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創新,有方法

創新,有方法

2008年9月號

企業社會互利五大典範

五っのモデル,
松岡正剛 Matsuoka Seigou
瀏覽人數:9565
  • "企業社會互利五大典範"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企業社會互利五大典範〉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企業社會互利五大典範〉PDF檔
    下載點數 10
今天,當企業的CSR(社會責任)問題被提出來討論時,很多人都以為這是企業與社會的對立概念,其實,CSR不是現在才提出的新概念。因此,我們有必要追溯到原點,重新審視一番。

企業活動原型:與社會共生

今天,當企業的CSR(社會責任)問題被提出來討論時,很多人都以為這是企業與社會的對立概念,其實,CSR不是現在才提出的新概念。因此,我們有必要追溯到原點,重新審視一番。

企業,也就是株式會社(股份公司)的歷史開端,始於中世紀的義大利海洋都市。當時,威尼斯、熱內亞的商人,為了經營高風險高回收的海上貿易事業,先要籌資造船,以及集資安頓船員的生活等費用,同時也要先制定好利潤分配,或是損失分攤時的各種規則。為了每次的航行,要預先設置一個企業組織(即席企業),進行各種清算與交易等,延續下來後,就是現代株式會社的原型。

當時的企業經營多遠赴他鄉,經歷許多危險與征戰,完全是冒險事業。商人與船員長年在外,與所屬社會的關係不是那麼深。

到18世紀末產業革命後,企業活動形態為之一變。工廠勞工和船員不同,開始住在工廠周邊地區,成為當地居民。逐步走向現代化的歐洲各大都市,工廠不僅是勞動場所,也是都市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企業有發展,地區就會繁榮;企業如果衰退,地區就開始荒廢。

企業與社會透過雇用、業務、投資與購買等活動合而為一。而公共性本來就隱藏於企業與社會關係之內,因此,CSR 是一個自發的機能,並不是企業的戰略或投資。

資本主義競爭:蒙蔽事業公益性

自發性的CSR,在以銀行為主的金融業抬頭後起了變化。貨幣成了經濟流通的命脈,社會、企業、人、物等所有的關係,都因為貨幣的介入而串連。貨幣作為價值蓄積的手段,在交換過程中扮演媒介的角色,形成了資本市場。

近代資本主義產生貨幣單一價值尺度,促使企業活動有更多價值表現,社會與企業原本相結合的CSR機能就逐漸被淡忘了。

就這樣,金融系統愈來愈發達,以股東為主的資本主義制度因而誕生,企業開始盲目追求「創造股東價值」。企業經營者從長遠的眼光來看,都知道這樣的經營只會帶來負面影響,但為了利益,也都只好隨波逐流,尋找追求增加眼前利益的方法。例如,「併購」形成了一股風潮,因為與其自己勤勤懇懇地逐步延伸事業,不如透過併購,在短時間內讓公司的資產負債表表現得更為亮麗。

資本主義的教義,支撐了美國數十年的繁榮,英國前首相柴契爾夫人也推動國家經營「從官轉民」、「小政府」等政策,正是如此。推動股東資本主義的英國社會,雖然成功了,卻讓國家在醫療、教育、運輸等社會公共需求的投資明顯減少。

企業發展愈走向全球化,與全球化社會的關係就愈複雜。同樣地,今天的CSR,和過去企業與社會一體、共同創造未來的時代大不相同,以前,事業活動就是對社會的貢獻,但現在就顯得相當複雜了。

CSR:不是單純的慈善事業

或許,複雜的CSR逐漸面臨挑戰,所以需要準備各式各樣的方法來應變。但實際上,各家企業的做法,與社會上普遍的認知,都把CSR限縮在很狹窄的範圍內。CSR的門沒有打開,對企業或社會都是很大的損失。例如,大多數企業都把CSR或慈善活動(Philanthoropy)設為特設部門,歸納在與經營策略沒關係的慈善事業或環保活動上,試問:這樣的做法,能對社會帶來什麼樣有意義的成果?還有人認為,CSR只是企業「聲譽管理」(reputation management)的一環而已。

