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迎戰破壞式創新

迎戰破壞式創新

2012年12月號

哈佛個案研究評論篇:血汗股權值多少?

How Much Is Sweat Equity Worth?
柯特尼.雷烏姆 Courtney Reum , 強恩.歐林托 Jon Olinto
瀏覽人數:10875
  • "哈佛個案研究評論篇:血汗股權值多少?"

  • 字放大
  • 多人授課購買
    購買〈哈佛個案研究評論篇:血汗股權值多少?〉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哈佛個案研究評論篇:血汗股權值多少?〉PDF檔
    下載點數 10
評論1:平衡理性與感性,評論2:考慮長期的關係

平衡理性與感性

在完全理性的世界中,布魯克斯不會將Erbe一半的股權讓給泰勒。這家公司是他的構想,是他投資錢成立的。但這個世界並不是全然理性的,關係和情感都很重要,所以布魯克斯應該考慮答應他堂弟的要求。

這個個案大致以VeeV為藍本,VeeV主要生產加入巴西莓的酒類和即飲雞尾酒混合款。我在2007年創立公司,幾個月後我弟弟卡特(Carter)加入。我們一開始並未談論金錢或股權的事,我們從小一起長大,總是有福同享,不分彼此。所以我們做的,就像一般人在新創公司的做法一樣,快馬加鞭展開重要工作,試著提早一天就把一切事情做好,分頭解決問題,彌補漏洞,有時像校長、有時又像工友。

幾個月後,所有權的議題終於浮現,我才了解應該早點談論這一點。卡特想要我的一半股份,一開始我不想給他。別誤會我的意思;我知道他是VeeV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工作極為賣力,而且也投資自己的一些錢,所以我不是想要用80/20的比例來分配,而是想用60/40的比例,以此來肯定我提出開設公司的構想、冒著最初的風險。那似乎很公平。

我向他人尋求建議,包括經商有成的父親。每個人都同意,我應該保有較多VeeV股份,但我知道,這可能會引發卡特和我爭論。我不想要顯得自私,尤其不想要對我弟弟自私。我認為,爭執不僅可能會破壞我們的關係,還有公司的成長,更可能會影響整個家庭的互動關係。

找出各自重視的權益

所以,我還是同意和他平分股份,但條件是我會名列VeeV的管理成員,而且對所有決定有最終的批准權。卡特覺得受到重視、尊重,以及獲得良好回報,這些對他來說很重要。我覺得我仍擁有公司的掌控權,這對我來說最重要。

布魯克斯想要愈多股份愈好,這是人之常情;在製酒業,即使是最成功的新創企業,最多成長到價值五千萬到一億美元;這個可以分食的大餅,遠遠小於可高度擴展、很快就價值數十億美元的科技公司。因此VeeV像Erbe一樣,提供多數投資人最低保證利潤報酬,而不是公司股份。

但布魯克斯應該明白,泰勒擁有的公司股份愈多,就會更有動力。這一點也適用Erbe延攬進公司的每一位高階主管。幾年前,卡特和我同意從各自的公司股份中撥出相同數量,這樣我們就有一些股份,可以提供給我們想用股票或選擇權來激勵的中、高階主管。

現在我們在公司裡忙得不可開交,很少會想到股份是怎麼分的。營收年復一年增加一倍,我們是美國前三大成長最快速的酒類品牌之一,旗下的伏特加酒行銷全美五十州,我們希望明年春天進軍國際市場。這樣的成功,全靠我弟弟和我堅固的伙伴關係。我們現在仍是最好的朋友。

考慮長期的關係

查理叔叔對布魯克斯提供的建議不錯。創業家必須對協助創立公司的功臣論功行賞。泰勒對Erbe的貢獻顯而易見,因此布魯克斯應該提供他大量的股份。但布魯克斯是構思開設這家公司,並承擔所有財務風險的人,他不應犧牲過半數的控制權,至少應擁有51%。由於投資人已擁有10%,因此泰勒的股份最多。

不論是給泰勒39%,還是要依照60/30或70/20來分配,都由布魯克斯決定。不過,他應該要夠慷慨,才能保持與他堂弟的私人關係,並讓泰勒覺得受到重視,每天都樂於上班。未來,應該在一開始就與高階主管或員工,一起討論股權或其他薪酬,包括選擇權、紅利和薪資等,並且與可量化標準連動。

八年前,我最好的朋友安東尼.艾克爾(Anthony Ackil)和我,合開一家致力使速食更「真實」的連鎖餐廳b.good,當時我們就採用上述的方式。雖然我們一起提出構想,並合寫業務計畫,但我們一開始就決定要根據投資額來發行股票。安東尼財力比我好,所以買下更多股份。另外兩位協助我們規畫開店事宜的人士,也參與那一輪的創始人投資。我們同意用這種方式來架構股權,從未質疑這項協議。

一開始就該討論股權分配

我們的焦點一直是建立偉大的事業,而不是誰得到什麼好處。我想那也適用於大部分創業家。就像布魯克斯和泰勒,他們對自己的構想感到興奮,所以一直沒有討論過股權問題。但你投資公司時,就必須要討論這件事。當布魯克斯出資25萬美元時,他應該要告訴泰勒這代表什麼意義。如果泰勒認為,離開私募股權工作轉而為Erbe做事,就等於一項投資,他應該這樣對布魯克斯表示。

一旦處理好這個狀況,只要堂兄弟倆繼續相輔相成,合作無間,他們的合作就會有光明的未來。我和安東尼的關係就是如此。持續擴展,在麻州有八個據點,在其他州也創造了加盟機會,因此我們順理成章地劃分彼此的職責。我專注在品牌和行銷,就像泰勒一樣,而安東尼負責財務和營運,就像布魯克斯一樣。我們都熱中於自己的工作,而且了解對方多麼努力工作。

我們從小就認識,所以完全信任彼此。我認為,那是成功企業伙伴關係的寫照。有些關係久而久之會出現問題,是因為伙伴在意相同的事情,並且彼此侵犯到對方的領域。安東尼和我也明白,我們何時應該尋求外部建議。五年前,我們設立一個由投資人和產業專家組成的委員會,以協助我們決定可能會有爭議的問題,例如我們自己的薪酬方案。布魯克斯可以考慮在Erbe採取相同的做法。



柯特尼.雷烏姆 Courtney Reum

酒公司VeeV Spirits創辦人。


強恩.歐林托 Jon Olinto

優質連鎖速食餐廳b.good的共同創始人。


本篇文章主題創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