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2016:台灣執行長50強

2016:台灣執行長50強

2016年4月號

露絲.魏斯海姆

Ruth Westheimer
採訪■艾莉森.比爾德 Alison Beard
瀏覽人數:3716
  • "露絲.魏斯海姆"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露絲.魏斯海姆〉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露絲.魏斯海姆〉PDF檔
    下載點數 10
ETHAN HILL
一開始,她並沒有計畫成為1980 年代紅遍美國廣播與電視、眾人皆知的性治療大師「露絲醫師」(Dr. Ruth)。不過,當這位在索邦(Sorbonne,指巴黎大學)和康乃爾(Cornell)受過學院訓練的心理學家獲得機會,可以主持對大眾提供性教育的節目時,她就覺得自己非做這件事不可。

一開始,她並沒有計畫成為1980 年代紅遍美國廣播與電視、眾人皆知的性治療大師「露絲醫師」(Dr. Ruth)。不過,當這位在索邦(Sorbonne,指巴黎大學)和康乃爾(Cornell)受過學院訓練的心理學家獲得機會,可以主持對大眾提供性教育的節目時,她就覺得自己非做這件事不可。自此之後,她一直積極演講和著書立說,最近剛出版了兩本書。「對87 歲的人來說,還不錯吧!」她說。

《哈佛商業評論》問(以下簡稱「問」):你要離開私人執業和學術界,投身大眾職涯的當下,曾再三考慮過嗎?

露絲.魏斯海姆答(以下簡稱「答」):沒有,因為我一直都有部分時間從事學術工作。我或許當過《人物》(People )雜誌的封面人物,也上過大衛.萊特曼(DavidLetterman)和亞森紐.霍爾(Arsenio Hall)的脫口秀,因為他們有我想要溝通的年輕閱聽群眾。不過,同時,我也總是出版課題嚴肅的書籍,或是指導研討會。我刻意這麼做。我拒絕的媒體機會,遠遠多過我答應的。舉例來說,當〈週六夜現場〉(Saturday Night Live )要請我主持一集節目,我婉拒了,因為如果答應的話,就得投入一整個星期來排練。

問:你能在不讓人掃興的情況下,談論禁忌主題的祕訣是什麼?

答:嗯,我第一次上節目時是五十歲,所以沒穿過短裙或低頸露肩裝上電視;我從來都不會試著看起來或變得更年輕一些。或許,這就是一個祕訣。另外,說話的口音也是。當我來到這個國家,人們告訴我,如果想在這裡教書和工作,就需要上口語課,來改正我的口音。不過,口音對我有莫大的幫助,因為當大家一打開收音機,就知道是我。除此之外,我也接受過良好的訓練:我相當幸運,能與寫了一本性治療(sex therapy)方面最重要教科書的海倫.辛格.凱普蘭(Helen Singer Kaplan),一起在康乃爾大

學共事七年;因此,我回答問題時,是清楚明確、直截了當的。

問:你的家人在納粹大屠殺(Holocaust)時去世。這件事情如何影響你之後的生活方式?

答: 我能倖免於難,只是因為當時碰巧人在瑞士,而不是荷蘭、比利時,或是法國。跟我有類似經歷的人,有責任帶給社會一些好的影響。我們當中有許多人去當了社工、護士,或是輔導顧問。我想讀醫學,這個想法一開始就不可能,因為我沒有高中文憑、父母親,或是錢。所以,我當了幼稚園老師,祖母曾說這是

我該做的工作,因為我個子這麼小,剛好適合那些小桌子。我在以色列和巴黎當幼稚園老師,後來開始讀心理學。當時我並不知道,自己對世界的最終貢獻,會是談論性高潮和勃起,但我的確知道,必須為其他人做某件事,好證明自己存活下來是有道理的。

問:你在這麼多不一樣的地方生活過,在適應新文化上,這些經歷教導你哪些事情?

答: 首先, 你必須學習新語言,我很幸運具備那樣的能力。希伯來文非常困難,不過我掌握了它。我剛去巴黎時還不懂法文,但很努力學習。另外,我一向都願意跟當地人來往,而不只是跟我的同鄉。當你去到新國家時,必須要交朋友。

問:想過要退休嗎?

答:從來沒有。我相信「重新接線」(rewiring),而不是退休(retiring)。幸運的是,我很健康。我有一些病痛,像是第二型糖尿病,但把自己照顧得很好。我睡得很好。早上9 點前,最近則是10 點前,我不接任何人的電話。還有,我使用汽車接送服務,這個幫助很大。今晚,我會去猶太會堂,跟友人一起晚餐,而我不用擔心要怎麼去那裡。

(蘇偉信譯自“Life''s Work,”HBR , April 2016)




本篇文章主題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