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突破策略盲點

突破策略盲點

2014年2月號

建立績效金字塔,造就「運動家級」經理人

The Making of a Corporate Athlete
吉姆.洛爾 Jim Loehr , 東尼.史瓦茲 Tony Schwartz
瀏覽人數:16036
  • 文章摘要
  • "建立績效金字塔,造就「運動家級」經理人"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建立績效金字塔,造就「運動家級」經理人〉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建立績效金字塔,造就「運動家級」經理人〉PDF檔
    下載點數 10
長期維持高績效表現,是高階經理人對自己的期許。因此,他們必須要成為「企業運動員」,採用與世界級運動員相同的訓練系統,培養耐力、力量、彈性、自我控制、專注力。唯有如此,才能發揮所長,達成理想的優異表現。

如果讓高階主管挑選一個他們自己和員工應具備的特質,中選的一定是:即使承受的壓力日益增大,且環境快速變動,仍能長保高績效。但這類優異表現的來源,就像是青春之泉一樣難以探尋。長期以來,管理學者一直試圖明確找出,是什麼讓有些人在身處壓力之中,依舊能綻放光芒,有些人卻黯然失色。我們認為,他們只提供了部分解答:優渥的實質獎賞、正確的文化、目標管理。

我們相信,大多數方法的問題在於,它們只處理與頭腦相關的部分,也就是說,主要是把高績效連結到認知能力。近幾年來,愈來愈多人把焦點擺在情緒智慧和高績效之間的關聯。還有少部分理論家開始試圖了解精神層面,像是深層的價值觀和目的感(sense of purpose)如何影響績效。但卻幾乎沒有人把精力花在身體方面的能力所扮演的角色。我們發現,要成功找出影響持續創造高績效的因素,必須納入上述所有要素,把人視為完整的個體來考量。因此,我們的績效管理整合理論,處理的層面包括身體、情緒、心智、精神。我們將這個層級系統稱為「績效金字塔」(performance pyramid),每一層級都會深刻影響其他層級,只要有一個層級沒處理好,績效就會打折扣。

我們這個方法的基礎,是根據本文作者之一吉姆.洛爾和他LGE同事與世界頂尖運動員二十年來的合作經驗。由於許多高階經理人在職場中面臨全新的需求,因此,我們兩人在數年前,開始發展這些技巧更完整的版本,供高階經理人使用。我們發現,這些高階經理人大致可說是「企業運動員」(corporate athlete)。我們假定,如果他們想要長時間維持高績效,就必須像世界級運動員一樣,採取系統化、多層級的訓練方式。我們目前已在數千名高階經理人身上,測試過我們的模型。他們的工作績效大幅改善,健康和幸福感也有長足的進步,足以證明我們最初的假設。在接下來的文章中,我們將進一步詳述這些方法。

高績效金字塔

企業界往往認為,頂尖績效完全是運用腦力的成果,但我們將績效視為一座金字塔。強健的身體,提供穩固的根基。在這個基礎之上,依序建構情緒健康、心智敏銳,最上層則是目的感。「理想表現狀態」是指在壓力之下的頂尖表現,它是各個層級合作產生的成果。

「擺盪」是指規律地消耗能量和恢復能量,能夠促進擺盪的習慣動作,把金字塔的各個層級連結起來。例如,高強度的運動可產生一種情緒幸福感,為頂尖心智表現做好準備。

理想表現狀態

在訓練運動員時,我們從沒有把重點擺在他們的主要技能,像是網球該怎麼發球、高爾夫該怎麼揮桿,或是籃球該怎麼投籃。同樣地,在商業領域中,我們不處理主要的能力,像是公開演說、談判、分析財報等。相反地,我們專注在幫忙高階經理人培養所謂的支援能力或次級能力,包括耐力、力量、彈性、自我控制,以及專注力。增加各個層級的能力,能讓運動員及高階經理人都充分發揮本身的才能和技巧,並且長時間維持優異表現,我們稱這種情況為「理想表現狀態」(Ideal Performance State, IPS)。明顯地,高階經理人即使抽菸、喝酒、過重,或是缺乏情緒能力和更高層次的工作目標,依舊可以有極佳的績效表現。但他們無法長期充分發揮潛能,也無法長期都不必付出代價就表現良好,無論面對他們自己、家人或是任職的公司時的表現,都是如此。簡單來說,最能夠長期表現良好的人,擅於運用績效金字塔中各層級的正面能量。

