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藍海領導力

藍海領導力

2014年5月號

談笑間領導

Leading With Humor
艾莉森.比爾德 Alison Beard
瀏覽人數:6769
  • "談笑間領導"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談笑間領導〉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談笑間領導〉PDF檔
    下載點數 10
工作場所裡需要笑聲。

工作場所裡需要笑聲。

根據華頓商學院(Wharton)、麻省理工學院(MIT),以及倫敦商學院(London Business School)等重要機構的研究指出,每次的竊笑或狂笑,都會帶來大量商業利益。笑聲能紓解壓力和無聊,提升參與度與幸福感,而且不只可以鼓舞創造力和密切合作,也可以促進分析的精準度和生產力。

不過,就像最近史丹福大學(Stanford)網頁上專題介紹的影像報告中,企管碩士候選人艾瑞克.茲茲林(Eric Tsytsylin)描述的,職場中的成人「正處在極度欠缺笑聲的情況中」。平均來說,每天嬰兒會笑四百次;但超過35歲的成人只有15次。最近一項針對美國蓋洛普(Gallup)資料的研究顯示,人們在週間工作日笑的次數,比起週末明顯少很多。工作,顯然必須要嚴肅認真地努力。

所以,組織和個別領導人究竟要怎麼做,才能讓他們的員工多笑一些?是在員工休息室裡播放諧星威爾.法洛(Will Ferrell)的電影嗎?或是安排辦公室以外的即興活動?還是每場會議之前,都先來段笑話?

問題是,大多數的人會這麼說,幽默這件事相當主觀:你覺得有趣或讓你笑破肚皮的事,行銷部的瑪莉和會計部的阿密爾很可能不這麼認為。不過,近來有關這個主題的兩本書:《幽默密碼:讓事情有趣的全球搜密》(The Humor Code: A Global Search for What Makes Things Funny)及《內幕笑話:用幽默逆轉心智》(Inside Jokes: Using Humor to Reverse-Engineer the Mind),它們的作者並不同意這個觀點。他們相信,人們笑的背後有一項準則。而且這幾位作者非常努力,運用了完全不同的方法,來證明自己的觀點。

在《幽默密碼》這本書裡,科羅拉多州柏德大學(University of Colorado Boulder)的行銷學及心理學教授彼得.麥克格羅(Peter McGraw)跟記者喬爾.華納(Joel Warner),從洛杉磯的喜劇俱樂部一路跋涉到坦尚尼亞、亞馬遜河流域等偏遠村落,(隨興地)測試他們的理論:幽默,靠的是「親切的侵犯」(benign violation)。換句話說,當某件事「讓人無法接受、令人不安,或是有威脅性」,但同時又似乎「還好、可以接受,或是安全無虞」時,就會引起大家的笑聲。例如:搔別人的癢、開他人玩笑、事後似乎覺得有趣的錯誤,或是黃色笑話。兩位作者都承認,「運用幽默的方式時,失敗的機率比較高。」他們也承認,其實,他們自己的某些嘗試完全無法把大家逗笑,以及幽默是否能奏效,要依情境而定:「需要審慎處理的微妙操作,建立在層層共享的了解上……再加上影射。」不過,他們仍然主張,如果你了解你面對的人,「親切的侵犯」這項準則就可以發生效果。

《內幕笑話》由三位作者合著,這三位作者為:印第安納大學(Indiana University)的馬修.賀利(Matthew M. Hurley)、塔夫大學(Tufts)的丹尼爾.丹尼特(Daniel C. Dennett),以及賓州州立大學(Pennsylvania State University)的瑞吉納德.亞當斯(Reginald B. Adams Jr.)。他們三位採取了更學術性的研究方法,獲得了雖然可能有關、卻不一樣的理論。他們以典型晦澀難懂的散文體書寫著:「一個假設在心理空間獲得認知,其後卻發現是一項錯誤時,幽默因而產生。」這段話翻譯成白話文就是:我們曾短暫相信某件事,後來發現它其實並不是真的時候,就會笑出來。我們會笑同樣處在尷尬窘況的其他人,我們聽到這類情境的故事時會笑,尤其是如果這些故事跟其他種類的愉悅連結在一起,比方說,見解、幸災樂禍、優越感,或是引起性興奮。最簡單的例子就是雙關語和惡作劇,但作者花了許多篇幅,把他們的分析運用在各式幽默上,完全讓我無聊到屈服。

