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決斷力

決斷力

2007年10月號

哈佛個案研究評論篇:執行長兼任調查員

哈利.布蘭登 Harry“Skip”Brandon , 克里斯多福.庫巴希克 Christopher E. Kubasik , 詹姆斯.康米 James B. Comey , 艾瑞克.克萊恩 Eric A. Klein , 威廉.裘伯 William J. Teuber, Jr.
瀏覽人數:11642
  • "哈佛個案研究評論篇:執行長兼任調查員"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哈佛個案研究評論篇:執行長兼任調查員〉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哈佛個案研究評論篇:執行長兼任調查員〉PDF檔
    下載點數 10
問題:雪若.托賓該不該在新東家展開調查? 以下,五位專家學者將提出精闢的建議。

評論(1)-準備足夠再出動

東尼.溫德結束與雪若.托賓的交談後,很可能會再度拿起電話,聯絡我們公司之類的機構。做這一行不能來者不拒,如果我們掌握明顯證據或間接線索,判定對方的真正意圖是要掩飾罪行,這時我們會敬謝不敏。但如果客戶確實是要追查真相,我們會非常樂意效勞。...

本案涉及的聯邦法律是分別在1977與2002年生效的海外反貪汙法案與沙賓法案:前者目的在防止美國企業以賄賂手法爭取外國生意,後者則加重企業董事的責任。雖然是兩項不同的法案,但司法部實際執行時往往交互運用。自從不久前幾家公司的醜聞爆發以來,司法部特別重視查緝企業犯罪。

為了讓事情水落石出,我們會請雪若提供漢蒙最近一次帳目稽核的文件,針對這些資料進行司法鑑定。由執行長決定,是否要向稽核人員解釋調閱資料的理由,若要解釋,又該如何說明;其實新上任的執行長要調閱這些資料,未必會引人注目。如果漢蒙曾經付出鉅額賄賂,資金一定會有來源。受過專業調查訓練的法務稽核師(forensic auditor)檢視相關數據後,可以看出其中的蹊蹺。

在此同時,我們會不動聲色,檢查過去五年漢蒙與外國政府簽訂的合約。我們會審視合約條款,看看是否為賄賂預留財務操作空間;此外,兩年內的電話紀錄也不能放過。海外運作的賄賂金,通常會存放在幾個知名地點,因此我們也許可以找出相關人物的聯絡模式,甚至鎖定可能收賄的人。

策動「棄暗投明」

調查工作成敗的關鍵之一,在於能否找到熟知內情的人士,譬如心懷不滿的前任高階主管,或者參與可疑行動的現任員工。有時會有關鍵知情人士接受勸說,願意配合調查。雪若的祕書賈姬,顯然就是可以策動的人選。

雪若對於要不要告知董事會感到猶豫,這種心態不難理解,因為茲事體大。我們甚至有個案例是協助一位執行長調查董事會,以了解哪些董事值得信賴,不會掩飾真相。然而就實務層面而言,如果調查工作的花費節節升高,總是會引起注意。而且一旦發現貪腐行為,執行長除了報告董事會之外,還要通知司法部。

理想的情況是,這類情事都不會發生。我們受雇進行調查的案例,多半事出有因,但也有大約25%查無實據(許多調查行動的緣起是匿名檢舉,而且常常是競爭對手為了打擊同業而不擇手段)。如果是這種情形,我們還是會提出調查報告,日後如果有政府調查人員找上門,企業可以拿這份報告來說明。至於報告是否公布,以及公布範圍多大,則由客戶自行決定,最常見的情形就是束之高閣。

評論(2)-展現查到底決心

雪若.托賓到後來似乎是要保持謹慎低調,她擔心如果讓更多人知道她的疑慮,但調查結果卻是空穴來風,漢蒙的管理團隊將與她水火不容。雪若追查賄賂傳聞是正確的決定,但她以為調查可以暗中進行,就大錯特錯了。在調查過程中,必須委由專人過濾電話通聯紀錄、高階主管行事曆、經費開支報告、銀行單據等文件。雪若從外面聘來的律師要調閱這些資料時,必須說明目的,這時引發的風波,遠比純粹由內部調查還嚴重。...

