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可免費閱讀文章篇數免費閱讀

本文出自

體驗出商機

體驗出商機

2011年12月號

哈佛個案研究:好好先生當不成領導人?

傑佛瑞.菲佛 Jeffrey Pfeffer
瀏覽人數:13766
  • "哈佛個案研究:好好先生當不成領導人?"


  • 字放大
  • 文章授權
    購買〈哈佛個案研究:好好先生當不成領導人?〉文章授權
  • 購買文章
    購買〈哈佛個案研究:好好先生當不成領導人?〉PDF檔
    下載點數 10
哈佛個案研究:好好先生當不成領導人?
公司裡,大家都喜歡亞當。他不是明星型的人物,但他誠懇、忠誠,能解決問題。現在,有個更上層樓的機會來了,他也自覺準備好了,打算爭取領導人的職務,但他的老闆卻告訴他,他是最好的副手,卻當不了稱職的執行長。

亞當.貝克(Adam Baker)已經被他的上司兼企業導師梅文.史特勞斯(Merwyn Straus)的率直說法困擾了一整天。梅文那天早上在電話中告訴亞當,說他不是領導他們公司最新事業的適當人選。

「那扇門不是向著你敞開的,」梅文這樣說。有些評語起先只是讓人覺得有點刺痛,但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讓人覺得愈來愈痛苦,這句話就是其中之一。因此,非常苦惱的亞當現在正驅車從華盛頓市中心,前往位於馬里蘭州郊區的史特勞斯活動籌辦專家公司(SES)總部,SES是世界上最大的活動策畫企業之一。在這家公司,他是名實相符的營運長,而梅文是執行長。亞當希望梅文能當面向他解釋,為什麼他那麼在意的那扇門是關閉的。

年方32的亞當認為,自己正處於職業生涯的開端,雖然有光彩傲人的學歷,但還只是初出茅蘆。朋友談到他這個人時,總會提到他以第一名的成績,從著名的北卡羅萊納(NorthCarolina)商學院企管碩士班畢業,然後成為該商學院董事會有史以來最年輕的董事。聽他們談他,你會覺得他是一所培養出大量金童學校的頭號金童。但他不是金童,不完全是;他知道自己的吸引力,有一部分正是來自他算不上是真正的金童。

亞當.貝克,就像他的名字一樣,並不是引人注目的人。他有一頭黑髮,言談溫和,身材略矮,脖子有點粗。他看起來像是高中美式足球隊後補球員的後補球員(third-stringer),而他確實曾擔任過那個角色。不過,每個人都認識他,而且人人喜歡他。

亞當有今天這個地位,靠的不是成為群體裡聲音最大或是最有趣的人,而是最平易近人的人,他很快就讓你覺得輕鬆自在。在派對上(他參加很多派對,也開了很多派對),人們會蜂擁到他身邊,尤其在正式場合,更是如此;真正的金童痛恨正式場合,幾乎不下於他們痛恨必須表現得嚴肅正經。人們會跟隨他到寬闊的陽台上,以及磚造的露台上,好像他會提供庇護似的。亞當會說個不停,他並非妙語如珠、舌燦蓮花,但總是誠懇、實在。

一定在場

他知道自己令人著迷,這是陌生人在他背後說的,「這個小個子被選入學校的董事會?這個小個子二十出頭就當上公司的執行長?」等到他們真的了解他之後,就會知道他樣樣條件都具備:聰明、忠誠、「在場」(present)。

「在場」是他很重視的概念。他會露面,做事,解決問題,符合預期,正如他在夏洛特市郊區一間小房子成長的過程一樣,他有三個弟妹、安靜沉著的母親,以及令人莫測高深的父親,他父親不論在家或突然離家,都會讓家人很緊張。

因此,亞當聽到梅文那令人痛苦的話語之後,很自然的反應就是跳進汽車,快速衝向SES總公司。他想和他的老闆當面談。

他在設計部門找到梅文,梅文正在研究一個會議中心樓面設計的模型,問一些非常深入的問題。亞當抵達時,看到梅文溫暖的笑容,似乎表明他們之間並沒有出現什麼變化。是不是亞當聽錯了「那扇門」的評語?

