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擦亮「領導力」品牌

擦亮「領導力」品牌

2007年8月號

後天天才製造法

The Making of an Expert
安德斯.艾瑞克森 K. Anders Ericsson , 麥可.普利圖拉 Michael J. Prietula , 愛德華.寇克利 Edward T. Cokely
瀏覽人數:36662
  • 文章摘要
  • "後天天才製造法"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後天天才製造法〉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後天天才製造法〉PDF檔
    下載點數 10
企業要長久經營,找到頂尖高手是不可或缺的要素。 但,這些高手可遇而不可求,他們的天賦也無法複製。 真的是這樣嗎?一項新出爐的研究顯示,傑出表現來自經年累月的刻意訓練與專人指導,而不是靠著天生的才華或技能。

早年人們普遍認為,女人的空間思考能力比較差,像下棋就不是女性擅長的。因此在三十年前,匈牙利的夫妻檔教育家拉茲洛與克拉拉.波爾加(Laszlo and Klara Polgar),決定挑戰這個想法,強調教育的力量。波爾加夫婦親自在家為三個女兒授課,並且從她們很小的時候,就開始教她們下西洋棋,經過有系統的訓練,每天勤加練習,結果成效斐然。2002年時,三個女兒都晉身為全球排名前十名的女棋士。最小的女兒茱蒂特(Judit)更在15歲時就打破紀錄,成為歷來最年輕的「特級大師」(grand master),比當年巴比.費雪(Bobby Fischer)贏得這個頭銜時的年紀還小一個月。她現在仍然是全球頂尖的棋士之一,幾乎所有最優秀的男性棋手,都曾是她的手下敗將。

在專業能力的領域,除了性別偏見之外,其他許多先入為主的看法也都禁不起考驗。1985年時,芝加哥大學教育學教授班哲明.布魯姆(Benjamin Bloom)出版了劃時代的著作《培養青少年的才能》(Developing Talent in Young People),詳盡探討才賦能力的種種重要因素。他研究120位在音樂、藝術、數學、神經科學等各方面表現優異的人,他們都曾贏得國際競賽或獎項。布魯姆深入研究他們的童年,發現令人詫異的事實:從這些高手行家的童年,根本看不出他們長大後會有這麼成功的表現。後來的研究結果,也支持布魯姆的發現。研究顯示,不管是在西洋棋、音樂、體育或醫學等領域,一個人的智商,和他在這些方面的精湛表現無關。唯一與成功有關的先天條件是身高和體型,但這主要是在體育表現上會造成差異。

勤有功

練習的質與量,決定成就的高低

那麼成功到底和什麼有關呢?布魯姆的研究清楚顯示,他追蹤的這些佼佼者全都用心勤加練習,接受明師教練的苦心指導,而且在他們培養才能的歲月中,都得到家人的熱情支持。根據布魯姆的開創性研究所作的後續研究發現,練習的質與量,是個人最後成就高低的關鍵所在。研究所得的證據都一致強烈證明,這些高手並非天生,而是後天造就。這些研究相當嚴謹,都是採用可重複驗證的科學方法,來深入探討卓越表現的成因,然後得出這些結論。上述那些研究當中,有大部分收錄在去年出版的《劍橋手冊之專才與高手表現》(Cambridge Handbook of Expertise and Expert Performance),由劍橋大學出版社出版,編者就是本文作者之一的安德斯.艾瑞克森教授。這本厚達九百多頁的鉅著,由一百多位頂尖學者執筆,這些學者鑽研許多領域裡的專才和優異表現,涵蓋領域包括外科、表演、西洋棋、寫作、電腦程式設計、芭蕾舞、音樂、飛行、消防等。

想成為真正卓越的高手,需要很大的耐心及堅強的意志力。高手的專才養成,需要奮鬥與犧牲,還得作坦率、多半是痛苦的自我評估,沒有什麼捷徑可循。要成為高手,至少得花十年功夫,而且還得聰明地運用這段期間,持續「刻意」進行練習,練習的重點是挑戰自己現有的能力極限,以求更上一層樓。你還需要一位明師,指導你進行刻意的練習,還要教你學會如何自我訓練。更重要的是,如果你想成為傑出的經理人或領導人,就得先忘掉那些人云亦云的講法,這些講法讓大家以為無法用科學方法培養專才。本文的用意,就是在打破這些迷思。