運動科學的大量研究已證實,能夠依照需求來運用能量的能力,是達到IPS的基礎。我們研究顯示,有效的能量管理,有兩個關鍵要素。第一個,是在能量消耗(壓力)和能量再生(恢復)之間規律地移動,我們稱為「擺盪」(oscillation)。在運動生活實驗室中,我們發現,優異表現的真正敵人不是壓力,而是那些刺激成長的因素,這乍看之下似乎很矛盾。不過,真正的問題是出在缺乏規律、週期性的恢復。長期置身壓力中,而沒有恢復能量,就會耗損儲備的能量,導致能量耗竭,最終拖累表現。高績效的第二個要素是一些習慣動作,這些習慣動作可促成從壓力到復原的固定擺盪週期。規律重複這些高度精確、刻意養成的習慣動作,久而久之你就會自動進行這些動作。

我們的理論是,讓世界級運動員在壓力之下仍達到IPS的那些方法,同樣適用於企業領導人,至少應該會有同樣的效果,甚至可能在他們身上發揮更大的功效。任何一名我們訓練過的運動員,他們面對的挑戰,與高階經理人日復一日、年復一年被要求維持高績效表現相比,似乎都顯得是小巫見 大巫。例如,平均來說,專業運動員絕大多數時間 都花在練習,只有很小部分時間花在真正的比賽, 而且一天頂多幾個鐘頭在比賽。反觀一般的高階經 理人,每天幾乎沒有花什麼時間練習,卻有 10、 12、14 個鐘頭以上的時間,必須應付各種需求,作出良好表現。選手有好幾個月的時間不必出賽,然而,大多數高階經理人一年有三或四週的假期就 算是很幸運了。職業運動員的選手生涯平均大約七年,高階經理人的平均職涯,預計可以達到四十到五十年。

當然,就算是各方面都經過訓練的企業運動員,也會有表現不佳的日子,以及遭遇無法克服的 挑戰。生活很艱辛,對很多時間有限的高階經理人 來說,日子只是愈來愈難過。這正是我們的重點。 雖然我們不見得能夠改變外在環境,但至少可以訓練自己,更有效管理我們的內在狀態。我們的目標,是幫助企業運動員充分運用自己的各項能力,在最艱困的環境下成長茁壯,並在經歷高壓力的情況之後,變得更強壯、更健康,渴望迎接下一次的挑戰。

扎實的根基

針對身體層面的能量再生,我們提供以下的基本策略。其中有些方法已是老生常談,非常容易讓人忽略,所以我們要再重複一次。如果你目前沒有採用以下任何一項策略,那很可能就是你會疲勞、易怒、情緒無法恢復、難以專注、目的感微弱的原因。

1. 確實進行所有你知道自己該做的、有益健康的事

少量多餐,每天吃到五或六餐:每天只吃一或兩餐的人,餐與餐的間隔過長,迫使他們的身體進入儲存模式,也就是放緩新陳代謝速度。

一定要吃早餐:早上第一件事就是吃早餐,因為它會告訴身體,不用放慢新陳代謝速度。

均衡飲食:儘管各種營養研究的結果彼此矛盾,但大量的證據顯示,健康飲食的比率是50%到60%的複合式碳水化合物、25%到35%的蛋白質、20%到25%的脂肪。

大幅減少單醣:醣除了是空熱量,也會造成血液裡葡萄糖含量消耗激增。

即使口不渴,也要每天喝四到五杯約350西西的水:將近有一半的人長期處於輕微缺水狀態。

最後,在「你知道自己該做什麼」的清單上,列入「開始運動」:我們強烈建議,每週進行三到四次的有氧運動,每次二十到三十分鐘,中間至少有兩次休息,也就是在短時間的劇烈運動後,緊接著短暫的休息復原時間。

2. 早睡早起

夜貓子愈來愈難應付今日的職場需求,因為一般來說,他們隔天還要和大家一起早起上班。他們早上常常相當虛弱,而且注意力渙散,仰賴咖啡因和糖果零食補充能量。

你可以開始培養新的睡眠習慣。我們的生理時鐘是可以調整的。

3. 維持固定的睡眠作息時間

理想的睡眠時數是七到八個鐘頭,和睡眠時數同樣重要的,是你要創造固定的回復週期。規律的睡眠週期,協助你其他的生理時鐘保持規律,增加你進入深沉睡眠,以及充分休息的機會。

