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線上開課,早在疫前就該開始

The Pandemic Pushed Universities Online. The Change Was Long Overdue.
尚恩.加拉格爾 Sean Gallagher , 傑森.帕爾默 Jason Palmer
瀏覽人數:1226
與其他產業相比,教育的數位轉型極為緩慢。根據資料,在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前,美國仍有三分之二的學生,以最傳統的方式上課,與百年前的光景別無二致。數位轉型不只降低學費、減少教職員數量、增加學生規模,甚至可以協助培養助教,或是改善註冊與選課流程。此外,在學校與勞動市場的銜接上,數位轉型也能帶來不一樣的可能。高等教育加快數位轉型的腳步,此時還不算遲。

高等教育遭到新冠肺炎疫情一連串打擊。2020年的春季校園關閉,導致學校倉促改為「遠距教學」,暴露出數千所學院與大學以支離破碎的方式,開始運用高品質的教育科技與數位能力。混亂的秋季學期,加上後來校園開放喊停,以及各式各樣的線上與混合選項,徒增美國學院與大學的壓力。

疫情大流行之前,眾所周知傳統的高等教育商業模式已遭受嚴重挑戰。2020年秋季成了一個轉折點,因為此時學生、教育人員與政府領導人,都從比較傳統的教室與多種數位教學模式對比的新角度,來審視高等教育的價格與價值主張。

一些菁英大學,例如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威廉斯學院(Williams College)、史貝爾曼學院(Spelman College)與美利堅大學(American University),已經史無前例地因純線上的教學體驗而大幅降低學費,這凸顯出價格壓力,也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過去十年,是專上教育替代做法蓬勃發展的時期,包含「大規模線上開放課程」(MOOCs)、產業驅動的證照課程,以及程式碼密集訓練營。目前這一刻,很可能被銘記為「之前」與「之後」的關鍵轉折點,「之前」的預設做法是類比的、待在校園內,以學位為重心的學習,「之後」則是數位、線上、以職涯為重心的學習,成為學校間競爭的關鍵。

高等教育在轉變成更數位驅動、更注重成果的商業模式方面,大幅落後其他產業。衡量這一點的一項指標,是學校的資訊科技費用不到預算的5%。根據美國教育部的資料,雖然全美大學生有三分之一,在疫情前就曾上過某種類別的線上課程,但其他三分之二仍維持傳統以校園為主的課程,與數百年前相差不多。教育是數位化程度最低、人力最密集的經濟行業之一,這顯示發生科技驅動破壞的機會與風險都很大。高等教育經歷二十年緩慢邁向更數位化商業模式的過程後,原本早就應該進行的科技轉型,因為2020年的一些事件而迅速加快,而且比以往更加注重科技驅動與分析驅動的線上學習體驗和商業模式。

如同許多其他經濟行業,專上教育的數位轉型日益由新創公司與私人資本推動。根據投資情報公司HolonIQ的資料,2020上半年是全球教育科技投資金額第二高的半年,達到45億美元,這比之前十年平均六個月的創投資本投資金額多了三倍。這些投資多集中在高等教育與勞動力的交會點。不像其他產業,例如金融與健康照護,教育業在擁有一個資本化的「產業」來支持自己這方面一直落後,但現在這些趨勢正快速追上。

演算法可擴大下一代線上學習的規模

線上學習已經成為2020年的預設模式,但大部分大學採用的方法,是透過Zoom教室直播進行簡單的「遠距教學」,這種方法與1990年代末以來的視訊會議沒有太多變化。然而,在完全線上課程與學位這個數十億美元的市場中,開始出現許多種強大的新平台和技術,它們以雲端運算、大量資料集與人工智慧為基礎。像Coursera與EdX 這些MOOC平台,善用來自數百萬名學生與數十億課程資料點的數據資料,使用機器學習來自動批改作業,並提供適合的內容與評價。

像美國伊利諾大學(University of Illinois)等有遠見的學校,正在破壞碩士學位市場,做法是運用能減少教職人員的科技,並擴大課程規模給數千名學生使用,使整個企管碩士課程的成本降至22,000美元,這導致學校不再提供傳統的住宿制學位。喬治亞理工學院(Georgia Tech)開創性的線上電腦科學碩士課程,學費僅需要七千美元,而校方宣布,2020年秋季有超過一萬名學生註冊。現在全世界有五十幾個以MOOC為基礎的學位,其中許多的價格更低得多。透過與雇主直接合作,將多所大學和它們的課程及學程,整合進一個分散式平台,這麼做也正在開拓嶄新的企業對企業(B2B)管道。StraighterLine與Udemy這些線上教育供應商,目前進一步推動這個趨勢,提供學生類似網飛(Netflix)的課程選擇,讓他們能以每月訂閱的方式,獲得可轉移的大學學分或其他證書。

