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大師的四堂決策課

大師的四堂決策課

2013年8月號

台灣社會企業三大趨勢

李郁怡 Eve Li
瀏覽人數:26338
隨著「社會企業」這個名詞慢慢地進入台灣社會,趨勢也慢慢浮現:一、農業相關的社會企業成為主流;二、愈來愈多的年輕世代成為社會企業創業重要力量;三、許多社會企業展現了台灣特有的中小企業家精神,正在重塑本地社會服務與商業市場樣貌。

儘管早在1976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尤努斯(MuhammadYunus)就在家鄉孟加拉成立了「鄉村銀行」(Grameen Bank),成功在全球點燃「社會企業」(socialenterprise)的觀念火種;然而,在台灣,人們對社會企業的認識仍非常淺薄。

2007年8月,趨勢科技董事長張明正與知名作家王文華共同創立了「若水國際」,宣布要投資社會企業,引發社會共鳴,一年之內湧進 212個社會企業提案,是社會企業的概念為台灣社會認識的重要起點。

「什麼是社會企業?」首先,社會企業往往因為社會弱勢需求,或是某一種理念而成立,與一般企業是因為市場需求成立的動機大不相同;其次,由於成立的宗旨是為了社會價值,而非獲利,所以經營的形態上經常不追求「規模」、「成長」以及「效率」。這些與傳統企業不同的做法,讓一般大眾不是那麼理解社會企業。

時至2013年,儘管「迄今人們對於社會企業仍有很多的誤解,」台灣社會企業創新創業學會祕書長、輔仁大學管理學院教授胡哲生表示;然而,台灣社會企業已然與五年之前有很大不同。

台灣第一個研究社會企業的學術社團「台灣社會企業創新創業學會」在這四年之間,累積了超過四十個研究個案,社會企業樣貌已然非常多元。這些本地的社會企業,展現了與其他地方什麼不同的特色?

︱趨勢 1:農業相關社會企業成主流

分析輔仁大學社會企業研究中心,以及「社企流」這兩個社會企業最主要的學術與媒體資訊平台,會發現與農業相關的在地個案超過半數,為台灣社會企業的主流。

與農業相關的社會企業,不只是數量最多,還連結成了完整的產銷價值鏈網絡,例如,有「光原社會企業」幫助原住民建構從生產到銷售的完整有機產銷體系;有「喜願共合國」將弱勢就業與糧食在地自主兩個價值理念結合在一起,一方面設立烘焙坊幫助喜憨兒,一方面結合小農成立合作社種小麥,提供烘焙坊使用;有「上下游新聞市集」,一方面辦媒體探討農業、食物與環境相關的議題,另一方面也成立網路市集;另外,還有「里仁」等有機通路,直接面對消費者。

為什麼與農業相關的社會企業創業數量最多?「社會企業因為社會問題存在,社會企業愈多的領域表示問題愈多,」胡哲生解讀台灣許多社會企業集中在與農業相關領域的現象。

「光原社會企業」是一個代表案例。 2006年,從事社工超過二十年的陳雅禎發現,留在原鄉的原住民不是「因為有土地卻沒有耕種,不然就是有種植卻無法銷售」、「通路、資金、技術統統是別人的..」,決定為原住民的經濟找出出路,陳雅禎與阿里山鄒族人先是成立了「瑪納有機文化生活促進會」,開始推廣阿里山鄉的有機農作種植。接著,她與朋友王鵬超、李志強在 2008年成立了「光原社會企業」,負責通路、行銷與品牌。迄今,光原社會企業已建構出阿里山最大農業產銷團體,成為全台灣第一個有機驗證的原住民地區。

光原透過創新手法來運作:一、保證收購,加入「瑪納」的農友必須接受規範與輔導,依照有機的原則生產,瑪納訂定生產計畫,光原則保證公平訂價收購;二、租地雇工,瑪納先承租土地,提供沒有土地的農友收入來源;三、集體有機驗證,將鬆散的個別農友組織起來,接受有機的認證,掃除沒有能力或知識進入有機農業的障礙。因為團結力量大,在有了固定的產量之後,光原開始有能力與末端通路談判,也因為團結力量大,有資金可以投資農業升級轉型, 2011年,這個全台最大的原住民有機生產網絡,總產量較前一年增加了 35%,產值提高了 4.45%。

光原社會企業的運作模式,從社會價值端看,對原住民的就業,以及因為小農無法掌握資訊與末端通路,一旦產銷失調,只能賤賣農產的宿命,提出對應;而從市場面看,則提供了消費者對於安心食物的品牌選擇。