4. 每90到120分鐘就要休息復原

時間生物學家發現,身體的荷爾蒙、葡萄糖、血壓,大約每九十分鐘就會下降。若違反身體本身的「壓力—休息」循環週期,整體的能力都會下滑。我們從運動員身上發現,即使休息時間很短,但只要專心休息,也能大幅提升復原程度。我們建議五種幫助復原的來源:吃東西、喝水、走動、轉換心智和情緒的頻道。

5. 每週至少進行兩次重量訓練

沒有運動的抗老化能力勝過重量訓練。它能增強力量、延緩骨質疏鬆、加速新陳代謝、提升機動性、改善姿勢,以及大幅增加體能。

身體能力

能量最簡單的定義,就是工作能力。我們的訓 練過程是從體能開始,因為身體是能量最根本的來 源,也就是績效金字塔的基底。或許,鍛鍊力量的 最佳典範就是舉重。數十年的運動科學研究已經確認,增進力量的關鍵,是一種名為「超量補償」的現象,基本上,就是創造平衡的工作 / 休息比率。在舉重方面,這牽扯到對肌肉施予壓力,直到肌肉 纖維開始破裂的臨界點。給予適當時間恢復,通常 至少是 48 小時,肌肉不只會復原,還會變得更強壯。但若只是一味對肌肉施壓,卻沒有休息,將造成嚴重的長期損害。相反地,如果沒有對肌肉施壓,肌肉就會弱化和萎縮;試想一隻手臂打了好幾 週石膏的狀況就可以明白了。在上述兩個例子中, 敵人都不是壓力,而是未能在能量消耗和恢復之間 來回擺盪。

我們觀察世界級網球選手面對每一局嚴酷比賽的狀況,於是首度了解到,習慣動作對提升復原的強大功效。我們發現,頂尖球員在每次發球間隔 的 15 或 20 秒內,會精準進行恢復的習慣動作, 而且通常是不自覺的。他們在發球間隔的習慣動作,包括將目光專注在網球拍上的線以避免分心, 維持充滿自信的姿勢,想像下一球要怎麼打。這些習慣動作都有驚人的生理效果。我們讓選手在比賽中配戴心律監測器,結果發現習慣動作最一致的選手,展現最驚人的擺盪,他們的心跳在比賽期間迅速上升,然後在發球間隔中,最多下降約15%到20%。

發球間隔中,精確執行習慣動作帶來的心智和情緒效果,是同等重要的。它們避免選手產生負面 情緒,專注在本身的思緒,為下一球做好準備。相反地,選手在發球間隔中缺乏習慣動作,或是沒有 持續進行這些動作,最後都變成線性發展(持續消耗能量),而沒有擺盪現象,也就是沒有復原。結果都會讓他們變得更容易受挫、焦慮、無法專注, 以及更有可能被壓力擊垮,而且無論他們的才能或體能狀態如何,都會造成這種結果。

我們把這個結論運用在我們訓練的企業運動員身上。我們解釋說,問題不在於他們承受的生活壓力不斷增加,而在於他們的生活一直都是線性發展,沒有休息和復原。一般而言,他們的心智和情緒長期處於緊繃狀態,身體卻過於放鬆。這兩種線性行為,都削弱了他們的表現。

我們最初和索羅門美邦(Salomon Smith Barney)董事總經理瑪麗蓮.克拉克(Marilyn Clark)合作時,她的人生幾乎沒有任何擺盪運動。年近四十的克拉克,負責公司的克里夫蘭辦公室。她有三名年幼的孩子,先生同樣靠著自己的力量,躋身成為公司深具影響力的高階經理人。從表面上來看,克拉克擁有人人欽羨的生活,她也實在不願意發出抱怨。然而,只要深入探究,就會清楚發現,忙碌的生活已讓她付出慘痛代價。每天早晨,咖啡和鬆餅短暫地為她注入能量,讓她保持靈敏和精神飽滿的狀態。然而到了下午,她的能量漸漸流失,下半天只能靠著意志力支撐。午餐時刻,她原本以為可以趁機休息一下,但員工已在辦公室排隊等待,尋求她的意見和支持,而她無法對他們說不。夾在工作、同事、家庭的需求之間,她幾乎沒有自己的時間。她的挫折感正在悄悄滋長。

