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駕馭複雜

駕馭複雜

2011年9月號

玩偶是大人的規範?

Adults Behave Better When Teddy Bears Are in the Room
史瑞德哈莉.德賽 Sreedhari Desai
瀏覽人數:10160
  • "玩偶是大人的規範?"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玩偶是大人的規範?〉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玩偶是大人的規範?〉PDF檔
    下載點數 10
發現:如果有引起童年回憶的東西在場,例如泰迪熊玩偶或蠟筆,成人比較不可能作弊,而且較可能做出「親社會」(pro-social)的行為。

發現:如果有引起童年回憶的東西在場,例如泰迪熊玩偶或蠟筆,成人比較不可能作弊,而且較可能做出「親社會」(pro-social)的行為。

研究:史瑞德哈莉.德賽和她的研究伙伴法蘭西斯卡.吉諾(Francesca Gino)讓人們玩經典的心理遊戲,在遊戲中,研究對象可控制其他人賺多少錢;如果他們撒謊,自己可以賺更多錢。半數參與者當中,一部分的人在有兒童玩具的房間,其餘的人則在從事兒童遊戲。結果,那些參與者撒的謊都比對照組人員少,而且更慷慨,無一例外。

挑戰:只因為有玩具在場,真的就能使人們的行為更有道德?企業界應該在董事會議室放置填充玩具動物嗎?德賽教授,請為你的研究辯護。

史瑞德哈莉.德賽:從我們在實驗室作的所有研究中發現,

當受試者接近玩具或進行看卡通之類的活動時,作弊的人數下降了近 20%。在某些研究中,我們讓參與者玩填字母,以完成單詞的遊戲。那些受到童年暗示的人,填出「純真的」、「美德」等「有道德的」(moral)語詞的人,遠比沒有受到童年暗示的人多。不僅如此,如果有令人憶起童年的東西在場,人們的表現會較好,即使他們在童年時並不特別覺得幸福也一樣。

《哈佛商業評論》問(以下簡稱問):我們覺得,這些實驗室的遊戲往往讓人覺得完全脫離現實。根據這個研究,你如何知道人們在現實世界會比較守規矩?

史瑞德哈莉.德賽答(以下簡稱答):我在哈佛大學倫理學中心的上司拉瑞.雷西格( Larry Lessig),也有同樣的疑問。他直截了當問我:「你能證明在實際環境中也有這種效果嗎?」因此,我們拿 KLD龐大的企業資訊資料庫與地理資料做交叉比對,結果發現,如果企業總部方圓兩英里內,有至少五家安親班、托兒所或幼稚園,他們的慈善捐贈就會顯著增加。

問:你如何能認定,慈善捐贈和當地的托兒機構有關連?這裡有很多變數在發生作用。

答:我們做了一個迴歸分析,以企業的特定變數做為控制變數,例如,規模、成立年月、風險、業務績效等。此外,我們也以人口密度做為控制變數,因為研究已顯示,在人口非常密集的地方,人們會較刻薄寡情。即使控制了這一切因素,在安親班與幼稚園愈多的地方,企業就愈可能有慈善作為。這個發現多麼令人興奮!對從事實驗工作的人來說,在真實世界的資料中,看到與實驗相同模式的結果,是很棒的事。

問:你認為發生了什麼事?

答:我們的假設,聚焦在「純潔」這個概念上。與兒童有關的暗示,可能在人們不自覺的情況下,觸發了善良的念頭,並促使我們達到純潔的狀態,不希望受到汙染。想想看:為人父母的,有孩子在身邊時,行為舉止就會不同。你咒罵的次數會較少,也不希望看到別人出口罵人。但我們發現,讓大家有這種感覺的,不僅是因為孩童在場,而是因為會想到兒童。

問:僅僅因為現場有蠟筆,就足以改變複雜的成年人行為,似乎很不可能。

答:已經有愈來愈多的證據支持上述論點,例如在靈長類動物身上即可得到應證。雄性的巴巴利( Barbary)獼猴便會運用這種方式。牠們隨身帶著幼猴,以鼓勵團體內的合作行為,例如相互梳理毛髮。神經科學已經證明,人們和孩童在一起時,就會 釋出催產素,而催產素與親社會行為有關。

問:在場的玩具是給嬰幼兒玩的,或是給年紀較大的兒童玩的,有關係嗎?

答:我們使用的暗示,會令人想到的兒童,從嬰兒到八、九歲的都有。我們可以放心地說,在這個範圍內的暗示似乎奏效了。但超過了這個範圍的話會怎樣,我們不知道。

問:這可以做任何有效的運用嗎?我們應該把兒童用品放在會議室和工作場所嗎?

答:有個建議是,在企業園區內設立日間托兒設施。這樣不僅能讓家長對自己的孩子更放心,也可能對每個人的行為有積極影響。這樣做,可能會帶來更有道德的氣氛。也許在公司的小隔間內放置兒童照片,可鼓勵人們有更好的行為舉止。或者,可在電梯內播放與兒童有關的音樂,而不是平淡、輕鬆的音樂。如果我們偶爾使用彩色墨水寫字,或是發送彩色簡訊,如何?我們的行為會更道德嗎?我不知道,但這是可能的。

問:你還想在其他什麼地方進行這個研究?

答:我們已檢視了財務、倫理與親社會的行為,正想要研究更多非財務的領域。如果給予和不同種族兒童有關的暗示,是否會導致企業較願意雇用不同種族的員工、較少歧視、較不會有刻版印象?另一個方向,是研究孩子般的特性,能否觸發任何事情。兒童有一定的生理特質:大眼睛、大額頭、小下巴、圓圓胖胖。我們是否下意識地假定,由娃娃臉的執行長領導的公司,較不可能把化學品倒入河中,或是有詐欺行為?我們已檢視許多以非常怪誕方式利用兒童的廣告,像是嬰兒飲用汽水、兒童討論老爸抽什麼品牌香煙的舊廣告、幼兒刮鬍子等。有家快餐連鎖店的標誌,就是個紮辮子的女孩。根據這項研究,我們現在對這些廣告可能帶來的效果,了解多少?

問:我們在本頁放了一幅泰迪熊的圖,這正是在盡我們的本分,以改善企業領導人的行為。

答:把泰迪熊的圖放在封面上吧!想想你們將在會議室創造出親社會行為!

(侯秀琴譯自“ Adults Behave Better When Teddy Bears Are in the Room,”HBR , September 2011)



史瑞德哈莉.德賽 Sreedhari Desai

史瑞德哈莉.德賽 哈佛大學薩夫拉倫理學中心(Edmond J. Safra Center for Ethics)研究員、北卡羅萊納大學教堂山校區凱萊商學院(Kenan-Flagler Business School at the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Chapel Hill)助理教授。


本篇文章主題激勵員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