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再造競爭力

再造競爭力

2012年3月號

重振創業精神

Reviving Entrepreneurship
喬許.勒納 Josh Lerner , 威廉.沙門 William Sahlman
瀏覽人數:8665
  • 文章摘要
  • "重振創業精神"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重振創業精神〉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重振創業精神〉PDF檔
    下載點數 10
本文提到的這12大政策決斷,可能是「創業精神」這個美國最大資產的滋養品,也有可能是損害這項資產的罪魁,因此,必須要小心處理與面對。此外,為了提升競爭力,政府除了創造有利於創業的環境外,更可以直接投資。

一直以來,美國經濟文化的特色,就是願意追求機會;願意採用新的產品和服務;社會、法律和經濟上都容忍失敗;能有效率地重新部署人力和資金。這一切導致形成一種高度演進的體系,能夠分配人力和財務資本投入新創事業,這些事業為美國帶來極大的優勢。

但這種創業引擎,現在出現了嚴重的疲弱跡象。美國現在成立的新企業,遠比以前少得多,因此創造的新工作也較少。創投資金的金額和投資廣度都已縮水,股票上市的小公司更是銳減。在此同時,中國和巴西等其他市場的這些指標,卻快速成長。

隨著美國的政策制定者開始覺醒,了解振興創業活動的必要性,他們還必須體認創業是一個過程,而不是一種行動。不論他們做決定時,是否有考慮到創業活動,這些決定都會改變新企業在這個過程中每一階段面對的環境,而且有時影響非常巨大。

發掘機會

基礎科學和轉化科學

美國政府資助基礎研究的政策,以往曾獲得非常豐厚的報酬。民間資本也能利用聯邦資助獲得的發現,把它們轉化成極有價值的商業用途。但現在,政府對研究投注的資金水準和性質,都出現問題了。隨著資源緊縮,有關資助對象的決定愈來愈保守。實驗室裡一些最可能造福社會的計畫,很難獲得經費,因為這類計畫通常是不確定性極高,並挑戰傳統思維。因此,美國必須設法促進適當的「高風險」研究。

市場催化劑

政府如想改變社會行為,例如,減少使用碳基燃料,有各種機制可以使用。政府可明令禁止這些行為,或是徵稅加以遏止。政府也可採取更正面的做法,利用補助鼓勵更好的替代辦法(例如,對生產替代能源的廠商,提供貸款擔保或採購合約)。政府甚至可以支持發展可協助引進理想改變的新科技。但政府不應試圖選出贏家,必須體認到,讓各種做法自由競爭,能為社會帶來最大的利益。有創業精神的人,絕對會鍥而不捨地追求各種機會;政府最重要的任務,就是確保風險和獎勵能有適當的組合,以引發廣泛的反應。

巨大的挑戰

從教育到消減貧窮的各種社會問題,都能由目前和未來具有創業冒險精神的人士有效解決。以美國的「知識就是力量」計畫(Knowledge Is Power)的破壞式影響為例。參與這項計畫的實驗性特許學校,教學成績經常勝過傳統公立學校,花費卻較少。還有「青年村」計畫(Youth Villages),利用以證據為基礎的治療模式,協助引導可能誤入歧途的孩子。這項計畫在過去十年來與州政府合作,使田納西州必須交付寄養的兒童,安全地減少了34%。政府有責任體認到,這些機構在兩方面擔任重要角色,一是挑戰現狀,另一方面是為政府主持的計畫和其他模式,提供一些不同的做法。

組合資源

人力資本的品質和供應

從幼稚園到12年級的整個教育制度的政策決定,影響美國未來是否能擁有適當的人力、技能和態度,以加強既有的創業優勢。移民政策也非常重要,特別是在「高潛力」創新活動領域,也就是製造能顛覆現狀的創新產品。相關研究顯示,受過教育的移民,在這方面扮演的角色異常重要。歡迎數以百萬計的外國學生到美國上大學,卻讓他們畢業後很難留在美國貢獻所學,這麼做合理嗎?更妥善的辦法,應該是自動提供綠卡給所有拿到高等學位的外國學生。

