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2016:全球執行長100強

2016:全球執行長100強

2016年11月號

瑪莉娜.艾布拉莫維奇

Marina Abramović
採訪 ■ 艾莉森.比爾德 Alison Beard
瀏覽人數:5071
  • "瑪莉娜.艾布拉莫維奇"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瑪莉娜.艾布拉莫維奇〉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瑪莉娜.艾布拉莫維奇〉PDF檔
    下載點數 10
PAOLA + MURRAY
數十年來,她一直在拓展表演藝術的界限:自行撞牆、以刮鬍刀割自己、靜坐750個小時不動。雖然剛出道時,只在次要的場地表演,但她終於晉升到最著名的場地,像是威尼斯雙年展(Venice Biennale)和紐約的現代藝術博物館(Museum of Modern Art)。現在,她的回憶錄《穿牆而過》(Walk Through Walls)出版了。

數十年來,她一直在拓展表演藝術的界限:自行撞牆、以刮鬍刀割自己、靜坐750個小時不動。雖然剛出道時,只在次要的場地表演,但她終於晉升到最著名的場地,像是威尼斯雙年展(Venice Biennale)和紐約的現代藝術博物館(Museum of Modern Art)。現在,她的回憶錄《穿牆而過》(Walk Through Walls)出版了。

《哈佛商業評論》問(以下簡稱「問」):請說明妳的創作過程是如何進行的。

瑪莉娜.艾布拉莫維奇答(以下簡稱「答」):我從來不曾真正擁有工作室。工作室會讓你懶惰,一直做同樣的事。我不度假,只進行研究之旅,到沒有可口可樂或電力的地方。我對自然有興趣,還有興趣觀察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如何用我們不了解的方式,來拓展身體和心靈。我讓自己接觸生活,這樣做,構想會出乎我意料之外地湧現。我完全屏棄讓人愉快和輕鬆的構想。我只對那些讓我不安、讓我著迷的構想感興趣。這類構想會帶我到新領域。

問:妳年輕時身為藝術家被拒絕過很多次,妳如何處理那種情況?

答:我不接受否定的答覆。如果我直覺認為自己是對的,就會去做。我必須有這種信念。否則,多年前就會放棄了。1970年代之後,所有的表演藝術家開始作畫、雕塑或建築;表演太難了。我很高興我沒有放棄。

問:妳怎麼會有那種韌性?

答:我的父母在塞爾維亞(Serbia)是戰爭英雄,我整個童年時光,他們都教我,為了理想,必須犧牲私人生活和其他的一切。你為什麼會生在地球上?你的功能是什麼?你的責任是什麼?我就是這樣成長的,這也是我一直在做的事情。

問:妳試圖傳授給年輕藝術家哪些經驗教訓?

答:首先,我們調查他們的動機是什麼,然後了解什麼是正確的工作,如何發想構想、如何開始表演、如何結束、如何準備和訓練、如何呼吸。我還教他們如何不要被畫廊利用。我剛開始表演時,曾有一次我所有的照片都賣光了,但始終沒有拿到一毛錢。我不希望這種事情發生在年輕藝術家身上。我也去他們的家裡和工作室。我要他們寫下自己擁有的每樣東西,結果他們很震驚自己蒐集了這麼多爛東西。然後,我們清理了整個地方,有個嶄新的開始。

問:妳在書中說明了一個巧妙的課堂練習。

答:是的。有兩個月之久,他們一天花兩小時,坐在擺了一千張空白紙的桌子旁,寫下構想。他們把所有的好構想都放在桌子的一邊,所有的壞構想都丟到桌下的垃圾桶。但到最後,我只到垃圾桶中尋找。那是個寶藏,裡面寫著各種他們害怕去做、而應該去做的事情。

問:最近評論家痛斥妳在回憶錄的初稿中,以種族主義的方式描述澳洲原住民。妳對這點有什麼回應?

答:那個爭議很令人苦惱。儘管有那些批評,我知道自己內心的想法是什麼。我的話,是從1979年的日記裡摘錄出來,被斷章取義,但那些話是來自一個充滿驚嘆、尊重和愛的地方。(我的伴侶)烏雷(Ulay)與我在小沙沙漠(Little Sandy Desert)和皮姜加加拉人(Pitjantjatjara)、賓土比人(Pintupi)共同生活的那一年,改變了我。

問:妳曾說,有一部分的妳在對抗自我懷疑。妳如何排除那些感受?

答:很重要的是,展現自己容易受傷害,並把自己害怕和羞愧的事情,讓每一個人知道,不只是讓你愛的人知道,也向大眾展現。這樣一來,我們就建立了關係,建立起信任。

(侯秀琴譯自“Life''s Work,” HBR, November 2016)



採訪 ■ 艾莉森.比爾德 Alison Beard

《哈佛商業評論》資深編輯。


本篇文章主題自我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