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

企業耐力賽

企業耐力賽

2007年7月號

贏在氣候變遷時

Competitive Advantage on a Warming Planet
強納森.萊許 Jonathan Lash , 佛瑞德.威靈頓 Fred Wellington
瀏覽人數:10648
  • 文章摘要
  • "贏在氣候變遷時"

  • 字放大
  • 授課文章購買
    購買〈贏在氣候變遷時〉文章
  • 個人收藏購買
    購買〈贏在氣候變遷時〉PDF檔
    下載點數 10
大多數人都知道,全球暖化日益嚴重,對生態造成很大的傷害;大家未必知道的是,氣候變遷也影響到永續經營的環境。 的確,有些公司的競爭優勢因此而削弱,股價一路看跌。 因此,本文將協助企業評估相關議題的風險,把握商機。

無論你所處行業是傳統製造業,還是投資銀行之類的「潔淨」行業,氣候變遷對你公司的影響都會日益顯著。連向來質疑全球暖化危機的人也不得不承認,在世人普遍對這個現象憂心忡忡的情況下,影響確實是愈來愈廣泛。

那些在全球暖化的環境下競爭力不佳的公司,股價已經被投資人看跌了。全球愈來愈多國家的政府推行一些政策,提高排放溫室氣體必須付出的成本,許多行業面臨著原物料價格與能源成本上漲的壓力。現在消費者作採購決定時,也會考量一家公司的環保紀錄。溫室氣體排放配額(allowance)的交易市場(就是所謂的「碳市場」)開始欣欣向榮,每年交易總值高達數百億美元。就連管制溫室氣體排放向來比其他已開發國家落後的美國,現在討論氣候變遷議題的焦點,也已不再是該不該立法,而是何時立法與如何施行。

未來我們都將「受制於碳」(carbon-constrained),公司必須一方面管理及降低氣候變遷風險的衝擊,一方面開發新商機,才能創造出超越對手的競爭優勢。本文會提供一些原則,協助你了解氣候變遷怎樣影響企業,並且擬訂策略來因應風險與把握商機。現在,企業領導階層與消費者愈來愈重視氣候變遷的議題,形成許多具有影響力的力量,許多公司紛紛採取一些行動來因應那些力量。以下我們會提出不同領域公司的實際案例,有重工業的卡特彼勒(Caterpillar)、零售業的沃爾瑪(Wal-Mart),也有金融業的高盛(Goldman Sachs)。我們要對企業界提出忠告:不只要採取行動,還要比對手更勝一籌、更快一步。

效應

地球升溫一度,天災發生一籮筐

首先必須聲明,我們深信:氣候變遷的確是影響全世界的嚴重問題。大氣層中累積的溫室氣體,正以前所未有的速率改變地球的氣候。2005年,是人類有氣象紀錄以來最熱的一年,而歷史上最熱的十個年頭,全都出現在1980年之後。北極、南極與格陵蘭島(Greenland)的冰層正在融化,而全球各地的冰川幾乎都日漸消退。

多項研究顯示,由於海水溫度節節高升,熱帶暴風從溫暖海水吸取能量之後變得更加強烈。舉例而言,2006年5月,美國政府發布一項調查報告,指出北大西洋在熱帶區域的暖化,會讓颶風愈來愈多、愈來愈強。全球性的資料也顯示,暴風雨、乾旱,以及其他因天氣變化引發的災難,嚴重程度與發生頻率正與日俱增。

這些顯現出來的效應,只是地球溫度上升約華氏一度(攝氏約半度)的結果。依照目前溫室氣體排放量的變化趨勢,升溫速率還會繼續加快,暖化導致的物理與生物變化應該也會加速進行(見表1)。人類從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至今燃燒的化石燃料,占人類有史以來使用總量的半數,而且溫室氣體排放量持續大幅增加。為了遏阻大氣層中溫室氣體的累積,全球排放量的成長率必須在十年內歸零;而且,若以目前的排放量為基準,2050年之前還必須減量60%,幅度相當驚人。

人類再不採取行動,氣候變遷對地球造成的後果堪憂。面對這個日益明顯的態勢,企業界該如何自處與因應?

