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影響力

影響力

2013年7月號

搶攻都市化商機

Building Sustainable Cities
約翰.麥康柏 John D. Macomber
瀏覽人數:7095
  • 文章摘要
  • "搶攻都市化商機"

  • 字放大
  • 多人授課購買
    購買〈搶攻都市化商機〉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搶攻都市化商機〉PDF檔
    下載點數 10
當政府陷入財務或政治困境,無力解決都市化問題之際,具備大量資金、卓越管理技能、強大利益協調能力的民間機構,正是適時介入處理的好時機。而且,協助都市提升資源運用的效率與競爭力,儼然是不容錯過的巨大商機。

到2050年時,全球都市人口估計將從2011年的36億,幾乎倍增,到超過六十億。但世界各地的都市地區,現在已經過度擁擠了,尤其是開發中國家的都市,面對潔淨水、電力及其他資源短缺的難題;這些資源對支撐它們暴增的人口,以及脆弱的經濟來說,是不可或缺的。

急劇都市化衍生的問題,是我們這個時代最重要的難題之一。它們也是民間機構最大的機會與責任之一。企業有獨特的條件去塑造永續的、具經濟競爭力的未來都市。

許多企業與投資人假定,解決都市問題是政府的責任,政府自然會採取某些行動。但世界各地有許多政府陷入困境,動彈不得;這些困境可能是財務上的,或是政治上的,甚至是兩者都有。我們不能指望政府獨力解決都市化的問題,構想出可促進經濟成長的解決方案,例如,高效率的電氣化,以及可靠的公共交通。執行這種方案需要大量的資金、卓越的管理技能,以及強大的利益協調能力;這些往往是市政當局欠缺的條件,民間機構卻能應付裕如。

我在研究與顧問工作中,合作伙伴包括市政當局、都市規畫師、企業,以及美國、歐洲、拉丁美洲、亞洲的企業家,見識過處理快速都市化與資源匱乏難題的多種商業策略。它們往往以增加供給為主;提供更多水、電力、道路及運輸工具。不過,愈來愈多企業正學會藉由改善資源效率,例如利用能源績效合約,以及克服商業障礙、減少廢棄物,還有物盡其用的其他策略,創造並獲得價值。本文提供一個辨識和追逐這種機會的架構。

這個架構靠三大支柱支撐:藉由善加運用資源而產生利潤的新商業模式,鼓勵投資於資源效率的財務工程(見邊欄:「什麼是財務工程?」),以及審慎選擇市場。每家企業的具體做法,當然會因為它的能力、目標,以及進入的市場,而有所不同。不過,本文提供的總體策略,不僅適用於明顯的相關業者,例如基礎建設公司,以及渦輪、列車及其他設備的供應商,也適用於較大範圍的產業,例如資訊科技、金融服務,以及建築產品。無論是哪個產業,在都市興建或重建的過程中,針對資源效率的策略性投資,可為企業創造長期價值,同時增強都市的競爭力、宜居程度,以及環境績效。

企業或投資人可用許多資源管理計畫為目標,其中,我認為,水、電力、運輸項目最值得注意。企業若有水可以處理食物與原料,照明設備與電腦能獲得可靠的電力供應,產品上市和員工上班都能獲得迅速高效的運輸服務,顯然便可占得優勢。同樣地,民眾若能隨時取得乾淨的水,小孩能在電燈下閱讀和學習,自己能以合理的價格,取得便捷的通勤,則有成功的基礎。當然,具競爭力的都市,還提供許多其他服務,包括實用的住宅、學校、醫院、商店、警局、消防局、照明、冷氣、廢棄物管理等,只是這些服務,全都仰賴可靠的水、電,以及交通基礎設施。

效率商機

為了解機會在哪裡,我們來看資源效率計畫的技術與財務精密程度。技術與財務安排都精密的產品與服務,正是新都市需要的,也能為投資人與企業家提供他們需要的報酬。企業的產品,可放在表格「效率矩陣」來衡量:愈靠近右邊,技術愈精密;愈靠近上方,財務安排愈精密。低技術大宗商品方案,例如隔熱物料的簡單買賣交易,屬於左下角的象限;精密的計畫,像是電力需量反應,則屬於右上角的象限。

