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領導人的選擇題

領導人的選擇題

2014年3月號

讓工作與生活雙贏

Manage Your Work, Manage Your Life
鮑瑞思.葛羅伊斯堡 Boris Groysberg , 羅賓.亞伯拉罕斯 Robin Abrahams
瀏覽人數:26842
  • 文章摘要
  • "讓工作與生活雙贏"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讓工作與生活雙贏〉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讓工作與生活雙贏〉PDF檔
    下載點數 10
想躋身高層且表現出色,必須妥善融合工作與家庭。一些傑出的高階主管提供以下建議:自己定義成功、管理科技、建立工作與家庭的支援網絡、選擇性出差與調派、與伴侶合作。簡單地說,就是在真正重要的事情上全力以赴。

現代的高階經理人或許會告訴你,所謂「平衡工作與生活」,在最佳情況下頂多是一個難以捉摸的理想境界,而最糟的狀況卻是完全無法達到的神話。然而,高階主管若能謹慎選擇該掌握與放棄的機會,而非急就章式的回應,確實能同時參與工作、家庭與社群。他們從過往的慘痛經驗中學習到,想在管理高層表現出色,必須妥善融合工作與家庭,如此才不致失去自我、失去所愛、失去成功的立足點。在這方面做得最好的人,會將家庭納入工作的決策過程與活動中,他們會小心翼翼地管理自己的人力資本,盡力給工作和家庭應有的時間與精力;這段期間長達許多年,而不只是幾週或幾天。

我們研究的那些21世紀高階主管,就表示他們是用上述方法來調和工作與生活的。我們在文中引用哈佛商學院學生以五年時間,與全球近四千名企業高階主管進行的訪談內容,以及哈佛商學院領導課程中針對82位高階主管的研究。

小心翼翼的決定,無法保證完全掌控。生命常有意外插曲,比方說父母失智或青少年車禍。然而,大部分我們研究的高階主管,不管他們是男是女,在面臨這種挑戰時,仍能維持高昂鬥志,並與家庭緊密聯繫。他們的經驗與建議反映五項重點:為自己定義成功、管理科技、建立工作與家庭的支援網絡、選擇性地出差與調派、與你的伴侶合作。

1.為自己定義成功

當你主導一個大型計畫時,很早便會定義何謂成功。同樣的原則,也適用於主導精心規畫的人生:你必須定義對自己來說何謂成功;當然,你也必須明白,成功的定義會隨時間推移而改變。

高階主管對事業與個人的成功定義並不相同,從操作性到概念性都有(見表:「領導人如何定義工作/生活贏家」)。對某位領導人而言,成功代表每週至少四個晚上在家;對另一個人而言,卻是了解每位家庭成員的近況;至於第三位則認為,對工作與家庭同時保持熱情才算成功。

我們在研究中發現某種微妙的性別差異:在定義事業上的成功時,女性往往較男性更重視個人成就、對工作有熱情、獲得尊重、有影響力,但對完成組織目標、終身學習與發展,則較不看重。與男性相比,女性將財務成就視為個人與事業成功標準的比率較低。到目前為止,和諧關係是兩性普遍認為最重要的個人成功要素,但不同的是,男性通常只將擁有家庭視為成功指標,女性卻會進一步描繪出她們心目中的好家庭。此外,除了家庭,女性較常提及朋友與社群的重要。

問卷調查的回覆,通常是短句或條列式,但在訪談時,高階主管常以說故事、描述理想的自我或重要時刻,來定義個人的成功。提出這類敘述與自我概念,就像描繪出激勵大家努力的目標,可幫助人們在各項活動中排定優先順序,並在衝突與矛盾中理出頭緒。

