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我是無國界人才

我是無國界人才

2010年4月號

股東資本主義的迷思

The Myth of Shareholder Capitalism
洛依佐斯.赫瑞克里爾斯 Loizos Heracleous , 藍璐璐 Luh Luh Lan
瀏覽人數:8519
卡夫公司(Kraft)在1月收購吉百利(Cadbury)時,這樁交易被視為股東資本主義的勝利。吉百利深植在英國的根,敵不過出售公司可為股東帶來的利益。一名吉百利家族成員描述買方是「一家為漢堡製造起司的公司」。吉百利董事長羅傑.卡爾(Roger Carr)說:「實際情況是,我們是一家全球性企業的一部分。」

卡夫公司(Kraft)在1月收購吉百利(Cadbury)時,這樁交易被視為股東資本主義的勝利。吉百利深植在英國的根,敵不過出售公司可為股東帶來的利益。一名吉百利家族成員描述買方是「一家為漢堡製造起司的公司」。吉百利董事長羅傑.卡爾(Roger Carr)說:「實際情況是,我們是一家全球性企業的一部分。」

卡爾有選擇餘地嗎?他真的有義務依股東的願望,接受這樁交易嗎?如果他可以不這麼做,那麼,公司董事如何能違背股東的意願,以維護其他利害關係人的價值?而那種價值,往往比收購企業的價錢還不易衡量。在導致經濟衰退的醜聞過後,管理界一直探索著這類問題的解答。

說來奇怪,過去竟沒有任何管理研究,曾查看過法律文獻對這個議題的看法。因此,我們有系統地分析了一個世紀以來的法律理論與判例,結果發現,法律提供了異常明確的答案:股東並不擁有公司,公司本身是具有自主性的法人。更重要的是,當公司董事違背股東的意願,甚至造成公司的價值受損,法院絕大多數時候仍站在董事那一邊。股東似乎知道這一點。過去二十年來,大企業股東企圖透過官司,把董事趕出董事會的案例,僅發生過24件,而且只有八次成功。簡單來說,董事有很大的自主權。

然而,在2007年《商業道德期刊》(Journal of Business Ethics)的一篇重要文章中,34名受訪的公司董事裡(平均每人當過六家《財星》兩百大企業的董事),就有31位說,為了增加利潤,他們不惜砍伐一片成熟的樹林,或把危險、不受管制的毒素釋放到環境中。只要能合法為股東創造最大的財富,他們就認為那是自己該做的事。

為何董事如此確信本身的職責,以致做出可能產生破壞性後果的決定?既然法律沒有明確要求必須對股東唯命是從,難道吉百利的卡爾不能對收購案採取更反對的立場嗎?

我們相信,問題在於企業經理人與律師未能聯手,確實定義董事的角色。在這方面缺乏溝通,導致公司選出不清楚自己法定義務的董事。董事一直被教導錯誤的事。法學院最常用一個案例來說明董事該盡什麼義務,那就是1919年的股東道奇控告福特汽車公司(Dodge v Ford Motor)的官司,即使琳恩.史道特(Lynn A. Stout)在2008年一篇重要論文中表示那是很差勁的判例,法學院仍常引用。法院現已極少提起這個判例;過去三十年間,只有德拉瓦州法院的一次判決中提及。

法務與管理機構的合作,應從企管碩士和企業主管教育的層級開始,改變訓練和培養董事的方式。董事遴選的過程也應該調整,可信賴度,以及不受利害關係人的影響(不僅是不受經理人影響),都極為重要。

這對董事的決策過程,可能會產生重大的影響。未來許多類似吉百利的公司,也許不會只因為出售似乎對股東很划算,就被賣掉。



洛依佐斯.赫瑞克里爾斯 Loizos Heracleous

洛依佐斯.赫瑞克里爾斯 華威大學(University of Warwick)策略與 組織教授。


藍璐璐 Luh Luh Lan

藍璐璐 新加坡國立大學法學副教授。


本篇文章主題共享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