企業可利用這個矩陣,評斷當前產品、服務與投資的策略位置。不過,這個矩陣最有價值的用途,是協助企業展望自身有利可圖的發展方向。從任何一個象限的橫向或縱向發展,都可能創造,並獲得新價值。不過,企業若能調整自己的商業模式與產品,進入右上角的象限,勢必能獲得最多利益,並對世界急速成長的都市資源需求,產生最大的影響。這往往意味著扮演協調者的角色,或是設計一項服務的融資方式;這是個別參與者無法獨力辦到的。在這個象限裡,企業的產品或服務較為與眾不同,傾向支持多方合作的方案,而且最可能替所有參與者創造價值。

在討論一些朝向右上象限轉型的企業例子之前,我們來看看每一個象限。

象限1:銷售資源效率產品與服務的公司,大多在這個象限競爭,它們販售相對簡單的標準化產品,例如省水設備及節能照明產品。這個象限的市場很大,企業懂得在當中經營。不過,它們的產品沒有什麼差異,雖然銷量可能很高,利潤卻微薄。這個象限的產品,對都市的永續性與競爭力,往往幫助不大。

象限2:從事基礎設施建設,提供基本公共服務的公司,例如建設和經營道路、電網與大眾運輸系統的企業,多數處於這個象限。這個象限的專案可能涉及精密的財務安排,將投資風險與報酬分配給參與的各方;可以吸引的資金,通常多於政府可獨力籌措的金額。

象限3:工業產品與技術企業通常位於這個象限,它們的產品包括空氣調節系統、泵,以及網路路由器,以效能提升為賣點。相關技術有助於提高資源運用效率,但通常是一次賣給個別使用者。

象限4:這個象限的企業,結合精密的技術與新財務模型,擴大資源效率產品的規模,省下可觀的成本,或創造相當大的獲利,而且通常讓多方人士受惠。它們通常扮演資訊集合者的角色,因此有能力協調許多供應者與消費者,促進資源的有效供應和使用。

效率前緣曲線:這條曲線是概念上的界線,區分資源效率產品與服務的傳統類型,以及效率與報酬高得多的精密新類型。低技術標準化產品,如隔熱材料,距離效率前緣曲線很遠,而高科技的新海水淡化廠,則可能在曲線上方。個別企業獨力行事,往往很難提升資源效率;通常涉及第三方服務的多方合作,有助於讓創新發明向效率前緣曲線靠近。

邁向效率前緣

資源效率方案必須同時是有利可圖的生意,否則就不是真正的解決方案。我見過最具說服力的方案,以三種方式向效率前緣靠近:它們是多方(或多家公司)合作的方案;特別懂得利用資訊與通訊技術;向參與者提供不同風險與報酬、多種條件的投資方案,藉此吸引資金投入。以下,是最值得注意的三個領域中一些例子。

乾淨的水,在世界各地愈來愈供不應求。全球近半人口住在供水有問題的地方,或是水源稀少,或是收集、淨化及分配淡水的基礎設施不足。水資源集團(Water Resources Group)估計,若當前趨勢持續下去,到2030年,水需求將超過目前可取得的、可靠的供給40%。

在印度,1.5億人住在缺乏飲用水基礎設施的地方。以古加拉特邦(Gujarat)為基地的小企業Sarvajal,結合新舊技術與財務工程,有效率地供應潔淨水。紫外線淨化及逆滲透過濾,是Sarvajal系統的核心技術,但該公司除了應用這些傳統技術外,還採用基於雲端運算的遠端監控技術,可即時獲得系統效能數據。該公司的售水機號稱是「水ATM」,顧客拿預付卡感應一下,就能從販賣機買到乾淨的水。Sarvajal還透過「水微網格」(water microgrid),供水給都市地區的醫院及其他機構。Sarvajal以特許經營模式運作,提供給加盟商訓練、過濾設備及其他資源。這種財務工程,帶給公司可觀的研發和營運資金,遠遠超過個別加盟商自己營運可得到的金額。迄今約有150位加盟商,在六個邦售出超過兩億公升的乾淨飲用水。

Sarvajal藉由一個高效率的資源分配方案,滿足市場上一項殷切的需求,替政府及個人省錢,因為透過該公司的機器買水,比在家淨水便宜,並避免個人淨水或透過水管大規模供水產生的浪費。該公司從原本象限1,升級到高科技並應用財務工程的象限4方案,滿足供水網以外的農村與都市水的需求。