舉例而言,當工作與家庭責任互相衝突,男性可能會選擇傳統中認定的養家角色。有幾位自認花太少時間在家人身上的男性高階主管,將缺席家庭活動視為可接受的代價,是為了給孩子他自己從未擁有的機會,而不得不付出的代價。其中一位自小貧窮的男性說,財務成功不僅能保護他的孩子,也讓他父母的奮鬥有了代價。另一位男性甚至正面解讀他的家庭破碎:「即使從頭再來一次,我還是會選擇專注在工作上,因為我可以養活家庭,並在我的專業領域成為領導人,這些事對我來說,是相當重要的。現在,我專注在孩子的教育上……並在週末時多花一些時間陪他們。」

即使是那些自認在工作與其他部分人生達成某種平衡,因而引以為傲的男性,也會以傳統的理想男性角色來衡量自己。「我晚上花十分鐘陪小孩,比花在工作上的十分鐘珍貴一百萬倍,」其中一位受訪者說。很難想像一位女性會慶幸自己每天能花十分鐘陪小孩,男性卻將這樣的行為視為典範。

的確,女性很少像男性這般認定自己是「為」家庭工作。男性仍認為他們的家庭責任就是養家餬口,而女性卻往往認為自己的責任,是作為孩子的典範。女性常強調看到母親的專業能力,對孩子有多重要,尤其是對女兒來說,更是如此;這麼認為的女性遠比男性來得多。一位受訪者說:「我認為工作占我個人很重要的一部分,希望孩子了解我的工作,明白我是一個完整的個體。」

許多女性表示,管理工作與家庭最困難的部分,在於傳統上對母親這個角色的期待。其中一位女性承認她停止在家工作,是因為女兒將彭博資訊系統(Bloomberg network)稱為「媽咪頻道」。另一位則說:「當你坐擁高薪,可以找到所有實務上需要的幫手,但最困難的部分,也是我看到女性朋友離開職場的原因,是沒有足夠的時間陪小孩,因而產生的心理罪惡感,也就是『錯過』的罪惡感。」

男性與女性都以不同的形式表達這種罪惡感,並將「不後悔」視為個人成功的一部分。他們的應對策略,便是特別重視某些特殊事件,比方說,從不缺席任何一場少棒聯賽,或是排除萬難訂出每日固定相聚時光。「我將每晚與家人共進晚餐列為第一優先,就像是我和最重要客戶每晚6點召開的會議,」一位受訪者如此表示。另一位則建議:「家中必須妥善布置,像是在廚房擺一張桌子,如此一來,當妳丈夫煮飯而妳喝著紅酒時,孩子便可在此作功課。」雖然只是建議,卻顯然是她個人對家庭成功的具體印象。

2.管理科技

幾乎所有的受訪者,都提到管理電子郵件、簡訊、語音信箱,以及其他溝通管道的重要性。決定何時、何處,以及如何讓公司的人與你取得聯繫,一直是一項挑戰,尤其是對擁有家庭的高階主管來說,更是如此。許多人會小心翼翼地避免讓自己藉由通訊技術,而同時存在於兩個地方,堅持全心全意做好一件事。「當我在家時,我想真正在家,」其中一個人說:「我強迫自己不去看電子郵件或打電話,想要給小孩百分之百的關注;同樣地,我在辦公室時,就想全心在工作上。如果太常混淆這兩者,會造成混亂與錯誤。」

最後一點,是大家普遍的擔憂:隨時連線會毀了績效。一位領導人在觀察後表示:「唯有從狂亂回覆電子郵件的過程中抽身,某些特定的認知歷程才會發生。」畢竟,科學史上的許多深刻見解,是科學家在日常活動當中、甚至睡覺時想到的,而不是在實驗室裡得到的。另一位高階主管則指出,24 小時隨時保持連線,會妨礙組織的主動性:「如果你與一群優柔寡斷的人共事,這些人隨時都得詢問你的意見,你可能會感覺自己很重要;但切記,你是否真的很重要,和周圍的人沒有你就做不成任何事之間,是有區別的。」

