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打造最佳辦公室

打造最佳辦公室

2014年10月號

演出職場大復活

Rebounding from Career Setbacks
米契爾.李馬克斯 Mitchell Lee Marks , 菲利普.莫維斯 Philip Mirvis , 隆恩.阿胥肯那斯 Ron Ashkenas
瀏覽人數:22379
  • 文章摘要
  • "演出職場大復活"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演出職場大復活〉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演出職場大復活〉PDF檔
    下載點數 10
想從解雇或未能升職等職場挫敗振作起來,並不容易。許多人沉溺在情緒低谷,但成功度過低潮的人,有不同的做法:他們認真找尋失敗原因,嘗試新方法,並把握機會,可能是在原公司轉換職務、跳槽到別家公司或轉換產業。

伯恩顯然是公司的明日之星。他陸續擔任幾個高階主管職位,沒多久就獲任命為事業單位的負責人,直接向執行長報告。但過了兩年,儘管他的業績表現還是很亮眼,老闆卻決定解雇他。理由是,公司正要邁向更開明、更深耕、更國際化的方向前進,而伯恩太過激進的管理方式並不適用。

就像大部分企圖心強的經理人,遇到工作上挫敗時的情況一樣,伯恩經歷一段震驚、抗拒與自我懷疑的過程。畢竟,在這之前,他從未失敗過。他無法接受自己不如自我期許的好,也因為老闆並沒有給他任何改變的機會,他感到無比的生氣與憤怒。直到過了許久,他才終於理解,無論如何都改變不了這個事實,必須選擇放下,才能繼續向前。而且,在此同時,他的部屬沒有一個願意站出來為他說話。因此,他知道,未來必須在工作上,加強部屬對他的忠誠度。

幾個月過後,一家工業零件大廠非常欣賞伯恩的業績能力,想要請他去管理一個部門。其實,這個機會對他來說應該算低就,但他還是決定嘗試,因為新的職位,能讓他學習不同的工作領域和領導方式,也可以更有效地學習如何控制情緒,與管理身邊的員工。這個決定相當值得:這一次,不到三年,另一家《財星》五百大製造公司聘請他擔任執行長。在他任職的七年間,不但讓公司的營收成長一倍,並創造一個既創新,又同時專注生產力與績效的企業文化。

當然,不是每個人都能跳出失業的陰影,進而經營管理一家大型企業。但根據我們研究與提供諮詢給企業高層超過三十年的經歷,發現類似伯恩這樣的案例非常普遍:即使在工作上遭遇重大挫折,只要應變得宜,就能變成你成功的跳板。想要像伯恩這樣的轉變,你必須找出幾個關鍵:了解為何失誤、找出新方式、抓住眼前的機會。

關鍵作為1:了解為何失誤

我們採訪過上百位曾經因企業併購、重組、爭取最高職位,或是個人失誤,而遭遇解聘、裁員、未能晉升的高層主管。通常,他們會經歷如心理學家伊莉莎白.庫伯勒.羅斯(Elisabeth Kubler-Ross)定義的「失落的階段」,從一開始的震驚與抗拒,到對公司或上司的憤怒,他們會開始抱怨命運或自憐,懷疑自己是否還能重新贏得同儕或團隊的尊敬。許多人甚至一直徘徊在自我否定的階段,無法走出來。

社會心理學家多年來非常珍貴的研究顯示,有部分原因是:高績效者通常會把成功歸功於自己,而把失敗歸咎於他人等外在因素。這種過度保護自尊的「歸因偏誤」,會阻礙人們學習與成長。人們多半會怪罪環境因素,或是公司的政治鬥爭,而不是檢討自己在問題中的角色。

有些人會尋求別人的真誠意見,但大多只是去找朋友、家人的安慰,這些人也許是加深他們的自我形象(「你應該得到那份工作的」),以及加深他們的不公平感受(「你當然有權生氣」)。這會讓他們無法檢討自己的錯誤,也不能改掉當初導致他們失敗的那個錯誤行為。他們也會因此而減少目前在工作上的努力,降低對職場未來的期待。

