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連結未來的人才

連結未來的人才

2016年10月號

不讓權力造成腐化

Don't Let Power Corrupt You
達契爾.克特納 Dacher Keltner
瀏覽人數:17084
  • 文章摘要
  • "不讓權力造成腐化"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不讓權力造成腐化〉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不讓權力造成腐化〉PDF檔
    下載點數 10
OWEN DAVEY
如何在高升之後,仍保有當初讓你登上權力高峰的美德?第一步,是培養自我覺察:留意因獲得領導權力而出現的感覺、練習「專注當下」、反省自己的言行。第二步,是在每天的人際互動中,身體力行三大美德:同理心、感謝、慷慨。

根據我過去二十年的行為研究(behavioral research),我發現一項令人困擾的模式:人們通常透過增加他人利益的特質和行動,像是同理心、協同工作、開放、公平、分享,來獲得權力;但在他們開始覺得大權在握,或是得到可享特權的職位之後,那些特質就開始慢慢消失了。大權在握的人,較可能表現出粗魯、自私和缺乏道德的行為。19世紀歷史學家和政治家艾克頓勳爵(Lord Acton)一針見血地指出:權力的確會有腐敗傾向。

我把這個現象稱為「權力的悖論」(power paradox),而且我研究過無數場合裡的這個現象,包括大學、美國參議院、職業運動球隊,以及其他許多專業的職場裡。在前述的每一個環境裡,我都觀察到人們因良善特質而崛起,但隨著他們地位晉升,行為也變得愈來愈糟。這種轉變發生的速度之快,可能會令人大吃一驚。在我稱為「餅乾怪獸」的一項實驗中,我讓參與者三人一組進入實驗室,隨機指定一人擔任領導職位,然後給他們一項小組寫作任務。在他們開始工作了半小時之後,我把一盤剛烘焙好的餅乾,放在每個人的面前,每位組員一片之外,另外再多給一片。所有的小組裡,每位組員都只拿了一片餅乾,而且基於禮貌,沒有拿多出來的那片。接下來的問題是:大家都知道,如果自己多拿一片,就會剝奪其他人多拿一片的機會,那麼,誰會再拿第二片餅乾?結果,幾乎總是被指定為領導人的那位拿了第二片。此外,領導人更可能在吃餅乾時,張嘴發出咀嚼聲,餅乾碎片還會掉在自己衣服上。

多項研究顯示,財富和資歷也會產生類似的效果。在另一項實驗中,加州大學爾灣校區(UC Irvine)的保羅.畢夫(Paul Piff)跟我發現,道奇小馬(Dodge Colt)、普勒茅斯衛星(Plymouth Satellite)這兩種最廉價汽車的駕駛人,在十字路口時總是會禮讓行人先走,至於駕駛BMW和賓士等豪華汽車的駕駛人,禮讓行人的機率只有54%;將近一半的時候,這些駕駛人會忽略行人和法律。一項以27國企業員工為對象的調查顯示,富人較有可能表示,可接受賄賂或逃避稅賦等不道德的行為。最近,一項由加拿大蒙特婁高等商學院(HEC Montreal)丹尼.米勒(Danny Miller)主持的研究顯示,與沒有企管碩士學位的執行長相比,擁有企管碩士學位的執行長,較可能會出現圖利自己的行為,以增加自己的薪酬,卻導致公司市值減少。

這些研究結果顯示,濫用權力的代表性實例,像是恩隆(Enron)前執行長傑夫瑞.史基林(Jeffrey Skilling)做會計假帳、泰科國際(Tyco)前執行長丹尼斯.考茲勞斯基(Dennis Kozlowski)的非法紅利、義大利前總理貝魯斯柯尼(Silvio Berlusconi)的狂歡派對,以及美國商人李歐娜.海姆斯理(Leona Helmsley)的逃稅,都是所有層級領導人可能會犯下的錯誤行為的極端例子。研究指出,當上企業高層的主管,打斷同事發言、開會時同時忙著其他事情、說話音量提高,以及在辦公室出言侮辱別人等行為的可能性,比低階職位的人高出三倍之多。而且,我個人的研究和其他研究都顯示,剛晉升到高階職位的人,特別容易失去美德。

這些事情的後果可能會影響深遠。濫用權力最終會損害到高階主管的名聲,傷害他們發揮影響力的機會。同時,也會造成他們同事的壓力和焦慮,削弱團隊的活力和創造力,並降低團隊成員的參與度和績效。最近一項針對17個產業、八百位經理人和員工的調查顯示,在工作上遭受過粗魯對待的受訪者之中,大約有一半的人表示,他們的因應做法是,刻意減少努力程度,或是降低工作品質。