我們先從全面衡量克拉克的體能開始。她在青少年時期是充滿熱情的運動員,大學時代還是優秀的曲棍球選手,但過去幾年,她的體能運動僅剩下偶爾在睡前做仰臥起坐。當克拉克愈來愈清楚能量和高績效之間的關係後,同意她的優先要務就是找回運動習慣。她想要感受到更好的體能狀態,而且根據她過去的經驗,如果能養成固定運動的習慣,她的心情也會跟著改善。

由於積習難改,因此我們幫忙克拉克建立正面習慣,來取代舊有惡習。其中部分工作,是創造一個支援的環境。與克拉克一同受訓的同事,成為鼓勵甚至督促她運動的來源,促使她養成一項原先看似不可能養成的習慣。克拉克承諾,每週有三天的下午1點,要到附近的健身房運動。她也要求先生幫忙照顧小孩,讓她在週六和週日也能運動。

克拉克固定運動後,就在工作與生活之間設下明確的界限,也讓她重拾往日身為運動員的自覺。她不再讓自己的能量在午後消耗殆盡,以及靠吃糖果來補充能量,現在,克拉克運動完回到辦公室,不僅感到自己重新充滿能量,也更能集中精神。運動造成的身體壓力,不只增加耐力,也幫助情緒和心智復原;克拉克發現,她現在可以用更少的時間完成更多工作。最後,因為不再覺得長期處於負荷過重的狀態,她相信自己現在是更好的上司。她說:「我的身體彷彿脫胎換骨。現在整個人輕鬆多了,原本我對別人對我的所有要求感到憤怒,而那種情緒都已煙消雲散。」

克拉克也鼓舞公司其他成員開始上健身房,她和幾名同事開始補貼一些無法輕鬆負擔健身房費用的員工。她說:「我們的聊天內容,不再只是工作相關的成就,還有誰負責哪一位客戶。現在我們也會談到運動的收穫,以及恢復的情況。我們分享相當健康的事物,並藉此把大家凝聚起來。」

當然,企業運動員不會單靠運動來打造強健的體能基礎。良好睡眠和飲食習慣,是有效能量管理不可或缺的要素。我們第一次和梅西西岸(Macy's West)百貨副董事長魯迪.波爾尼(Rudy Borneo)碰面時,他向我們抱怨自己起伏不定的體能狀況、大起大落的情緒、以及精神無法集中。他的體重也過重。與很多高階經理人,以及大多數美國人相同,他的飲食習慣相當糟糕。面對行程滿檔的日子,他通常會不吃早餐,這種行為就好比開著一輛油箱快空的賽車,駛入印第安那波利斯五百(Indianapolis 500)耐力賽的起點。午餐也是草草了事,到了下午感到飢腸轆轆時,他總是用糖果零食墊墊肚子。這些食物增加血液中的葡萄糖含量,瞬間提升他的能量,但來得快去得也快。晚餐往往很豐盛,而且很晚才吃。要消化那麼多食物,影響波爾尼的睡眠,讓他每天早上都感覺很懶散,心情不好。

聽起來很熟悉嗎?

我們使用跟協助克拉克一樣的方法,協助波爾尼用好習慣取代壞習慣,首先從飲食習慣開始。我們向他解釋,少量多餐可以讓能量維持在穩定狀態(有關基本的運動、飲食、睡眠習慣的完整說明,見邊欄:「扎實的根基」)。現在,波爾尼每天都會吃早餐,通常是高蛋白飲料,而不是咖啡配貝果。我們也向他展現時間生物學家(chronobiologist)的研究,當中指出,身體和心智每90到120分鐘就需要休息復原。利用這個週期作為他的飲食排程基礎,他在辦公桌旁安裝了一部冰箱,開始每天吃五或六餐,每餐分量少但營養,以及經常喝水。他也將健身的重點放在間歇訓練,這有助於增強耐力和復原速度。

除了減輕體重,以及讓他感覺更好,波爾尼的營養飲食和健身習慣,也對他生活的其他層面產生重大影響。他說:「我現在不僅運動身體,同時也運動心智。即使已經59歲,我的精力卻比從前還要旺盛,而且可以維持更久。對我來說,這些習慣就像聖杯一樣。運用它們建立平衡,對我個人生活的各個層面都產生衝擊:態度更加正面,處理棘手的人力資源問題、應付變化、對待他人也都更加得心應手。我打從心底相信,學會照顧好自己,就能釋放出能量和熱情,讓你更能關心身旁的人。」