令人驚訝的是,部分高層人士開始減少在工作時使用通訊技術。其中有人說:「你無法用電話養育孩子。」而他們同時指出,這也不是管理團隊的最佳方式。如果沒有距離的考量,你最好能當面溝通。但你如何知道何時該當面溝通?某一場訪談中,曾有人替「傳播資訊」與「交換/分析意見」,提出一個重要的判斷指標:「在電話中交談非常容易,但要特別小心,因為仔細聆聽變得非常困難。我發現,要進行非常重要的對話時,已有回歸過往面對面溝通的趨勢。如果你正在評估價值數十億的生意,就必須建立和其他人溝通的橋梁。」

提到科技在家中扮演的角色,三分之一的受訪者將科技視為入侵者,而有四分之一的受訪者則視為救星;其餘的人持中性立場或感覺複雜。部分受訪者對智慧手機入侵家庭時光感到忿忿不平,一位受訪者說:「當你的手機響起,真的很難將眼睛盯在足球場上。」其他人則感謝科技帶給他們的彈性,一位受訪者說:「我可以在下午 4 點左右離開辦公室,與孩子嬉鬧玩耍,但在晚上 8 點以前,我會回來工作,陷在網路與電子郵件當中。」另一位受訪者說:「有時孩子會對我在餐桌上使用黑莓機感到不滿,但我會告訴他們,正因為有黑莓機,我才能在家裡陪伴他們。」

無論是喜愛或討厭隨時連線的人都承認,高階主管要有管理通訊科技的智慧。整體而言,他們將通訊科技視為好僕人,但也是壞主人。他們針對通訊科技提供的建議相當一致:讓你的團隊能與你聯繫,卻又無法過度聯繫;誠實面對自己究竟能一心多用到何種程度;透過面對面的相處,來建立關係與信任感;適度管控你的電子郵件與訊息。

3. 建立支援系統

高階經理人有志一同地強調,必須有堅強的後援系統,才有辦法同時兼顧家庭與事業。因為家中缺乏主要的照顧者,他們必須付錢找幫手,或是從家族中請人協助。接受我們訪談的女性很堅持這一點。其中一位說:「我們雇用幫手來替我們作一些技術性的事,比方說買日用品、煮飯、幫小孩穿衣服等,這樣我們便有餘力參與那些最重要的事。」即使是家中沒有小孩的受訪者,也提出家裡需要人幫忙,因為他們可能必須照顧年邁的父母,或是自己的健康有問題。

情感支持也同等重要。高階主管和其他人一樣,在處理一些瘋狂的事,或是在工作上被人激怒時,也需要宣洩的出口,這時候,朋友和家人是比同事更安全的聽眾。有時候,領導人也會針對某個問題或決定,尋求個人人際網絡的意見,因為團隊成員有時無法有足夠保持客觀的距離。

工作上的支援也很重要。值得信賴的同事,就像是寶貴的意見諮詢者,許多領導人表示,如果不是體貼的上司與同事,(自己或家人的)健康問題早已阻斷他們的職業生涯。即便是規畫縝密的事業,有時也會遭受意外的伏擊。

「當你年輕時,自以為可以掌控所有的事情,」一位受訪者說:「但你其實不能。」高階主管提到許多關於心臟病、癌症、父母極需照顧等往事,其中一位甚至提到精神病患者對藥物治療的反應。在那些情況下,企業導師與團隊成員是幫助領導人度過難關,甚至回到正常工作的推手。

既然高階主管同時需要個人與事業人際網絡,是否可以融合這兩方面的支援?這需要進一步討論。我們研究的男性對象,多半想維持兩個獨立的人際網絡,而女性則是兩派意見旗鼓相當。贊成融合兩種人際網絡的人宣稱,能在各種場合展現出「同一個自我」,並能在工作時自然形成友誼,是一種解脫,畢竟,他們花了很長的時間在工作上;而贊成將工作與個人生活分開的人,也有許多好理由。有些人想尋求工作之外的新鮮感,或是取得工作上的平衡。有一位受訪者指出:「如果你所有的社交活動都圍繞著工作,影響力與創意都將逐漸縮小。」也有人只想保護自己的個人關係,免於受到工作的干擾。