不幸的是,對那些想提高工作時笑聲音量的人來說,這些書沒有提供太多實用建議。因為這些書籍主要都聚焦在笑話本身:你在個人脫口秀表演,或是《週六夜現場》電視節目裡聽過的那些笑話。身為經理人,你或許可以偶爾在演說或報告裡穿插一、兩個那樣的笑話,但你肯定不會在辦公室裡四處走動,一邊像鮑勃.霍伯(Bob Hope)那樣拋出俏皮話,或是像諧星理查.普萊爾(Richard Pryor)一樣咒罵,還是像瑞奇.葛文(Ricky Gervais)那樣脫口辱罵。

所以,你要如何將這些作者的研究心得妥善運用?我的確認為,他們的理論可協助我們了解,哪些形態的幽默可在辦公室裡發揮效用,以及為什麼會有效。同儕之間分享的自我貶抑故事……有效。老同事之間開個小玩笑……有效。甚至,私底下取笑某個讓你們整個團隊對他有相同觀感的外人,舉例來說,態度傲慢的管理顧問,或是毫無頭緒的實習生……有效。

無疑地,作出這些舉動都必須謹慎。雖然前述兩本書都特別提到,強調優越感的幽默,是放諸四海都有效果的;例如,每個文化都有它獨特版本的愚蠢金髮女郎笑話。但很明顯地,歧視性言論是可依法懲處的違法行為。倫敦商學院博士候選人張剛(Gang Zhang,音譯)進行的新研究顯示,雖然員工會崇拜有效運用幽默的領導人,並覺得自己受到更大的激勵,但他們對那些想展現幽默卻不成功,或是取笑自己的領導人,會比較不尊敬他們。而且,不用說大家也明白,辦公場所裡的幽默,在某些國家會比其他國家還要有效的多。就像麥克格羅和華納特別提到的,在日本,「歡笑……是要保留給某些特定場合的……別嘗試在辦公室裡開玩笑。」

那麼,或許最好來研究一下,《幽默密碼》這本書結尾彙整的一些廣泛建議:

■ 重點不是你是否有趣,而是你適合哪一種幽默。要誠實且真誠。

■ 如果無法做到「讓人大笑」的幽默,至少要做到「啊哈!原來如此」的幽默。有時聰明本身就夠好了。

■ 好的幽默是密謀行動。創造一個小圈子吧。

■ 別害怕暗自偷笑,這代表每件事都很順利。

■ 笑聲可讓人放下戒心。取笑大家都擔心的事情吧。

再來一項有用的建議:要辨識工作伙伴的開心是真的,不是假裝的,就瞧一瞧眼睛周圍是否有細紋。如果有細紋,你就獲得了真正的「杜晨尼」微笑(“Duchenne” laughter);這是以確認這點的法國醫師來命名的真正笑容。

在茲茲林的談話中,他提供了類似的指示,以及一些執行這些指示的公司實例:比方說,雅虎(Yahoo!)和IBM都有像Kajagoogoo這類瘋狂命名的會議室;Hulu舉辦了墨西哥夾餅(taco)大胃王比賽,以及Airzooka「趣味空氣砲」錦標賽;西南航空(Southwest)選擇了異想天開又有趣的股票符號LUV。他鼓勵身處在商業世界中的我們,要比現在更好好思考笑聲的威力。應該把我們如何溝通、如何分配時間,甚至如何招募和雇用都考慮進來。

我同意。我最喜歡的會議,都是以一些機智風趣的玩笑來開場的:跟資訊科技最新升級有關的笑話、跟一位難搞作者有關的有趣故事、跟一件案子遲交有關的溫和笑話。我最喜歡的同事,運用他們的個人故事、隨機的電子郵件,以及偶爾妨礙風化的言論,讓我開懷大笑。而我最喜歡的幾位老闆知道如何展現幽默,從他們的員工身上,引導出同樣熱愛風趣的行為。麥克格羅和華納引用了人類學家艾德華.霍爾(Edward Hall)值得牢記的一句話:「如果你能學會一個民族的幽默,並真正把它駕馭好,你便知道自己也能駕馭好幾乎所有的事情。」

(蘇偉信譯自“Leading With Humor,”HBR, May 2014)



艾莉森.比爾德 Alison Beard

《哈佛商業評論》英文版總編輯。


本篇文章主題領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