影響

氣候改變,衍生六大企業風險

高階主管對環境問題造成的風險,通常會從三個層面著眼:法規遵循、事故責任、污染減量。但是氣候變遷的風險迥然不同,因為它造成的衝擊遍及全球,引發的問題會長期存在,而且基本上,造成的損害無法回復。此外,美國政府對於在美國境內營運的企業,並沒有提供明確指引,說明未來環境政策會如何變化。不過,如果忽視氣候變遷對公司財務狀況與競爭優勢的影響,可能會導致公司作出錯誤的風險評估。

電業及化工業這些特別依賴能源的行業,原本就該高度關注氣候變遷的風險,然而,現在許多其他行業的公司也不能置身事外。其實,在評估環境風險時,最重要的區別並非不同行業領域之間的差異,而是同一領域各家業者的高下優劣。公司必須降低氣候變遷的相關風險、調整生產策略,才能創造競爭優勢,在同業之間脫穎而出。

一家公司因應氣候變遷的做法是否恰當,除了會受到政府主管機構的監督,大型投資人也會要求公司提出更多相關資訊。例如,一群法人機構的投資人組成「碳排放披露計畫」(Carbon Disclosure Project),這項計畫的成員資產總值高達31兆美元,他們每年要求多家大型多國籍企業針對氣候變遷風險的影響提出報告。最近一份碳排放披露計畫的報告,才剛在2006年發布,內容顯示提出報告的各家企業不僅對氣候變遷的體認日益提升,因應相關風險的做法也有顯著進步。

另一個類似的情況是,有一些投資人聯盟會提出股東決議案,要求公司公開更多有關氣候變遷風險的資訊。2004到2005年間,這類決議案達到二十餘項,是2000到2001年間的三倍。

沃爾瑪執行長李.史考特(Lee Scott)告訴我們,企業努力盡快降低溫室氣體排放量,是相當正確的經營策略,他說:「這種做法能夠為客戶省錢,提升我們的營運效率,並且協助我們在受制於碳的經營環境中,取得競爭優勢。」

為了釐清氣候變遷風險對企業的長遠影響,接下來,本文要討論風險的六種類型,以及它們如何改變一家公司的價值;同時,我們也要強調,這些風險大部分都可以轉化為商機。

風險1>

溫室氣體排放管制趨嚴

這是最顯而易見的衝擊,溫室氣體排放管制可能是針對產品的排放標準(例如,對車廠設定汽車排放限制),也可能是針對產品的製造過程。現在許多國家的企業都受到京都議定書(Kyoto Protocol)規範,這項協議要求已開發國家(及在這些國家營運的公司)抑制二氧化碳等溫室氣體的排放,以達到全球溫室氣體減量的目標。

因應京都議定書的要求,歐盟已經建立了「排放權交易機制」(Emissions Trading Scheme)。在這個機制下,企業排放的特定溫室氣體各有配額(allowance),如果一家公司的排放量超過上限,就必須向其他公司購買配額;但若是排放量低於規定值,就可以在市場上賣掉沒有用完的配額。公司也可以投資公司外部、甚至外國的溫室氣體減量計畫,賺取信用額度(credit),這個額度可以換算為排放量配額。例如,一家法國公司遠赴巴西投資風力發電計畫,得到的信用額度可以抵消自家排放量,或是賣給其他有需要的公司。

美國政府雖然一直沒有簽署京都議定書,但各級地方政府先後推行了相關政策,對企業的影響已經愈來愈顯著。像東北部七個州達成協議,設定電力公司的溫室氣體排放量上限,並建立二氧化碳的交易機制(見邊欄「美國碳商機幾何?」)。加州的法規要求,從2008到2016年,新車的溫室氣體排放量必須減少30%;並且通過一項法案,計畫在2020年之前,將全州排放量降回1990年的水準;州政府也在2007年發布行政命令,要求減少汽機車燃料中的碳成分。二十個州規定電力公司供應的電力,必須有一定比例來自可再生能源;此外,還有超過218個城市正在推動溫室氣體排放減量計畫。

--------------------------------------------------

美國碳商機幾何?