一進入執行長辦公室內,梅文就問亞當,那天早上他們通電話時亞當在哪裡。亞當說,當時他在市中心,正在檢視一個精品店,那是SES公司將要投資的連鎖旅館的一部分,亞當希望經營這個新事業,公司將擁有33%的股權,另外還有兩個投資者。

梅文點點頭。他瘦削敏捷,精神奕奕,有一頭粗硬的白髮。「我知道你很關心這家新公司,」他說。

「非常關心,」亞當說:「我就是為這個而來的。」

這個新事業會涵蓋位於華盛頓、巴爾的摩、費城等地的五家旅館。亞當是第一個注意到這個連鎖旅館要出售的人,而且他知道,就潛在價值而言,價格相當合理。SES公司雖然從來不曾涉足旅館生意,但他說服梅文收購它很符合公司的業務,接下來,他找來其他投資者,其中一個和他一樣,也是商學院的董事。

打從一開始,亞當就暗示他想帶領這個新的連鎖旅館,接下來,他開始積極遊說,希望贏得這個職位。他刻意打聽,因此知道這幾位合夥人對他的候選資格立場分歧。與他同為董事的那位合夥人贊成他出任執行長;另一位合夥人雖然很尊重亞當的能力,但傾向反對,原因是亞當年紀還輕。梅文的態度則是搖擺不定。

「我愛旅館,」亞當說:「我已經作好領導的準備。我做得來。」

「這不是喜不喜歡旅館的問題,」梅文說,「這和喜歡、熱情或奉獻無關,這些你絕對都有。但旅館的業務很棘手,那不是你的專業領域。」

「你知道我學東西非常快,」亞當說。

梅文停頓了一下。「沒錯,」他說:「我要你做的事情,沒有一件你不是在24小時內就妥善完成的。但旅館的經營不只是棘手,還很殘酷。」

「我不殘酷嗎?」

「值得慶幸的是,不,你不殘酷。這就是為什麼那扇門是關著的。我很抱歉。」

就放手吧

「你知道他為什麼這麼說,不是嗎?」亞當的朋友卡立柏(Kaleeb)問。他們正站在位於喬治城(Georgetown)卡立柏家二樓陽台的欄杆旁。太陽下山了,入夜後寒氣逼人,但亞當覺得他需要到外面來。毛衣讓他保持溫暖,他剛喝下的占邊威士忌(JimBeam)與可樂的混合飲料,也有同樣的效果。卡立柏的妻子莎拉(Sarah)在屋內,一如以往,老是在講電話。婚後,她為一家房地產界的龍頭企業工作。卡立柏則走一條非常不同的職業生涯路線,成為新聞館(Newseum)的募款人。

「我的年齡,」亞當說。

「還有──」

「還有塔利林波公司(Tallyrymple),」亞當嘆了口氣說:「這個會永遠糾纏著我。」

「每個人都失敗過。」

商學院畢業後,亞當跟其他人一樣進入投資銀行工作,但立刻覺得那個工作很無聊。他知道應該在適合自己的領域尋找工作,但想不出有什麼是合適的。有一次,卡立柏(或莎拉?)說,亞當喜歡辦新奇有趣的派對來取悅朋友。這個想法讓他茅塞頓開,於是專注在活動策畫的職業生涯上。他對這個行業有興趣,部分是因為它不會吸引最優秀、最聰明的人才。令人驚訝的是,他第一次應徵面試的結果,就讓他獲得了執行長的職位。才27歲,他就負責經營塔利林波公司,總部位於羅利(Raleigh),業務項目是舉辦高檔派對,有許多很有錢的客戶。只不過那是個可怕的經驗:不到一年,公司面臨破產。

「面對那種競爭,我還沒有準備好,」亞當說。塔利林波公司捲入了一場地盤爭奪戰,對手是一家不擇手段、咄咄逼人的公司,它用現金付款,並用威脅不給生意做的手段,來獲得餐飲供應商和表演人才經紀商的合約。亞當起初非常努力擴大潛在的引薦人與客戶網絡,做得很起勁,但他一再發現有人比他搶先一步,捷足先登。梅文.史特勞斯最後以很便宜的價格買下塔利林波公司,併入原有的事業體,並在這個過程中,雇用了已學到教訓的亞當。

「梅文救了你,」卡立柏說:「這就是他這麼保護你的原因。他不希望看到你再發生那種事情。」

「也許是過度保護吧。」

「我建議你別再想這件事了,」卡立柏說:「你前途大好。你喜歡為梅文工作,他認為你神通廣大。你在SES的表現很亮眼。梅文現在是你人脈網的核心,不要破壞這種關係。還記得我們以前在商學院常說的嗎?擴大人脈網,擴大人脈網,擴大人脈網。」

在屋內,莎拉掛了電話,口中還咒罵著,但她來到陽台上時,已經滿臉笑容。她說:「我喜歡大吵一架,」她指的是剛才一直在爭執的有關工作的事情。「嗯,你們在談什麼?」

去討人情

「梅文說什麼?」莎拉問道,亞當正在告訴她整件事情。「那是我聽過的最傲慢自大的事了,簡直把人當小孩看待。」她用一種抑揚頓挫的聲音說道,眼睛閃閃發光。

亞當一時不知道說什麼才好。他要怎麼解釋他多麼尊重與欽佩梅文,梅文教導他在活動策畫這一行必須了解的每件事,而且對他讚譽有加,還一路提拔他?

