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辦公室不是你家

辦公室不是你家

2016年6月號

誰掌控網路大權?

Who Controls the Internet?
華特.福力克 Walter Frick
瀏覽人數:18416
  • "誰掌控網路大權?"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誰掌控網路大權?〉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誰掌控網路大權?〉PDF檔
    下載點數 10
當今的網際網路,明顯由「令人害怕的五大企業」主導。它們擁有對未來發展相當關鍵的許多科技與大量資料,有更好的條件可保護地盤,並維持中央集權的控制。雖然來自邊緣的創新潛力有與之對抗的機會,但不一定能成功。

1986 年, 史迪芬. 吳爾夫(Stephen Wolff)接受了美國政府一份性質模糊的工作:國家科學基金會(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網路部門總監。這意謂著他實際上負責「網際網路」:那時還只是學術訊息和檔案分享的管道。不過,接下來的幾年,吳爾夫開始明白,如果他的工作表現優異,就會讓自己丟掉工作。他認為,到了最後,自己目前監管的網路, 可能會、應該會,也一定會對所有人開放,因此,規模和複雜度都過於龐大,不能由任何單獨的個人或機構來管理。

吳爾夫是對的。就像哈佛商學院的尚恩.格林斯坦(Shane Greenstein),在他敘述詳盡的歷史著作《網際網路如何變得商業化》(How the Internet Became Commercial )一書記載的,對這項資源的控制分散了,造成史上科技創新和經濟轉變最重大的時期之一。

網路瀏覽器Mosaic 正是這樣的例子,在國家科學基金會資助下,由伊利諾大學厄班納香檳校區(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 -Champaign)發明創造,以瑞士一間物理實驗室(CERN,歐洲核子研究組織)發展的科技為基礎,由矽谷一家新創企業網景公司(Netscape)商業化,最後授權給一家成立了二十年的科技公司微軟(Microsoft)。這就是格林斯坦稱為「似乎來自於網路邊緣的」創新,不是由「單一、階層化的謹慎組織」來領導。科幻作家亞瑟.克拉克(Arthur C. Clarke)在小說《太空漫遊》(2001: A Space Odyssey )裡創造了人工智慧超級電腦HAL,並預測未來科技就是由這樣的階層組織來領導的。實際上,網路是從分散、逐漸積累和無法預測的工作中誕生,再由具前瞻性的法律、規範、制度方面的決策來促成。

格林斯坦分析了過往歷史,最近出版幾本書的作者卻展望了未來,當網路在我們生活中變得似乎無所不在,想像網際網路的下一步發展。《連線》雜誌(Wired )共同創辦人凱文.凱利(Kevin Kelly)的《必然發生》(The Inevitable ),提供了未來學者的觀點;美國線上(AOL)共同創辦人史蒂夫.凱斯(Steve Case)的《第三波》(The Third Wave ),提供了創業家的觀點;至於美國國務院前任官員亞歷克.羅斯(Alec Ross)的《未來產業》(The Industries of the Future ,見本期書摘),則提供了政治家的觀點。

這三本書有許多共通點。它們都描述到準備好要改變社會的科技:機器學習(machine learning)、機器人學(robotics)、虛擬實境(virtual reality)、智慧連網產品(connected product),以及其他事物。它們都提到這些發展引起的挑戰,同時表達了誠摯的希望,認為廣泛來說,影響力會是正面的。另外,這些書籍也都預測,創新會持續來自於「邊緣」,雖然每位作者都提供了各自不同的詮釋。

凱利的書最含糊, 也最多推測,他認為,權力分散原本就存在於網路連結的世界裡。凱斯想像網際網路會拓展新的產業,促進「其他業界崛起」,矽谷以外的城市會逐漸主導特定領域。至於羅斯,以較全球化的觀點,預測在產業和地理上,都會發生類似的權力分散,比方說,行動金融(mobile banking)在非洲飛快興起,還有日本迅速發展的機器人科技。

不過, 萬一格林斯坦勾勒的權力分散模式正在逐漸消失的話,該怎麼辦?畢竟,當前的網際網路,明顯就由《紐約時報》法哈德. 曼珠(Farhad Manjoo)稱為「令人害怕的五大企業」(Frightful Five)主導:亞馬遜(Amazon)、蘋果(Apple)、臉書(Facebook)、目前是字母公司(Alphabet)旗下一個單位的Google,以及微軟(Microsoft)。跟過往的龐大企業相比,這些既有公司可能會更傾向於、也擁有更好的條件,來保護他們的地盤,並維持中央集權的控制嗎?

首先, 這些公司擁有公認對下一波發展相當關鍵的許多科技。臉書收購了虛擬實境領導廠商之一的Oculus。字母公司收購了七家不同的機器人公司,加上最近剛擊敗世界圍棋冠軍、奠定階段性成績的人工智慧設備公司DeepMind。亞馬遜跟字母公司都在實驗嘗試用無人飛機運送貨物,另外,大家一定都知道,字母公司正在發展自動駕駛汽車。

數據是另一項優勢。令人害怕的五大企業擁有大量數據,而這正好是你打造機器學習應用所需的東西。這些公司已在業界多年,同時蒐集了諸多顧客的資訊,因此它們在這個領域中,便擁有龐大到難以企及的領先優勢。就像羅斯提出的問題,「大數據會產生讓商業集中的效果,把更多產業拉進到矽谷的重力場裡嗎?」

凱斯還是看好創業家的能力,以及他們取代既有企業的紀錄。畢竟,當時在他領導之下,美國線上抵抗了微軟的攻擊,存活下來;或許當前的新創企業,也可以同樣對抗令人害怕的五大企業。不過,就像他承認,美國線上跟時代華納(Time Warner)災難性的合併,是由拒絕「開放取用」(open access)的公共政策促成的,允許有線公司對內容供應商採取差別待遇。「如果我們沒辦法跟有線公司合作,自然就會想到,或許我們需要收購一家有線公司,」凱斯這麼寫道。這不過是一個例子,顯示標準會如何輕易偏離權力分散的控制。格林斯坦引用了另一個例子:反托拉斯法(antitrust law)。他指出,AT&T 集團的分拆雖然促進了科技的發展,當前的規定卻狹隘地聚焦在競爭會如何影響到消費者的價格,而不是著重在創新過程中所需的多元觀點上。

把傑夫. 貝佐斯(Jeff Bezos)、提姆. 庫克(Tim Cook)、馬克.祖克柏(Mark Zuckerberg)、賴瑞. 佩吉(Larry Page), 或是薩蒂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微軟現任執行長)稱為「網際網路管理人」(manager of the internet),會有些言過其實。不過,這些人領導的這幾家公司,的確代表了權力集中(a centralization of power),而且他們每個人對網路的未來,都擁有極大的影響力。雖然來自邊緣的創新潛力仍然存在,但並不是必然會發生。

(蘇偉信譯自“Who Controls the Internet?”HBR , June 2016)



華特.福力克 Walter Frick

《哈佛商業評論》英文版資深副編輯。


本篇文章主題聘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