歐盟依照京都議定書的規範,讓企業買賣溫室氣體排放量的配額與信用額度,這套市場機制近來相當受到矚目。現在,美國也出現類似的溫室氣體市場機制,目前以區域性運作為基礎,主要是取法先前針對其他空氣與水資源汙染物質而設立的排放交易系統;這些系統長期運作,而且成效卓著。「區域溫室氣體方案」(Regional Greenhouse Gas Initiative)是由數個州政府合作推動的計畫,藉由訂定排放量上限與配額交易機制,減少東北部地區發電廠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使用化石燃料比例超過50%的發電廠大多會受到管制。計畫從2009年開始,每隔三年進行一次查核,發電廠在這段期間內必須累積與二氧化碳排放總量相當的配額。業者可以買賣與儲存配額,或向其他公司購買信用額度來抵消排放量,盡量降低因為推行這項計畫而增加的成本。

--------------------------------------------------

近期內,美國聯邦政府可能也會採取行動。全球掃描公司(GlobeScan)曾調查三十個國家,結果有76%的美國民眾認為,全球暖化的問題嚴重;認為「非常嚴重」者也高達50%。在這份調查中,除了肯亞和南非,其他國家受訪者對環境問題擔憂的程度更甚美國。美國國會目前正在審議多項溫室氣體減量法案,儘管聯邦立法程序還需要幾年的時間,但美國公司擔心未來管制法規將導致二氧化碳排放成本高漲,已經在財務上未雨綢繆,開始投資發電廠、新式建築等各項資本設備。

大部分美國公司比較希望聯邦政府制定全盤性的政策,並不樂見各州及地方政府各自為政,因此,許多公司的政治立場開始轉變。《財星》雜誌(Fortune)五百大企業中,已經有四十多家宣布,支持聯邦政府對溫室氣體進行強制規範。2007年1月,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美國鋁業(Alcoa)、太平洋天然氣與電力公司(Pacific Gas and Electric)等多家重量級公司呼籲政府,盡快施行涵蓋各行業的強制性管制辦法,在15年內,將美國的溫室氣體排放減量10%到30%。2006年在聯邦參議院舉行的一場聽證會上,奇異(GE)、杜克能源(Duke Energy)、艾克塞龍電力(Exelon)等大企業的代表都認為,立法刻不容緩,要求政府盡快訂出規則,讓企業有所依循,不希望日後才被政治力量趕鴨子上架。

因此,企業應該從現在就開始評估未來相關法案通過後對自身的影響,才能妥善因應氣候變遷的管制風險,如此一來,才能領先後知後覺的對手,取得競爭優勢。

風險2>

供應鏈成本高漲

企業在評估未來管制法規對自身影響的同時,也必須衡量供應商受到的衝擊。供應商的二氧化碳相關成本一旦上升,就會轉嫁給客戶,造成客戶的元件與能源成本隨之上揚;甚至供應商的供應商受到排放量管制法規的影響,也會間接影響到客戶。例如,汽車製造業高度仰賴鋼鐵、鋁、玻璃、橡膠與塑膠的供應商,這些供應商都會受到排放量管制法規的嚴重影響。而其中煉鋁業必須消耗大量能源,煉鋁業上游的供應商,也就是能源供應商受到排放量管制法規的限制,也可能會轉嫁到下游的煉鋁業和更下游的汽車製造業。

供應商的地理分布狀況也變得相當重要。舉例而言,歐盟的管制體系已經上路,因此,公司主管要確切掌握有多少供應商是在歐盟成員國境內營運。同時,主管也要注意,其他類型的氣候變遷風險不只會影響公司本身,也會波及供應商。

風險3>

產品與技術變化

面對未來受制於碳的經營環境,有些公司比其他同業更如魚得水,關鍵在於它們能夠另闢蹊徑,充分利用新出現的市場商機,開發出對氣候友善(climate-friendly)的產品與服務。

