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Y世代

Managing Generation Y
瀏覽人數:10879


影片載入中...
Y世代,這群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充滿了自信,有時情緒過於激動,習慣用傳簡訊來溝通,他們可能會帶給工作職場一個新的氣象。坦美,你在部落格裡多次提到Y世代,把他們描繪的相當有趣。我們就先從妳對於Y世代中最顯著特徵的一些印象說起吧,至少就職場方面。

麥克曼:大家好,我是保羅‧麥克曼,在《哈佛商業評論》擔任數位內容總監。今天,很高興請到了作家坦美‧艾瑞克森來接受我們的訪問,她同時也在Harvard Business Online上經營部落格「跨越世代」。坦美,謝謝妳今天來參加我們的節目。

艾瑞克森:嗨,保羅。很高興來參加這次訪談。

麥克曼:坦美,我們今天談話的主題是如何管理Y世代,這群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充滿了自信,有時情緒過於激動,習慣用傳簡訊來溝通,他們可能會帶給工作職場一個新的氣象。坦美,你在部落格裡多次提到Y世代,把他們描繪的相當有趣。我們就先從妳對於Y世代中最顯著特徵的一些印象說起吧,至少就職場方面。

艾瑞克森:好啊,很好。

麥克曼:那麼,接下來我會先引用你說過的話。

艾瑞克森:好的。

麥克曼:首先,妳說Y世代很樂意處理重大的工作,而且他們做起來信心十足。

艾瑞克森:沒錯。大致上來說,Y世代的父母親是屬於嬰兒潮世代。從出生開始,他們就一直告訴小孩,只要專心一意,想做什麼都可以做到。結果你知道嗎?他們現在已經準備好了。 他們已進入職場,打算在工作上好好發揮。他們準備好挑戰最重要最艱難的工作,盡管放馬過來吧。

麥克曼:你也說Y世代沒什麼耐性,他們想要從第一天開始,工作就有趣又有意義。

艾瑞克森:也許用「急迫性」這個說法,會更恰當一點。Y世代在青春期經歷了一些具有重大影響的事件,像是911恐怖攻擊、科倫拜高中槍擊事件,或是維吉尼亞理工學院槍擊事件,他們發現這個世界到處都是無法解釋、意外的、悲慘的事件。因此,我認為許多Y世代決定要「活在當下」。他們希望讓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能順利進展,而那種「活在當下」的急迫感受,我們在整個Y世代身上都可以觀察到。

麥克曼:Y世代似乎懷著雄心壯志,但同時妳又安慰經理人說,Y世代不一定會像你一樣想當主管。

艾瑞克森:嗯,沒錯,我不確定這是否稱的上是安慰,但他們的確未必想要你的工作。我們在全國各地進行了一連串的焦點團體訪談,其中25到27歲的年輕員工,大多數在公司僅做一年時間左右,我們詢問他們的想法。在企業體驗一、兩年之後,他們對於這些瘋狂的地方有什麼看法?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說法之一就是,他們並不想要他們上司的工作。在所有的焦點團體訪談當中,他們都說上司的工作看起來並不值得。我看到上司做的事情,投入的時間,面對的壓力,坦白說,做那份工所多獲得的那些金錢,我一點都不想要。所以,如果你是經理人,他們並不會想要來搶你的工作。另一方面,如果你要負責說服Y世代去接受中階主管的工作,我認為要將它變得對他們而言有吸引力,是個大挑戰。

麥克曼:坦美,接下來這一點,是妳所有觀察中我最喜歡的其中之一。Y世代真心相信你想要知道他們的想法。

艾瑞克森:沒錯。我敢打賭你一定有他們提供的資料,保羅。你知道,Y世代成長的環境是一個「同儕對同儕」的網路世界。他們習慣把資訊傳播給同儕,而傳播的依據是,他們認為誰會使用到這項資訊,而這項資訊在哪裡會最有價值。他們抱持著同樣的假設,進入到企業環境中。所以如果他們有一個自認對你有幫助的想法,不論你是執行長,還是行銷部門負責人,一旦有想法,他們很可能就會跟你分享。這是他們一直以來的做法,而今進入企業界工作,他們依舊會如此運作。

麥克曼:所以,坦美,我們應該預期會經由簡訊,收到這些很棒的想法嗎?我的意思是,這會是新的商業「通用語言」嗎?

