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拼差異取勝

拼差異取勝

2011年11月號

企業政策有害健康?

Could We Manage Not to Damage People's Health?
傑佛瑞.菲佛 Jeffrey Pfeffer
瀏覽人數:8316
  • "企業政策有害健康?"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企業政策有害健康?〉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企業政策有害健康?〉PDF檔
    下載點數 10
就在健保成本持續急速上升,而成果卻進展緩慢之際,研究調查指出一個可望成功的介入焦點:抑制企業使勞工健康遭受傷害的許多方式。但那並不是努力行動的前進方向。

就在健保成本持續急速上升,而成果卻進展緩慢之際,研究調查指出一個可望成功的介入焦點:抑制企業使勞工健康遭受傷害的許多方式。但那並不是努力行動的前進方向。

最近我參與一項會議,保險業高階主管在會中重複提到同樣的事:問題在於人們選擇暴飲暴食、抽菸過量、喝酒過量、太少運動。這些專家說,解決之道是讓企業鼓勵員工採取好的選擇,比方說,改變公司餐廳的菜單,或是增加健身房和淋浴間,並提供獎勵誘因,鼓勵人們做出更健康的個人決定;如今,顯然所有的事情都要靠獎勵誘因來推動。

設法影響每個人對健康所做的相關決定,的確會有幫助,但有相當多的流行病學研究顯示,管理階層的決定,促成死亡和發病的程度,就跟員工本身的行動導致死亡和發病的程度差不多,甚至可能影響更大。管理階層的這類決定包括:

裁員。研究顯示,裁員使得在四年期間死於心血管疾病的風險提高44%。其他研究證明,裁員會導致許多不健康的行為,並提高自殺率。

長時間工作。美國勞工在工作上投入的時間,比幾乎任何其他工業化國家勞工的工時更長,長時間工作造成意外事故、高血壓,以及許多與缺乏睡眠相關的問題。

未能提供醫療保險。現在只有60%的雇主提供醫療保險,同時,死亡和發病率持續上升,部分原因是:沒有保險的人不太可能進行預防篩檢,例如,乳房攝影和膽固醇檢查。

無法掌控自己的工作。勞工若面臨嚴格工作要求,卻無權決定何時和如何達成要求,就可能會蒙受精神壓力和相關病症,包括心血管疾病增加。

缺乏經濟安全感。勞工若感覺財務有困難,就很容易產生緊張及相關的身心健康成本。

研究一再顯示,個人選擇會受到上述所有事項的負面影響,例如,坐辦公桌的時間愈久,通常就代表偏向久坐的生活方式,以及更常吃高糖份、高脂肪的食物。

此外,即使公司設有健身房,但如果人們認為沒有時間去使用,而且公司也不支持他們使用,那些設施就不會產生多大好處。

此刻,破壞員工健康的公司決策,已造成許多成本,這些成本在個人和社會眼中確實存在,但公司卻未注意到。畢竟,公司不必對被裁員又心臟病發作的勞工負責,企業薪酬也不會支援一開始就病到無法工作的人。如果公司現在沒有支付那些成本,又有什麼動機去投資在解決方案上?

在某些例子中,公司確實看到他們的選擇導致的直接經濟後果。比方說,失業保險費率通常是根據雇主過去裁員的紀錄來計算,環境法規多半是要防止企業將汙染空氣和水源的成本外部化,而價格和市場也可協助企業做出良好的決定,但前提是它們會反映那些決定的完整成本和後果。

如果我們要建立更健康的工作場所,企業就要注意這些愈來愈多的證據,並看清造成健康欠佳的決策會有哪些成本。

(林麗冠譯自“Could We Manage Not to Damage People's Health?”HBR, November 2011)



傑佛瑞.菲佛 Jeffrey Pfeffer

傑佛瑞.菲佛 Jeffrey Pfeffer 史丹福大學商學研究所組織行為學講座教授,最新的著作是《Power:面對權力叢林,你要會耍善良心機》(Power: Why Some People Have It --And Others Don't, HarperCollins, 2010; 繁體中文版由時報公司出版)。


本篇文章主題人力資源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