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逆勢成長力

逆勢成長力

2008年3月號

辱罵傷及無辜

Rudeness and Its Noxious Effects
HBR HBR
瀏覽人數:8956
有些經理人很喜歡罵人,但如果直屬部屬的臉皮很厚,不會抱怨任何事情,公司有時候會容忍這種壞脾氣經理。但是,要小心間接的影響:這類事件可能會傷害其他員工,即使他們只是間接聽到這種事情,也可能受影響。

有些經理人很喜歡罵人,但如果直屬部屬的臉皮很厚,不會抱怨任何事情,公司有時候會容忍這種壞脾氣經理。但是,要小心間接的影響:這類事件可能會傷害其他員工,即使他們只是間接聽到這種事情,也可能受影響。

南加州大學馬歇爾商學院教授克莉絲汀.波拉斯(Christine Porath)和佛羅里達大學華林頓企業管理學院(Warrington College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的阿米.艾瑞斯(Amir Erez)研究發現,一個人光是想到自己被辱罵,就會影響他的工作能力,讓他無法做好需要創意、靈活變通和記憶的複雜工作。

這些學者對一些大學生團體進行研究,測驗受到三種粗暴對待的影響。在一項研究中,一名研究員對學生使用粗暴語言(「你們這些大學生是怎麼搞的?」……「你們這些人真是差勁透了。」)。另一項研究由表面上未參與研究的一位教授罵人。參與的學生必須打擾這個教授,教授就會開罵(「你明明看到我很忙,還是來打擾我。我可不是祕書!」)。第三項研究要求參與學生想像,這些事情發生在他們身上。

在這三種情況中,參與學生各種工作能力都減損了,像是解答字謎和列出磚頭的使用方法。為什麼會有這種現象?研究人員說,他們的研究顯示,受到粗暴對待的人會費心思考,不論只是回想事情經過,或思索應如何回應,這些思索程序都會占用認知能力,因此無法有足夠認知能力從事其他工作。就像這些學者最近在《管理學院期刊》(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 )發表的文章所指出,辱罵不僅影響挨罵的人,顯然也會「傷害無辜的旁觀者」。

(黃秀媛譯自“Rudeness and Its Noxious Effects,” HBR , March 2008)




本篇文章主題協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