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抓住你的A+人才

抓住你的A+人才

2010年5月號

眼見不為憑

The Visualization Trap
尼爾.羅斯 Neal J. Roese , 凱瑟琳.沃斯 Kathleen D. Vohs
瀏覽人數:9755
「事後偏見」(hindsight bias)這種為人熟知的心理現象,是指非理性地相信已發生的結局,是可預測的。我們的研究顯示,大量的視覺資訊,包括重製(re-creation)與模擬(simulation),會讓這種偏見愈來愈強烈。

「事後偏見」(hindsight bias)這種為人熟知的心理現象,是指非理性地相信已發生的結局,是可預測的。我們的研究顯示,大量的視覺資訊,包括重製(re-creation)與模擬(simulation),會讓這種偏見愈來愈強烈。但當我們在衡量事後偏見時,也發現了幾乎與它相反的「傾向效應」(propensity effect),就是在特定情況下,視覺化也可能使人過度確信,即將發生的事件會有什麼結局。

我們讓參與研究的受試者觀看交通狀況。有些人看到的是文字敘述與圖表,有些人看的是電腦動畫。每一組受試者收到的資訊數量與類別各不相同。有些人檢視正常的交通情況;有些人看到或讀到關於駕駛人疏失的內容,但不知道後來導致的事故;有的則是看到或讀到關於駕駛人疏失的內容,以及之後造成的事故。

觀看電腦動畫的受試者,對這起交通狀況的事後偏見,是沒看電腦動畫者的兩倍以上。在動畫中看到駕駛人的疏失,但沒看到事故的受試者,則表現出非常高的傾向效應:他們比那些看到事故發生,而後被問到是否料到事故會發生的人,更可能說他們能預見嚴重事故即將出現。

傾向效應的經驗,有點像一顆棒球被用力擊出時,你在那一瞬間「就是知道」它會飛出球場的感覺。人們會錯誤地認為,用視覺來處理動作,是一種「高階判斷」(higher-order judgment),例如預測結局。到目前為止,我們只測試過與有跡可循的事件(汽車即將發生事故)有關的傾向效應,但動作似乎是觸發這個效應的一個關鍵因素。當我們給受試者看相同交通狀況的靜止照片,讓他們按照自己的速度翻看,就像手翻書製造的動畫效果那樣時,傾向效應並未出現。

電腦動畫的視覺化影像,有助於理解高度複雜的資訊,因此頗吸引人,但它實際上也是一種觀點。在傳達資訊時,可以強調某些地方、從特定角度呈現、放慢速度,或是放大畫面(就某種意義來說,這些也都是忠於原文,但有著更微妙的效果)。動畫可掩飾用來解讀、還原事故的臆測與假設。在創造出某一個可能性的畫面時,其他的情況看起來就較不可能發生,僅管事實並非如此。

當客觀解讀證據極為重要,像是在法庭及許多商業場合,事後偏見與傾向效應的加深,都可能會造成傷害。經理人若使用一些工具,把銷售預測之類的財務資料做成動畫,就很容易根據視覺化的內容,誤判趨勢、錯怪其他因素,或是對一項行動計畫過於有把握。或者,舉例來說,客戶意見資料經過精心的視覺化處理後,可能顯示新款智慧手機失敗的原因是用起來不方便,儘管價格及有沒有應用程式,也是原因之一。經理人若是錯誤地以為自己對於成敗原因的想法很正確,就不會願意考慮改變策略,或是尋找解決問題的新方法。

我們並不建議廢除動畫。在許多情況中,動畫的確幫忙把複雜的事情抽絲剝繭。但我們需要進一步研究,以了解利用它們來描述資料的後果,並知道如何掌控變數。



尼爾.羅斯 Neal J. Roese

西北大學凱洛格管理學院(Kellogg School of Management)行銷學教授。


凱瑟琳.沃斯 Kathleen D. Vohs

明尼蘇達大學卡爾森管理學院(Carlson School of Management)副教授。


本篇文章主題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