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駕馭複雜

駕馭複雜

2011年9月號

問題沒那麼容易?

What Was the Question?
丹.艾瑞利 Dan Ariely
瀏覽人數:9285
  • "問題沒那麼容易?"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問題沒那麼容易?〉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問題沒那麼容易?〉PDF檔
    下載點數 10
認為這個世界很單純、我們的問題輕易可得到優質解答,是令人愉快的事。但現實世界其實相當複雜,我們並不那麼了解。

認為這個世界很單純、我們的問題輕易可得到優質解答,是令人愉快的事。但現實世界其實相當複雜,我們並不那麼了解。

最重要的是,我們應該要花多一點的時間,去幫助人們了解並處理複雜的問題,花少一點的時間,去想辦法設置降低複雜度的機制。

要知道降低複雜度會發生什麼事,有一個絕佳的例子,就發生在個人理財業。當我們面對像金錢這麼複雜的東西時,會有個衝動,想簡化問題。但我們往往會提出一些簡易速成的解決方案,而把問題過度簡化了。

理財專員為客戶平衡投資組合,並依據我們對下列兩個問題的回答作成投資決定:(1)「退休時你需要的生活費,占目前薪資的多少?」(2)「如果用1至10的量表來表示的話,你的風險承受能力為何?」在通常情況下,他們收取的費用,是為客戶管理的資產的1%,一年一次!

老實說,我認為只要上述兩個問題有了答案,訓練有素的猴子也能做同樣的基本工作。當然,使用運算法就能做到這一點,錯誤可能還會少得多。我們根本不該花上被管理資產的1%,來支付服務費。

但不該支付這筆費用的真正原因,是那兩個問題對於讓我們的投資組合最優化,並沒有幫助。

為了證明這一點,我問了很多人那兩個問題。針對第一個問題,最常見的答案是75%。經過一番探索後,我了解大多數人會提出這個數額,是因為他們從理財專員和媒體那裡得知,依據經驗法則,答案是75%。你可以看出這裡有個無意義的循環:理財專員問客戶一個問題,客戶的答案,是理財專員告訴他的所謂正確答覆。

如果我把問題改為「你退休後想過什麼樣的生活?」並依據人們想住在哪裡、做些什麼等來估算費用,我發現,他們需要的金錢其實是將近兩倍:約135%(想想看,如果你一天多出了九小時要花錢,將會需要多少錢)。

我也改變量表兩端的標記,問人們風險的問題。

我告訴一些人說,低的那端是100%的現金,高的那端是85%的股票和15%的債券。我對其餘的人說,低的那端是100%的債券,高的那端是100%的衍生性金融商品。結果無論標記如何,人們都選擇在5的附近,他們考慮自己願意承擔的風險水準,比心目中認為一般人願意承擔的平均水準略高或略低,據此來選擇答案。

所以我們得到了什麼?一年收取1%費用的服務,其實依據的是兩個作用不大的問題。

現在,也許是減少胡鬧的時候了。金融服務及一般的商務,應該接納我們生活中固有的複雜性與困難度。我們很容易明白為什麼這不太可能發生:它的難度,超過簡易速成的解決方案,後者提供的,是即時的滿足感,以及有所進展的錯覺。但除非我們承認這個世界是多麼複雜,真正懂得的又多麼稀少,否則我們不會去尋找理解這個世界的更佳問題、更好方法,以及更棒的答案。深刻理解我們正在努力實現的事,一定能產生比「紅色壞,綠色好」這種過度簡化方法更好的答案,即使我們並不這麼覺得。

(侯秀琴譯自“What Was the Question?”HBR, September 2011)



丹.艾瑞利 Dan Ariely

丹.艾瑞利 Dan Ariely 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行為經濟學講座教授,著有《誰說人是理性的!》(Predictably Irrational, HarperCollins, 2008),以及《不理性的力量》(The Upside of Irrationality , HarperCollins, 2010),兩書的繁體中文版皆由天下文化出版。


本篇文章主題行為經濟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