反觀那些從職場挫敗重新站起來的人,卻有不同的做法。他們沒有陷入悔恨或怪罪他人的情緒中,而是積極探究自己做錯了什麼,評估自己當時是否正確評估情況,恰當因應,試想如果重新來過,應該怎麼做比較好。他們也大量諮詢他人的意見,包括主管、同儕、部屬等,明白表示他們想聽的,是最真實的聲音,而不是安慰的話語。

以伯恩的例子來說,他必須經歷相當痛苦的過程,透過與他的主管、直屬部屬,以及一些可信任同事溝通,終於找到自己職場上的致命傷:難以溝通,以及無法控制情緒。

史丹也是很好的例子,他在一家小型專業服務公司,擔任資深合夥人;這家公司正計畫向全球擴張。他很贊同這項成長計畫,希望成為新的倫敦分公司的負責人。但另一位合夥人勝出,史丹相當惱怒。鬱悶了幾週後,他決定採取更積極的行動,和高階主管委員會的成員一對一面談。首先,他解釋自己並不想改變大家的決定,只是想知道公司為何做這樣的決定。在過程中,他盡量避免悲情或惡意批評,始終保持正面與自信的口吻,並強烈表達要從失誤中學到教訓。

也因此,那個委員會給他很實用的意見:他們肯定史丹的積極作風,在美國會很吃香,但他們擔心這樣的方式,可能難以維繫英國的新客戶,以及當地的營運。史丹的第一個反應,是為自己辯護。(「沒人在意我是否太積極,只要我拿到大訂單,」他心想。)但最後還是把這份感覺放在心裡,並感謝這些人的直率。「他們並不是要我做任何改變,」史丹反思後認為,「而是清楚表示,我的行事作風妨礙我得到這個機會。」

關鍵作為2 :找出新方式

下一步,就是找到讓你反敗為勝的下個目標,不管是公司內部的新職位、跳槽到另一個公司,還是轉換產業或跑道。想要化危機為轉機,必須好好思考自己是什麼樣的人,以及到底想要什麼。研究顯示,逃避是面對職場失利時最常見的做法,人們或許藉由旅行逃離問題,或是投入更忙碌的工作、大吃大喝、避免與家人和朋友談論想法與計畫。即使這些行為能留給腦袋一些空間,以便想清楚,但很少能帶來正面結果。唯有專注尋找每個可能的選項,才是最有效的方法。

好的機會並非馬上就出現,當然,尤其是剛遇到職場挫折時,生氣或失望的心情,會讓你更難好好看清未來的出路。改變管理專家威廉.布吉斯(William Bridgets)的研究,也特別指出這些人面對現在的身分、未來期待,以及決定放下時,帶來什麼樣的掙扎與焦慮。我們曾諮詢過的資深主管形容,這就像進入一個「模糊地帶」,現況已慘遭破壞,但還不清楚未來成功會是什麼樣貌。

這也是為什麼需要花時間,測試一些構想,看看接下來要怎麼做。其中一個選項,可以詢問生涯顧問,或是接受心理治療,兩者都能幫助釐清未來的目標,並達到自我成長。或者,可以選擇暫時離開職場,去進修或嘗試進入新創公司,還是非營利機構。暫停一下,能讓你思考職場挫敗帶來的新意義。

想想當初伯恩遭到解雇時的反應:他開始考慮接受較低階的工作,讓自己有時間去修補個人管理方式。再看看寶拉的例子:我們在研究參與公司重組的線上廣告高階主管從挫敗中恢復的韌性時,認識寶拉的。當她任職的高科技公司新任執行長想進行企業重組時,寶拉一度認為自己非常安全,因為她領導的歐洲業務,連續11 季超過或達到預期目標,她也在五年內連升三級。但後來,她的職位竟然被砍掉。

一開始,為了保護她自己和團隊,寶拉歸咎於公司的政治鬥爭,並抱怨老闆的失策。但是在公司宣布此消息三個月後,她必須離開的日子還是來了,她還沒有任何計畫,也無心這麼做。後來,她花了很長的時間,檢視自己的工作與生活。她開始聯絡朋友和同事,就她的說法,「這不是社交」,而是希望得到一些看法和建議,幫助自己思考未來的目標。她和許多人會面談話,並專心記筆記,最後,提出四個未來工作的方向:她想要行銷新的產品,而不是把產品從美國帶到另一個地區,也想和客戶有更直接的交流,未來的公司,必須有獨特的價值主張,以及她喜歡與信任的同事。寶拉朝著這幾項目標,尋找下一個工作。