亞當看著卡立柏,對方點頭示意,他完全理解:莎拉就是不懂得導師與門生這種事情。

「我還記得你介紹我認識他時,」莎拉說:「他告訴我,你就像是他的兒子一樣,等等等等,說個不停。」

「莎拉,」卡立柏說:「談些別的事吧。我再去幫亞當拿一杯飲料。」

「被人當兒子對待無可厚非,」亞當說。

「當然無可厚非,只要他看得出你長大了。」她把一隻手放在他的手臂上,「亞當,我們愛你。我們希望你一切都很順利。但你必須更積極,要清楚你是誰,你想要什麼。梅文也許傲慢,但他是個好人。因此你喜歡他。他公平、公正,是個正直的人。他可能是全世界最正直的人!」莎拉再度展現燦爛的笑容。「你可以利用他的正直,化為你的優勢。」

亞當輕輕擺脫莎拉的手。「我不想占他的便宜。我不想占任何人的便宜。」

「聽我說,」她說:「是誰發現了那個老舊骯髒的連鎖旅館,而且看出它的真正價值?你還是他?是誰做了所有應做的調查,有關衛生違規、勞工問題與欠稅的調查,你還是他?」

「好了,好了。」

「是誰最先說SES應該買下這家連鎖旅館?梅文不置可否時,是誰鍥而不捨?是誰去找到合作伙伴來分擔風險?是誰做了這筆交易,敲定它,讓它生效?都是你啊!」

「那又怎麼樣?」亞當不耐煩地問。

「他虧欠了你,就是這樣。」有一絲憤怒從她眼裡一閃而過,「在我的世界裡,如果虧欠人,就得償還。我的世界和梅文沒有什麼兩樣。他知道自己虧欠了你。」

「我不打算強迫他,」亞當說。

「為什麼不?他在期待你去強迫他。相信我,亞當,你不能一直等待機會來找你。」

「他認為我還沒準備好當執行長,」亞當說:「我太年輕。我有那樣的一段過去──」

「你說得好像你曾坐過牢似的。天哪,你沒有做錯任何事。你被爛人欺負。紳士是要挺身克服這種事的。」

卡立柏回來了,他遞給亞當一杯清涼飲料,並對他的妻子使眼色。她舉起雙臂作出投降的動作。「好吧,是的,如果你向梅文討人情,要他回報你,他會生氣。如果你最在意的是他生氣,那就不要去要求他。但要記住這一點:如果他是這樣一個無可挑剔的正直人,一個真正坦白正直的人,你就該要求他;如果你舉出有力的理由,說明是你自己談成這個交易的,所以他對你有很大的虧欠,他就會說好。」

她從亞當手上拿走飲料,喝了一口,然後放回他的手中。「只要考慮這一點,」她說。

別提出來

次日,在亞當看來似乎安靜得有點奇怪,好像有人把音量調小了。每個東西看上去,都好像是刻意安排的:在銀行前鷹架上的洗窗工人,以及直挺挺坐在公園長椅上的男子。在公司總部也一樣,似乎沒有人真正在做事情,好像每個人都在演啞劇。亞當與梅文的助理快速交換了一個眼色後,一言不發地進入執行長辦公室。

現在,一切又都是真實的了。音量恢復了。梅文小心翼翼地看著亞當。「你有什麼話要說嗎?」

「我只是想和你回顧一下那個交易,旅館的交易,看看它是如何發生的。」

梅文閉上眼睛。「我知道你談這個的用意,」他說:「我並不感到驚訝。」他繼續慢慢地、慎重地說:「我很清楚,如果沒有你,就不會有那個新事業。而且我認為,我們會在這些旅館上賺很多錢。因此,從某方面來說,我很感激你,我的感激之深,也許是金錢無法補償你的。你甚至可能會說,出於感激之情,我應該答應你的任何願望,例如,讓你出任新公司執行長之類的事。」

梅文正視亞當。「是的,我會答應你的任何願望。但我要說一件我很確信的事:你是完美的二號人物:聰明、有遠見、有同理心。但這並不意味執行長的職位很適合你。我愈看到你的行事作為,並想到你的過去,就愈認為這扇門不應該向你敞開。」

他補充說:「所以我有一個願望。你想知道是什麼嗎?」

亞當點點頭,覺得麻木。

「我現在希望的是,你別要求我答應你正在想的願望。」

他們盯著對方,沉默了很久。梅文先開口。「怎麼樣?」他問,揚起一邊的眉毛。

(侯秀琴譯自“Can Nice Guys Finish First?”HBR, December 2011)

問題:亞當應該要求梅文,讓他出任新事業的執行長嗎?

兩位專家學者提供精闢的建議,前往哈佛個案研究評論篇:好好先生當不成領導人?



傑佛瑞.菲佛 Jeffrey Pfeffer

史丹福大學商學院(Stanford University's Graduate School of Business)組織行為學講座教授。


你可能還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