在進入正題前,讓我們先來點小酒。

「盲」高手

專家不如業餘,熟手不如新手

1976年,發生了一件稱為「巴黎審判」的趣事:巴黎有一家英國酒商舉辦一場「盲品」會(blind tasting,編按:在不知道所品的酒為何的情況下,品評酒的高下),由九位法國品酒高手來品評法國葡萄酒及美國加州葡萄酒,其中有十種白酒,十種紅酒。結果,加州葡萄酒得到評審團的最高分數,讓業界人士跌破眼鏡;而更令人詫異的是,在盲品的過程中,那些高手常常把美國葡萄酒誤認為法國葡萄酒,或是把法國酒誤認為美國酒。

光是這件事,就有兩個假設受到挑戰:第一個,是「法國葡萄酒優於美國酒」這個不曾受人質疑的假設;更耐人尋味、也更令人改觀的是被推翻的第二個假設,就是大家原本以為,這些裁判的葡萄酒知識真的有過人之處。經過了這項測試,大家才發現,所謂的品酒「高手」,在盲品的情況下,其實並不比一般的愛酒人士更能精確地分辨不同的酒;而我們後來進行的實驗,也證實了這一點。

當前的研究顯示,其實在許多領域都沒有科學證據,足以證明大家以為有專業才能的人,就一定會有卓越表現。有一項調查發現,如果隨機分配病患,那些行醫數十年、學歷又高的心理治療醫師,診療成果並不一定比只接受三個月訓練的新手治療師來得好。甚至在某些情況下,資歷愈深的人,表現反而愈差。舉例來說,醫師距離畢業和培訓結束時間愈久,診斷心肺罕見疾病的能力就愈差。這是因為醫師碰上這些罕見疾病的機會太少了,很快就忘記這些疾病的病徵,當然也就很難診斷出這些疾病。唯有讓他們接受複習課程,表現才會改善。

測才學

通過三個考驗,才是真高手

那麼,要怎樣判斷別人是不是有真才實學呢?真正的高手,必須通過三個考驗:首先,他的才能必須轉化成優異的表現,而且必須一直表現得比同儕優秀。其次,真正的才能可以創造具體的成果,例如,腦部外科醫師不僅要有高明的手術技巧,也必須要成功治癒病人;而夠格的棋士,就得在比賽中過關斬將。最後一點,真正的才能應該可以在實驗室裡重現,並且能夠評量。英國科學家凱爾文爵士(Lord Kelvin)曾說:「如果一個東西無法衡量,就無法改進。」

在體育等領域的技能,很容易衡量。像體育競賽都有一定標準,每個人都在相仿的環境下競爭,每個參賽者都有同樣的起跑線與終點線,誰是第一名是沒有疑義的。標準化之後,就可以長期比較個人的表現,企業界也可以這麼做。例如,連鎖超市沃爾瑪(Wal-Mart)在成立初期,創辦人山姆.華頓(Sam Walton)曾讓各分店經理互相競爭,看哪家分店的獲利能力最高。而服飾連鎖商諾斯壯(Nordstrom),也評比業務員在受薪期間每小時的銷售業績,並公告排名結果。

但是,衡量高手的表現往往很困難,例如,有數十人參與,需時數月、甚至數年才能完成的專案計畫,就是如此。同樣難以評比的,就是高手的領導能力。大部分的領導力挑戰都非常複雜,而且每家公司面臨的挑戰並不一樣,因此難以一概而論,也很難跨公司作比較。不過,科學家不會就此放棄評量績效表現。克服這個難題的一種方法是,設計一個很具有代表性的情況,在實驗室中重現。例如,為了評量急診室護士的表現,我們模擬了一些生死交關的緊急狀況,看他們如何應變,之後再拿他們在實驗中的反應,跟真實世界裡的實際結果作比較。我們發現,在醫學、西洋棋、體育等方面的模擬測試結果,和客觀的專才績效評量結果(例如西洋棋棋士的參賽成績),這兩者具有高度相關性。

我們也可以設計一些方法來測試創意行業,例如,藝術、寫作等。像要研究不同視覺藝術家之間的差別,研究人員請他們針對同一組靜物作畫,然後在藝術家身分保密的情況下,由藝評家品評這些畫作,評分的結果通常很符合畫家的能力水準,特別是在繪畫技巧方面。其他研究人員則設計了客觀的工作來進行測試,評量藝術家的知覺技巧(perceptual skills),而不必借重藝評家的參與。