例如,一種稱為「氣化複循環發電」(integrated gasification combined cycle, IGCC)的新技術,可將煤轉化為能源,目前成本雖然仍高於傳統的煤粉(pulverized-coal)發電,但是發電效率較高,而且便於收集與儲存二氧化碳,因此能夠降低整體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有助於燃煤發電廠大幅減輕因排放標準緊縮而導致的成本負擔。隨著低碳產品的市場需求日漸增加,率先致力於IGCC這類技術商品化的公司,未來的營收可望強勁成長。

這類新商機也不僅限於製造業。像英國的世代投資管理公司(Generation Investment Management)就推出幾種投資組合產品,將各家公司的氣候變遷風險納入考量。而美國國際集團(AIG)這家保險公司,針對溫室氣體排放配額和信用額度交易市場(例如歐盟就有這樣一個市場)的客戶,提供經紀與溫室氣體管理服務。

新興的碳市場,確實能為專業服務業者提供多樣化的商機,金融業是最大的受惠者之一,它們可以協助客戶擬訂複雜的避險與交易策略,盡量降低客戶投入碳市場的風險。

風險4>

環保訴訟纏身

碳排放量居高不下的公司,將面臨來勢洶洶的司法訴訟,步上煙草業、製藥業與石棉業的後塵。例如,紐約州前任檢察長艾略特.史必策(Eliot Spitzer)曾經領銜發動一場史無前例的訴訟,八個州與紐約市聯合控告五家美國最大的電力公司,要求業者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量,本案目前仍在聯邦第二巡迴上訴法院(U.S. Second Circuit Court of Appeals)審理。密西西比州的聯邦地區法院也有一樁案子,幾家石油與煤炭公司遭到控告,原告指控它們排放的溫室氣體導致卡崔娜颶風(Hurricane Katrina)威力如此強大,罪名包括不當得利(unjust enrichment)、民事侵權(civil conspiracy,受害者是美國石油協會〔American Petroleum Institute〕)、妨害公共和私人利益的作為(public and private nuisance)、非法侵入(trespass)、過失(negligence)與詐欺性不實陳述(fraudulent misrepresentation)。

如果公司未能妥善因應氣候變遷問題,董事和高階主管也有可能被股東告上法庭。瑞士再保險公司(Swiss Re)發現,這類訴訟是公司高層主管的保險組合中的一項風險。

風險5>

企業聲譽受損

在法庭之外,企業也要接受輿論的評判,它們銷售或使用的產品、製程與做法,如果對氣候造成危害,將會成為眾矢之的。在對環境議題特別敏感的市場,或者在某些靠品牌忠誠度打造企業價值的競爭領域,消費者或股東對公司的不滿可能會導致嚴重後果。英國政府出資成立的獨立諮詢機構「碳信託」(Carbon Trust),最近公布一項氣候變遷影響品牌價值的研究報告,報告中指出,在某些產業裡,一家公司如果在氣候變遷議題上給人負面觀感,品牌價值確實會受到威脅。不過,聲譽風險就和其他類型的風險一樣,如果企業採取一些行動以顯示他們是地球的好公民,那麼還是可以化風險為商機。

風險6>

靠天吃飯的行業受創

最後一項風險,來自氣候變遷直接造成的風險,例如,乾旱、洪水、暴風雨、海平面上升等。保險業、農業、漁業、林業、房地產業、旅遊業特別容易受到威脅,因為它們的營運仰賴自然環境和資源。這類風險也會威脅石油與天然氣業者,它們可能會因為公司資產位於易受氣候變遷影響的地區,而必須負擔較高的保險費。例如,卡崔娜颶風侵襲之後,慕尼黑再保險公司(Munich Re)針對墨西哥灣沿岸(Gulf Coast)的石油業者,一舉將保費提高到四倍。還有,自然環境的風險有時會有出人意料的影響,例如,可口可樂公司研究氣候變遷與水資源便利性之間的關聯,作為興建裝瓶廠地點的考量因素之一。