奇異公司(GE)也提供象限4解決方案,而且規模大得多。奇異智慧平台(GE Intelligent Platforms)除了銷售泵與過濾器等設備外,還提供服務,幫助客戶從供水基礎設施元件,收集和分析數據。設備營運者以往對一個系統中的各元件如何互動,所知甚少。因為需求的形態,水庫與儲水池的存量,以及像水泵效率與漏水情況等績效情況不明,取水、處理及分配作業因此效率不彰。

2008年,北非港口都市阿爾及爾因為農村人口大量湧入,出現嚴重的供水不足。該都市與奇異公司簽訂為期25年的合約,合作出資、建造、擁有及營運一座海水淡化廠。該廠精密整合硬體、軟體及數據分析,盡可能減少停工時間和浪費,每天能生產二十萬立方米(5,300萬加侖)的淡水。

這份合約涉及具創意的公私伙伴關係(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雙方成立奇異阿爾及爾公司(GE Algiers):70%的資金由奇異資本公司(GE Capital)提供,其餘來自阿爾及利亞能源公司(Algerian Energy Company)。這樣的財務安排,讓該事業獲得美國政府的海外私人投資公司(OPIC, Overseas Private Investment Corporation),提供兩億美元的關鍵優先貸款。

像這種結合硬體設備、資訊與分析技術,以及財務工程的計畫,可幫助大型公用事業公司轉型,從單純地泵水,過渡到了解和協調用水需求,增進供水效率:同樣的水、較聰明地泵水、減少漏水、較準確的用量計算和帳單。若無連結系統各部分的資訊與通訊技術,這種改善是很難達成的。這些技術應用,讓我們得以更有效率地使用相同的珍貴資源。

電力

同樣的電量、同樣的基礎設施,有許多方法可以發揮更大的效能。想想以下的典型情況:為應付預期中的需求高峰,電力公司投資提高發電容量、業者使用會漏電的電網輸送電力、用戶隨意用電。這種情況的後果,包括限電(電壓驟降)與斷電造成破壞,浪費閒置容量,以及企業與家庭作出不符合最佳效益的資本改善投資,例如,隔熱、節能照明,以及高效能空調設備。在最壞的情況下,低效率、脆弱及負荷過重的電力系統,可能災難性的停擺,例如2012年夏天,印度就有超過五億人失去電力供給。「需量反應合約」(demand-response contracting)與「能源績效合約」(energy-performance contracting)這兩種策略,若能結合科技與財務工程,則能減少浪費。兩者能奏效,是靠分享降低成本創造出來的價值。

需量反應合約:家庭與商業用戶的總電力需求,會定期升至高峰,例如熱浪襲擊時,人們紛紛使用冷氣機,用電量便會驟增。如果所有用戶不顧一切,照常開動大量伺服器、冷凍裝置、精煉廠、電動馬達及空調設備,可能會出現電壓驟降或斷電的情況。長期來說,這種偶爾的用量驟增,將迫使電力公司提高發電容量。新容量的資本成本僅能由數天分攤,因此這種電力極為昂貴。

以波士頓為基地的EnerNOC,是眾多提供電力需量反應服務的國際公司之一。公司會消除電力需求大幅波動的情況,避免用電量驟增造成破壞,並顯著提升發電資產的效能。電力公司為轉移用電高峰期的電力需求、降低各方成本,安排用戶與第三方(如EnerNOC)簽訂需量反應合約,配合的用戶可定期拿到錢。發生「需求事件」(如熱浪襲來)時,用戶會接到要求降低用電量的通知。用戶的配合做法,可能是安排焊接機器停工一小時,關掉幾部伺服器,關掉辦公室的某些電燈,或是停用空調數小時。這種安排讓電壓驟降的情況減少,幫助電力公司節省擴充發電容量的成本,而且帶給簽約用戶收入。電力公司與用戶很難自己這麼做,因為這種協調各方的工作,需要精密的科技,像是複雜的感測器、監控及通訊技術,還要有專門的管理與技術能力。需量反應服務商向電力公司收取費用,確保整個計畫順利運作。顧問公司Navigant Consulting的研究部門估計,全球需量反應服務的營收,將於2016年突破六十億美元,2011年時,才13億美元,年複合成長率超過30%。

能源績效合約:簡單來說,提供能源績效合約(EPC)的公司,保證用戶能節省某水準的能源。這類業者為能源使用大戶,像是企業和市政當局,提供能源管理評估、資訊科技及顧問服務,而且通常會支付重要設備的前期成本。它們結合技術與財務工程,因此屬於效率矩陣的象限4。