養技能

刻意練習,做不到練到做到

不曾達到參加國家級或國際級比賽資格的人可能會認為,只要每天不斷練習,持續幾年、甚至幾十年,最後自然就會有出類拔萃的表現。但即使你天天住在山洞裡,也不會成為地質學家。也就是說,並不是不斷練習,就能成功。你必須進行特別的練習,也就是「刻意練習」,才能鍛練出高手的技能。大多數人在練習時,都著重在做他們早就懂得如何做的事情。刻意練習就不是這樣,而是要刻意、努力、專注去做你本來做不好,甚至做不到的事。很多領域的研究人員都發現,唯有努力加強練習自己做不到的事,才能成為自己想成為的高手。

為了說明這一點,讓我們假設你是生平第一次學打高爾夫球。在初期階段,你先學基本的揮桿,而且特別注意別犯了基本大忌(像是把球打到別人身上)。然後你就去果嶺推桿區練習,再去練習場打球,又跟和你一樣的新手較量切磋。這時,你學得很快,也許只要五十個小時的練習,你的控球技巧就會大為改進,表現也會進步。之後,你持續練習揮桿及推桿,跟別人打更多場球,直到你的揮桿得心應手,也就是你愈來愈能靠直覺打球,出手前不必多加思考。到了這個階段,你的高爾夫球活動就會變成社交性質,偶爾才會把心思專注在打球本身。從此以後,即使你多花時間打高爾夫球,球技也不會明顯進步,可能往後數十年都維持同樣的水準。

為什麼會這樣?原來當你和別人一起打球時,不管從哪裡揮桿,都只能打出一球,然後就移到下一個落點繼續打,所以球技不會進步。如果讓你在同一個定點揮桿五次、十次,你就可能會更了解自己的技巧,並且嘗試調整自己的擊球,讓控球更精準。其實大多數職業高球選手在練球時,都會在同一個定點重覆揮桿,出賽前在比賽場地試打時也是一樣。

我們也可以調整一下這種刻意練習的方法,運用在培養經營企業的才幹與領導能力。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許多商學院都會採用的個案研究方法,提供學生一個現實生活中的真實案例,而且是需要採取行動的個案。這些個案都已經有實際結果,因此學生可以立即評判他們提出的建議方案有哪些優缺點。運用這種方式,學生每週可以練習作一、二十次的決策。軍校中的兵棋推演,也有類似的訓練功能。軍官分析受訓人員在模擬戰鬥中的反應,並且立即提出評估。像這樣的模擬軍事行動,讓受訓人員在不熟悉的領域作刻意練習,從中磨練領導力。

讓我們進一步探討,刻意練習對培養領導力的重要性。我們常聽人說,領導統御的一個重要關鍵是「領袖魅力」,這一點沒有錯。身為企業領導人,你必須經常出現在員工、同僚及董事會面前,設法說服他們某件事,特別是在面臨危機的時刻。奇怪的是,許多高階主管以為領袖魅力是天生的,無法由後天學習而來。但如果讓他們參加戲劇演出,由導演或教練從旁指點,大多數主管的領袖魅力都會明顯增加,一段時間後,還會進步更多。其實,我們曾與一所著名的演藝學校合作,為企業主管與領導人設計了一組表演課程,可以提高他們的魅力與說服力。許多高階主管參與這項練習之後,都有了明顯的進步。所以,領袖魅力可以靠刻意練習而學會。就連身為20世紀最具領袖魅力領導人之一的英國首相邱吉爾,也會對著鏡子練習演說技巧。

真正的高手不僅會刻意練習,還刻意思考。高球名將班.侯根(Ben Hogan)曾經這樣解釋:「我練球時,同時也在培養我的專注力,我絕不會隨便走過去就擊球。」侯根會事先就決定好球的落點,並且想好怎麼把球打到那裡去。我們在研究中追蹤這樣的思考過程,找來一些表現傑出的人士,提出一個狀況給他們,要求他們說出心裡如何思考解決那個狀況。舉例來說,西洋棋棋士會敘述他們如何花上五到十分鐘,仔細考慮下一步棋的所有可能走法,並盤算每一步棋的結果,進而構思後續可能的棋步發展。我們觀察到,當這些棋士下的棋成效不如預期時,他們會重新檢討先前的分析過程,看看到底是哪裡出了差錯,未來又要怎樣避免再犯錯。他們持續努力消除自己的弱點。

