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決策闖關圖

決策闖關圖

2013年11月號

超越決策一言堂

Beyond the Echo Chamber
艾力克斯.山迪.潘特蘭 Alex “Sandy” Pentland
瀏覽人數:9061
  • 文章摘要
  • "超越決策一言堂"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超越決策一言堂〉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超越決策一言堂〉PDF檔
    下載點數 10
做決定時,最好是尋求多種不同觀點,然後,利用廣泛的人脈,來檢視這些觀點。因此,本文作者認為,幾乎所有人都能經由學習,成為優秀的決策者,關鍵在於持續從事所謂的「社會探索」,也就是接觸許多新的人和新觀點。

很多人抱怨決策是十分困難的事。的確, 世界上或許有少數超級聰明的人,擁有持續做出好決定的神奇能力,而我 們多數人的決策能力,只是勉強過得去。不過,根據我與同事 的研究,事實並非如此。我們發現,幾乎所有人都可以經由學習,而成為優秀的決策者,關鍵就在於審慎且持續地從事所謂 的「社會探索」(social exploration)。

社會探索者花上大量的時間,來認識新的人和接觸新構想,不是只想尋找最好的人與構想。他們嘗試與許多不同類型的人建立關係,並接觸大量不同想法。

這些探索者收集各種觀點後,設法了解其他人對這些觀點的看法,藉此篩選出適用的觀點。這些觀點通常是一些「微策略」:可以採取的行動案例、可促成行動的環境,以及可能的結果等。社會探索者藉由集合一組優秀的微策略,做出好決定。

但這種探索過程究竟是如何產生好主意,促成正確的決定?是否有某些技能,是對成功的探索極為重要的?本文嘗試回答這兩個問題。

︱社會學習的形態

針對原始部落的研究,使我們更加相信,社會互動在人類蒐集資訊和做決定的過程中極為重要。人種學者發現,影響整個群體的決定,幾乎一定是在社會處境下做出來的。主要的例外,是戰鬥或其他緊急情況,因為在那種情況下,必須極快速地做出決定。人類發展出這種傾向,是因為集合許多不同人士的意見,可以產生一種優勢:你可以獲得優於個人判斷的「群眾智慧」。

生物學家觀察動物,發現社會學習(主要是模仿成功個體的行為)可以提升覓食、擇偶及選擇棲息地的成功機率。但無論是動物或人類,只有當群體中的個體有多種不同策略,這種效應才會發生。其實,良好決策的關鍵之一,在於從其他人的成功或失敗中學習:不斷地觀察,並注意多種情況下的成敗。

為了解社會學習形態在現代商業環境下的運作,麻省理工學院(MIT)博士後研究員雅尼夫.亞舒勒(Yaniv Altshuler)、博士生潘巍(音譯)和我,做了一項有關網路金融交易平台eToro的研究。當日交易者可以透過該平台,看到其他人的買賣紀錄、投資組合及歷史績效,而且可以互相模仿操作方式。該網站的資訊極為公開,因此很容易看到,並能準確衡量參與者的互動如何影響決策和績效。在eToro上,投資人主要可以做兩種交易:「單獨交易」(single trade)是平台用戶自行作出的正常交易;「社群交易」(social trade)則是用戶模仿另一用戶單獨交易的買賣。用戶也可以自動「追隨」另一用戶的所有交易,或是檢視所有的即時交易,從中選擇一些來模仿。

所有用戶都必須開放他們的交易決策,與人分享自己的策略和構想,並允許其他人關注他們。大多數用戶會選擇關注數名交易者,並跟隨他們的腳步。用戶的交易每次獲得別人模仿,都可得到一小筆錢。用戶的交易如果得到很多人模仿,可以獲得不錯的收入。

我們在2011年,收集來自160萬名eToro用戶的歐元/美元交易資料,總共檢視近一千萬筆交易。這當中的美妙之處,在於我們真的可以看到社會學習發生,追蹤它對人們行為的影響,並衡量每一項行為是否對當事人有利。我們很難找到其他資料組合,可以如此清楚看到社會探索的過程,並釐清什麼形態的社會探索效果最好。