那麼,要如何避免受制於權力悖論?透過自我覺察和採取行動。

反省的必要

第一步,是培養更多的自我覺察(self-awareness)。當你擔任高階職位時,要留意自己剛獲得權力之後浮現的感覺,以及自己行為上的改變。我的研究顯示,權力會讓我們處在一種狂躁的狀態:讓我們自我膨脹,覺得活力充沛、無所不能、渴望報酬,也不受風險影響。這些都會讓我們做出莽撞、粗魯、不道德的行為。不過,神經科學的最新研究發現,只要反省這些想法和情緒,例如:「嘿,我覺得自己現在好像應該要統治全世界。」便可讓大腦額葉的一些區域介入,協助我們控制自己最糟的直覺衝動。在我們感受到、並確認那些愉悅和自信的感覺之後,就較不可能做出被這些情緒激發出來的非理性決定。當我們注意到出現沮喪的感覺(或許是因為部屬沒有展現我們想要的行為),就較不可能以敵對或衝突的方式來回應。

透過每天練習「專注當下」(mindfulness,或譯為「靜觀」),你可以建立起這樣的自我覺察。有一種方法,是坐在一個舒適和寧靜的地方深呼吸,專注在吸氣和呼氣的感覺、身體的感受,或是你周遭環境的聲音或影像。研究指出,每天只要花幾分鐘做這類練習,就可以讓專注力更集中,身心也更平靜,而且正因為這個原因,許多企業目前都在訓練課程中教導這類技巧,例如Google、臉書(Facebook)、安泰保險金融集團(Aetna)、通用磨坊食品公司(General Mills)、福特汽車(Ford)和投資銀行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等。

除此之外,反省自己的言談舉止和行動也相當重要。你會打斷別人的談話或工作嗎?別人在說話時,你會一邊查看手機嗎?你曾說過讓別人尷尬或羞辱別人的笑話或故事嗎?你會在辦公室裡罵髒話嗎?你曾把團體努力的成果歸功到自己身上嗎?你會忘記同事的名字嗎?跟過去相比,你現在更會花錢,或是讓身體承受不尋常的風險嗎?

如果你對其中至少有少數幾個問題的答案是肯定的,就應該把這當成初期的警訊,代表你忍不住會用有問題的、傲慢的方式來展現權力。你覺得可能無傷大雅的事情,你的部屬不見得這麼想。我最近聽到的一個故事,就是這樣的例子。一家有線電視的寫作團隊,有一套按層級來分發午餐的原則,但其實是沒必要如此階層分明的。每一天,當團隊的三明治送到之後,就依照年資高低,依序發放給各個成員。這個團隊的領導人並未改正這項行為,因此,幾乎可以肯定會因此削弱團隊合作和創意的潛力。美國軍方交誼廳的做法正好相反,民族誌學者暨作家賽門.西尼克(Simon Sinek)最新著作《領導人最後才吃》(Leaders Eat Last)的書名就點出了這一點。軍官會遵守這項政策,不是要讓出權力,而是要對他們領導的部隊表達尊重。

練習和藹可親

不論你是否已開始受制於權力悖論,都必須盡力記住、並重複最初讓你高升的那些良善行為。當我教導大權在握的高階主管和其他人時,我都聚焦在三項基本做法上:同理心、感謝、慷慨。這些做法已經證實,即使是在競爭最激烈的環境當中,也能維持仁慈良善的領導。

舉例來說,黎安.布林克(Leanne ten Brinke)、克里斯.劉(Chris Liu)、薩密爾.斯里法斯塔法(Sameer Srivastava)和我發現,美國參議員在議場發言時,若是表情和聲調都流露出同理心,會比起發言時用霸道、威脅手勢和語調的參議員,通過更多法案。卡內基美隆大學(Carnegie Mellon)的安妮塔.烏理(Anita Woolley)、麻省理工學院的湯瑪斯.馬隆(Thomas Malone)的研究也同樣顯示,團隊成員如果用細緻微妙的方式展現出理解、投入、興趣和關懷彼此的態度,這個團隊就更能有效解決困難的分析型問題。

研究顯示,位居企業高層的主管,打斷同事的工作或發言、提高說話的音量,以及在辦公室發表侮辱性言論的可能性,要比其他員工高出三倍之多。

此外,就算是稍稍表達感謝,也會產生正面的結果。研究指出,感情關係裡的伴侶,如果在日常對話中肯定彼此的價值,分手的可能性會比較低;受到老師鼓勵的學生較有可能設法處理困難的問題;在新組成的團體中,對其他成員表達感謝的人,在幾個月之後,覺得跟團體的連結比較強。華頓商學院的亞當.格蘭特(Adam Grant)發現,當經理人花時間感謝部屬,那些員工就會更投入工作,生產力也會更高。我自己跟耶魯大學(Yale)的麥可.克勞斯(Michael Kraus),針對美國職籃NBA球隊的研究顯示,球員若是藉由饒舌擺頭動作、熊抱和臀部與胸部互擊等方式,用身體動作來表達感謝,可以激勵他們的隊友表現得更好,而且平均每一季會多贏將近兩場球賽;這項結果在統計上有顯著差異,而且通常是影響球隊是否進入季後賽的關鍵。

用簡單的行為來表現慷慨,也一樣有很大的效果。研究顯示,與其他團體成員分享的個人,例如貢獻新想法,或是直接協助其他人的專案,這種人會被視為更值得尊敬,也更應擁有影響力,也更適合擔任領導職位。哈佛商學院的麥可.諾頓(Mike Norton)發現,組織若在工作上提供機會捐獻給慈善機構,員工會覺得更滿足,生產力也更高。