典型的EPC服務,從評估如何提升能源效率開始。這可能包括找出各種系統能源效率不彰的地方,例如,辦公大樓、學校、醫院的加熱與冷卻系統,都市的供水設施、地鐵與巴士,以及街燈和交通號誌的供電系統。接著,EPC服務商會提出多項改善建議,估計每一項的成本與可省下多少,並建議融資方案。客戶選擇改善項目,然後付錢給EPC服務商,後者保證某個水準的能源節約,並負責執行改善計畫。此計畫可節省能源的成本,而當中一部分由服務商取得。如果能源節約不如預期,服務商會補償差額。

能源技術國際企業江森自控(Johnson Controls)在世界各地執行了數千筆EPC。一如其他EPC服務商,江森自控比它服務的企業與政府機關,擁有更多能源工程技術,也掌握更多廠商與產品的相關知識。即使能源淨消費量減少,它的知識與市場力量,仍然能為它創造利潤。

在泰國,江森自控便透過EPC,服務曼谷國際學校(International School Bangkok)。公司安排這專案的融資,替學校安裝高效率的空調與照明設備,保證學校可節約某水準的能源。這項保證幫專案吸引額外的債務融資,包括某能源效率基金的參與。學校在自己不花分文的情況下,每年節省超過12萬美元的電費,每年碳排放量減少七百噸。

運輸

設法使都市容納不斷增加的汽車,是最浪費、最不永續的交通方式。但近十年來,全球客車產量增加50%以上,從2002年的4,100萬輛,增至2012年的6,300萬輛。

世界各地的新舊都市,必須著重提升公共交通效率,而不是方便個人開車。最佳交通方案將出現在象限4,它們藉由精密的科技與財務工程,加上協調各方,達到最佳結果。

世界資源研究所永續交通與環境中心(EMBARQ─The WRI Center for Sustainable Transport),是這個領域的非政府組織之一。組織以華盛頓特區為基地,受到殼牌(Shell)、卡特彼勒(Caterpillar)、聯邦快遞(FedEx)及彭博慈善基金支持,致力於為世界各國安排管理都市交通服務,包括墨西哥、巴西、土耳其、印度及中國。我們來看看,該組織如何帶頭改造墨西哥城的快速巴士系統。在EMBARQ介入前,墨西哥城的巴士服務無人協調。個人車主駕駛老舊的學校巴士,走在不明確、不固定的路線上。為盡可能增加收入,他們能開多快就開多快,不理會交通號誌,為搶乘客橫衝直撞,而且非常不重視車輛的維修保養。這種不安全的服務,讓墨西哥城原本就混亂的交通雪上加霜,浪費燃料,也浪費市民的時間。

EMBARQ協調政府與民間企業的利益,安排收購並廢棄舊巴士,購入新的雙節式巴士,聘請司機遵循經過規畫的明確路線,並制定收費標準。在新的車輛追蹤與監控系統下,巴士發車、載客及收費效率大大提升。

結合多方協調與通訊合作技術應用十分困難,但效果巨大。涉入其中的各方,都無法獨立改造巴士系統。巴士營運商沒有獨自購買新巴士的財力,市政當局也一直沒有能力建立一個新系統。EMBARQ的方案統一收取車費,創造穩定的現金流,擴大了路線,並引進以前沒有的私人資本。此外,它也創造了廣泛的經濟效益,惠及新路線上的企業、雇主及相關供應商,包括巴士製造商、售後服務業者,以及資訊與通訊技術公司。

墨西哥城的巴士系統,從象限1升級到象限4,並非由政府當局促成,而是有賴於一家非政府組織,因應政府無能,而設計出有效的方案。方案的資金主要來自許多民間企業,效益也主要歸於它們。墨西哥城的永續性與競爭力提升,是來自更有效使用固定資產與消耗品,像是車輛、燃料及時間,創造出以前沒有的資源效率。

組織不穩定的市場

企業可以如何應用這些策略?有些擁有資源效率方案的組織,採用分散布局的做法,在世界各地設置銷售辦事處,期望位於新興市場的一些辦事處生意興隆。還有一些公司則專攻少數都市,因為它們熟悉當地市場,而且這些市場的風險較低。這兩種做法都不大適合快速成長的新興市場新都市。本節討論如何配合公司的能力,採用在這些變幻莫測的市場,能有效運作的戰術。

