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決斷力

決斷力

2007年10月號

改變20世紀的大經濟學家

施建生 shi
瀏覽人數:11464
20世紀是人類歷史上變化最大的時代,如果僅從經濟方面說,最大的變化,就是1930年代發生的世界經濟大蕭條(GreatDepression)。這一變化促成了經濟學上一次巨大的變革,就是所謂的凱恩斯(J.M. Keynes)革命,凱恩斯也成為20世紀最重要的人物之一。

20世紀是人類歷史上變化最大的時代,如果僅從經濟方面說,最大的變化,就是1930年代發生的世界經濟大蕭條(GreatDepression)。這一變化促成了經濟學上一次巨大的變革,就是所謂的凱恩斯(J.M. Keynes)革命,凱恩斯也成為20世紀最重要的人物之一。

我這三本書就是想要以他為中心,另舉兩位在經濟學史上同樣重要、但名聲不如他顯赫的人物,將他們三人的生平與思想略加敘述。這兩位是熊彼(J.A.Schumpeter)與海耶克(F.A. Hayek)。他們兩人都是維也納大學出身的奧國人,前者與凱恩斯同年,後者則略為年輕,可算是他們的學生輩。這兩人雖然同出一校,但經濟見解仍有差異。就以對凱恩斯革命的態度論,雖都反對,但兩人評論的重點則仍有不同。

凱恩斯強調整體需求現在,先將凱氏對當時經濟局勢的分析加以說明。他認為資本主義社會中,並沒有一種對經濟活動加以調節的機能,可自動將社會所有人力與物質資源都導致充分就業的境界。當時一般經濟學家都相信,儘管經濟大蕭條業已發生,只要物價與工資在市場機能運作之下自由變化,仍是解救經濟危機的最好方法。凱恩斯則不以為然,因為市場機能運作的結果,失業還是存在。於是,他提出一種新的總合需要理論。

他所謂的總合需要,就是社會中全體人民的需要。這種需要,就是他們在消費與投資方面的支出。這種支出,自然為社會中的人所收到。這種社會全體人民收到的所得,就可稱為國民所得(national income)。因此,國民所得就是社會中所有人消費與投資的支出。當國民所得不到充分就業的水準時,就表示這些支出不足。在這兩種支出中,消費的作用是消極性的,是隨著所得的變化而變化,所得多,消費才能多,反之亦然。所得的變化則由投資所引起,投資多,所得才會多,而且還會促成比投資之原始數量更多的後果,所以投資的作用是積極性的。投資的支出,則取決於預期投資報酬率與利率的關係。報酬率高,投資才會多,反之亦然。利率低,投資才會增,反之亦然。投資報酬率乃決定於投資機會的多寡,投資機會多,報酬率才能高。利率則反映社會大眾想要以現金方式保留資產的偏好,偏好大,利率就高。社會全部支出不足以維持充分就業時,就可以設法刺激消費與投資的增加,兩者如仍不足,則可由政府從事支出來補充。由此可見,凱恩斯所提出的,是一種解釋整個經濟社會變化的總合分析(Macro-analysis),不是傳統以個別物價為中心的個人分析(Micro-analysis)。同時他還強調,個人在市場機能擺布之下不能解決總體經濟問題,而須由政府參與方能奏效。這就是凱恩斯革命。

熊彼德注意長期變化

接著,我們可以看看其他兩位對他這種分析的評論。先以熊彼德論,(一)他認為經濟社會中,價格與產量的調節機能是存在的。就是以1930年代的情形論,物價與工資的確不易變動,但不是所有部門都如此,也不是所有不同歲月都如此。(二)他認為凱氏的總體分析不能增進我們對經濟現象的了解。在他看來,經濟機體(經濟體)只有通過對其組成之經濟個體的相互依存關係分析中,才能獲得透徹的體識。(三)熊彼德反對凱恩斯完全集中注意短期現象,短期到生產關係沒有變化,創新沒有發生,這是太短視了。他認為創新與生產結構的持續變化,是資本主義過程的精髓,是經濟繁榮與蕭條的原因,而凱氏則完全不加考慮,是謬誤的。

海耶克釐清通貨膨脹

最後談到海耶克。他認為凱氏是以總合需要不足為失業產生的根源,如要減少失業,必須增加消費與投資,甚至從事公共支出。海氏認為這種政策推行後,必會產生通貨膨脹。一旦發生了通貨膨脹,則必會引起失業。為什麼?因為通貨膨脹後,必會引起勞動的誤用。通貨膨脹使有些工作暫時具有吸引力。當通貨膨脹停止時,或其進行速度減緩時,這些吸引力就會消失。之所以如此,是因為通貨膨脹發生了兩種變動:(一)改變貨幣數量在各生產部門與各生產階段之間的分配;(二)形成物價將會上漲的預期。一般對這種政策表示支持的人常認為,總合需要能增加一次,就足以在相當時期保持充分就業。這種論據忽視了這種政策對勞動在各種產業間分配產生的影響,這種忽視就會增加失業,因為失業之所以發生,基本上是由於勞動在各業及各地之間的分配,與對產品所需的分配之間不能協調。這種不能相互協調的現象,是因為相對價格與工資體系受到扭曲引起的,這種扭曲就是通貨膨脹造成的。

以上兩人的見解,在凱恩斯主義盛行時不為人重視。等到20世紀最後二十多年,他們對凱恩斯主義的批評都成為事實,才使世人體識他們的真知灼見。實際上,上面所提兩人對凱氏思想的批評,只是他們識見的消極面,在這些評論後,都蘊藏他們積極的主張。以熊彼德論,他認為創新是社會經濟發展的基本動力,現在許多人都已接受了。以海耶克論,他認為個人自由、市場經濟與狹小政府,是社會經濟發展的基本條件,現亦已成為共識。不過,儘管如此,凱恩斯能以總體分析的方法,提出當代資本主義解救危機的方策,為經濟學研究展開一個新的方向,當為卓越的貢獻,自不待言。



施建生 shi

(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顧問)


本篇文章主題經濟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