利弊

先降低風險,再開發商機

面對這六種氣候變遷的風險,每家公司受到的衝擊差異極大,因此,公司必須針對自身狀況,評估風險的內涵,擬訂相關因應策略。當然,同一領域的業者會面臨類似的風險,例如,管制風險對發電業格外重要,供應鏈風險則是零售業的一大隱憂。不過,同行之間還是會有差異,像聲譽風險的程度就各不相同。

此外,我們也不能忽略,氣候變遷可能會造福某些產業,因為政府政策與社會大眾的關切,會創造出新的需求與市場。舉例而言,「綠建築」(green building)只是建築業裡一個很小的利基市場。但現在,隨著能源價格高漲,而且大家愈來愈關切永續發展,因此對環境友善的建築材料與技術也就炙手可熱,市場有了突飛猛進的成長。根據美國全國住宅營建商公會(The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Homebuilders)估計,2010年之後的新屋將有5%到10%屬於「綠建築」,2005年則只占2%。

創投家約翰.杜爾(John Doerr)曾說,環保科技(green technology)將會像資訊科技、生物科技一樣,成為重要的獲利商機。杜爾形容氣候變遷是「全球最迫切的挑戰之一」,衍生出的創新需求,將開創出「所有市場的根源」(mother of all markets)。

優勢

邁開「氣候競爭力」的四大步

我們與多家公司合作,協助評估氣候變遷對它們的影響,並擬訂因應策略。我們從最成功的案例中歸納出四個步驟,每一步都需要公司高層出面大力倡導,而且整個公司都必須努力學習。

第1步

量化你的「碳足跡」

要管理環境風險,首先要衡量這類風險到底有多高。因此,公司首先要掌握溫室氣體排放的來源與程度,開始長期追蹤。這種相當單純的量化工作,能夠增進公司上下對氣候變遷議題的認識,並作好準備,以策略的角度來看待這類風險和風險帶來的商機。

公司在量化「碳足跡」(carbon footprint)的時候,必須對溫室氣體排放建立正確的清單(inventory),並且區分直接排放與間接排放;前者來自公司的工廠生產過程,後者則是指能源消耗、運輸與其他活動導致的排放。同時,公司要建立排放量基線(baseline)並適時調整,評估通報相關資訊的最恰當做法。這些做法有助於公司找出排放減量的方法,訂出各種方法的優先順序,並擬定參與溫室氣體交易市場的策略。

溫室氣體排放統計使用的一種方法,就是「溫室氣體盤查議定書」(Greenhouse Gas Protocol),這是由世界資源研究院(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與世界企業永續發展協會(World Business Council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合作設計的。這套方法已經得到國際標準組織(International Standards Organization)的認可,目前有數百家公司運用它來統計追蹤自家的溫室氣體排放狀況。一些企業組織也用它來研發業界專用的輔助計算工具,例如,國際鋁業研究中心(International Aluminum Institute)、國際林業與造紙業協會(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Forest and Paper Associations)等(有關更詳細的使用說明,見www.ghgprotocol.org。這個網站還提供另外一套工具,協助企業評估排放減量方案的價值,並且把氣候變遷的相關成本,納入新資本計畫的決策過程)。

製藥業鉅子輝瑞(Pfizer)已經訂定一套準則,要求公司減少能源消耗,以降低公司對環境的負面影響。為了達成這個目標,輝瑞必須針對與溫室氣體排放直接或間接相關的業務,有系統地進行稽核。完成這項工作後,輝瑞現在可以擬訂高效率的節約能源與排放減量計畫,利用全公司共用的能源資料庫來通報。輝瑞已經在公司的各個層級開發出六百多個計畫。

公司量化碳足跡,等於是昭告世人,它們充分體認氣候變遷會帶來業務上的風險,但也會帶來商機。我們知道,有些公司首先進行碳稽核(carbon audit)的工作,找出效率低落、成本高昂的能源運用方式,然後針對氣候變遷議題,找出提升品牌價值的機會。到後來,這些公司還會運用氣候變遷議題的相關知識,開發出有利可圖的新產品。