觀察eToro投資人行為的示意圖(見邊欄:「尋找決策最適點」),你可以看到人們是分布在一個連續體上。有些投資人幾乎完全獨立操作,很少關注其他交易者,絕大多數買賣主意是自己想出來的。光譜的另一端,是一群建立了非常豐富關係的交易者,他們關注許多其他交易者,同時受許多交易者關注,很多策略受社會學習引導。使用eToro的許多投資人,落在這兩端的中間:他們有適量的社會學習,但也有一定程度的自主性,顯然並非只是隨波逐流。

什麼形態的探索和社會學習效果最好?我們將每一位交易者的投資報酬率,以及他藉由社會學習得到想法的多元程度畫在圖上,便找到了答案。結果分析顯示,社會學習的效果非常大:在社會網絡中,交易者的想法若獲取適當的平衡和多元化,投資報酬比孤軍作戰或隨波逐流的交易者高30%。在這個數位交易環境中,最適點位於兩個極端之間。在這個中間地帶,社會學習(也就是模仿成功人士)能產生實質好處。雖然這項研究僅檢視金融交易決策,我們認為,原則上所有類型的決策都是如此。

︱構想流量與決策

我們的eToro研究清楚顯示,構想流量(idea flow)是一個社會網絡在收集和改進決策策略方面表現有多好的關鍵指標。在我撰寫的〈科學魔法打造贏家團隊〉(“The New Science of Building Great Teams,”HBR, April 2012;全球繁體中文版同步刊登)中,說明了構想流量有兩項關鍵要素(群體中的參與程度,以及群體外的探索),而且它能預測生產力和創意成果。

但個人可以如何提升自己的構想流量呢?卡內基美隆大學(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的羅伯.凱利(Robert Kelley),在1985年貝爾實驗室的一項研究,提供了一些見解。美國電話電報公司(AT&T)著名的貝爾實驗室希望了解優秀的員工憑什麼脫穎而出。是靠與生俱來的特質,還是後天學習?貝爾實驗室聘請的都是最優秀的人才,但只有少數人能發揮他們的潛力;大多數人表現穩健,但無法對AT&T的市場競爭優勢,產生顯著的貢獻。凱利發現,最出色的研究員會做「準備探索」:他們積極地與其他專家建立關係和聯繫,稍後在執行關鍵任務時,會尋求這些專家的協助。此外,優秀研究員的社會網絡,比表現平平者的社會網絡更為多元。表現平平的研究員,只會從自身職務的角度看世界,他們的社會學習只限於擔任類似職務的人,像是工程師。優秀研究員則會接觸更多不同職務的人員,他們因此了解顧客、競爭對手及管理層的看法。優秀研究員能從不同角度看問題,因此往往能提出較好的解決方案。

組織也有各種方法,來提高構想流量。我研究過數十家組織,發現社會學習機會的多寡,往往是決定企業生產力的最重要單一因素;而且這些學習,通常與員工之間非正式的面對面互動有關。在我們的研究中,藉由衡量群體的參與情況,來評估社會學習機會的多寡,包括評量成員之間多常彼此溝通,以及有多少成員(全部或只少數)積極參與溝通交流。

研究發現,促進群體成員溝通交流的簡單做法,往往能產生重大的效益。例如,某家公司改變了下午茶的時間,方便員工交談,結果提升了生產力,替公司每年節省1,500萬美元。另一家公司加長了餐桌,鼓勵彼此不認識的人交流互動,因此使公司生產力提升了5%左右。

社會學習與個人學習的互動方式,也會影響構想流量。決策是個人與社會資訊混合的結果,當個人資訊較弱時,人們往往較仰賴社會資訊。例如, 當投資人不確定市場方向時,社會學習的影響通常 會大一些。而投資人如果看到別人採用與自己相似 的交易策略,信心往往會增強,而且很可能會增加自己押注的金額。

