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行銷新格局

行銷新格局

2014年7月號

成功之母只能是失敗?

Do You Really Have to Fail to Succeed?
丹尼爾.麥金 Daniel McGinn
瀏覽人數:8011
  • "成功之母只能是失敗?"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成功之母只能是失敗?〉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成功之母只能是失敗?〉PDF檔
    下載點數 10
在你生命中,曾發生過最美好的事情是什麼?是遇見另一半、成為父母,還是職業生涯中的重大成就?記者梅根.麥卡德爾(Megan McArdle)針對這個主題,做了網路問卷調查,大多數參與者提供的答案,都是在愛、孩子,或工作這類主題上做出些許變化。

在你生命中,曾發生過最美好的事情是什麼?是遇見另一半、成為父母,還是職業生涯中的重大成就?記者梅根.麥卡德爾(Megan McArdle)針對這個主題,做了網路問卷調查,大多數參與者提供的答案,都是在愛、孩子,或工作這類主題上做出些許變化。但她轉往Google查詢,發現一些意外的結果。離婚排在很前面,被診斷發現有癌症的排名也很前面,還有被炒魷魚。搜索排名最前面的,是「坐牢」。

這份清單證明了社會對艱困經歷的敬佩,因為若採取恰當的觀點,困境會導向啟發性的轉變。雖然很少有人渴望受創,但我們也發現,磨難確實提供一個機會來考驗自身韌性,讓我們在歷經艱辛後,可慶祝自己擁有毅力。

就某方面來說,這稱不上是什麼新觀念。自《聖經》約伯的故事以來,眾多文學作品早已一再檢驗人類承受艱困的能力。過去幾十年來,心理學家始終在研究,為什麼有些人克服逆境的能力遠勝於其他人,以及這些人在過程中獲得什麼。然而,韌性在過去幾年嶄露頭角,可說是躍升成最重要的情緒優點,這是一種我們希望在員工身上找到、在孩童身上培養、在自己身上建立的特質。不意外,坊間架上充斥著教你如何達成這類目標的書籍。

麥卡德爾在《困境的好處:為什麼要先學會失敗才能成功》(The Up Side of Down: Why Failing Well Is the Key to Success)中呈現她的發現。此外,我們還有心理學教授大衛.費爾德曼(David B. Feldman)與記者李.丹尼爾.柯維茲(Lee Daniel Kravetz)合著的《超級生還者:苦難與成功之間的驚人關係》(Supersurvivors: The Surprising Link Between Suffering and Success)。《超級生還者》講述人們經歷的人生巨變,最終成為前進動力的故事,包括致命的癌症、截肢、腦部嚴重受創、失去孩子。作者寫道:「這些人不單只是成長,他們的生命完全昇華到不同層次。即使還在承受苦難時,他們就已經改造自己,並超越這個磨難。」

這些書追隨著廣受報導的暢銷書《孩子如何成功:讓孩子受益一生的新教養方式》(How Children Succeed: Grit, Curiosity, and the Hidden Power of Character),作者保羅.塔夫(Paul Tough)在書中遍覽學術研究,帶領讀者深入了解創新的教育計畫,這些計畫認為優先要務是發展人格特質,而非認知技能。

這種非小說的文體,當然充實了有關「成功」這個主題的各種著作。塔夫這本廣受歡迎的作品的確實至名歸,可能會改變父母看待孩子情緒組成要素(emotional makeup)的方式,以及他們想要在孩子身上培育的特質。如果你讀了費爾德曼和柯維茲的書,會得到啟發,並對影響韌性的因素,有更深入的認識,包括宗教信仰、寬恕的能力、死亡意識,只是你可能沒有辦法清楚得知,如何從苦難中振作。麥卡德爾的書不只引人入勝,有時也很發人省思。只是我有點擔心,克服苦難的故事變得過度理想化。理所當然地,戰勝苦難是個人經歷中值得讚揚的部分,但這個部分現在有時已變得像是基本要求。麥卡德爾寫道:「窺視探究成功人生的基礎,你會發現,它們都建立在失敗之上。」這樣的主張有點過頭了。其實,我認為她另外的觀察比較貼切:很多我們認為「失敗」的事,純粹是隨機發生的意外事故,或是單純的錯誤,大多數的時候,這當中沒有值得我們記取的教訓,或是蘊含苦盡甘來的契機。

的確,當我讀到愈多有關韌性的事,就愈加發現,針對過度渲染這類想法的現象,已經開始出現一些反思的徵兆。在創業界,部分人士開始強烈抨擊「失敗狂熱」的主張,也就是強調一個人「快速失敗」的能力,以及為了下一個創業,放棄現有的新創公司,這種主張已不再值得歌誦。頂尖創投家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說:「讓失敗不再被汙名化,這令人興奮。但我們看到很多創辦人太快放棄……也許,現在反而應該對失敗再沾上一點汙點。」

在教育上,至少已有部分思想家開始質疑,韌性和堅持究竟是不是孩童最需要培育的特質。知名作者和演說家阿爾非.孔恩(Alfie Kohn)在《寵壞小孩的迷思》(The Myth of the Spoiled Child )中主張,強調勤勞和自制,通常會削減創意與自我意識,讓孩子變得更平凡順從。他認為韌性研究的邏輯,根本毫無意義。例如,一份針對西點軍校學生的研究發現,對自己膽識評價高的學員,最有可能完成艱鉅的夏日訓練課程。他寫道:「這似乎只是證明,堅持不懈的人,真的就是很堅持。」他說的沒錯:既然我們把「成功」定義為財富,也就是辛勤工作的獎賞,就一般常識來說,你最可能得到獎賞的方式,不就是即使面對阻礙,依然努力不懈嗎?

你很難反駁韌性不是一種優點,誰不想要自己或深愛的人,在某種程度上帶有這樣的特質?但與其把韌性視為情緒組成要素的終極目標,我預期隨著時間過去,面對更多可選擇的個人特質,大家對韌性的重視程度會降低。我嚮往自己具備韌性、堅毅、膽識的特質,但也希望能經由聰明承擔合理的風險,把磨難盡量降到最低限度。

這正是柯南. 奧布蘭恩(Conan O'Brien)在給達特茅斯學院(Dartmouth College)畢業生致辭中傳遞的心情,在這之前不久,他才剛丟掉「今夜秀」(The Tonight Show)主持棒:「雖然你不該害怕失敗,但應該要盡可能地避免失敗。尼采有句名言:『凡是無法摧毀你的,只會讓你更加強壯。』但他忘記的是,它幾乎就要毀掉你了。」我們真正需要的,是一條通往力量和成就的康莊大道,瀕死經驗不是必需品,在這樣的環境下,我們預期未來不會有那麼多人,把坐牢列為自己最好的經歷。

(劉純佑譯自“Do You Really Have to Fail to Succeed?”HBR , July-August 2014)



丹尼爾.麥金 Daniel McGinn

《哈佛商業評論》英文版資深編輯。


本篇文章主題自我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