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體驗出商機

體驗出商機

2011年12月號

產品原型傷害創造力

Early Prototypes Can Hurt A Team's Creativity
保羅.雷奧那帝 Paul M. Leonardi
瀏覽人數:8502
在產品開發過程中,低成本而粗糙製作的原型,向來是廣受歡迎的工具。簡單的產品原型,能具體落實抽象的觀念,引導創新工作者進行對話,集中他們的注意力,幫助他們向前邁進。

在產品開發過程中,低成本而粗糙製作的原型,向來是廣受歡迎的工具。簡單的產品原型,能具體落實抽象的觀念,引導創新工作者進行對話,集中他們的注意力,幫助他們向前邁進。

但許多公司接著很快就提出更精細的產品原型,這時問題就來了。我針對汽車業進行的研究顯示,當人們看到精細的原型,奇怪的狀況會發生:他們會全心探究原型的外形與功能,卻忽略了產品要解決的問題,以及開發過程可能會出現哪些阻礙。這樣的原型無法幫團隊釐清未來走向,反而阻礙人員進行有益的腦力激盪。

之所以會發生這種問題,是因為企業在開發複雜的科技產品時,負責的團隊往往會試圖齊一步調,卻沒有察覺成員之間對計畫的緣起,以及可能遭遇的阻礙,其實並沒有達成共識。這種「創新盲點」(innovation blindness)會引發衝突,導致計畫流產。

企業如何才能避開這個陷阱?在產品開發初期,團隊應保留各種技術挑戰本質上都會存在的模糊性。等到所有成員都很清楚產品應處理、如何處理哪些問題之後,再繼續進行下一階段的開發工作。

我研究過的一家美國汽車公司,就曾在開發過程中遇上創新盲點,被迫將一項產品束之高閣,後來因回歸模糊性,才讓產品起死回生。

其中的關鍵,是以電腦虛擬車輛與牆壁進行的碰撞模擬分析(crash-simulation analysis),從經理人到工程師,所有曾與我晤談的團隊成員都認為,這項分析應在產品開發過程中,扮演更吃重的角色,以增進行車安全,並降低成本。公司許多部門也攜手合作,構想出一套電腦工具,可提升分析的精確度,並協助決策者評估各項設計。儘管各方對這套工具設想的目標一致,基本歧見仍然存在。例如,有一組研發人員認為,要達成目標,就必須加快工程工作的進度;另一組人馬則主張,資料的精確度更重要。

等到研發團隊提出精細的原型,相關討論很快就演變成爭論。一位參與者告訴我:「每個人都在問:『為什麼這個工具的原型沒有這項或那項功能?』」相關爭論持續了好幾年。另一個人則說:「那時的戰況非常激烈。」

後來一位新主管走馬上任,帶來新的觀點,才讓這套電腦工具重獲生機。這位主管看問題的角度與眾不同,因此在無意間,重新將模糊性注入同仁的思考中。大家忙著對付這個模糊性,不再一味替原型的各項功能辯護。後來原型被揚棄,團隊明確界定必須解決的問題,終於開發出這套工具,幫工程師設計更安全的汽車與卡車。

雖然,有了原型,開發人員就更容易向同事說明自己的專業知識,但如果太早就做得太精細,就有可能扼殺開發工作的進展。在各個團隊針對目標和基本的困難達成共識之前,應保留某些模糊性。在產品開發初期,主管應不斷提醒同仁:「我想聽到的不是問題的解決辦法,而是這項產品要解決哪些問題。」

(閻紀宇譯自“Early Prototypes Can Hurt a Team's Creativity,” HBR, December 2011)



保羅.雷奧那帝 Paul M. Leonardi

西北大學(Northwestern University)傳播研究學系與工業工程暨管理學系設計講座助理教授。


本篇文章主題創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