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最強成長策略

最強成長策略

2012年2月號

求公平就別想成長?

How Much Inequality Is Necessary for Growth?
福亞德.哈薩諾夫 Fuad Hasanov , 烏迪德.伊茲拉里 Oded Izraeli , 福亞德.哈薩諾夫 Fuad Hasanov , 烏迪德.伊茲拉里 Oded Izraeli
瀏覽人數:7398
數十年來,經濟學家一直想知道,分配不均對長期經濟成長是壞或好。一方面,揮之不去的分配不均,會有製造社會底層階級之虞。

占領華爾街」(Occupy Wall Street,編按:是一個抗議華爾街助長經濟衰退的組織)的抗議人士指出,不計大衰退(Great Recession;譯注,指2008年前後的經濟衰退),數十年來強勁的全球經濟成長,並沒有照顧到許多人。舉例來說,美國國會預算室(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最近發表報告,說從1979到2007年,收入最高1%的人之所得,占全國稅後所得的百分率,增加一倍以上。

數十年來,經濟學家一直想知道,分配不均對長期經濟成長是壞或好。一方面,揮之不去的分配不均,會有製造社會底層階級之虞。這個階級的成員,教育程度不足、技能低落,因此無法以所得者或消費者身分,充分參與經濟發展。這會造成政治不安,因而對投資和成長構成風險。另一方面,有些人認為,由於分配不均,將較多資源送到資本家(而不是勞工)手裡,有助於促進儲蓄和投資,並催化經濟成長。

為了回答這個問題,我們檢視1960到2000年每個人口普查年,美國48州的經濟資料,發現新的證據顯示,分配不均和成長,以相當複雜的方式交纏,以及整體而言,不管是高水準的分配不均,還是低水準的分配不均,都會使成長下降。

我們從多個角度觀察這些資料,每個角度都根據不同的統計模式。從其中一個角度觀察時,我們發現,分配不均和成長呈現駝峰形關係。分配不均升高到2000年的平均水準之上,成長會下降;低於這個水準,也發生相同的事。根據這項分析,只能說2000年的分配不均像是最適水準。

從另一個角度,我們發現類似的駝峰形關係,但駝峰落在不同的位置。從這個觀點來看,2000年的分配不均水準對成長有利,但更高的水準(在某種程度內)更好:分配不均溫和上升一個標準差,會使年成長率增加約0.6個百分點。

這件事的長期涵義是什麼?從分配不均上升得到的利益含混不明:雖然我們的發現顯示,分配不均溫和上升可增進成長,其他的資料卻指出,分配不均升高會縮短成長期,而且可能讓成長戛然而止。但降低分配不均,長期而言有明顯的利益:這會強化人們覺得社會是公平的、改善社會凝聚力和流動性、擴大成長方案受到的支持。如此一來,政策如果只著眼於促進成長,卻忽視分配不均,到頭來可能導致失敗,而政策如果藉促進就業和教育,以降低分配不均,將對現代經濟日益需要的人力資本,產生有利的影響。

(羅耀宗譯自“How Much Inequality Is Necessary for Growth?”HBR, January-February 2012)



福亞德.哈薩諾夫 Fuad Hasanov

國際貨幣基金(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IMF)經濟學家。


烏迪德.伊茲拉里 Oded Izraeli

奧克蘭大學(Oakland University)教授。本文僅為作者的個人觀點。


福亞德.哈薩諾夫 Fuad Hasanov

國際貨幣基金(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IMF)經濟學家。


烏迪德.伊茲拉里 Oded Izraeli

奧克蘭大學(Oakland University)教授。本文僅為作者的個人觀點。


本篇文章主題會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