艾瑞克森:簡訊對於Y世代來說非常重要,其實這個東西相當有趣。Y世代和X 世代在使用簡訊上有很大的改變,這是Y世代賴以溝通的方式。簡訊有趣的地方在於,它不僅只是科技。不單是書寫訊息的傳送,Y世代更利用那些簡短密集的時間,實際協調各種活動,取代我們一直以來或許習慣做的事前規劃。這是他們在觀察企業運作的情形之後,指出的一項重點。他們很驚訝,我們要花這麼多時間,想辦法一起通個電話,想辦法開個網路視訊會議,或者是,天曉得,想辦法把人找齊,一起在會議室裡開會。在他們的世界裡,他們只要快速把簡訊傳送給朋友,就能迅速解決這個問題,不用花太多時間設法召集那些人。所以,簡訊很有用。這是他們工作的方式之一。而且它不只會改變我們使用的科技,我認為它也會改變公司裡的一些流程。

麥克曼:可是,坦美,我們喜歡開會,我們喜歡我們組織裡的結構。我們要如何面對這樣的變化呢?

艾瑞克森:我想你必須要做出某些程度的調整,保羅。我並不是說,只有我們這一方需要調整,需要做出所有改變,我認為Y世代也須改變。但我們應該要開放,接受他們能夠教我們的一些事情。我們應該嘗試他們做事情的某些方法,觀察這麼做會不會帶來一些好處。當然,他們使用科技非常有效的另一個例子,就是臉書的技術。把資訊張貼在共同的空間,大家在空閒時可以查看。我喜歡說,Y世代很擅長「非同步」的活動。Tivo就是一個例子。許多Y世代都看同一個電視節目,但很少人會在同一時間即時觀賞,他們選擇在方便的時間點收看。這其實是個相當聰明的概念。而我認為,企業裡有許多流程,或許都可以讓它多一些「非同步性」,讓你我可以更容易從事我們有興趣做的事情,而且是在更方便的時間點上。

麥克曼:所以,坦美,這些Y世代還真是相當有趣的一群。在塑造他們成為現在這個模樣的過程裡,他們的雙親扮演了哪些角色?

艾瑞克森:哦,嬰兒潮世代在塑造Y世代上扮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嬰兒潮世代是我們所見過最為專注,最以孩子為中心的父母親。而這一點對於這兩個世代之間的關係,產生了難以置信的結果。Y世代非常喜歡他們的父母親。你可能會很驚訝,有90%的Y世代說他們跟自己的父母親非常親近。而且那份親密感不只是在學校環境裡,同時也進入到了職場裡。所以,我們會看到父母親陪同孩子來面試,他們會撥電話給雇主,想了解為什麼強尼沒獲得那份工作,或是為什麼蘇西沒得到升遷。許多介入很深的動作,來自於那些非常積極、非常具有競爭性,且多半是嬰兒潮世代的父母親。

我對這個情形的看法分為兩個部分。首先,如果你是雇主,我認為你應該先不要假設,員工鼓勵父母那樣做。有可能年輕人甚至都不知道這件事情,更不用說要求這麼做。另一方面,如果你是父母親,而且你有這麼做,那麼我認為你應該稍微放手一下。因為這麼做會傷害你孩子在職場上的名聲。

麥克曼:坦美,妳對於Y世代和他們嬰兒潮世代雙親之間密切關係的說明,或許也可以解釋妳提出的另一項觀察。Y世代喜歡在職場上和嬰兒潮世代一起工作,勝過於和跟他們有更多共同處的X世代共事。

艾瑞克森:我想你說的對,保羅。總體來說,Y世代跟嬰兒潮世代之間的關係非常有戰鬥力。比方說,我們相當鼓勵企業建立「前輩指導」關係,鼓勵嬰兒潮世代花時間跟Y世代相處,把他們的知識傳遞出去。這跟X世代就完全不同,我有時候看X世代就幾乎像是中間的那個孩子,夾在這兩大世代之間。X世代的人數較少,在許多公司裡,X世代員工人數較少,一邊有許多的嬰兒潮世代,而另一邊則有許多的Y世代從大門外蜂擁而入。Y世代跟X世代之間的關係不一定是和樂的。Y世代通常會認為那些X世代的專業技能遠輸給Y世代早已建好關係的嬰兒潮世代。

麥克曼:好極了。坦美‧艾瑞克森,非常謝謝你。

艾瑞克森:謝謝你,保羅。



本篇文章主題世代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