關鍵作為3 :把握當下機會

確認接下來可能採行的幾個做法之後,就該從當中選擇一個。不可否認地,這有點令人擔心,尤其若是即將進入不熟悉的領域。重新思考職場定位是一回事,但開始實行又是另一回事。不過,記得一點,你還保有前一個工作的所有經驗與能力,此外,你還多了從職場挫敗中學到的經驗。你也可能重新定義成功的意義。

我們和職場專家道格拉斯.(提姆).霍爾(Douglas 〔Tim〕Hall)共同進行的研究發現,人的需求與優先順序,常會因時間不同而產生戲劇性的改變:孩子出生或長大離開家;離婚或父母過世;人到了中年,兒時的夢已遠去,以及新生活展開;你的看法與能力已經過時,而新的成長與挑戰正向你招手。所以,選擇合適的機會,也和當時所處的時間點有關。

寶拉的故事,正是這樣的代表。她列出一張「工作必備條件」的清單,根據清單,她尋找較資深的職位,最後,在相同產業的另一家規模較小的公司擔任國際業務副總裁。這個工作正好也在歐洲城市,剛好是她居住,也是嚮往能長久定居的地方。

和寶拉不同,伯恩決定接受較低階的工作,卻有機會學習如何當一位好主管。他漸漸了解過去工作沒有生產力的原因,並發展出克服缺失的策略。舉例來說,如果部屬績效未達目標,他不會立刻緊盯不放,而是私下和相關主管溝通與討論。幾次下來之後,伯恩逐漸習慣這種謹慎的工作方式。

另一個例子是布魯斯,一位經歷過併購的紐約銀行高階資訊主管。雖然在併購後,他仍然留了下來,但以為自己會在新公司擔任資訊長的職位落空了。即使他經歷過重組而沒被淘汰,但一年後,當他重新思考個人與職場的目標,以及許多工作機會,最後決定舉家搬到德州奧斯丁,加入一家規模較小但非常成功的科技公司。重要的是,他有時間可以指導兩個小孩的足球隊,並在當地樂團擔任吉他手,完成年輕時的音樂夢。

正如同寶拉、伯恩,布魯斯在職場失利後,經歷過一段不輕鬆的尋覓過程,然後很有信心地採取行動。他搬到另一座城市、轉換產業、接受一份可讓他恢復與好好發展的職位。

那些決定留在原公司的高階主管,需要做出的最大改變,應該是心態與對公司的向心力。就和史丹的情況類似。史丹在提供專業服務的公司工作,他了解同儕對他的看法,並喜愛這份重要的職務,對薪水、職位、津貼開始心存感激。同時,史丹也找到新的滿足,以及成就感的來源,就是指導新一代的人才爭取新業務。像這樣改變觀點,如同換工作或公司般,其實並不容易。如果你無法像史丹一樣,從現在的工作中找出樂趣,可能要從家庭生活、公益或興趣中尋找。唯有更豐富的生活,才可以彌補在團隊或組織中無法成為重要人物的缺憾。

將挫敗轉換為正面能量

我們都知道,復原力與調適力,是職場成功的重要關鍵。但這些條件,不是每個人天生就具備的,因此,遭遇職場挫折時,能清楚知道下一步,是相當重要的。這裡提供的一些方法,可以把失敗帶來的憤怒與自我懷疑,轉換為積極振奮地面對新的可能性。

(張德齡譯自“Rebounding from Career Setbacks,”HBR , October 2014)



米契爾.李馬克斯 Mitchell Lee Marks

美國舊金山州立大學(San Francisco State University)領導學教授,也是顧問公司JoiningForces.org 總裁。


菲利普.莫維斯 Philip Mirvis

貝伯森學院(Babson College)社會創新資深研究員。


隆恩.阿胥肯那斯

隆恩.阿胥肯那斯 Ron Ashkenas

與人合著《哈佛商業評論領導人手冊》(Harvard Business Review Leader's Handbook ),也是夏菲顧問公司(Schaffer Consulting)榮譽合夥人,其他著作包括《無疆界組織》(The Boundaryless Organization),《合力促進再造奇異》(The GE Work-Out)、《就是有效》(Simply Effective)。


本篇文章主題職涯規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