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影響力

影響力

2013年7月號

假裝沒看見才是偏見

The Costs of Racial “Color Blindness”
麥可.諾頓 Michael I. Norton , 依凡.艾普費班穆 Evan P. Apfelbaum
瀏覽人數:8576
這是自然的趨勢,已經過長期研究的多次證實:當你看到一位以前不曾看過的人,最先注意到的事情之一,就是對方的種族。

這是自然的趨勢,已經過長期研究的多次證實:當你看到一位以前不曾看過的人,最先注意到的事情之一,就是對方的種族。但在商業世界中,我們通常會假裝自己沒有注意到那一點(這就是所謂的「色盲」行為),這是由於我們刻意不要表現出有(或似乎有)偏見或歧視的可能。

我們的研究顯示,色盲的做法有缺點。這個研究是和我們在塔夫斯大學(Tufts University)的同事山姆.薩莫斯(Sam Sommers)一起完成。我們作了一系列的實驗,發現如果人們在迫切需要提及種族的情況下避免提及,其他人會認為他們其實比那些提及種族的人,更有種族偏見。

我們邀請三十位白種成年人參與研究,請他們在「猜猜我是誰?」的遊戲中,扮演發問者的角色。每個參與者都有一個搭檔,有白人,也有黑人。那些搭檔各被指派負責一張「目標臉孔」,是從印有32張面孔照片的紙上挑出來的。研究人員告知參與者要問他們的搭檔「是」或「否」的問題(例如「這個人有小鬍子嗎?」「是否有藍色眼睛?」),目的是盡可能以最少的問題,來找出目標臉孔。每張紙上有一半是白人,一半是黑人。顯然,找到目標臉孔的最快方式一之,是詢問有關種族的問題,因為那個答案會消除一半的選項。但發問者往往迴避這個策略,尤其在他們的搭檔是黑人時,更是如此;例如,和白人搭檔玩遊戲的人中,只有57%在提問時使用「黑人」或「非裔美國人」這些詞;和黑人搭檔者,則只有21%。而且,有提出這個問題的人,看起來不自在,且焦急不安。

活動結束後,我們要求另外一組人(全是白人)評估發問者的表現。結果令人印象深刻:這些外部觀察者往往認為,不提種族問題的發問者,比那些提及的人更有偏見。

在另一項實驗中,我們邀請各種年齡層的白人參與這個遊戲,再次扮演發問者的角色。我們注意到,避免提出種族問題來辨識人的做法,似乎是學來的行為:許多十歲以下的參與者,問了有關種族的問題,但十歲以上的參與者普遍都沒有提種族問題。

聰明的公司會正面處理種族問題,而不是迴避,他們明白「擁抱多元性」是指承認所有種族的存在,包括主要的種族,以避免顯示偏好某個種族,或是造成反彈。例如,時代華納公司(Time Warner)每年召開的多元性高峰會,不只是為了有色人種或女性而開,會議上也有白種男性。談到種族可能令人感到尷尬,但長久下來,會有愈來愈多公司發現,這樣做,通常比假裝種族差別不存在來得好。

(侯秀琴譯自“The Costs of Racial ‘Color Blindness’,”HBR, July-August 2013)



麥可.諾頓 Michael I. Norton

哈佛商學院副教授,與人合著有《幸福花錢:聰明花費的科學》(Happy Money: The Science of Smarter Spending, Simon & Schuster, 2013)一書。


依凡.艾普費班穆 Evan P. Apfelbaum

麻省理工學院的史隆管理學院(MIT's Sloan School of Management)助理教授。


本篇文章主題人力資源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