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決斷力

決斷力

2007年10月號

闖進創意新世界

高希均 Charles Kao
瀏覽人數:8016
我從不羨慕別人的財富,但總是羨慕別人的才華。當我羨慕別人的才華時,我更迷戀「才華」中的「精華」:創意。在企業家與創意人間要做一個選擇,我嚮往的當然是「創意人」。進入21世紀知識經濟年 代,「創意」變成了人類進步最重要的動力。《追求卓越》(InSearch of Excellence )的作者畢德 士(Tom Peters)近年大力鼓吹「重新想像」(Re-imagine),就有殊途同歸的看法。

(一)

我從不羨慕別人的財富,但總是羨慕別人的才華。當我羨慕別人的才華時,我更迷戀「才華」中的「精華」:創意。在企業家與創意人間要做一個選擇,我嚮往的當然是「創意人」。進入21世紀知識經濟年代,「創意」變成了人類進步最重要的動力。《追求卓越》(InSearch of Excellence )的作者畢德士(Tom Peters)近年大力鼓吹「重新想像」(Re-imagine),就有殊途同歸的看法。

創意看不見、摸不到;它無所不在,又稍縱即逝。它可以是媒體寵兒,也可能是退居隱士。創意既可能引發一場革命,產生英雄;也可能「敗者為寇」,從此消失。

這是我這外行人對創意的聯想。創意在哪裡?如何產生?如何運用?如何與產品及生活銜接?這一連串的問題是大家想知道的。這本書,充滿了作者姚仁祿對創意原創性的闡述:東方的創意哲學,是「水的哲學」:認知有就是無,是所有西方理性秩序的消失點,也是所有創意最強大的「弱支點」。何謂弱支點?弱支點似水,任何物體,質量輕的,水托著;質量重的,水包著;看來柔弱,因其包容,反而支撐力最強。

以音樂為例,古典樂譜常見極弱音(pianissimo),此種弱音,反而是人們最注意聆聽的時刻;因此,「極弱」反而吸引極強的注意力。

懂得以極弱超越極強,是新世紀秩序;極弱不是沒有,而是好像有,又好像沒有。

所謂創意的「弱支點」,並非指撐不住的弱,而是柔軟的支撐。不能了解,水的力量如何支撐世界;就無法了解,新世紀的創意如何產生;更無法了解,虛擬世界如何運作。

虛擬世界的事物,看似沒有,其實是有。建構新世紀的虛擬世界,要讓具體的美學,變成抽象的美學;創意之美,愈來愈像抽象的「數學之美」,不純粹是具體的「視覺之美」。

MUJI(無印良品)設計產品的哲學與概念「useful and agreeable」即水哲學的呈現。——摘自卷一〈創意六講〉

(二)

我之嚮往創意,正就是彌補自己研讀經濟所帶來思維上的世俗與侷限。

1980年代前,當GNP(GrossNational Product,國民生產毛額)增加時,大家口徑一致地都認為這就是代表經濟成長;當環保意識崛起,尤其全球溫室效應擴散時,GNP的增加便常常被批評為垃圾(garbage)、噪

音(noise)、汙染(pollution)的增加。因此,討論經濟發展與人民福祉時,就必須要擁有「闖意」——闖出傳統意識(conventional wisdom)。

近年來,不斷受到讀者歡迎的書如《注意力經濟》(TheAttention Economy )、《定見》(MIND SET! )、《決斷兩秒間》(Bl ink )、《我的發想術》、《快樂經濟學》(Happiness :Lessons from a New Science )、《百辯經濟學》(Defending the Undefendable )、《隱藏的邏輯》(The Social Atom )等等,都是「闖意」的示範——結合了心理學、社會學、統計學、神經科學等來解釋各種社會現象與身邊經

歷的事物。

自己讀完再好的經濟論述,得益的邊際效用總覺得有限;但一接觸到自己領域外的書籍與演講,得益就無窮。《創意姚言》像寶礦一樣,使身處經濟與企業活動的人,更想慢慢地發掘、領會由創意而起的新意思考。




本篇文章主題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