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是負能量但沒關係

It's Okay to Not Be Okay
瓦松達拉.索瓦尼 Vasundhara Sawhney
瀏覽人數:5295
我們在面對情緒低落的朋友時,會說一些看似「正能量」的話,讓他們「看開一點」,或是安慰他們「一切都沒什麼」,但其實,這反而會讓對方感到自己的情緒低潮是錯誤的,導致進一步傷害,落入「心理健康有問題等於意志薄弱」的窠臼。有負面情緒是正常的,我們需要的是面對而非壓抑,「雖然心情不好但沒關係」,體驗你的感覺,與它共處。壞情緒會來,也會走。

那是8月裡的某個尋常日子。那時我跟我的家人已經稍微適應居家工作的形態,但也不是每件事情都已「上軌道」。我們每天辛苦地應付煮飯、工作、孩子的線上學習、讓小孩在家有事做,還有照顧我們自己的情緒健康。更糟的是,我媽媽打電話來告訴我一個晴天霹靂的消息:我爸媽的新冠肺炎採檢結果是陽性。

我媽媽在說明情況時顯得很平靜。我可以感覺到,她並不是在跟我說她的感受,而是在安撫我。我們住的地方相隔四百哩。我們還在封城階段,我想去找他們也沒辦法。她要掛電話前跟我說:「會沒事的,別擔心。」

我的世界崩解了。我爸爸本來就有一些健康問題,現在我的父母都病了,我真的很擔心。他們要如何獲得所需的醫療協助才能復原?我怎麼才能不感覺到絕望?我花了一整天聯絡住在他們附近的親戚,並且一直打電話給那些不介意聽我傾吐內心最深處焦慮的朋友。我收到很多的加油打氣跟正向鼓勵話語:

● 「試著幫這個世界加入正能量。」

● 「關注在你生活中的好事情。」

● 「情況原本可能會更糟,要心存感激。」

● 「一切都會雨過天晴的。」

其中一個人的回覆特別突出:「你現在有這種感受沒關係。畢竟,他們是你的父母。」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我終於能喘口氣了。我當時真的很需要知道,那時我有那種感受是無妨的;而不是必須埋藏我的情緒,假裝那些情緒不存在。

我的父母花了28天,才終於又收到檢驗陰性的結果。那時我真的身心俱疲。只有一位朋友,我在他面前不用隱藏真實的感受,因為他認為有負面情緒本身並不是件壞事。在其他人面前,我則是板著臉,說我情況還好。

有天晚上,我想讓腦袋放空,就在網飛(Netflix)上隨便瀏覽,偶然注意到一部韓劇 《雖然是神經病但沒關係》(It's Okay to Not Be Okay)。這個劇名讓我回想起讓人喘不過氣的那幾個星期,那些我假裝一切安好的日子。我想要的,其實是一杯紓壓甘菊茶,為什麼人們卻遞棒棒糖給我?「把陽光送到你那裡」「拒絕負能量」之類的訊息,是怎麼一回事?

我上網查詢。

結果我找到了「毒性正能量」(Toxic Positivity)這個詞。有執照的臨床心理學家、專業認知行為治療師潔米.札克曼(Jaime Zuckerman)博士指出,這個詞是指「由自己或他人產生的假設,認為某個人儘管感覺痛苦或遇到困難,仍應該只用正面的心態去面對,或是保持『正向心情』」(我最討厭最後面這個詞)。

札克曼博士目前在美國費城市外的私人機構執業。她的專精領域是成人情緒失調和焦慮的治療。她協助病人建立健康的人際關係界線,而且特別關注毒性正能量對病人生活的負面影響,尤其是從疫情開始以來。她列出一些跟毒性正能量有關的有趣事實,以及我們應該如何讓自己和他人去感受當下的情緒。我向她請教很多跟毒性正能量有關的事,還有它為什麼不好。

以下是我的心得。

毒性正能量不只讓你無法正視情緒,還讓你有續發的情緒

札克曼博士表示:「這個概念本身的問題是,我們假設某個人若是不處於正面情緒(或是樣子或行為不符合我們認為的正向人士),他們就是錯的、差勁的,或是不恰當的。問題在於,當我們不正視他人的情緒狀態時(或者以這個例子來說,當我們跟別人說,覺得傷心、生氣或任何我們認為『負面』的情緒,都是不好的),我們反倒誘發他們內心的第二層情緒,像是覺得丟臉、有罪惡感和難堪。」