專注力

不用腦練習,練再久也是枉然

刻意練習包含兩種不同的學習:其一,是改進你原有的技能,其二,是拓展你既有的技能範圍。要同時做到這兩點,必須要有高度的專注力,因此很難長時間作這樣的練習。小提琴名家納善.米爾斯坦(Nathan Milstein)寫道:「在你能夠專注的情況下,多多練習。我曾經覺得很不安,因為我認識的音樂家都是整天練習,所以我問(我的老師)奧爾(Auer)教授,我應該練習多久?他回答:『重要的不是練習多久。如果你只用手指練習,那麼練再久也不夠;如果你用你的頭腦練習,兩個小時就算是很久了。』」

對許多領域的高手來說,例如,運動員、小說家,音樂家等,很少有人能夠一次花上四、五個鐘頭,非常專注地進行刻意練習,這一點很耐人尋味。其實,大多數優秀的教師和科學家每天通常只花大約兩個小時來從事最需要腦力的工作,像是把腦中的新構想寫下來等,而且多半是在早上。雖然這樣的時間聽起來好像很少,但是和大多數致力培養自己技能的企業高階主管和經理人比起來,每天已經多花兩個小時了,因為高階主管和經理人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開會和處理日常事務上。這樣一來,那些高手一年就比企業主管多投注了大約七百個小時,十年就是七千個小時。想想看,如果你每天花兩個小時進行刻意練習,可以成就多少事?

人們很容易就會忽略刻意練習。一些表現優異的高手,碰到某些狀況時,往往是習慣性的反應,到最後可能不管遇到什麼狀況,都完全憑自己的直覺行事。這樣一來,如果他們碰上很少見的狀況,就可能會出問題,因為他們已經失去分析情況的能力,而且無法作出正確的回應。當然,他們可能沒有察覺自己慢慢變成依賴直覺行事,因為不會馬上出現什麼不良後果,直到有一天他們碰上特殊的狀況,習慣性的反應失效,甚至造成破壞,才會察覺這樣的情況。經驗豐富、年紀比較大的專業人士特別容易掉入這個陷阱,但這種情況是可以避免的。研究顯示,超過六十歲的音樂家,如果每週花上大約十小時,持續刻意練習一首他們不熟悉的曲子,那麼在速度與技巧方面,可以跟二十歲的新秀音樂家不相上下。

要想掙脫現有的安逸狀態,需要很大的毅力與犧牲,但這種紀律是必要的。就像高球名將山姆.史尼德(Sam Snead)說的:「喜歡練習自己本來就做得很好的事,是人之常情,因為這樣做會輕鬆愉快得多。」唯有認清,想達到目的,成為所處領域中出類拔萃的人物,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刻意練習,才會真正努力追求卓越。2002年過世的史尼德,是贏得美國職業高球錦標賽(PGA)最多獎項的紀錄保持人,他同時也以最優美的揮桿動作聞名於世。刻意練習是他的成功關鍵,他曾說:「練習會讓你的肌肉懂得思考。」

下長棋

投入時間要久,起步還得要早

談到這裡,讀者應該已經明瞭,成為高手是需要相當時間的。我們的研究顯示,即使是天賦優異的人,也至少需要十年(或一萬個小時)的密集練習,才能在國際比賽中脫穎而出。有些領域的學習期甚至更長,例如頂尖的音樂家,必須持之以恆,平均需要練習15至25年,才能達到國際水準。

雖然歷史上有些人,年紀輕輕才藝就達到國際水準;而且在19世紀及20世紀初期,確實可以比較快達到世界級的水準,但從那之後一直到現在,大多數領域的標準愈來愈高。例如,20世紀初的奧運馬拉松及游泳紀錄,如今許多業餘或高中校隊選手都可以達到。現在的競爭日益激烈,因此,十年才能出頭天的鐵律很難打破。有個知名的例外情況,就是巴比.費雪只花了九年時間,就晉身為西洋棋的特級大師,但這很可能是因為他每年花在練習的時間比別人多。

很多人對要花多久時間才能成為高手,都懷有不切實際的想法。俄國文豪李奧.托爾斯泰(Leo Tolstoy)曾談到,許多人都跟他說,他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寫小說,因為他們沒試過,這樣說來,好像他們只需要出手一試,就會發現自己天賦的寫作才華一樣。同樣地,許多自助類書籍的作者似乎都假設,任何讀者只要採取幾個簡單步驟,就可以克服困難,成功在望。也有許多流傳很廣的故事是關於一些沒沒無名的運動員、作家或藝術家,似乎靠著他們與生俱來的才能,就能一夜成名,大家都說他們天賦異稟。然而,當我們檢視那些表現出眾者的發展歷程時,毫無例外地發現,他們其實都花了很多時間訓練和作準備。山姆.史尼德被譽為「歷來最佳的天生好手」,他曾告訴《高爾夫文摘》(Golf Digest)說:「人們總說我的揮桿動作渾然天成,以為我不曾努力練習。但在年輕時,我整天練習打球,直到晚上還在車頭燈照射下練習。從前我常練到雙手流血,沒有人比我更努力練習打高爾夫球。」

