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營造快樂競爭力

營造快樂競爭力

2012年1月號

樂觀競爭力

Positive Intelligence
紹恩.阿克爾 Shawn Achor
瀏覽人數:26007
  • 文章摘要
  • "樂觀競爭力"

  • 字放大
  • 多人授課購買
    購買〈樂觀競爭力〉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樂觀競爭力〉PDF檔
    下載點數 10
本文表示有所謂的「快樂優勢」,也就是說,如果擁有正面積極的心態,在面對挑戰時,就會展現出更好的績效。由此更進一步提出讓人們培養幸福感,以便邁向成功的三種方法:培養新習慣、協助同事、改變面對壓力的態度。

2010年7月,個人保養品公司蜜蜂爺爺(Burt's Bees)進行重大變革,因為它即將展開進軍19個新國家的全球擴張行動。在這種高度壓力的情況中,許多領導人會經常召開會議,讓副手不勝其擾,或是發送緊急要求,將副手的收件匣塞爆。經理人的這種做法,提高了每個人的焦慮程度,而焦慮會啟動負責處理威脅的大腦某個部分,也就是杏仁核(amygdala),並從負責有效解決問題的前額葉皮質偷走資源。

蜜蜂爺爺公司當時的執行長約翰.理德羅根(John Replogle)則採取不同的做法。每天,他會發送一封電子郵件,讚揚某位在全球擴張計畫中辦事有功的團隊成員。他會中斷自己的擴張計畫簡報,提醒經理人要和自己的團隊談論公司的價值觀。在全球擴張行動期間,他要求我主持一場長達三小時的員工會議,討論「快樂」。一年後,資深團隊裡的一位成員告訴我,理德羅根對採取正向領導的著重,使經理人在成功轉換到全球企-業之際,仍持續保持投入和凝聚力。

那種結果應該不令人意外。研究顯示,人們以正面積極的心態工作,在生產力、創意、投入等每個層面的績效都會提升。但快樂可能是推動績效的因素中,最令人誤解的一項。首先,大部分人相信,成功較快樂優先來到,他們認為「我一旦獲得晉升,就會感到快樂」,或是「我一旦達到銷售目標,就會覺得很快樂。」但因為成功是變動不定的目標,你一達到目標,就會把目標再度提高,而成功帶來的快樂也會快速飛逝。

其實,反之亦然:人們若是培養正面積極的心態,在面臨挑戰時,就會有比較好的績效。我把這點稱為「快樂優勢」(happiness advantage),也就是如果心態正面積極,每項業務成果都會有所改進。我在48個國家擔任研究人員和講師,觀察到這種「員工快樂與成功」之間的連結效應。有這個看法的不只我一個:在225項學術研究的統合分析(metaanalysis)中,研究人員桑雅.柳波莫斯基(Sonja Lyubomirsky)、蘿拉.金恩(Laura King)、艾德.迪也納(Ed Diener)也發現有力的證據,可證明生活滿意度和成功業務成果之間的定向因果關係。

另一項常見的誤解是,我們的遺傳、環境,或是兩者的組合,會決定我們的快樂程度。可以肯定的是,這兩個因素都有影響力,但一個人的幸福感,是出奇地具可塑性的,你培養的習慣、與同事互動的方式、如何看待壓力,這些全都可以控管,以提高你的快樂程度和成功機率。

改變 1:培養新習慣

訓練自己的大腦正面積極,和到健身房鍛鍊肌肉沒什麼不同。「神經可塑性」(neuroplasticity),是指腦部即使在成年期,也具備適應環境變化的能力。而最近關於這方面的研究調查顯示,你培養新習慣,就可以重新連結大腦。

從我的研究來看,每天進行短暫的正向練習,最少持續三週,可以產生永久的影響。例如,2008年12月,就在數十年來最糟糕的報稅季前,我和專業諮詢服務組織KPMG在紐約及新澤西州的稅務經理一起工作,看我能否幫他們變得快樂些(我顯然是樂觀的人)。我請他們在與正向改變相關的五項活動中選擇一項:

寫下自己感激的三件事。

向本身社會支援網絡中的某人傳達正向訊息。

在自己的辦公桌冥想兩分鐘。

運動十分鐘。

花兩分鐘在日誌中描述過去24小時最有意義的經驗。

參與者每天進行他們的活動長達三週,訓練結束後幾天,我們評估參與者和控制組,以判斷他們大致的幸福感。他們有多投入?他們憂鬱嗎?在每項衡量標準上,實驗組的得分都遠高於控制組。四個月後,我們再度對兩組人員測試,實驗組在樂觀和生活滿意度上的分數仍高得多。一般公認「生活滿意度量表」(life satisfaction scale)這項指標是用來預測工作生產力和快樂程度的最佳工具。在這個滿分35分的量表上,參與者接受訓練前的平均得分是22.96分,四個月後,得分大幅升高到27.23。一天進行一項快速的練習,就可讓這些稅務經理在訓練計畫結束後幾個月都比較快樂。快樂成為一種習慣(見邊欄:「快樂與獲利」)。