許多女性將個人與事業人際網絡分開,是擔心破壞自己的形象。有些人從未在辦公室提起家庭,因為她們不希望自己顯得不夠專業;而少數女性高階主管不願在辦公室以外談論自己的事業,甚至不願意提到自己有工作。但並非所有女性都認為工作中與個人生活中的自我彼此有衝突,有幾位甚至認為現代趨勢已逐漸轉變。其中一位談到:「隨著愈多女性進入職場,我愈常在辦公室提到自己的孩子。」

4. 選擇性地出差與調派

有關平衡工作與生活的討論,通常會集中在時間管理上。但管理你的所在地,更廣泛地說,管理你在全球經濟中的角色,也是非常重要的。在領導人考慮是否出差或調派,不管是國外或國內,家庭通常是一個關鍵因素。因此,許多人相信,應該在年輕而毫無牽絆時,積極汲取全球經驗,並累積旅程哩數。受訪者中,有 32%說他們曾拒絕國外派遣的機會,因為不希望舉家遷移;另有 28%說他們也曾這麼做,來保全婚姻。

幾位高階主管提到他們曾因伴侶或配偶調派,而影響到自己的事業。另外,可想而知,有了孩子之後,出差也變得更為棘手。許多女性指出,她們有孩子之後,已減少出差的次數;而幾位包括男女的高階主管則說,他們在小孩已屆青少年之後,曾拒絕調派的機會。「在孩子還小的時候,移動性較高,」有人解釋說:「但當他們到了 12、13 歲,會比較想待在一個地方。」

較少女性高階主管獲得或接受外派機會,一方面是因為家庭責任,另一方面則是許多國家對女性有一定的角色限制,或是認定她們不會願意接受外派。我們的訪問對象是一群經常出差的高階主管,而這項調查結果,與學生的定量分析一致。男性受訪者幾乎不曾因文化問題拒絕外派機會。男性即使因為文化問題而拒絕外派,比率也低於 1%,而女性則是 13%。但對女性高階主管來說,並非所有出差機會都是平等的:性別規範、就業法、醫療服務,或是對平衡工作/生活的看法,每個國家各不相同。有一位美國籍的女性主管指出,在歐洲,她需要格外努力,才能確保自己不會看起來咄咄逼人,她覺得部分原因是自己個子高。另一位女性則說,在中東開會時,她必須帶著一位男同事隨行,如此才能證明她值得信賴。

雖然外派對女性來說格外棘手,但其實對任何人都不是件容易的事,許多高階主管認為這根本不值得。無論是男性或女性,都已在一個國家或城市深耕,而得以建立令人滿意的事業。然而,如果真的不喜歡出差,雄心萬丈的年輕主管就該早點做決定,以免被困在一個與期望工作地點不符的產業,並給自己充分的時間,尋找出差以外的方式來表現自己思想開放、精明老練、技能多元,以及願意付出額外努力;有幾位高階主管提到,企業通常會把具備國際經驗當成具有上述人格特質。「國際經驗或許會有幫助,」一位高階主管觀察:「但擁有不同事業線的經驗也同等重要。兩種經驗都能讓你了解,並不是所有人看事情的角度都與你一致。」部分高階主管甚至懷疑這種全球調派的趨勢能否持續,因為碳成本、燃料成本與安全問題,可能會限縮未來的差旅費預算。

5. 與你的伴侶合作

妥善管理自己、科技、人際網絡與出差,這近乎苛求。擁有健全家庭生活的領導人,不斷強調必須找出家中每個人共同認定的成功定義,而不只是自己認定的成功。我們研究的經理人中,大部分都有伴侶或配偶,是彼此的共同目標,將他們繫在一起的。因為他們之間的關係,讓彼此擁有原本無法擁有的機會,比方說,不受干擾或干擾較少的工作、冒險的旅程、繁重的父母責任、政治或社群的影響力。