想成為高手,不只需要準備投入時間,還得及早起步,至少在某些領域是如此。想要有傑出的表現,得看看你是否有機會多作刻意練習,這一點極為重要。本文作者之一安德斯.艾瑞克森有次演講完,一名聽眾提問說,如果已經是成年人才開始接受訓練,還有沒有可能奪得奧運獎牌。艾瑞克森回答說,幾乎不可能,當今幾乎所有的頂尖運動員,都是年幼時就開始受訓,如果你不能像他們一樣,怎麼可能拿下奧運獎牌?許多孩童出於各種原因,並沒有機會在最好的教練調教下,進行刻意練習,當然無法練就奧運選手的能力。

求良師

高人指點,讓成就高人一等

有人說伊凡.葛拉米安(Ivan Galamian)是歷來最知名的小提琴老師,他強調,即使是大師級的名家,當年才華初露時,也不會自動自發地刻意練習。他說:「我們只要研究一下知名藝術家的發展歷程,就會發現不管是誰,他們生涯成功的關鍵,就在於練習品質。而且無一例外,他們一直都是在老師或老師的助手監督下,進行練習。」

針對國際級優秀人士的研究,證實了葛拉米安的觀察,同時也發現,想在某個領域嶄露頭角,在不同的發展時期,需要不同類型的老師。一開始,大多是接受當地老師的指導,這些老師會在他們身上投注大量的時間,也不吝於誇讚他們。接下來很重要的是,他們必須進一步尋求更高明的良師指點,才能讓自己的技藝更上層樓。到了最後,所有的頂尖高手,都必須與擁有國際級成就的良師密切合作。

高手級的教練,對你會有多方面影響。首先,他們可以幫助你加速學習過程。13世紀的哲學家兼科學家羅傑.培根(Roger Bacon)曾說,要精通數學,至少需要三十年的功夫;但時至今日,十幾歲的青少年,就可能精通微積分那麼複雜的架構,因為學者編寫的教材,讓人學習數學比從前容易得多。數學學生要登峰造極,不必再辛苦地披荊斬棘,只要跟著嚮導,沿著前人踏出的路徑一路向上走就行。

要培養專才,需要老師提供有用、甚至嚴厲的指點批評。真正的高手學習動力很強,他們會尋求這類指點。而當老師的指導已經不再適用時,他們也心知肚明。我們研究的這些高手,都知道自己什麼地方做對了,並且把重點放在沒有做對的地方。他們刻意挑選嚴師,接受他們的磨練,追求更好的成績。最好的老師很清楚,你的技藝在更上層樓之後,必須改善哪些地方。如果老師把你逼得太快太緊,只會讓你感到挫折,甚至想要放棄,不願再求進步。

別依賴

成材的學生,需要的是獨立

不過,仰賴老師也該有限度。統計顯示,放射科醫師看X光片診斷出乳癌的正確性,大約是70%。放射醫學界的新手通常都是跟在前輩「高手」身旁學習,難怪有很長一段時間,正確率一直都維持在70%。如果放射科醫師利用資料庫中已確診的病例X光資料來學習診斷,立刻就能知道他們的診斷正確與否,如果真的這麼練習,放射線醫學將會有很大的進步。現在已經有愈來愈多的訓練採用這種方式。精心製作的模擬訓練可以讓醫學界、航空界等專業人士,用安全的方式進行刻意練習,並得到適切的建議指點。

一旦你成為奧運金牌選手、棋王或是公司執行長,接下來該怎麼辦呢?在理想情況下,隨著你的才能技藝日益進展,你的老師會協助你學會獨立自主,好讓你為自己設定發展計畫。好父母鼓勵孩子獨立自主,同樣地,好老師會鼓勵幫助已成材的學生靠自己,作自己的「內在老師」。自我訓練適用於任何領域,例如,外科專家不僅關心術後的情況,如果開刀過程中發生任何事前未預期的狀況,他們會認真研究,設法防止日後犯錯或誤判。