情緒能力

情緒能力是支撐理想表現狀態的下一塊基石,也就是支援頂尖績效的內在狀態。我們早期的研究,詢問過數百名運動員,請他們描述締造最佳成績時的感受。當中的共通點是,他們都用到像「冷靜」、「受到挑戰」、「投入」、「專注」、「樂觀」、「自信」這類字眼。短跑名將瑪麗恩.瓊斯(Marion Jones),在雪梨奧運贏得一面金牌後,言簡意賅地說:「我來這裡,是要好好享受的。這不是我生命中充滿壓力的時刻,反而是非常歡樂的時刻。」之後,我們用相同的問題詢問執法人員、軍人、外科醫生、公司高階經理人,而他們用來描述理想表現狀態的語言,也都非常類似。

就像正面情緒能點燃促成優異表現的能量,挫折、沒耐心、憤怒、恐懼、憎恨、哀傷等負面情緒,會耗損能量。隨著時間過去,這些情緒會產生毒素,讓你的心跳加快、血壓上升、肌肉愈來愈緊繃、視力受限,最終拖垮表現。例如,被焦慮、恐懼侵襲的運動員,在競賽中更有可能失常,同時,憤怒和挫折會逐步侵蝕他們冷靜專注的能力。

負面情緒對職場績效的衝擊,雖然較難察覺,但破壞力一樣很大。艾倫是一家投資公司的高階經理人,經常四處出差,巡察國內六處辦公室。就我們了解,同事和部屬認為他是個完美主義者,也是個吹毛求疵的上司,他的挫折感和缺乏耐性,有時會升高為暴怒的指責。我們的主要工作,是幫艾倫找到更有效的方法來管理情緒。我們說明,他的憤怒是一種反應式的情緒,對察覺到的威脅,做出要戰或要逃的回應。為了能更有效管理這些情緒,他必須把在壓力下內心感受到的威脅,轉換成挑戰的感受。

規律的運動和保養,培養艾倫的耐力,提供壓力宣洩的管道。但滿檔的出差行程,經常讓他無暇運動,因此我們幫他養成明確的五步驟習慣,一旦負面情緒快爆發時,可藉此幫忙抑制。他最初的挑戰,在於更敏銳地察覺身體傳遞的各項訊息,暗示他正處於臨界點,包括身體緊繃、心跳加速、胸悶。當他察覺這些情緒升高時,第一步就是先閉上眼睛,深呼吸幾次。接下來,他會刻意放鬆臉部肌肉,然後設法緩和語氣,以及放慢說話速度。再來,試著站在他生氣對象的立場,想像對方的感受。最後,他會努力設法用正面的用語來回應。

剛開始建立這樣的習慣時,艾倫覺得不太自在,就像試著學習新的高爾夫揮桿一樣。他不止一次故態復萌。但經過幾個星期之後,這五道步驟已成為他的自動反應,極為可靠的取代原本的反射性情緒。很多員工都指出,他變得更講理、更平易近人、較不讓人害怕了。艾倫也說自己在管理方面的成效更好了。

和運動員合作,讓我們學到很多其他有助於化解壓力,以及恢復正面能量的習慣。例如,很多運動員在準備比賽時會戴上耳機,這絕非巧合。音樂對生理和情緒有很大的影響,可以促進心智活動的轉換,從掌管理性的左腦,改為偏向直覺的右腦,也能讓人不會一直陷入過度思考和焦慮。音樂可以作為直接管理能量的工具,上場時刻逼近時提高能量,應該舒壓的時刻就降低能量。

肢體語言也影響情緒。在一項知名實驗中,研究人員要求一些演員表演憤怒,然後緊接著進行一連串生理測試,包括心跳速度、血壓、核心體溫、皮膚電阻感應,以及荷爾蒙含量。接下來,他們讓那些演員置身一個真的會讓他們憤怒的情境,然後再進行同樣的生理測試。兩種情況的結果,幾乎沒有什麼不同。逼真的表演,幾乎產生和真實情緒一模一樣的生理狀態。所有的優秀運動員,很自然地就都了解這個道理。即使是在高壓的環境下,如果讓自己表現得很有自信,最終就會開始覺得很有信心。正因如此,我們訓練企業運動員「表現得好像是某個樣子」,也就是外在刻意呈現出內心想感受到的那種情緒的樣子。亞里斯多德(Aristotle)說:「重複的行為造就了我們,卓越不是單一行為,而是一種習慣。」