領導人也強調互補關係的重要性。許多受訪者表達他們珍視伴侶的一些特質,像是情緒智慧(emotional intelligence)、任務導向、宏觀思考、細節導向;簡單來說,就是所有能補足他們自身認知與行為技巧的特性。另外,許多受訪者認為,伴侶給他們的情感支持,是對他們事業的最大貢獻。不管男女都經常提到伴侶對他們充滿信心、鼓勵他們冒一些事業風險,或是追求一些雖無短期報酬,卻能得到長期滿足的工作機會。他們也把伴侶視為意見的諮詢者,或是忠實的批判者。一位高階主管說,她的伴侶經常問一些「歸根究柢的問題,來挑戰我的思考,因此,我能事先為立場相反的意見作好準備。」

伴侶的支持有各種不同形式,但最後都可歸結成一個重點,那就是高階主管必須有效管理自己的人力資本。高階主管身上的壓力與要求,總是非常沉重、多方面,而且永不停止。伴侶能幫他們盯緊真正重要的事,管理他們的時間與精力、活得健康,並作出深思熟慮、有時非常艱難的決定;這個決定可能與工作、出差、家庭管理與社區參與密切相關。

不過普遍來說,男性通常獲得配偶較多的支持。男性受訪者中有許多人的妻子是家庭主婦,他們常提及另一半願意照顧小孩、忍受自己超長的工作時間與調派;有時調派甚至變成一種生活方式。但大致上,他們似乎並不期望配偶扮演 1950 年代傳統的「企業妻子」(corporate wife)角色,所謂的企業妻子,會在家裡設晚宴接待老闆,或是為客戶舉辦雞尾酒會;不過,有些國家與產業仍存在這種期待,有一位在油田工作的男性高階主管便說:「當你工作並生活在那些帳篷裡,你的妻子無可避免地會和其他眷屬交談。」男性常提到伴侶根本不會允許他們忽略家庭、輕忽健康,或是犧牲社交生活。舉例而言,「妻子很堅持全家一起吃晚飯,因此我每天回家吃晚餐,即使我之後還得繼續工作。」

女性則正好相反,只略為提及伴侶願意讓她們從傳統家庭角色中釋放出來。其中一位女性提出解釋,而她的評論相當具代表性:「他明白我的職務對我的要求。如果我的工作占太多時間,他並不會給我壓力。」換句話說,男性高階主管稱讚伴侶對自己的事業做出正面貢獻,而女性經理人卻稱讚配偶的不干預。

當我們仔細研究調查資料,發現其他因性別引起的顯著差異。男性受訪者中,有 88%的人已婚,而女性的結婚比率只有 70%。另外,60%男性受訪者的妻子沒有全職工作,但女性受訪者的這項比率只有 10%。還有,男性平均有 2.2 個孩子,女性卻只有1.67個孩子。

未來的領導人怎麼想

受訪者在百忙之中,抽空與學生分享觀點的這項事實,可能會產生選擇效應(selection effect,編按:指統計研究中因選擇受訪者的錯誤而造成的偏誤)。因為選擇幫助學生的忙碌領導人,想必是重視人際關係的。他們多半會去反思工作與生活,因此也可能會在這兩個領域深思熟慮,然後作出選擇;而且他們當然有足夠的錢聘請家庭幫手。這一切或許能解釋,為什麼許多受訪者雖然也有掙扎,但基本上是快樂的;另一方面,也能解釋為什麼很少人提到,工作壓力嚴重破壞他們的婚姻與家庭。這組樣本包含的都是精英,因此,他們比其他大多數人都更有條件,可以達成工作與生活的平衡。但即使如此,這些受訪者還是覺得,工作與生活的均衡,是一項難以達成的任務,這提醒我們該理智地面對事實。