以人工智慧與分析驅動的方式協助與教導學生

機器學習、傳送簡訊(SMS)與人工智慧,在優化學生服務與協助學生方面,愈來愈有影響力。就像商業性企業一樣,許多大學正開始設置混合式或完全以人工智慧為基礎的聊天機器人,來協助學生並回答問題,像是:將聊天機器人與校方的學習管理系統整合在一起;提供混合運用的使用案例,用數據資料來強化學生服務人員的能力;或是運用模式辨識(pattern recognition)幫助學生度過關鍵的入學、註冊與課程截止日期。這些方法也可以透過學生宿舍內的智慧型音箱,擴展成數位化的校園服務,而這種基本的自助式服務創新,使高等教育體驗變得更加以顧客為中心,同時也能降低成本。一些教育機構甚至也運用人工智慧,其中喬治亞理工學院率先在線上學位課程裡,使用以人工智慧為基礎的助教。更普遍的做法是,許多大學正在投資預測分析,使用來自線上學習活動所產生的資料,但這通常要仰賴外部顧問專家與資料集的協助。

以數位證照與資料驅動,促成學以致用

另一個主要趨勢,是教育認證的數位化與爆發成長,這是從靜態的學習紀錄和成績單(以前是以學位為中心、極為類比的過程),迅速轉變為注重證照與證明的線上、數位認證,這些證照與證明會總結學生的學習成果、技能或能力。雇主與業界證照計畫是這種趨勢的推手,他們與社區大學、進修學校與大學研究所計畫合作,而這種趨勢,有助於推動將學位「分拆」成數個較精簡的微型證照,而這些微型證照能累積成更大型的終身課程。許多精英商學院與進修學校都欣然接受這個發展方向,也接受了新型數位認證代表的新營收來源。

市場日益要求學院與大學不再將學士學位作為主要產品,而是改為由雇主所重視的學習與精湛技能所組合成的「證照化套餐」,這種模式更敏捷、低價、數位化;這在數位經濟中將不可或缺,因為必須持續提升技能,才能跟上科技進步與技能有效期限縮短的速度。從獲得學位後就結束的學習方式,轉變成終身學習與終身提升技能,這對於實現廣受接納的「銜接教育-勞動力」的目標極為關鍵,而要實現這點,就必須仰賴將學校與雇主的聘雇/人資系統整合在一起,但目前仍缺乏連結這兩者的標準,也沒有得到關注,而若能連結這兩者,就可以在數位技能方面開創出更順暢、更有效率的生態系統,包括將工作技能和工作經驗的認可「證照化」。值得注意的是,若對系統進行這種改革,也可能為大約7,100萬名美國人提供更好的機會;根據近期研究,他們擁有成功從事高薪工作的技能,卻因為缺乏四年制學位而遭到系統性忽視。

高等教育將數位策略作為優先事項,正是時候

這些科技發展,讓大學領導人與治理他們的政策制定人,勢必得將數位轉型和科技視為更關鍵的策略優先要務,尤其是在「學習和文憑」這項核心業務方面。寶貴的智慧財產與市場占有率,累積集中在少數幾家關鍵的教育科技公司手中,因此,與外部公司建立穩固的合作模式變得更加重要。例如,許多頂尖大學已經與核心關鍵學術領域的教育線上課程管理業者(OPM),簽訂長達十年、數百萬美元的合約,並創立合資企業。如果策畫得宜,這些合作關係可以使大學突飛猛進。

高等教育也開始經歷科技驅動的市占率與市場力量的整併,而其他產業已經發生這種情況。線上學習領域就已出現這種情形:根據美國教育部的資料,有2,500所大學提供線上課程,但是前一百大的開課學校擁有近50%的註冊學生人數。在2020年秋季,有人預測高等教育市場長期而言會出現的整併現象,開始加速進行,促成因素是疫情大流行帶來的不平等問題。雖然大學數位化長路漫漫,但這些能力是生存的核心。

最後,科技驅動的大學替代做法與學位替代品興起,代表消費者和雇主將有更多選擇可考慮。這需要新的數位學習標準與基礎設施,以及注重品質保證、但又鼓勵創新的法規。在這次數位學習轉型期間,學校、學生和雇主的行為都同時發生變化,讓此時成為評估成果和商業案例,並透過新角度重新思索策略與政策的關鍵時刻。

2020年是美國各學院與大學的重要轉折點。哪些學校會把握此刻推動轉型?哪些學校會遠遠落後?

(游樂融譯)



尚恩.加拉格爾 Sean Gallagher

美國東北大學(Northeastern University)未來高等教育與人才策略中心(Center for the Future of Higher Education & Talent Strategy)執行主任,著有《大學證書的未來》(The Future of University Credentials: New Developments at the Intersection of Higher Education and Hiring, HBR Press)。


傑森.帕爾默 Jason Palmer

新市場創投公司(New Markets Venture Partners)普通合夥人,自2011年任職迄今,該公司的投資領域以教育為主。他在教育科技領域創業、擔任高階主管和投資人方面擁有二十年經驗,期間曾在比爾和梅琳達蓋茲基金會(Bill&Melinda Gates Foundation)任職三年。


本篇文章主題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