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影響力

影響力

2013年7月號

啟動創造力!

洪蘭 洪蘭
瀏覽人數:7486
國立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洪蘭從本期《哈佛商業評論》的〈管理的腦內革命〉出發,評析神經科學研究日新月異,如何為企業管理,以及員工創造力帶來新的見解。

國立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洪蘭從本期《哈佛商業評論》的〈管理的腦內革命〉出發,評析神經科學研究日新月異,如何為企業管理,以及員工創造力帶來新的見解。

1969年,我去美國留學時,電腦還是個塞滿整個房間的龐然大物,心理學也正從行為主義的桎梏中掙脫出來,開始注意人行為和反應中間的那個黑盒子──大腦。當電腦斷層掃瞄(Computed Tomography Scan)出來時,大家都很興奮,終於可以一窺這個人體最後荒蠻之地(The Last Frontier)的奧秘了。

當時,我的指導教授叫我們一定得學會使用腦造影儀,因為以後期刊不接受沒附上大腦圖片的研究論文了,理由很簡單:「沒有大腦影像圖,你怎麼能確定行為的改變是來自大腦的病變?」他意味深長的說,人腦發明了電腦,現在電腦反過頭來研究人腦了。他希望他能活著看到人腦奧秘的解碼。

他看到了。由於正子斷層掃瞄(PET)和功能性核磁共振(fMRI)的發明,我們可以直接從活人的大腦中,看到這個人大腦線上的工作情形,真是劃時代的貢獻。這些大腦知識整個改變了我們對人性的看法,尤其在教育上。

︱神經科學日新月異

現在知道「三歲定終身」這個傳統的舊觀念是不對的。大腦是一直不停的因為外界的需求,而改變裡面神經的分配,它「用進廢退」,因為大腦的資源非常有限,不允許任何的浪費。

我們看到盲人用手指讀點字時,因眼盲而沒有在使用的視覺皮質會活化起來幫助他讀點字;也看到天生沒有手的人,腳趾頭跟手指頭一樣的俐落。大腦運動皮質區上,掌管手的區域搬到腳的部位去,使腳趾在運動皮質區上的位置變大了。有個沒手的女孩,她的腳不但可以穿針,還可以戴隱形眼鏡。

其實想一想,原先設定的大腦功能若不能移轉,病人又何必辛苦的去做復健呢?在實驗和臨床上,都看到病人復健是有效的,而且年紀愈小時的大腦病變,功能的轉換愈快,這些發現對病人及家屬是很大的鼓勵,不過關鍵在「主動」,病人必須主動去做,才會造成皮質功能的改變。

光是提醒老師「主動」可以在大腦神經連接上造成的改變,在教育上,就功德無量了;因為過去的教育,誠如大前研一所說,不是教育,而是管教,忽略了「動機」。

最近德國研究發現,不但動作會改變大腦皮質區功能的分配,連坐著冥想都會。這實驗是請受試者在心中唱曲子的同時,想像他在彈鋼琴,結果運動皮質區增大的位置跟實際有用手指彈琴的人是一樣的。而且大腦的改變很快,實驗發現只需五天的感官剝奪(如戴眼罩)就能改變原來枕葉視覺皮質的功能,使它去處理聽覺的刺激。

我們現在也在大腦中看到古人說的「正心誠意」了,因為心不正,意不誠時,大腦活化的地方不一樣。自從1992年義大利的神經學家在猴子大腦中發現鏡像神經元這個最原始的模仿機制後,在大腦中已可以看到「意圖」。它立刻打開另一扇門,讓法律和經濟學進入新的世紀,市場行銷學(marketing)不再是數字圖表,它是活生生消費者心中真誠的反應了。

人的嘴巴會說謊,但是大腦不會,測謊的研究顯示「真的有做」跟「以為有做」,在大腦中活化的是不同的區塊;人對一個東西的喜好程度在大腦中也可用血流量的多寡看出。研究者利用功能性核磁共振找出男生女生偏好與消費傾向的差異,創造了神經經濟學和神經市場學。