親密關係或許正是提升正面情緒、有效復原的最強大工具。曾享受過和家人團聚或與三五好友歡聚的人都知道,這些關係可引發強烈的安全感。這類感覺與理想表現狀態,有著緊密的關係。不幸的是,我們訓練的很多企業運動員相信,為了提升工作績效,不得不犧牲與心愛的人相聚。我們試圖重新架構這個議題。我們告訴客戶,投入較多精力在最重要的關係上,並在工作與家庭之間建立起明確的界線,這樣不僅能增加滿足感,也能獲得有效提升工作表現所需的休息復原。

心智能力

績效金字塔的第三層級是認知,這正是大多數傳統績效提升訓練鎖定的目標。一般常用的方法著重在改進各項能力,而改進的方式包括運用改造流程、知識管理之類的技術,或是學習使用更複雜的技術。我們的訓練則鎖定在提升客戶的認知能力,特別強調專注力、時間管理能力,以及正向思考和批判式思考的技能。

專注,就是指將能量集中在特定的目標上。任何干擾專注的事物都會分散能量。冥想通常被視為 一種精神練習,是訓練專注力與提升恢復力非常實用的工具。在這個層次,不需要有大師指引。最恰 當的冥想技能,就是靜坐與深呼吸,並記算每次的呼氣次數,達到十次就重新開始一個循環。或者, 你也可以選一個字,在每次呼吸時複誦。

固定練習冥想能讓心智、情緒、身體都平靜下來,促進能量恢復。例如,很多研究結果顯示,熟 練冥想者所需的睡眠時間,遠低於沒有冥想的人。冥想和其他非認知的訓練,也能減緩腦波運動,並刺激心智活動,從左腦轉換到右腦。你是否曾有過 這樣的經驗,在進行「放空」活動時,像是慢跑、整理花圃,或是邊淋浴邊唱歌,突然替困擾許久的問題找到解答?這就是左腦右腦轉換運作,也就是心智擺盪的成果。

在這個層級中,我們的訓練主要專注在幫助企業運動員刻意地管理時間和精力。透過交替經歷壓力和恢復的階段,他們學會順應身體每 90 到 120 分鐘需要休息的情況,來調整工作。這點對工作狂來說是個挑戰。39 歲的傑弗瑞.史克拉 (Jeffrey Sklar),是紐約投資公司葛倫特(Gruntal & Company)的董事總經理,負責法人業務,長久以來習慣強力勝過競爭對手,也就是比其他人更努力、更堅持不放鬆。在我們的協助下,他養成了一套習慣,確保自己能規律地復原,同時能花較少的時間工作,但表現更好。

每天的早上和下午各有一次,史克拉會抽身離開瘋狂的交易室,到一間安靜的辦公室,花 15 分 鐘進行深呼吸練習。午餐時,他會離開辦公室,這是他從前想都不會想的事,去外頭散步至少 15 分鐘。下班後,他一週也會健身五到六次。在家裡,他和妻子雪莉約定好,8 點之後不談公事,雪莉本身也是一位忙碌的高階經理人。他們也約法三章,週末不工作,並遵守這個承諾將近兩年。在這些年間,史克拉的獲利增加超過 65%。

對 FootJoy 總裁暨執行長吉姆.康納(Jim Connor)來說,為個人時間排定優先順序,不僅是 一種更有效管理精力的方式,也能創造更平衡的生活,以及重拾他對生活的熱情。之前康納來找我 們,說他覺得自己的生活一成不變。他解釋說:「我的感覺已經麻木,所以才能接受生活中的情緒 痛苦。我消除生活中所有的變動,不讓任何『擺盪』出現,我對生活早已沒有任何感覺,只是不斷地重複它。」

康納力行每天最早到辦公室、最晚離開的生活。但他自己也承認,就算每週有幾天晚一點到或早一點離開,也不會有人會反對。他也發現,每週有一、兩天不進主要的辦公室,而是去離他家車程 可減少 45 分鐘的衛星工廠工作,其實也很合理。這麼做,不僅可以提振工廠的士氣,還省下九十分鐘的通勤時間。

和我們合作後,康納立刻安排在衛星工廠清出一間辦公室。現在,他每週至少有一整天會待在那裡,那裡有不少員工向他表示,現在和他接觸變得更容易了。他開始每週找一個早上去上高爾夫球 課,讓他得以更放鬆地開車到自己的主要辦公室,因為上完高爾夫球課後,剛好能避開尖峰時間的車潮。此外,他和妻子固定每個月都會出去走走。他會在傍晚提早下班,以便有更多時間和家人相聚。