第2步

評估相關風險和商機

碳足跡的量化只是起步工作。評估公司對氣候的直接與間接衝擊之後,接下來要進行更廣泛的分析與策略性思考,根據上述的六大風險,衡量公司可能受到的傷害或是獲取的商機。

例如,林業公司惠好(Weyerhaeuser)的碳足跡相當可觀,因此現在正努力減少營運過程中排放的溫室氣體,希望在2020年之前減量40%。不過,惠好公司還必須考量排放量之外的氣候變遷問題,例如,在受制於碳的經濟環境中,運送產品的成本會不會大幅提高?公司原料仰賴森林供應,而森林會不會受到氣候變遷的傷害,例如暖冬導致木蠹蛾危害加劇?

另一種評估氣候變遷影響的方法,就是考量直接與間接的財務衝擊,檢視公司利潤的「碳密集度」(carbon intensity),也就是看有多少利潤是來自二氧化碳排放量偏高的產品。此外,公司也可以檢討氣候變遷如何影響營收與成本。在成本方面,氣候變遷可能會推升原物料的成本、直接管制成本(direct regulatory cost)、資本支出(例如興建低排放量的新廠)、位於高風險地區(例如墨西哥灣沿岸)資產設施的保險費,甚至還得考慮新增的稅負。在營收方面,未來會影響公司營收的因素包括,公司是否能夠訂定新的價格結構,把新增成本轉嫁給客戶,以及是否能夠充分開發新的商機,維持市場占有率(見表2)。

氣候變遷風險的各種因素交互作用,影響公司的資金成本,最終會影響公司的價值評估(valuation)。投資者評估公司未來的現金流量時,會考量氣候變遷對公司的衝擊。現金流量受到氣候變遷影響的程度,也會影響公司應付利息支出與分期償還債務的能力,以及公司債與銀行貸款的評等。因此,若要了解公司未來在受制於碳的環境中競爭力如何,很重要的一件工作就是估算氣候變遷的風險如何影響公司的現金流量與資金成本。

第3步

調整營運方式

評估氣候變遷對公司的影響後,接下來就要研擬因應策略,並根據評估結果採取進一步的行動。例如,大幅降低能源消耗與二氧化碳排放,或者對公司特定部門進行全面調整。

卡特彼勒公司正在投資一項計畫,要讓公司生產的柴油發動機更具效率,雖然這些產品的溫室氣體排放量原本就不高。卡特彼勒還發現,更嚴格的管制也能帶來商機,於是開發出新的業務,研製特殊的廢氣過濾系統,安裝在自家或其他公司的發動機上。此外,卡特彼勒也研究使用替代性燃料,以及可以回收廢熱來發電的新型渦輪發動機。一旦美國政府施行法規以提高二氧化碳排放成本,卡特彼勒就會投入大筆經費推動這些研發計畫,讓替代性燃料與相關技術更具市場吸引力。

重工業與其他向來容易傷害環境的產業固然要發揮創意,其他類型的產業也可以出奇制勝。像沃爾瑪就準備以三年的時間,減少各家分店的能源消耗,降幅最高可達30%,這其實是一項大計畫的一部分。這項廣為宣傳的大計畫,目標是提升能源使用效率、減少廢棄物、降低溫室氣體排放量。沃爾瑪希望實施這項方案之後,就能符合現今與未來管制法規的要求,此外,沃爾瑪過去在環保方面飽受批評,這項計畫也能改善公司的聲譽。

金融業的溫室氣體排放量不高,但同樣重視聲譽。高盛正在推行一項環境政策綱領,其中一項做法就是評估並通報內部營運造成的溫室氣體排放量。同時,也積極投入方興未艾的二氧化碳配額交易市場,成立一個專職團隊,協助客戶研究氣候變遷之類的環境議題如何影響公司股票市值。高盛明白宣示:這些計畫的目標是「提升公司盈餘」。

高盛「環境市場中心」(Center for Environmental Markets)主任馬克.特塞克(Mark Tercek)告訴我們:「我們投入人才、資金,提出構想,針對地球面臨的最迫切挑戰,尋求以市場為基礎的有效解決方案。這種做法完全符合高盛的核心事業目標:為客戶提供優質服務,也為股東創造長期價值。」