其實,企業如果對社會發展作出貢獻,應該是以上自企業領導人,下到每位員工都要自發性參加為前提。每個人必須明確意識到:個人不僅是企業的一員,也是社會的一員。作為公司員工要「賺錢」;作為社會成員,又必須扮演對社會「盡責」的角色。企業要做到真正的CSR,首先就要恢復在資本主義發展過程中,被活生生分割的「賺錢」與「盡責」概念,一家好的企業,應該要求員工兩者兼顧。

企業經營理念: 

就是社會貢獻

現在企業的CSR,幾乎都淹沒在經濟發展之下,無法恢復本來的機能。而在企業的周遭環境也愈變愈複雜,許多企業根本無法繪出強有力的藍圖,始終施行一些跟其他企業類似的政策。

但回顧日本的歷史,引導日本近代化、或是促使日本在戰後高度經濟成長的這些大企業家,實際上都在推動充滿個性的CSR,在事業生涯裡實踐理念。從他們身上,可以看到他們與多元社會關係的建立,從中獲取許多有意義的經驗。

這些經營先進,究竟是如何立定心志,以偉大的CSR理念創造出新社會的?

這些日本大企業家追求的CSR理念,大致可以分成下列的五種典範(model):

1.創造時空的典範

第一種典範,是在日本形成近代國家過程中,擁有獨立自尊的精神,並能強力推動推動社會改革的企業家。

他們具備強烈的倫理觀與公益精神,像是超越了私益、追求公益的澀澤榮一;或是經常有卓越點子,在日本明治時期創造出新生活文化的小林一三。

澀澤榮一一生所製造出的實業及社會公共事業,仔細算來應該有超過一千家以上,他還花了很多心血致力於女子教育,所以要學習澀澤榮一,應該學習他對未來的前瞻眼光。澀澤榮一在新事業的開拓,或是女子教育的推廣,經常都先看到四十年或五十年以後的未來,然後花費長時間來培育。他盡可能將時間軸設定很長,自然而然將所有活動融入社會,這就是CSR本來的面貌。

相對於澀澤,百貨業阪急集團的創始者的小林一三則是生氣勃勃的空間創造者。他的理念是「讓大眾的生活豐富後,社會也能發展」,透過他大膽的構思與精緻的計畫,好像在寫故事一般,鮮明地將融合了經濟與文化的CSR,呈現在眾人面前。

2.社會貢獻的典範

第二種典範,是在經濟成長的神話讓社會出現了許多矛盾後,能真誠面對這些弊端,並想辦法解決問題的企業家。

資本主義社會太過強調「強勢」神話,特別是近代所創造的神話,經常都被科學或學問等華麗服飾包裝過,所以我們都只對「強」充滿了憧憬,但對「弱」的含意,往往就忽略掉了。

如果企業就是社會的縮影,企業的內部也難免會蔓延著輕視「容易損壞東西」的傾向。很早就感覺到這種傾向的,是立石一真與小倉昌男,他們兩人大膽地挑戰社會基準值中的「強」與「弱」,並改寫了社會觀點。

把這種思想變成現實形式而流傳下來的,就是奧姆龍企業(OMRON)為了讓身體殘障者自立而創設的「太陽之家」,與大和(Yamato)運輸公司為了讓身障者工作而創設的「swanbakery」麵包店。「太陽之家」與「swanbakery」從品質、成本與生產性各方面來看,都有優良的成績表現,正可以告訴世人,強與弱是可以相互轉移的。

3.企業家精神的典範

第三種典範,是以本田宗一郎與井深大為代表,他們是「企業家」(Entrepreneur)型的社會改革者,不依賴傳統教育與技術,也不擔心風險,只按照自己的理念去開創新興事業。這些先進共通的思想認為,人心深處都有超越世俗價值的一面,而他們就是把自己的理想,轉化成社會原動力的執行者。