資本市場

用納稅人的錢去資助金融市場的投機做法,絕對應該制定政策加以遏止。但如果管制法規使得 新企業在現實經濟體系下很難籌到資金,以維持成長和投資,就是因噎廢食了。美國企業首次公開發行股票的市場已經死氣沈沈,至少有部分原因在於公平披露資訊法、管制金融業的沙賓法案(Sarbanes-Oxley)、股票交易改用十進制,以及投資銀行的運作與研究分家。雖然在某些方面,加強金融管制的確有好處,但不論政策立意多麼良善,美國都必須避免提出任何會減少創業活動,或是損害企業公開籌資能力的政策。

便利的資訊

第一次到新跑馬場的人比較吃虧,因為不知道這個場地是對一開始就領先的、還是後發型的馬較有利,也不知道最熱門的騎師是誰。同樣的道理,金融機構到地方市場發展,也會綁手綁腳,不太敢放手投資,因為它們得不到有關當地創業活動的水準,以及以往的投資結果之類的資訊。新興創業市場的創業者,往往也不太了解頂級私人投資者的期許、潛在的策略伙伴,以及投資銀行家。政府可公布資料和促進交流,以填補這些資訊缺口。政府也可以提供經費或採取其他做法,以鼓勵地方行業協會擴大資訊流通。

進入市場

競爭激烈的場地

要讓市場出現寶貴的創造性破壞過程,必須讓能提供更佳產品和巧妙商業模式的新手加入競爭。政府必須設法讓公司可以建立優勢,但避免讓它們強大到其他企業無法撼動,在這兩者之間取得平衡。這當然是反托拉斯和反對不公平競爭立法的用意,因此,美國政府的當務之急,就是更嚴格和迅速地確實執行現有法律。

改善模式

員工健保

若是由雇主擔負員工的健保費用,政府影響這些費用的任何做法,都會改變創業行動的未來發展。健保費用有如一種雇用稅;提高這種費用會嚇阻創業,影響到全國的就業情況。不幸的是,美國最近制定的平價醫療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把重點放在協助民眾獲得健康保險,而不是鼓勵民眾努力保持健康。政府要在這方面鼓勵創業的上上之策,就是它無論如何都該為民眾做的事情:推動大規模創新,包括科技創新(例如,促進治癒疾病,而不只是舒緩病情,以及加強追蹤醫療費用和結果);商業模式創新(例如,推廣由護理師主持的門診診所提供例行療護);革新醫療系統,用更低廉的費用,提供更好的結果(例如,改變病人的行為、改革付款方式、增加透明度)。

成功和收穫…

對風險和獎勵的稅務待遇

稅務政策對創業活動的影響非常重大。資本利得稅影響當事人得以保留多少利潤,並因此影響高風險資金的供應。對投資虧損的扣減額設限,會損害投資,尤其會讓新企業倒閉的比率極高。在個人層次,如果政策對行使股票選擇權的所得,用一般所得高稅率課稅的話,人們就會不太願意加入新創事業工作。在公司層次,在虧損年度提供抵稅優惠的政策,能增加現金流和鼓勵投資。為了促進創業活動,政府政策必須改變對個人和資金的稅後酬勞結構,以增加利潤的吸引力,減少虧損造成的傷害。

…或失敗與再次嘗試

人力和財務資本的流動性

任何新企業要站穩腳步,都需要注入資金和人力。用有生產力的方式,迅速重新部署這些資源的能力,對美國經濟助益不小。在其他國家,這種重新部署的行動,經常受制於立意良善、但大有問題的政策,例如,強制規定如果員工做滿特定年限,要解雇時必須提早很久就通知,並提供大筆遣散費。由於許多新企業難免倒閉,任何懲罰失敗的政策都會壓抑創業精神。美國必須繼續避免落入這種陷阱。

智慧財產權

在公共政策領域,很少有比智慧財產權更能引起激烈辯論的議題,而且這是有緣故的。如果創業者無法保護自己的發明,創新勢必受到限制。但對創新保護過度,對創新活動的抑制可能更大。美國在國內對保護智慧財產權努力維持適當平衡之時,也必須倡導有關措施,鼓勵和獎勵世界各地的創新活動,並切記「一體適用」的做法絕對行不通。



喬許.勒納 Josh Lerner

哈佛商學院講座教授,《夢碎大道》(Boulevard of Broken Dreams: Why Public Efforts to Boost Entrepreneurship and Venture Capital Have Failed-and What to Do about it)的作者。


威廉.沙門 William Sahlman

哈佛商學院講座教授,《新企業和創業家》(New Business Ventures and the Entrepreneur)的共同編輯。


本篇文章主題經濟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