第4步

超越競爭對手

若要落實特塞克的理念,那麼單是「靠做好事來提高營運績效」這個方法還不夠,還必須在執行這個方法的時候,表現超越對手。也就是說,要在兩個戰場上克敵制勝:降低氣候變遷風險的影響,並從風險中發掘商機。

我們曾經針對汽車業進行深入研究,結果發現汽車產業內的競爭態勢受到下列這些因素影響:消費者對國家能源安全、氣候變遷、地區空氣污染及油品價格的關心。三年前,我們研究幾家汽車大廠在氣候變遷方面的競爭力時,就著眼於兩個要項:公司是否作好面對氣候變遷風險的準備,以及公司如何運用風險中的商機。分析結果顯示,本田與豐田兩大車廠的準備最充分,未來仍能在受制於碳的經濟環境裡營運。這是因為它們現有車款的燃料效率優於對手,而且是油電混合車商品化的領導廠商。相較之下,通用汽車與福特將面對沉重的成本風險,因為這兩家業者的產品線裡,燃料效率偏低車種所占的比例太高,像是運動休旅車與小卡車。即使只拿這類耗油車來比較,二氧化碳排放量的高低差異也高達40%,其中美國車廠的燃油效率最低。底特律的汽車業者無法開發出創新的低碳技術,可能是它們至今難以挽回頹勢的最大絆腳石。其他車廠的表現見表3,這個矩陣圖也適用其他企業領域。

迎戰

奇異綠色計畫,拉開與對手距離

奇異公司一直積極利用氣候變遷政策來追求競爭優勢。2003年,奇異開始採用「溫室氣體盤查議定書」,來建立公司的溫室氣體排放清單,將管制風險加以量化。同時,也與其他領域的公司合作,一起討論氣候變遷的相關策略,彼此學習,參與的公司包括必治妥施貴寶(Bristol-Myers Squibb)、花旗集團(Citigroup)、愛迪生(Con Edison)、嬌生(Johnson & Johnson)與史泰普(Staples)。

然後,奇異進一步由策略的角度來思考,氣候變遷如何影響自身與客戶的營運。2005年,奇異啟動「綠色科技新主張」(Ecomagination)計畫,標榜運用各種潔淨科技,來提供運輸、能源、用水與消費性產品等各類產品與服務。奇異計畫在2010年之前,將潔淨科技的年度投資額倍增到15億美元;而能夠為客戶帶來可衡量的環境績效優勢的產品與服務,營業額必須達到至少兩百億美元。這項策略最關鍵的要素也許就是提升利潤,奇異在這方面成果斐然。綠色科技新主張的產品,在2005年營收達到101億美元,訂單與承諾訂單直逼170億美元。相關研發計畫也開始回饋公司,經過認證後上市的產品增加了75%。

奇異與其他高瞻遠矚的公司積極採取行動,顯示氣候變遷已經不再是年年被擱置、拖延的議題。氣候變遷正在影響企業競爭的態勢,效應波及全球各個市場。奇異公司董事長兼執行長傑佛瑞.伊梅特(Jeffrey Immelt)最近談到:「我們的客戶已經表明,為氣候變遷這樣的環境挑戰提供解決方案,不僅攸關人類社會的福祉,也是奇異成長的良機。公司如果擁有技術和願景,能夠提供因應氣候變遷與其他迫切議題的產品與服務,就能取得競爭優勢。」

換句話說,這些公司能夠靠著做有益環境的好事,而讓公司的績效表現得更好。

(閻紀宇譯自“Competitive Advantage on a Warming Planet,” HBR, March 2007)



強納森.萊許 Jonathan Lash

(jlash@wri.org) 世界資源研究院(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總裁,這是一家位於美國首都華盛頓特區的環境議題智庫,接受企業與企業基金會的財務資助,本文就提及了其中幾家企業。


佛瑞德.威靈頓 Fred Wellington

(fwellington@wri.org) 世界資源研究院資深財務分析師。


本篇文章主題策略規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