「大多數大人都習慣用過去來判斷對錯,所以當你180度大轉換時,經常會被視為非常危險。我認為,這種想法才最危險。」本田汽車的創辦人本田宗一郎一針見血地提出看法。

同樣地,「大公司通常用同樣的方式運作,我可能比不上它們,但技術面還是有很大的空間,我們用大公司作不到的方法來作,用技術力來促使祖國復興。」創立索尼(SONY)前身、東京通信工業的井深大,就是以小的、感覺沒什麼力道的產品,寫下了改變了世界的腳本。

4.共生思想的典範

第四種典範,是把世界拉進視野,追求「共生」理念的企業家。松下幸之助、賀來龍三郎、土光敏夫、稻盛和夫等人,雖然發展領域各有不同,不過他們都不忘在事業上定位一個大的共生思想,所以會經常不斷自問「企業為了什麼而存在」這個問題。

松下幸之助就與一般商業進行的競爭與差異化相反,他主張同質的東西應該要讓眾人能便宜地享受到,並把這視為自己的使命,也就是他的「水道哲學」。佳能(Canon)的賀來龍三郎提出「共生管理」理念,以世界的和平與安定為志向,聚焦在飢餓、戰爭、貧困等事件上,這與今天的CSR只是耍些小聰明相比,實在不可同日而語。

5.獻身文明的典範

1972年,「羅馬俱樂部」發表了第一份「成長的極限」(鑽石社出版)報告書,提到1970年前後的世界情勢與資本主義.自由主義文明將會出現破綻,廣泛地向全世界警告說,全世界在石油危機發生後,地球資源將會出現枯竭的前兆。

事實上,透過技術所進行的革新,並沒有給人類帶來幸福,資本主義也對地球全體的財富沒有什麼幫助。技術與制度如果沒有注入人類的文明與觀點,對社會的進步不會有貢獻,現代的企業經營者,都該要有這樣強烈的意識。這個實踐者,就是NEC的小林宏治。

小林打出C&C(computer & communication)的口號,在很早就意圖把企業與電腦連結,對文明(社會的進步)作出貢獻。應該這麼說,這就是技術經營經常會忘記的CSR理念。找回初衷:超越私利、改造未來

讓這些經營的先進,超越私利、推動社會變革、創造未來的原動力究竟是什麼?也許與他們活躍的時代相比,現在的時期與環境可能不同,不過促使他們思考與行動的起點,應該都是「自發性」這個共通點。

自發性是個人的「意志」所發動的,就是英語的「will」。當意志發動時,經常會有非凡的能量與速度獲得發揮。過去,德國哲學家亞瑟.叔本華(Arthur Schopenhauer)在他的《意志與表象的世界》(中央公論新社)書中,提及意志本身就是世界的表象;科特.盧文(Kurt Lewin)則稱「意志是僅次於本能的準本能」;得到諾貝爾獎的赫伯.賽蒙(Herbert Simon)說:「經營就是意志的決定。」

意志是世界構成的主要力量,也醞釀出經濟或經營的計畫。在會計上的資產負債表上,這個項目無法記載,因為這是將人人自發的意志,加以集結、編集與活用後,所決定出的CSR的質(品格)。近代國家與近代資本主義,把這些人的自發性貼上封條隱藏於內在。大衛.休姆(David Hume)、亞當.史密斯(Adam Smith)以後,企業經營過度傾向「人類都是追求最大化的私益」前提,幸好人類在追求自己利益時,也會想到如何幫助別人,有時會採取犧牲自己利益造福他人的行動。這樣的行動,可讓自己的自發性獲得實現。

真正要讓社會產生有價值的CSR,就需要每個人都有「我要對社會有貢獻」的意志作為前提,將這些社會理論開花結果,這樣的理論並非不會實現的夢想。畢竟,只相信私益最大化,是看不到人類社會未來的。

(陳普日譯自“五?????,” HBR日文版,2008年1月號)




本篇文章主題社會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