改變 2:協助你的同事

上述五項活動中最有效的一項,可能是與你社會支援網絡中的人員正面積極配合。強大的社會支援,與大量令人滿意的成果相關,例如,茱利安.荷特隆斯泰德(Julianne Holt-Lunstad)、提摩西.史密斯(Timothy Smith)、布雷利.雷頓(Bradley Layton)的研究結果顯示,高度的社會支援確實像經常做運動一樣,可以讓人長壽,而缺乏社會支援,就像高血壓一樣具有殺傷力。

社會支持的好處,並不僅限於身體部分。我和菲爾.史東(Phil Stone)、泰爾.班-夏哈(Tal Ben-Shahar)在哈佛大學對1,648位學生進行研究,結果發現,在面臨高度壓力時,社會支援是最佳的快樂預測指標。我們採用齊梅特(Zimet)的社會支援量表(social support scale),來評估學生對社會網絡的正向投入度,結果,快樂與齊梅特這項學術性評估法之間的相關性高達0.71,相較之下,抽煙與癌症之間的相關性是0.37。

這項研究的焦點,集中在學生「獲得」多少社會支援,但我在2011年3月的後續研究中發現,維持快樂和投入還有更重要的因素,就是學生「提供」的社會支援。例如,學生因課業而忙昏頭的情況下,有多常協助他人?他有多常主動展開工作上的社會互動?提供社會支援者,也就是替人收爛攤子、邀同事共進午餐、安排組織辦公室活動的人,在工作上的投入程度,可能比獨來獨往者高出十倍,獲得晉升的可能性也高出40%。

實際上,社會支援如何化為讓員工快樂的工具?與我合作的大型醫療保健供應商歐奇斯納健康系統公司(Ochsner Health System)採用一種它稱為「10/5法」策略,來加強員工與病患之間的社會支援。我們教育11,000位員工、領導人和醫師,有關社會支援對病患經驗的影響,並請他們修正自己的行為。當員工在醫院裡,走到另一個人所在位置的十英尺內,他們必須與對方眼神接觸,並且微笑。當他們走到五英尺內,必須和對方打招呼。自從實施10/5法之後,到歐奇斯納看病的病患特別多,病患推薦該機構的可能性增加5%,醫護服務提供者分數也大幅提高。社會支援顯然不只促使員工更快樂,也讓客戶更滿意。

改變3 :正面看待壓力

壓力是影響員工在工作上快樂與否的另一個核心因素,許多公司提供紓壓訓練,側重在壓力對健康的負面影響,問題在於,人們會因壓力重重而備感壓力。

壓力有好的一面,記住這一點是很重要的。我在2011年2月和輝瑞大藥廠(Pfizer)合作,請資深經理列出對他們影響最大的五項經驗,他們寫下的經驗,幾乎都跟龐大的壓力有關,畢竟,幾乎沒有人是在度假中成長的。隨便找一本傳記,都會看到同一件事:壓力不只是成長的障礙,也可能是刺激成長的因素。

你對壓力的態度,可能大幅改變它影響你的方式。在金融體系發生危機和大幅重整期間,艾利亞.庫朗(Alia Crum)、彼得.薩洛維(Peter Salovey)和我,在瑞士聯合銀行(UBS)進行一項研 究,我們請經理人觀看兩支影片的其中一支,第一支影片說明壓力會削弱績效,第二支影片則描述壓力強化人腦和身體的方式。六週後,我們評估員工,結果發現,看過「強化」影片的員工在壓力心態量表(Stress Mindset Scale)得分較高,也就是說,他們認為壓力能強化而非削弱自己的績效。此外,那些參與者感到健康問題大為減少,工作時的快樂程度大幅增加。

壓力是工作上不可避免的一部分,下次你覺得不堪負荷時,就試試這項練習:將你面臨的壓力列出來,將它們分成兩類,一類是你可以控制(比方說一項專案或你的收件匣),一類是不能控制的(比方說股市、房價),選擇你可以控制的壓力,並提出你可採行以便紓解壓力的一項具體小步驟。這樣一來,你就可以讓大腦回歸到正向,而且有效益的心態。

一個好的開始

增加快樂顯然可以提高成功機率。培養新習慣、支援你的同事,並且正面看待壓力,是好的開始方式。

(林麗冠譯自“Positive Intelligence,”HBR , January- February 2012)



紹恩.阿克爾 Shawn Achor

良好思考公司(Good Think)執行長和《快樂優勢》(The Happiness Advantage, Crown Business, 2010)一書作者。


本篇文章主題生產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