康納也小心翼翼地在工作日中,培養休息復原的習慣。他說:「在休息時間吃點水果和喝水,讓一切都變得不同。我刻意把手表的鬧鐘功能設在每九十分鐘響一次,免得又故態復萌,但我已逐漸把這個習慣融入生活中,而且愛上它了。結果,我的生產力比過去高得多,思路也更清晰。我現在花更多精力在大方向上,而不是陷在枝微末節裡。我更常停下來思考及休息。」

能鼓勵正面思考的各種習慣性行為,也會增加進入理想表現狀態的機會。我們同樣是從和頂尖運動員的合作經驗裡發現,創造特定的心智習慣,對維持正面能量有強大的效果。傑克.尼克勞斯(Jack Nicklaus)堪稱高爾夫球史上最無視壓力的選手之一,他似乎天生就懂得擺盪和習慣性行為的重要性,還曾在《高爾夫文摘》(Golf Digest)中寫到:「我設計了一套機制,讓我可以從極度專注變成極端放鬆,而且只要情況需要,我可以立刻回復專注。我走向開球區的過程中,注意力變得愈來愈敏銳……直到我揮桿(擊到球)……隨著我離開開球區,又切換到極度放鬆,放鬆的方式也許是與同行的對手聊天,也可能是讓思緒停留在任何剛好想到的事情上。」

「視覺化」是另一項能產生正面能量的習慣行為,而且效果明顯。例如,明顯被視為尼克勞斯接班人的是老虎伍茲,他父親厄爾.伍茲(Earl Woods)教導他,在每一次擊球之前,試著在心裡想像球滾進洞的圖像。這種練習產生的,不只是模糊的樂觀和幸福感。著有《心智雕塑》(Mind Sculpture)的都柏林三一學院(Trinity College)神經科學家伊恩.羅伯特森(Ian Robertson)發現,視覺化真的可以重新設定大腦的神經迴路,直接改善表現。跳水選手羅拉.魏金森(Laura Wilkinson)是最佳例子:雪梨夏季奧運的前六個月,魏金森在練習時,右腳的三根腳指頭骨折。因為打上石膏而無法下水,她只能每天花上數個鐘頭待在跳水台上,想像每一次的跳水。在奧運之前,她真正能練習的時間只有幾週,然而,她成功克服巨大的挫折感,征服十公尺高的跳水台,贏得金牌。

視覺化在辦公室中也能發揮效用。雪莉.史克拉(Sherry Sklar)面對任何工作上的重大事件,都習慣作好準備。她說:「我總是會先花時間待在安靜的地方,思考自己真正想從會議中得到什麼。然後,我會想像自己達到想要的結果。」其實,史克拉就是在鍛鍊心智肌肉,增強她的力量、耐力、彈性。經由這種方法,她降低承受壓力時被負面想法干擾的可能性。她說:「這個方法,讓我進行簡報時更放鬆和有自信。」

精神能力

在商場上,對處理績效金字塔中的精神層級,大多數高階經理人顯得很有戒心,當然,這樣的反應可以理解。「精神」一詞,會引發彼此衝突的情緒,而且,乍看與高績效沒有關係。因此,讓我們先清楚說明:簡單來說,所謂的精神能力,就是訴諸個人最深層的核心價值觀,以及建立強烈的目的感,因而釋放出的能量。我們發現,當面臨困境時,這種能力可維持我們的基本需求,同時也是激勵、專注、堅定、復原力的強大泉源。

看看一家大型化妝品公司高階經理人「安」的例子。她成年後,有大半的時間一直在嘗試戒菸,卻都沒能成功,她把失敗歸咎於缺乏自律精神。抽菸戕害她的健康及工作上的生產力,因為抽菸讓她因容易喘氣而耐力下降,比同事更容易生病,而尼古丁成癮,更讓她一旦會議時間過長,就精神渙散。

四年前安懷孕了,她立刻戒菸,等到孩子出世之後,又開始抽菸。一年後,安再度懷孕,她又立刻戒菸,而且幾乎沒有任何戒斷症狀。等到孩子出生後,她照例重拾香菸。她哀怨地告訴我們:「我真的不懂為什麼會這樣。」