︱趨勢 2:年輕世代投入社會企業創業

台灣社會企業第二個有趣的現象是年輕人的投入。根據輔仁大學社會企業研究中心的調查,大約有15%的社會企業是由年輕人團隊組成。

台灣第一個社會企業網路資訊平台「社企流」就是例子。「 28歲是我們團隊最為年長的,就是我,」創辦人林以涵笑著說。

有感於台灣社會對於「社會企業」概念的陌生,林以涵與志工伙伴決定要提供一個資訊平台,在網路上提供社會企業個案與潮流的報導。

成立不過兩年,社企流這個年輕團隊已擁有四十名志工,儘管分布在美國、英國與東南亞等不同國家,有的人只在科技工具上見過彼此,但組織分工有著網路虛擬團隊彈性、高效與民主程度高的特性。

社企流分工清楚。編輯團隊負責報導、翻譯,對稿件產出數量、審核,就像是成熟的媒體編輯部一樣,有把關流程;而同時,也舉辦活動,以收入支持網路平台;這套運作規則,泰半經過內部討論成型。「我們的『認真魔人』」(意指個性認真的工作者)很多,」林以涵笑說。

Y世代之後的年輕人在社會企業領域上創業,因為普遍受過高等教育、又有比上一世代更強的國際經驗,經常在理念上扮演先驅者的角色。

2007年,台灣第一家取得國際公平貿易組織認證的特許商「生態綠」創立,創辦人之一徐文彥曾經擔任立委辦公室主任,另一位創辦人余文宛有外商與行銷經理人的資歷,他們扮演的就是「公平貿易」(Fair Trade)概念的先驅,他們進口「公平貿易認證咖啡豆」,還與台灣農產體系結合,立志要成為在地公平貿易銷售平台。

「公平貿易」最初起源於國際上一股關懷貿易體系中被剝削者的社會運動,以農作為例,全球有70%農產量來自於小農,然而由於農業體系利益分配失衡,根據《香蕉戰爭與公平貿易》一書,「茶農只能拿到我們(消費者)付出茶包價格的 1%,而咖啡農只能拿到我們買的咖啡售價的 7%。」這股社會運動使得標示「不透過剝削獲利,合理的分配利得給社區與生產者」理念的公平貿易商品應運產生。

在英國,公平貿易商品的銷售額已達 20%,台灣目前不到市場 1%。創業維艱,生態綠創業之初創辦人甚至得靠信用卡週轉,但現在,在創業四年後,已經站穩腳跟,兩位創辦人更成為相關領域意見領袖,「辦座談時都有年輕學生搶著要合照,」胡哲生表示。

︱趨勢 3:非凡的中小企業精神

由於社會企業不追求利潤最大化,所以經常可以看到他們採取與一般企業不同的經營方法。例如,在新北市三重的「耕心蓮苑」為輔助弱勢兒童成立課輔中心,收費採取「隨喜價」這種不追求穩定收益的做法;又例如,「多扶事業」提供身心障礙者交通接送與觀光服務,但在業務項目的比重上,不會因為觀光比較賺錢就多做,而是將營運能量放在弱勢需求較大的接送業務上。

雖然如此,台灣在地的社會企業在財務上非常務實,經常可以看到對損益平衡的追求。例如,上述的光原社會企業在四年之內就損益平衡;另一個提供喜憨兒工作機會的「喜願共合國」設立的麵包工作坊,在三年內就損益平衡。

喜願共合國不接受捐款、不募款、不申請補助,在不犧牲受扶者需求的前提下,必須找出財務與營運的自主模式。

以生產效率的問題為例,創辦人施明煌的做法並不是採購自動化設備(因為設備反而可能減少工作機會),他發現,身心受限的工作者面對愈單純的工作,愈能發揮工作效能,他靠著工業管理的經驗,分析每位身心障礙者的工作能力,並將烘焙工作步驟拆解到極細,靠著仔細設計的工序,加上適當的輔具,喜願的工作者可以自主完成進貨、生產、銷貨流程。

喜願的經營模式非常簡化,不設收銀人員,消費者自主付款,「沒有必要為了消費者一筆七百元網購訂單不付款的風險,另外多請一個工讀生,」施明煌在《我們的小幸福、小經濟》社會企業個案報導中,解釋他的經營理念。

︱信譽是最大的挑戰

台灣走過觀念推廣期,社會企業開始有了多元面貌。有些甚至展現了不輸一般企業的商業競爭力,像是「里仁」已經是有機市場市占率前五名的通路商,無論是通路數量或銷售額都讓市場第一、統一集團旗下有機通路品牌聖德科斯不敢輕忽。

然而,台灣的社會企業現在只能算踏出了第一步,除了上述成功的案例,更多社會企業仍在掙扎,面對資金、人才,或是市場都有困難,也有管理能力再進化的挑戰。然而,可以確定的是,社會企業的風潮勢必重塑人們對於企業的刻板印象,改寫商業遊戲規則。




本篇文章主題社會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