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迎戰破壞式創新

迎戰破壞式創新

2012年12月號

別讓經濟學家壞了經濟學

Saving Economics from the Economists
羅納德.科斯 Ronald Coase
瀏覽人數:8403
  • "別讓經濟學家壞了經濟學"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別讓經濟學家壞了經濟學〉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別讓經濟學家壞了經濟學〉PDF檔
    下載點數 10
目前教科書裡介紹,並且在課堂上傳授的經濟學,與企業管理並沒有多大的關係,和創業精神更是風馬牛不相及。經濟學與日常生活事務脫節的程度,嚴重到令人驚訝和婉惜。

目前教科書裡介紹,並且在課堂上傳授的經濟學,與企業管理並沒有多大的關係,和創業精神更是風馬牛不相及。經濟學與日常生活事務脫節的程度,嚴重到令人驚訝和婉惜。

過去的情況並非如此。當現代經濟學誕生時,亞當.史密斯(Adam Smith)將它想像成「國家財富的本質與原因」研究。他影響深遠的著作《國富論》(The Wealth of Nations)廣受商界人士拜讀,即使史密斯曾因為他們的貪婪、短視和其他問題,相當率直地貶低他們。這本書也激起,並引導政治人物之間對貿易,以及其他經濟政策的論戰。當時的學術圈很小,經濟學家必須吸引廣大的觀眾,即使在20世紀初,英國經濟學家阿弗雷德.馬歇爾(Alfred Marshall)仍設法讓經濟學成為「一項對財富的研究,以及探究人的學問(the study ofman)中的一支」。經濟學仍然與工業家有關。

到了20世紀,經濟學整合為一項專業;經濟學家有餘力專門為彼此撰寫文章。與此同時,這個領域經歷典範轉移,逐漸變成經濟化(economization)的理論研究,並放棄將現實世界的經濟當成研究主題。如今,經濟學將生產邊緣化,典型的問題是相當靜態的資源配置問題。經濟學家在分析商業公司時,使用的工具太過抽象,而且多屬推測性的理論,無法提供指引,讓企業家和經理人在持續的奮鬥中,以低價將新奇的產品帶給消費者。

這種經濟學與現實經濟分道揚鑣的情況,嚴重打擊商業界和經濟學這門學問。由於經濟學在實際見解上沒有多大貢獻,經理人和企業家都仰賴本身的商業敏銳度、個人判斷,以及經驗法則來做決定。在危機期間,企業領導人失去自信時,通常會仰賴政治力量來填補空白,一般會逐漸將政府視為創新、就業等棘手經濟問題的解決方案。

因此,經濟學成為國家用來管理經濟的便利工具,而不是大眾用來了解經濟如何運作的工具。但由於經濟學不再以系統化實證研究經濟的運作做為穩固基礎,它幾乎無法勝任這項任務。在人類大半的歷史上,家庭和部落主要仰賴本身的自給自足經濟;他們與彼此和外界的連結很少,且是間歇性的,這種情況隨著商業社會的興起而大幅改變。如今,分工得愈來愈細的現代市場經濟,則是仰賴不斷擴大的貿易網,它需要複雜精細的社會機構網絡,來協調跨越各個國界的市場和企業運作。在現代經濟日趨機構密集的時代,將經濟學縮減成價格理論(price theory),已經夠令人困擾了,而讓經濟學領域陷入困難的選擇科學(science of choice),忽略社會、歷史、文化和政治對經濟運作的影響力,更是形同自殺。

現在,該是將嚴重貧乏的經濟學領域,與經濟重新接軌的時候了。在中國、印度、非洲和其他地區湧現的市場經濟,預示了新的創業精神年代,經濟學家也因此得到空前的機會,能研究市場經濟如何在文化、機構和組織各異的社會中,獲得韌性和復原力(resilience)。但唯有將經濟學重新定位為研究人們現況,以及經濟制度實際狀況的學問,才能產生知識。

(林麗冠譯自“Saving Economics from the Economists,”HBR, December 2012)



羅納德.科斯 Ronald Coase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芝加哥大學法學院榮譽教授。 他將與亞利桑那州立大學(Arizona State University)的王寧(Ning Wang)推出一本新期刊《人與經濟》(Man and the Economy),本專欄為王寧代筆。


本篇文章主題經濟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