美國開國元勳班哲明.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就是積極自我訓練的最好例子。當年,他希望自己能寫出流暢又有說服力的文章,於是先從很受歡迎的英國刊物《觀察家》(the Spectator)中,找出他最喜歡的一些文章來讀。讀完特別喜歡的一篇文章後,過幾天,他會試著憑記憶,用自己的話把那篇文章重新寫出來。接下來,他拿原文來作比較,找出他寫錯的地方,加以改正。他也努力加強對語言文字的掌握,做法是把文章改寫成押韻的詩詞,再把詩詞改寫成散文。名畫家有時也會採取類似的方法,臨摹其他名家的畫作。

任何人都可以把這些方法運用在工作上。假設你公司有個很擅長溝通的主管,你知道他要對某個即將縮編的部門發表談話,這時,你可以草擬一份自己的講稿,再把他的談話內容和你的講稿相比。仔細觀察員工對他的談話有什麼反應,再想像如果是你來講的話,員工會有什麼反應。如果你在決策、互動、演說等方面的模擬表現,與這些領域的佼佼者相比都毫不遜色,你就朝成為高手的目標更進一步了。

無天才

再厲害的高手,也要後天養成

要想成為高手,不僅要靠練習和機運,更要先摒棄有關出色表現與成就的迷思,因為許多人深信天才是與生俱來而非後天造就的。最常為人引用的例子,就是音樂神童莫札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人們總是說他天賦異稟,是音樂奇才。沒有人能否認莫札特的成就在當時無與倫比,但人們常忘了,在當時來說,他的發展歷程也是極不尋常的。莫札特還不到四歲,就開始接受音樂訓練,他父親是技法高明的作曲家,著名的音樂老師,更首開先河寫了本小提琴教材。莫札特和其他世界級名家一樣,並不是天生高手,而是後天造就的。

(白裕承譯自“The Making of an Expert,” HBR, July-August 2007)

--------------------------------------------------

誰才是高手?

■個別的例子,不足以證明他行

一個人的能力高下,不能單憑傳聞軼事、片面的記憶或單一事件而定,因為這些並不夠周全,常會造成誤導。

隨著時間流逝或思潮的改變,人們很容易產生錯誤的記憶、利己的偏見、不可靠的回憶等,關於這方面,已經有許多相關的研究和論述。報導並不等於研究,必須深入了解才行。

■虛有其名者多的是

要記得,真才實學展現出來的,是可以評量、一貫的卓越表現。有些所謂的高手,只有在辯解他們為什麼會犯錯的時候,表現才最傑出。

舉例來說,在1976年「巴黎審判」品酒會中,加州葡萄酒勝過法國葡萄酒,法國的品酒「高手」事後強辯說,那個結論是錯的,存放時間更久之後,加州紅酒的醇度尤其比不上法國紅酒。但是在2006年,又用那些紅酒舉行了一次品酒會,結果加州酒再度勝過法國酒。

如果不是因為盲品的結果很客觀,法國的品酒高手可能永遠也不會認同,美國酒的品質很高。

■直覺會讓你誤入歧途

現在有種很流行的說法,就是你只要放輕鬆,「只要相信自己」,績效就會提升。在例行或常見的情況下,直覺也許確實很有用,但你要刻意練習,才能擁有面面俱到的直覺。若要持續加強你的決策能力(或直覺判斷),就得多作練習、反省及分析。

■換根球桿不會更高桿

許多經理人以為,改採新的或更好的方法,就可以立即改進績效,這就像打高爾夫球的人以為,換根更新更好的推桿,就能提升打球成績。但是如果換了新的推桿,可能增加擊球的變數,反而有礙提升球技。事實上,提升專才的關鍵在於努力不懈、謹慎行事。

■專才不是靠知識管理系統

所謂的知識管理系統,很少處理心理學家所謂的「知識」,只是把一堆影像、文件、例行作業等集中儲存,這些都是外部的資料,讓你在作出決策或解決難題時,有資料可以參閱與解讀。

■要培養真正的專才,是沒有捷徑的。

--------------------------------------------------



安德斯.艾瑞克森 K. Anders Ericsson

(ericsson@psy.fsu.edu) 佛羅里達州立大學心理學榮譽學者。


麥可.普利圖拉 Michael J. Prietula

(prietula@bus.emory.edu) 喬治亞州的艾默里大學(Emory University)古茲維塔商學院(Goizueta Business School)教授,也是佛州人類與機械認知研究所(Institute for Human and Machine Cognition)訪問研究學者。


愛德華.寇克利 Edward T. Cokely

(cokely@mpib-berlin.mpg.de) 德國柏林的馬克斯普朗克人力發展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Human Development)的博士後研究員。


本篇文章主題管理員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