任何一個新興市場都市,必然對潔淨的水、電力,以及交通解決方案需求殷切。在已開發經濟體及老都市適用的許多區隔市場的自然標準,一樣適用於新都市,例如,人口規模與成長率、人均所得、供應鏈其他部分的成熟程度,以及競爭者的情況。但這些都市的具體情況差異很大,極受它們有時混亂的政治與經濟情勢影響。在某個市場成功的創新供水技術或商業模式,在另一個市場可能失敗,原因不在於需求,而是主要在於市場特性及業者的資源與能力。

進入這些市場時,判斷市場的穩定程度極為重要。判斷錯誤可能會讓精心設計的策略無從發揮。穩定的市場有以下特徵:政治穩定、有效的資本市場、公平有效率的司法體系、保護財產權,以及可靠的水、電供應與公共交通服務。這種環境鼓勵密集的高樓建設,以及協調許多商業參與者的解決方案。即使在已開發經濟體,也不是所有市場都很穩定,但穩定的市場在新興經濟體顯然較少。不穩定的市場特徵,包括政治較不穩定、公共服務不可靠、合約難以執行。這種市場的常態,是低樓層市區建築無序蔓延、監理品質低下。里約熱內盧、拉哥斯(Lagos)、喀拉蚩(Karachi)、達卡(Dhaka)及雅加達,都是這樣的例子。

相對於穩定市場適用的策略,不穩定市場的策略,即使只能處理小部分的混亂情況,也可能創造並獲取更多長期價值,因為不穩定的市場,對資源效率方案的需求很高,但競爭不多。在不穩定的市場,資源有效利用可消除體系中的浪費,協助政府、企業與民眾提升生產力,帶給所有人經濟利益。在政府無能為力的地方,企業若能提供解決方案,並建立信任關係,將可獲得先行者優勢,包括替自己的品牌建立穩固的據點、強大的商業與政治關係,以及擴大業務規模的平台。

企業若擁有或可建立以下的能力,在不穩定市場的成功機率將可提升:

■ 協調技能,包括資訊科技與專案管理技術,以便協調各利害關係人的互動。

■ 政治手腕,以便獲得參與政治各方的信任與尊重。

■ 財務實力,以便作複雜的財務安排,並在延誤時資助專案。

■ 強大的供應商和客戶關係,以便在高風險專案中爭取支持。

■ 公開透明及問責能力,以便防止詐欺,保護品牌。

這種「標準規格」,對尋求資源效率最大化的公司來說,尤其重要,因為它們的獲利是來自降低成本,以及藉由協同合作創造價值。來自亞洲的兩個事例,可說明策略在不穩定市場的作用。

發揮財務能力

若能善用財務工程與財務實力,可帶給不穩定的環境秩序與機會。有些能力實際上可創造出穩定的市場,例如為供應鏈當中的各個參與者建立商品與服務的專屬市場,藉由財務槓桿履行合約,以及引進資本至資金匱乏的地方。

位於中國江蘇省的「中國—新加坡蘇州工業園區」,便是這樣建立起來的。1980年代初,中國政府希望引入外國技術與資本,在上海附近建設一個工業和住宅區。新加坡主權財富基金同意貢獻資金和規畫技術,條件是該專案必須遵循新加坡著名的公開透明、問責及合約規則。在鄧小平推行市場改革的不穩定初期階段,這種做法激勵其他外國投資人,因為他們的資金安全獲得保證。藉由中央規畫,工程師一開始便為該工業園區建好供水供電的基礎設施。相對於常見的「低前期成本」發展方式,就是企業自行掘井取水,自行使用柴油發電機發電,這麼做大大提升了效率。在這種財務組織方式協助下,蘇州工業園區成為全球經濟上最成功的大型開發專案之一。

發揮技術能力

在新興經濟體,許多都市擁有某種程度的部門專屬感測器、軟體及通訊能力,可了解供水、能源使用及交通情況。在這些都市,多數商業大樓有獨立、未經協調的能源方案。但很少都市可以將它們整合起來,掌握清晰的整體情況。

