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辦公室不是你家

辦公室不是你家

2016年6月號

台灣趕得上這波創新浪潮嗎?

史欽泰 史欽泰
瀏覽人數:10062
大數據、物聯網、雲端、虛擬實境、擴增實境、智慧生產……。資訊科技日新月異,全新的商業競爭環境與創新生態(innovation ecosystem)出現在人們面前,過去只擅長硬體製造的台商心中不禁生起焦慮。

大數據、物聯網、雲端、虛擬實境、擴增實境、智慧生產……。資訊科技日新月異,全新的商業競爭環境與創新生態(innovation ecosystem)出現在人們面前,過去只擅長硬體製造的台商心中不禁生起焦慮。許多人都懷疑,「台灣趕得上創新變化嗎?」對此,國立清華大學科技管理學院張忠謀講座教授史欽泰提出對應創新焦慮的看法:

《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問(以下簡稱為「問」):新的科技競爭講求「創新生態體系之間的競爭,而非供應鏈之間的競爭」。許多人認為,台商只擅長硬體製造,而不懂得軟硬整合,導致競爭力下降,社會因而彌漫著焦慮。你是否贊同這樣的論點?為什麼?

史欽泰答(以下簡稱為「答」):如果我們將時間拉長來看,今天社會感受到的焦慮很特別嗎? 1970 年代石油危機,能源那麼貴,但我們什麼都沒有,那時候我們在賣什麼?在賣蘆筍罐頭、賣香蕉,當時我們知道要做什麼嗎?不知道啊。當時我們不焦慮嗎?一定也焦慮。

我們以前是一路把別人趕過去的,成長的過程讓我們很有成就感。

台灣的華碩、聯發科、巨大等企業,成為管理大師克雷頓.克里斯汀生(Clayton M. Christensen)口中典型的「破壞式創新」實踐者;然而,新的科技競爭,要求企業要進入創新生態體系(innovation ecosystem),企業以前只要掌握顧客、掌握成本就可以,但現在很多新興的商業模式都與服務有關係,而不再只局限於產品本身,但成功的企業卻不可能隨意拋棄既有顧客,貿然改變既有的管理制度,來迎合新客戶。這是市場贏家經常會有的包袱。

問:你建議企業如何因應上述創新挑戰?

答:我和企業談創新時,經常會將「破壞式創新」、「精實創業」與「開放式創新」這三種不同的概念合在一起,來形成一套思考架構。

「破壞式創新」可提供許多規模尚小的、還沒有足夠資源的企業,一個切入市場、累積資源的戰略思考方向;而「精實創業」談的是如何建立有效的流程,不斷快速回饋客戶意見、自我修正,並在過程中減少資源過度耗損,可以有效地幫助企業在試誤中修正調整。

至於「開放式創新」, 可以幫助企業找到自身之外更多的創新資源,包括創意來源。最著名的例子之一就是寶僑(P&G)建立的Connect & Develop 創新平台,幫助它跟外部合作伙伴成功達成了兩千多項協議;另外,像是工研院的開放實驗室,也扮演媒介資源、開放平台的角色。

然而開放式創新的概念並不應該限於徵求創意。併購、客戶關係、競爭者的競合關係,以及產學關係等,都是相關的概念;舉例來說,當破壞式創新實踐者成功之後,可能成為其他競爭對手希望破壞的對象,自己也需要應變。然而,成功企業忽然要轉到新領域、轉變商業模式,需要的人才和公司資源都是不同的,突然要找也找不到,併購因此成為選項。

換句話說,開放式創新就是平衡內外,創造出自己原來沒有的資源。

問:企業面臨的外部環境呢,如何才能鼓勵更多創新?

答:其實政府在過去幾年做過不少營造環境的努力,但是,過去幾年,台灣一直面對著「創造機會vs. 公平正義」兩大路線的爭議。舉例來說,2000 年取消給創投租稅獎勵,就是為了追求更多公平。

但我認為,在營造創新生態環境的做法上,比起追求公平,需要往機會創造這一端傾斜,而且對於這些努力是否產生效益,要有耐心、給予時間。

面對創新,我們常常急迫地希望「找一個答案」,但不會有那種東西;之所以會有破壞式創新,就是因為創新最初經常並不起眼,也讓人想像不到;企業或政策制訂者因此面臨「新的東西我看不見,更不知道它會從哪裡出來」的挑戰。

所以我們對創新的想像,不要只是想複製過去電子五哥的成功經驗,或是只局限在現在人們注目的蘋果公司(Apple Inc)或Google 這些大型業者身上。我們要改變這種思維方式。面對創新挑戰,比起尋求單一答案,或是找出創新解決方案,更重要的是,要營造一個鼓勵創新的環境,讓新的東西得以浮現在我們眼前。

1970 年代,台灣經濟起飛之際,我們什麼都沒有,唯有優質勞工,因此當全球製造業由勞力密集轉往資本密集時,我們發現了自己的優勢,從低階市場崛起,成為他人眼中的破壞式創新實踐者;今天製造業競爭環境再度轉變,其實我們仍有優勢,舉例來說,我們的製造產業群聚,能快速反應地做好產品;我們地方小,資訊流通快,因此累積了不少創新能量。我們有很多隱型冠軍中小企業。這些都是優勢;但我們也有劣勢,就是信心不夠。

我並不是說,危機不存在,但不需要那麼焦慮,而要知道自己的價值在哪裡,不要隨意拋棄, 然後保持警惕。Entrepreneurship 這個字, 台灣有些人翻成「企業家精神」,其實這個字更重要的,是要你勇敢去開拓,不要受限於固定框架,要去創造,要對外更為開放。台灣需要把那種精神再找回來。




本篇文章主題技術與營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