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執行悍將

執行悍將

2010年7月號

華爾街不愛激進創新

Wall Street Is No Friend to Radical Innovation
茱莉亞.柯比 Julia Kirby
瀏覽人數:8316
華爾街令人討厭的理由,現在可以再加上一條:愛對創新潑冷水。華頓商學院(Wharton School)的瑪麗.賓納(Mary Benner),在她的新研究(發表在今年的《組織科學》期刊)中,檢視股市分析師如何研究與報導,正在進行顛覆式變革(disruptive change)的產業界主導企業。

華爾街令人討厭的理由,現在可以再加上一條:愛對創新潑冷水。華頓商學院(Wharton School)的瑪麗.賓納(Mary Benner),在她的新研究(發表在今年的《組織科學》期刊)中,檢視股市分析師如何研究與報導,正在進行顛覆式變革(disruptive change)的產業界主導企業。她發現,分析師一說到重要企業從舊技術延伸出來創新方案,總是熱情洋溢,但對這些公司正在研發、要等到下一波新技術問世才能賣錢的新方案,則是輕描淡寫。

大家都知道,當華爾街分析師在談論一家公司時,企業的管理階層都會聽。對漸進式創新的讚揚愈多,就導致更多的漸進式創新。對大膽的計畫報以噓聲,通常表示這些計畫會被擱置。

賓納研究的兩個產業過去在面臨即將來臨的重大改變之際,顯然把那些變化當成不祥之兆:她觀察攝影產業從軟片轉變到數位技術,還有網路電話(Voice over Internet Protocol, VoIP)來臨後的電信產業。媒體不乏對這些突破的報導。但追蹤像柯達(Kodak)、拍立得(Polaroid)、威訊(Verizon),以及南方貝爾(SouthBell)等主要業者的分析師,他們對舊典範產品(old-paradigm products)的評價,總是高於採用新興技術的產品。分析師甚至把買進某公司股票的建議改為賣出,更是雪上加霜。

麥特.萊利(Matt Reilly)對這項研究的發現並不驚訝。他是埃森哲(Accenture)創新實務的主管,為大公司的創新方案提供建議。他說,分析師只是盡自己的本分。「分析師可以估算未舉債自由現金流(unleveraged free cash flow)及經濟收益,」他解釋說:「而買方分析師被期待做的事,就是討論現金流。」他指出,從那個角度來看,他們分析像產品線擴展這種漸進式創新,會比分析等較久才有收益,而且風險重重的做法還要輕鬆。他說,了解這一點之後,他的工作重點,就是幫企業加速創新方案的投資報酬率(ROI)。在塔克商學院(Tuck)教策略創新,並從事寫作的克里斯.特林博(Chris Trimble)表示贊同。「曾有些執行長告訴我,別管華爾街說什麼,才是為公司長久的未來做正確事情的唯一方法。他們選擇投資創新方案,接受短期懲罰(就是股價下跌),然後期待這懲罰不會嚴重到讓他們丟掉飯碗。」

那些賭上飯碗的執行長,一直面對著一個左右為難的問題。他們必須決定,要向華爾街透露多少正在進行的事。「如果他們什麼都不說,華爾街分析師就預期盈餘會下滑,並認為公司已失去在核心事業的優勢。」特林博解釋說:「如果他們據實以告,華爾街分析師便又鬼叫著,說他們要的是穩定成長,而不是冒更大的風險。」

既有的企業能捱過技術突破,簡直就是奇蹟。專家說,撐過來的企業,都是積極主動,並持續向華爾街證明自己是技術純熟的創新者。但在創新過程中,成功與失敗的機率各半,因此要說服分析師自家公司擅長創新,還真不容易。




本篇文章主題創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