但這種影響有一個壞處:它可能使人過度自 信,或是導致團體迷思(groupthink)。只有當個體 擁有不同的資訊時,社會學習才能改善決策品質。我們觀察到,當雜誌、電視及電台等外來資訊變得太相似時,社會交易幾乎一定無利可圖。在那種情況下,團體迷思不僅不利投資績效,反團體迷思而行,甚至會是很好的交易策略。

同樣的道理,當交流互動高度集中在群體內部,而且十分熱烈時,你會一再接觸到同樣的想法。但因為構想在人之間流傳時,往往會略為改 變,你可能不會意識到,它們不過是相同構想不 斷重複而已。你可能會以為,大家都是經過獨立 思考,而得出相似的交易策略,因此,會過度相 信這些策略。這種「回音室效應」(echo chamber effect),往往會造成金融泡沫。

但如果你意識到回音室的存在,就可以避免遭受損害。你可以觀察人們彼此之間有多大的影響,注意他們相互依賴的程度。團隊成員A投票時,是否總是與成員B持同一立場?意見常常十分相似的人,很可能有相似的資訊來源;物以類聚的眾人意見,不能視為獨立的觀點。關係緊密的社會群體往 往會出現回音室效應,因為成員通常會分享資訊,而且可能會感受到保持一致意見的社會壓力。你如果能注意自己網絡中的構想流量,就不會過度重視 重複的觀點,並整合較可能真正獨立的觀點。

︱調整社會網絡

社會網絡的結構、成員彼此影響的程度,以及個人是否容易接受新構想,都會影響構想流量, 因此也就影響網絡成員的表現。因此,可以藉由調 整這些因素,來改善你的社會網絡,以求改善決策 和績效。例如,當構想流量變得太稀疏緩慢,或是太密集快速時,我們可以怎麼做?我們從 eToro 平 台的成員身上發現,可藉由下列方法來改變構想的交流狀況;比方藉由小小的獎勵或刺激,就可鼓勵 孤立的交易者加強與他人交流,或鼓勵交流過密的 交易者減少與同一個群體的互動,探索其他互動機會。在一個與 eToro 投資人合作的實驗中,亞舒勒 和我利用這種做法調整社會網絡,使它保持在健康的「群眾智慧」最適點:交易者有各種社會學習機會,但又能避免回音室效應。結果我們得以提升所有社會交易者的報酬超過六個百分點,基本上,就是使他們的報酬倍增。其實,藉由管理構想流量,我們可以將當前金融體系裡常是輸家的一般交易者 變成贏家。

這種調整概念,適用於所有類型的網絡。合適的構想流量極為重要,在新聞界(記者必須訪問足 夠的消息來源,才能寫出全面的報導)、金融監理(確保所有金融詐欺源頭都受到重視)及廣告宣傳(確保公司考慮足夠多元的顧客意見樣本)都是如此。亞舒勒和我因此創辦了 Athena Wisdom 這家公司,如今正在協助世界各地的金融與決策網絡。

我們的eToro研究,顯示社會學習在「股票交易」這種特定環境下的運作情況。但社會學習在各種類型的管理決策中,也發揮重要作用。我們正檢視它在產品規畫、風險稽核及資訊服務中的作用,但相關研究才開始起步。

︱孤立難成最佳決策

決策並非憑空而生,最佳決策極少源自孤立狀態下的沉思。最佳決策通常出現在人們交流互動, 各展所長,彼此學習的時候。在這個過程中,成功與否主要取決於社會探索的品質,也就是取決於你的資訊與構想來源,是否多元且獨立。

( 許瑞宋譯自“Beyond the Echo Chamber,”HBR , November 2013)



艾力克斯.山迪.潘特蘭 Alex “Sandy” Pentland

麻省理工學院(MIT)教授,麻省理工人類動力學實驗室(MIT Human Dynamics Laboratory)主任,麻省理工媒體實驗室創業精神計畫主持人,著有《社會物理學》(Social Physics)一書。


本篇文章主題決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