金寶湯公司執行長道格拉斯.科南特(Douglas Conant)每天至少親筆手寫十封感謝函給員工。

你身為上司,負責確認完成所有該做的工作,因此可能很難做到隨時都遵守「良善權力」(good power)的美德。但其實並非如此。同理心、感謝、慷慨是可以培養的,做法是,只要有機會就展現一些簡單的社會行為,例如團隊會議、向客戶做簡報或談判,以及360度回饋意見交換等機會。

以下有幾項建議供你參考。

展現同理心:

■ 每一次互動時,提出一個或兩個很棒的問題,把別人提出的重點,用另一種方式敘述一遍。

■ 興致盎然地傾聽。把身體和眼神朝向說話的人,並在口頭上傳達你的興趣和投入。

■ 有人告訴你他面臨的難題時,用「我很遺憾」和「這真的很難」等句子表示關懷。避免快速做出判斷和提出建議。

■ 在開會之前,花一些時間想一想你要一起開會的人,以及對方的生活目前有哪些變化。

我觀察過一些把同理心當成優先要務的高階主管,臉書工程總監亞圖若.畢亞(Arturo Bejar)就是其中之一,他帶領了一批設計師、編碼師、數據專家、作家組成的不同團隊。我觀察他工作時,注意到他的會議多半是以一連串開放式問題來建構,而且他總是細心聆聽大家的意見。他會把身體朝向發言的人,仔細在筆記本記錄每個人的想法。這些表現同理心的小做法,讓他的團隊知道,他了解他們的顧慮,想要和他們一起成功。

表達感謝:

■ 把細心的感謝函,當成你跟他人溝通方式的一部分。

■ 同事的工作表現好,就及時寄出內容具體的電郵或短訊,表達感謝。

■ 公開感謝每個人,包括支援人員,對你團隊貢獻的價值。

■ 運用正確的接觸,像是拍拍背部、拳頭輕觸或擊掌,來慶祝成功。

當道格拉斯.科南特(Douglas Conant)擔任金寶湯公司(Campbell Soup Company)執行長時,非常注重全公司都要有感謝文化。每天,他跟他的特別助理最多會花上一個小時,查看他的電郵和公司內部網路,尋找員工「為公司帶來改變」的新聞。接下來,科南特會親自對他們每一個人表達感謝,對象從高階主管到維修人員都有,通常他是用手寫的短函,感謝他們的貢獻。他估計自己每天至少寫了十封短函,在他十年的執行長任內,總共大約寫了三萬封。他說,他常發現員工把這些短函用大頭針釘在工作場所裡。我教過的領導人分享過其他做法:送小禮物給員工、請他們享用美味的午餐或晚餐、主持「當月最佳員工」的慶祝活動,以及設置實體或虛擬的「感謝牆」,同事可針對具體貢獻在牆上互相感謝彼此。

展現慷慨:

■ 尋找機會,花一點時間跟你領導的人一對一相處。

■ 把一些高能見度的重要責任,授權給部屬處理。

■ 大方稱讚。

■ 分享大家的關注焦點。讓所有對你團隊和組織成功有貢獻的人,都獲得該得的功勞。

皮克斯動畫工作室(Pixar)總監皮特.達克德(Pete Docter)便非常專精最後一項做法。當我第一次開始跟他合作電影《腦筋急轉彎》(Inside Out)時,我很好奇他在那之前五年創造的電影奇蹟:在電影《天外奇蹟》(Up)一開始時的蒙太奇手法,顯示出主角卡爾(Carl)遇到一個女孩愛莉(Ellie),愛上她,與她共享長長的婚姻生活;然後眼睜睜看著她輸給了病魔。我問他究竟如何辦到的,他回答時提到一長串詳盡的名單,涵蓋250位跟他一起工作的作家、動畫家、演員、故事藝術家、設計師、雕刻家、編輯、程式設計師,以及電腦模型師。當人們問到電影《腦筋急轉彎》的成功票房時,他的回答也相當類似。另一位我合作過的高階主管,臉書的產品經理凱莉.溫德斯(Kelly Winters),也是以類似的方式與別人分享功勞。當她用PowerPoint做簡報,或是跟記者談到她Compassion團隊的成功時,總是一一列出或是談到一起完成這項工作的數據分析師、工程師和內容專家。

克服權力悖論

運用同理心、感謝和慷慨這三項美德,你就可以克服權力悖論。這會讓你身邊的同事展現出工作的最佳成果,以及合作精神。你自己也會受益,獲得良好名聲、長久的領導力,以及增進他人利益的滿滿愉悅感。

(蘇偉信譯自“Don''t Let Power Corrupt You,”HBR, October 2016)



達契爾.克特納 Dacher Keltner

加州大學柏克萊校區(Univers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心理學教授,大眾利益科學中心(Greater Good Science Center)教學主任。


本篇文章主題領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