幾乎我們的每一位學生訪問者都說,他們訪問的領導人對如何同時保有事業與家庭,給予相當寶貴的建議。一位訪問者說:「所有人都承認,有時得做些犧牲與讓步,但同時也強調能提供支援的配偶與家庭,占有多麼重要的角色。」儘管如此,我們許多學生仍很驚訝領導人為家庭做出的犧牲,以及企業界在照顧家庭需求方面的進展竟如此緩慢。

男性高階主管承認未給予家庭足夠的關注,女性則較男性更常放棄孩子與婚姻,以避免兼顧工作與生活的壓力。其中一位女性說:「因為我不是母親,就不會感受到主要的不公平;有小孩是遭到不公平待遇的主要原因。」她接著說:「如果你沒有孩子,大家會假設你要不是沒辦法有孩子,就是一個有野心的悍婦。因此雖未曾在工作上感受到任何負面影響,但我這個人可能早已被人指指點點。」

無分男女的高階主管都認為,工作與家庭間的緊張關係,主要是女性會碰到的問題,而學生認為這一點頗令人沮喪。「因為全球化企業的領導人位置仍由男性掌控,」一位受訪者解釋:「我擔心許多組織必須花更多時間,才能提出一些方便女性的做法……好讓她們有效管理工作與個人生活。」

學生也無法接受高階主管普遍持有的信念:你如果追求「均衡」的人生,便無法在全球市場中競爭。當一位經理人宣稱「美好的家庭生活、嗜好,和絕佳的事業」無法並存時,訪問他的學生當時心想:「這只是他個人的想法。」但在訪談多位領導人之後,「每位高階主管以各種方式證實這種觀點,我開始相信這是當今商業界的現實。」這樣的現實明天是否能改變,以及如何改變,仍有待觀察。

三個可預見的事實

我們無法預測工作場所或家庭,在本世紀接下來會有什麼樣的轉變,或是兩者將如何共存,但我們可以提出三項事實:

1. 世事難料

即使是最全心投入工作的高階主管,也可能因突發的個人危機,比方說,心臟病或家庭成員死亡,而改變他做事的優先順序。就像一位受訪者提過的,大家總是忽略工作與家庭的平衡,直到「有些事情不對勁」。這樣的漠視是選擇,而且不是明智的選擇。從什麼時候開始,聰明的高階主管假設每件事都會順利進行?如果這樣的假設在會議室和工廠行不通,沒道理在個人生活上就會行得通。

2. 條條大路通往成功

有些人會詳細規畫他們的事業,有些人則是機會一來便緊緊抓住。有些人會長期待在一家公司建立政治資本,並深入了解企業文化和資源;有些人則頻繁更換工作,主要仰賴外界的人際網絡,以及全新的觀點,來達到成功。在家裡也跟工作上一樣,不同的解決方式,適用於不同的個人及家庭。有些高階主管有全職在家的另一半,其他人則可能因兩人都要上班而必須有些取捨。諸如小孩的照顧、外派其他國家、餐桌上的智慧手機等問題,都沒有「正確」答案。但這些問題的確需要討論。

3. 沒有人可單獨成事

在眾多通往成功的道路上,沒有一條適合獨行。支援網絡在工作與家庭都很重要,而網絡中每位成員的需求也要獲得滿足。在追求豐富的事業與個人生活時,無論男性或女性,都將持續面臨應將重心擺在哪裡的艱難決定。根據我們的研究,如果你認真嘗試專注於焦點,就會克服這些困難。

(吳佩玲譯自“Manage Your Work, Manage Your Life,”HBR , March 2014)



鮑瑞思.葛羅伊斯堡 Boris Groysberg

哈佛商學院企業管理教授,並與麥可.史林德(Michael Slind)合著《溝通,企業》(Talk, Inc., HBR Press, 2012)。


羅賓.亞伯拉罕斯 Robin Abrahams

哈佛商學院副研究員。


本篇文章主題工作生活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