雪若如果從漢蒙航太內部調查,該從何處著手?文中並沒有提及它的董事會結構,不過身為一家美國股票上市公司,漢蒙董事會應該設有薪資、稽核與人事任用等委員會;此外,它也可能設有倫理與企業責任委員會。如果公司有高階主管涉嫌行賄以爭取合約,倫理與企業責任委員會必然會高度關切。

藉機改變企業文化

不過我們會建議雪若先不要讓董事會介入,至少暫時不要。這並不表示我們支持漢蒙法律顧問傑佛瑞.萊提默的立場,他認為應該先掌握「貪腐行為的確鑿證據」再向董事會報告,這顯示他只想拘泥於法律條文,不願採取正確的行動。在我們看來,雪若確實有責任進行調查,但在擴大事態前,她還有許多準備工作要做。即使聯邦調查局也不會從一開始就大張旗鼓進行,幹員會先進行初步調查,再展開全面行動,雪若也應該這麼做。如果是在洛克希德馬丁,雪若的第一通電話一定是打給負責倫理事務的副總裁,他直接對執行長以及董事會的倫理與企業責任委員會負責。如果漢蒙並未設立企業倫理主管,雪若可以聯絡負責內部稽核的主管。

對雪若比較不利的是,她才剛接任一個高難度的職位。對一位從外界空降的新任執行長,最佳狀況也不過是:公司有三分之一的人希望妳成功,三分之一希望妳鎩羽而歸,三分之一根本不在乎。不過往好處想,危機中最能夠顯現一個人的真面目。雪若不妨讓部屬清楚了解,只要涉及不法就會受到調查。這時雪若可以觀察高階主管的不同反應,做為遴選新經營團隊成員的依據。

從更寬廣的角度來看,雪若應該利用這個機會改變漢蒙的企業文化。洛克希德馬丁鼓勵員工檢舉疑似違反倫理的行為,而且不必擔心遭到報復。我們經常提醒員工,雖然有些指控查無實據,但是我們不會認為調查行動是白費工夫;同時我們也接受員工以匿名方式檢舉。雪若身為新任執行長,當務之急在於培養正確的企業文化,調查行賄疑雲正是端正高層風氣的良機。

評論3)-多方面評估權衡

無論是惠普(HP)冒名申請資料(pretexting)引發的風暴,或者默克藥廠(Merck)關節炎止痛藥偉克適(Vioxx)事件,企業調查案件一旦爆發,就會成為頭條新聞。引發調查的問題相當複雜,調查行動本身也是千頭萬緒。董事會與高階主管必須擬訂策略,避免讓自身與公司揹上法律責任,名譽受損。...

最重要的原則是妥善掌控過程,而非只對付危機本身。雪若.托賓身為執行長,與其匆忙展開調查行動,不如先行評估可能行賄的範圍,再謹慎選擇行動方案。她必須回答幾個問題:漢蒙內部有沒有反賄賂措施?董事會對這類事件有沒有既定處理程序?如果漢蒙以前採取過調查行動,行動是如何開展?公司學到什麼教訓?

接下來,雪若要判斷自己手中的資料,是否能讓她依法採取行動。雪若在追問祕書關於行賄的傳聞之前,並未掌握到任何直接訊息。如果雪若懷疑賄賂行為只出現在公司較低階層,在處理上會有比較大的彈性。但是疑似行賄的行為看來相當嚴重,而且可能有最高層主管涉案,因此就常理與公司治理精神而言,雪若應該向董事會或者董事會的相關委員會報告。根據沙賓法案與其他相關法律,雪若有責任向董事會報告自己所知的案情,否則可能會危及自身與董事會。這麼做也有助於雪若和董事會通力合作,設定調查方向,她自己也能建立捍衛公司與董事會利益的領導人形象。

計算調查的成本與效益

除了責任之外,雪若也必須考量調查行動的成本與效益。大規模的企業調查案可能所費不貲,默克的偉克適案就是這樣。但如果委由經驗豐富的法律事務所,進行焦點明確的主動調查,這種做法不僅成本效益較高,而且有助於企業妥善處理問題。