我們給她一個簡單的解釋:只要安能將抽菸的衝擊,與最深層的核心目標連結,也就是未出世小孩的健康,戒菸會輕而易舉。她可以做出我們所謂的「以價值觀為基礎的調適」(values-based adaptation);可是若與深層核心目標之間的連結中斷,她又會重新開始抽菸,抽菸是一種符合她短期利益的權宜性調整。對安來說,抽菸提供感官上的樂趣,也是紓解緊張和社會壓力的方式。她在認知上,了解抽菸不健康,情緒上有罪惡感,甚至感受到它帶給身體的負面效果,但這些都不足以促成她改變行為。要成功,安需要有一個更持久的動機來源。

我們發現,要產生這樣的連結,必須定期跳脫永無止盡的工作截止期限,以及各種責任,花時間進行反思。忙碌的高階經理人,習慣長期處在一種快速幫事物分類的狀態,忙著投入看來最迫切的事,反而沒空注意到事物的全貌。可讓人們有機會暫停一下、審視內在的習慣行為,包括冥想、寫日誌、祈禱、服務他人。這些活動也都可以帶來復原,打破無止盡、目標導向的線性活動。

花時間連結個人最深層的核心價值觀,可帶來相當大的獎賞。它也可能非常痛苦,一位我們姑且稱為「理查」的客戶就有這種經驗。理查是在紐約工作的證券經紀人,住在偏遠郊區,妻子是家庭主婦,家中有三個年幼的小孩。由於通勤和工作時間都很長,理查能和家人相處的時間很少。和我們碰過的許多客戶一樣,他通常在小孩起床之前就離開家上班,傍晚7點半左右回到家時早已筋疲力盡,完全沒有和人說話的心情。他不滿意這樣的情況,卻也找不到簡單的解決方法。當時,他的不快樂已開始影響到工作,導致他晚上回到家之後,情緒更加負面。這是一種惡性循環。

某天傍晚,在駕車返家途中,理查開始思考自己的生活。突然之間,情緒湧上心頭,他把車子停在離住家十條街遠的公園,調整一下心情。讓他吃驚的是,他開始哭泣。想到自己的人生,讓他整個人被悲傷的情緒包圍,而且異常思念家人。十分鐘之後,理查一心只想回家,擁抱他的妻子和小孩。孩子們早已習慣在父親工作返家時,與他保持很大的距離,因此,那天傍晚他們看見父親臉上帶著淚痕,將他們擁入懷中,不難想見孩子心中的困惑。他妻子看到這一幕時,腦海中閃過的第一個念頭是,他被開除了。

隔天,理查很奇怪地再次不得不把車停在住家附近的公園。同樣地,他的眼淚和對家人的渴望再次湧現,讓他再度飛奔回家。接下來的兩年內,理查返家前,幾乎都會先在公園停留至少十分鐘。情緒的爆發隨著時間逐漸淡化,但他一直都能強烈感受到,他人生中最珍視的東西,在自己心中的重要性。

理查陷入的這種習慣,讓他從工作中抽離,觸及目的及意義的深刻來源,也就是他的家庭。在這樣的情況下,辛苦工作一整天後,回家不再是沉重的包袱,而是復原和再生的泉源。結果,理查工作時精神無法集中的情況減少了,他變得更專注、積極正面、更有生產力,於是可以減少工作時數。就實際層面而言,他在壓力和復原之間,取得了更好的平衡。最後,他訴諸更深層的目的感,為自己的工作和家庭,找到更強大的新能量來源。

創造三贏局面

置身在以超光速前進的企業環境下,持續維持高績效會比過去更困難,但也更必要。採取狹隘的措施,已不足以解決這個問題。企業不能夠只處理員工認知能力的問題,卻忽略他們的身體、情緒、精神方面是否狀態良好。不論是在田徑場或會議室,優異表現不僅取決於人們如何使用能量,也取決於如何再生和復原能量,不僅取決於他們如何管理自己的工作,也取決於如何管理自己的生活。當人們感覺自己不管身體、心智、情緒、精神各層面都很強壯,而且能迅速復原,他們就會更有熱情,而且表現得更好、好績效維持得更久,創造出個人、家庭、公司三贏的局面。

(劉純佑譯自“The Making of a Corporate Athlete,” HBR, January 2001)



吉姆.洛爾 Jim Loehr

績效心理學家,曾和數百名職業運動員合作。他也是顧問公司LGE績效系統的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該公司將運動場上發展的訓練原則,應用到企業高階經理人身上。


東尼.史瓦茲

東尼.史瓦茲 Tony Schwartz

能量計畫公司(The Energy Project)總裁暨執行長,著有《績效不彰的工作方式》(The Way We're Working Isn't Work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