這就是資訊與通訊技術國際業者,可幫都市改善資源效率的地方。它們可超越向個別企業出售伺服器和網路設備的層次,轉為協助不穩定的市場穩定下來,並在這個過程中促進資源生產力。例如,在里約熱內盧,IBM便設計並協調架設了一個超大型全市系統,有許多當地供應商參與,整合約三十個市政部門的資料,包括供水、消防及交通。該市利用這個營運中心提升效率,並明確地藉由它來吸引投資。在這個面對多種氣候與地震威脅、交通等服務由大量獨立廠商提供的都市,集中在一個地方協調各種活動,可替所有人省錢,並提升資源效益。

思科在韓國新近建成的松島國際都市,提供的「智慧與連結」方案還有更進一步的發展。思科的網路技術,管理每一棟商業大樓的能源使用,安排最佳的LED照明時程,分配水冷式空調能力,並將汽電共生(cogeneration)設施產生的熱能與蒸汽,引入大樓的熱水與蒸汽動力系統,因而避免浪費這些熱能。

雙城記

好幾個世紀以來,都市是緩慢發展起來的,通常出現在接近貿易路線、河流及港口的地方。都市的各個部分,包括硬體基礎設施,像是大樓、道路、橋梁、供水及供電系統,以及軟體基礎設施,像是治理、治安、教育及醫療,這兩種設施並行發展,發展速度配合農業或工業社會的需要。但那樣的時代已經結束了。現在,數十億人放棄勉強維生的農業,移居資訊時代的都市。都市發展的空前規模與速度,意味著民間機構有必要協調、促進新都市的創建與擴張。

我們來比較一下印度德里附近的戈剛(Gurgaon),以及越南胡志明市附近的富美興(Phu My Hung);前者是未經規畫的輕率都市發展,後者則展現了審慎及經協調的發展結果。它們面積相當,都約兩萬英畝,人口也接近。兩者都是從零開始,在二十年時間內發展起來的,目前各有約150萬居民。隨著全球都市人口不斷增加,未來三十年間,將有數以百計的都市,以類似的方式發展出來。

戈剛的發展,主要是由投機性質的房地產開發商發起,不注意整體規畫,在道路、供水及供電設施上的投資也很少。因此,戈剛的市容,如今混雜著壯觀的辦公大樓、流浪牛和山羊閒逛的大片空地、破舊的低樓層建築,以及貧民窟。用水大戶透過個別的水井,取地下水使用。塞車和煙霧遠近聞名;電力供應十分不可靠,幾乎所有商業大樓都經常使用高成本、高汙染的柴油發電機;地下水位每年降低一公尺。房地產開發商很快回本,但戈剛的長遠前景看來很悲觀:交通、電力、供水及汙染問題,似乎都積重難返。都市發展起來後,增建道路和供水基礎設施極為困難。這是許多都市的情況,沒有人提出可觀的財務工程或科技應用方案,來提升資源效率。

富美興又名南西貢(Saigon South),是由著眼於長期、打算「建設並持有」的實業家發起的。該地區有一個涵括基礎設施的整體規畫,包括一座民間出資和營運的發電廠,為整個富美興及胡志明市大部分地區提供電力。此外,該地區也仰賴一個整體的取水、淨化及配水系統,並設有廢水處理系統;中央公路的設計,預留了空間,給未來滿足大眾交通需求的軌道運輸設施。開發商有一個建設國家的議程,著眼於創造長期價值。財務工程相當健全,包含投資與稅務優惠。該市的一些獨立建設專案,部分資金來自承受不同風險的外來債權與股權投資人。促成技術(enabling technology)協調供電、供水、交通、資訊科技網路及通訊系統,盡可能提升資源效率。富美興如今乾淨、綠意盎然,而且井然有序;房地產的價值在新興亞洲地區名列前茅;公園和水道是附近城鎮居民週末遊玩之處。

很難想像世界新增的十億都市人口,住在五百個以戈剛模式發展起來的新都市。富美興是由設想周到、著眼長期的民間人士發起的,他們創造了高效率的供水、供電及交通方案;這種發展模式可以複製,也必須複製。必要的需求、資本和技術一應俱全。如今我們需要的,是有遠見的投資人和企業,將相關人士組織起來。

(許瑞宋譯自“Building Sustainable Cities,”HBR ,July-August 2013)



約翰.麥康柏 John D. Macomber

哈佛商學院研究員、財務部門資深講師,任教於哈佛商學院的商業與環境及社會企業計畫。


本篇文章主題國際業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