若是考慮到企業因沙賓法案與海外反貪汙法案,而可能擔負的民事與刑事訴訟風險,責任與成本的問題其實是一體兩面。

根據海外反貪汙法案採取的執法行動日漸普遍,對公司財務的影響也愈來愈嚴重。例如今年石油業就有兩起賄賂案東窗事發,結果貝克休斯公司(Baker Hughes)付出4,400萬美元的和解金,維特克格雷公司(Vetco Gray)則被罰款2,600萬美元。而且有愈來愈多的公司、董事與高階主管,因為公司未依法披露重大事項而吃上官司,面臨後續的民事訴訟;董事與高階主管的保險可能沒有涵蓋這類民事訴訟導致的罰金與賠償金。值得注意的是,近來二十件海外反貪汙法案相關案件中,有17件之所以會進入偵查程序,是因為企業主動向司法部或證券交易管理委員會報告內部調查結果,以免因為沙賓法案而遭到更嚴厲的法律制裁。

評論(4)-別誤執行長本職

雪若.托賓既然在波音任職期間就聽說漢蒙可能有行賄之事,就應該排除疑慮之後才接受新職。但她並沒有這麼做,現在既然已經到漢蒙任職,自然不能對問題裝聾作啞。...

但是雪若也不能把一切攬在自己身上,她應該立刻向董事長報告自己的疑慮。漢蒙董事長在剛結束的執行長遴選過程中,捨棄漢克而選擇雪若,因此他與雪若在工作上的關係應該不錯。由此看來,雪若自然應該拿起電話,向董事長報告她得到的訊息,請教對方她應該採取何種行動來查明真相,同時盡量保護公司利益。

如果我是漢蒙的董事長,接到新任執行長的電話後,考量到這個個案的情況,我暫時不會通知全體董事。考量雪若提供的訊息後,我可能會協助她擬訂幾個措辭恰當的問題,請公司的財務長回覆;答案可能會讓她如釋重負,也可能是雪上加霜。根據財務長的回答來判斷,是否要求漢蒙的內部稽核單位蒐集更多資訊。要是進一步調查顯示事態嚴重,必須追根究柢,我可能會在董事會裡組成一個成員很少的委員會,提供雪若這位新執行長必要的協助,解決她的燃眉之急。

由於公司的法律顧問可能也涉案,這個特別委員會應該會從公司外面聘請一位律師,就像本文案例最後雪若請教的那位律師。調查一旦啟動,我會建議雪若自己不必投入,她要負責公司日常營運,沒有心力兼顧調查工作。外聘的法律事務所比較能夠分辨何者是捕風捉影的流言,何者是證據確鑿的事實,調查告一段落之後,他們會建議漢蒙是否要通知有關當局。

光靠直覺還不夠

可惜的是,雪若未能採取這樣的明智行動,否則她看起來本來應該是具備了優秀領導人的條件,別人遇到她的處境可能不想多惹麻煩,得過且過,但她有勇氣追查真相。

雪若決定單槍匹馬面對危機,這是一項警訊。如果我是漢蒙的董事長,當我在事後才知道執行長對行賄疑雲這麼重大的事件,居然沒有及早向我報告,我會很不高興。等到事情浮上檯面,我會提醒雪若,董事會的功能就是監督與指導高階主管,沒有人會要求一位執行長,更別說是新上任的執行長,僅憑一己之力就想解決所有問題。我還要跟雪若說明白,執行長是要聽命於董事會,如果她無法信賴董事會,將來還會出現更嚴重的問題。這時雪若必須捫心自問:進入漢蒙工作的決定是否正確。而漢蒙的董事長也必須好好思考:他延聘的執行長是否適任。



哈利.布蘭登 Harry“Skip”Brandon

(smithbran@aol.com)華盛頓特區的史密斯布蘭登國際公司(Smith Brandon International)合夥創辦人之一,專門提供企業情報、風險評估與法律支援等服務。他曾任美國聯邦調查局副助理局長,掌管國家安全與反制恐怖主義。


克里斯多福.庫巴希克 Christopher E. Kubasik

洛克希德馬丁公司(Lockheed Martin)財務長,公司位於馬里蘭州。


詹姆斯.康米 James B. Comey

洛克希德馬丁公司法務長,曾任司法部副部長。


艾瑞克.克萊恩 Eric A. Klein

(eric.klein@kattenlaw.com)洛杉磯的卡登穆欽羅森曼法律事務所(Katten Muchin Rosenman LLP)西岸企業併購與證券法規部門負責人。他為企業董事會和投資法人擔任顧問。


威廉.裘伯 William J. Teuber, Jr.

(vicechairman@emc.com) 麻州EMC公司的副董事長,1997到2006年間擔任該公司財務長。


本篇文章主題跨文化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