我們甚至在大腦中看到孟子說的「人性本善」:人不喜歡說謊,說謊時,大腦活化的區域比說真話時來的多,用到比較多的資源(說真話就不需要花力氣去記得曾經對誰說過假話),而且大腦的厭惡中心會活化起來,表示人厭惡自己說謊。

︱創意來自神經迴路連結

在21世紀這個講究創意的世紀,腦造影讓我們看到過去認為看不見、摸不著的「創意」是怎麼跑出來的,它背後的神經機制又是什麼。我們在大腦中看到了所謂「靈光一現」或是卡通畫家所畫的頭上電燈泡亮起來的現象是怎麼回事。

說實話,這個描述還真的很傳神:神經學上對創造力的定義是兩個不相干的迴路碰在一起,活化了第三條迴路,這碰在一起所激起的火花,就像卡通畫家所畫的燈泡亮了,只不過它不是電線的火花,而是神經迴路活化時,運動電位(action potential)的火花。

那麼,兩個不相干的神經迴路怎樣才能碰在一起呢?當然必須靠很近才有可能。現在知道,閱讀時,神經會連結得更密。

熟練的讀者在閱讀時,大腦神經元會自動去分解字的結構,把字拆開並立刻活化跟這個字的形、音、義有關的各個聯結,這些被活化的聲旁、義旁又會自動去活化跟它有關的神經連接,這就是我們說的觸類旁通,舉一反三,這時,大腦中的神經網路就像聖誕樹的燈泡一樣亮起來了。

比如說,我們看到「光」這個字,雖然眼睛已經移過去讀下面一個字了,但是「光」在大腦中會活化很多跟光有關的字,如光明、光亮,光棍……,因為光棍不是光的棍子,就像風流不是風在流,所以這個神經迴路在活化的過程裡,光棍就被分岔出去了;「光棍」可能令你想到王老五,王老五想到王雲五四角字典,字典使你想到……,這就是觸類旁通、舉一反三。所以背景知識愈廣的人,創造力愈好,因為創造力就是超強的聯想力。

︱知識愈廣神經連結愈活躍

美國的創造力測驗題目用的是六十年代心理學家所發展出來的聯想力測驗(Remote Association Test, RAT),這個測驗效度和信度都很高,因為完全符合神經學上創意的機制,例如請學生看到base、snow和dance後,盡快的想出一個字跟這三個字都有關係。這題答案是ball,因為baseball是棒球,它是高度聯結,snowball是雪球,它是中度聯結(我們看到雪會聯想到white、cold、pare,但是也會想到ball),dance是個ball就比較困難了,我們一定要先知道畢業舞會叫graduation ball,交際舞叫ballroom dance,所以背景知識愈廣,聯結的愈快,它觸類旁通,舉一反三的機會愈多,創意就出現了。2002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康納曼(Daniel Kahneman)教授,在他的《快思慢想》一書中,有用這個測驗來解釋創意。

在今天的職場,你需要寬廣的背景知識,因為你需要創意,你還需要很深的專業知識,因為得知道創意行不行得通。

要增加員工的創造力,必須從源頭開始著手。這是為什麼Google和微軟等注重創意的公司,都給員工一些自由的時間和空間去探索,因為只有在自由的心情下,大腦不受抑制,點子才最容易出現。

︱為什麼需要閱讀的理由!

要有創造力,神經要能連結在一起,「經驗」則是神經連接最好的方法。

但是,人的生命有限,不可能去經歷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閱讀可以把別人的經驗內化成自己的,節省時間,讓我們在有限的生命中, 習得世界上無限的知識,使每一代不必重新去發明輪子(輪子是人類最偉大的發明之一)。這正是為什麼我們需要閱讀的理由!

其實,不只是創造力,人的「判斷力」也一樣,寬廣的背景知識與深厚的專業知識,可以在資訊不足的情況下,幫助大腦動員掌管情緒與理智的連結,做出最好的決定。

腦造影技術現在已大量使用在人的各個生活層面,逐步解開了大腦如何指揮我們的言行舉止這個謎題;假以時日,目的一定會達到,我想這是所有大腦科學家最欣慰的一件事了。




本篇文章主題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