綠色影響力想要別家公司甩掉的人嗎?他真的像拉姆記憶中的那麼傑出嗎?

「我確實認為,重新聘用他,對公司和對你都有好處,」莫漢說:「但我也了解你的憂慮。從你的話聽來,你不再完全信任他。如果讓他回來,你就得完全忘掉創傷和憤怒。你做得到嗎?」

「我本來覺得可以,」拉姆說:「但現在不太確定。」

(林麗冠譯自“Should You Rehire a Defector?”HBR , December 2016)

問題:拉姆該讓哈里回來嗎?

兩位專家學者將提出精闢的建議,前往哈佛個案研究評論篇:應該迎回叛徒嗎?



吉歐姿娜.巴特納格爾 Jyotsna Bhatnagar

印度古爾岡(Gurgaon)管理發展學院(MDI)人力資源管理學教授,以及校友關係委員會主席。


納庫爾.古普塔 Nakul Gupta

管理發展學院助理教授及創業中心(Center for Entrepreneurship)召集人。


本篇文章主題聘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