這樣我們等於明確告訴他們,他們應該要為自己的悲傷感到羞愧,或是得要為感覺害怕而丟臉。「努力避免、忽略或是壓抑符合當下情境的情緒,會讓人在最需要幫忙的時候被孤立,因而深化了『心理健康有問題等於意志薄弱』的汙名,」札克曼博士解釋說。

心情不好真的沒關係

「心情『不好』不僅沒關係,而且還是很重要的。針對不尋常的情況,作出不尋常的情緒反應,這絕對是正常的。我們無法直接選擇自己想要有什麼情緒。情緒不是那樣運作的,」札克曼博士說。所以,在得知父母感染新冠肺炎後感到傷心跟害怕,是正常的。跟另一半吵架之後哭泣,也是正常的,面對不確定的未來而感到焦慮和恐懼,同樣也是正常的。想到我們可能會失去我們在意的某件事物,這情況令人傷心。當我們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這情況令人害怕。我們應該要讓自己,以及我們生活周遭的其他人,在這些情況發生的時候去感受這些情況帶來的情緒,現在這個時刻尤其是如此。

札克曼博士指出:「請允許自己心情不好,包含接受所有的感受、想法或知覺,與它們共處,直到它們消失。如果你試著逃避、壓抑或忽略,它們只會變得更強烈,直到你難以承受,認為自己無力應付。」

記住,沒有情緒會永久維持。憤怒與悲傷,就像快樂與喜悅一樣,來來去去。如果我們想讓痛苦的感覺離我們而去,就要先讓自己確確實實去感受它。

隱藏你的不自在,就像是火上加油

「我們愈想避免內在的不安,就可能變得愈加疏離,也會感到愈焦慮、愈憂鬱,」札克曼博士說。我們不只需要去感覺,還要能承認我們產生的情緒反應確實存在。努力去避免或忽略它們,會讓人在最需要幫忙的時候被孤立,並進一步深化「心理健康有問題等於意志薄弱」的汙名。

「當我們假裝心痛不存在,」她解釋說:「我們就會向大腦傳遞一個訊息,那就是無論這個情緒是什麼,它都是不好的、危險的。如果大腦相信我們處境危險,身體會據此做出反應。例如,我們會感覺到心跳加快、呼吸短促,也會自然產生一種需求,那就是不必要地想去避免這個被誤以為很危險的處境。當我們避免任何情緒上的不快、甚至包括身體的疼痛時,我們最後會無意間讓那些感覺變得更強烈、更明顯、更讓人覺得難以承受。科學證據顯示,如果你不採取有效且即時的方式來面對或處理你的情緒,這可能會導致許多心理上的問題,包括睡眠障礙、濫用藥物、有出現急性壓力反應(acute stress response)的風險、焦慮、憂鬱,甚至出現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有更好的方式可處理情緒

如果你還不相信過度正向思考其實是有害的,你可以想想這會對一個你關心的人(包括你自己)造成的影響:如果你有一個朋友最近過得很辛苦,你向他傳遞正能量,可能會以為這是在支持他,但實際上,你可能根本不認可他們的感受,在他們身心已經很脆弱的時候,還傷害他們。你的正能量就像是在說,你的朋友某種程度上沒有能力處理自己的情緒。你可能還無意間向對方進行心理操弄,讓他們覺得其實問題根本不存在。毒性正能量讓那個需要幫忙的人,必須去假裝一種情緒反應,而這種假情緒與他們實際感受到的相差很大。

當有人找你傾訴壓力,你應該要有正向心態,但除非對方需要激勵性談話,否則別說這種話。札克曼博士建議,盡量避免說以下這些話:

「拒絕負能量!」

「事情原本可能更糟呢。」

「笑一個,別擔心!」

「有什麼好哭的?會沒事的。」

「你還擁有很多;你為什麼要不開心呢?」

「想開一點。」

相反地,她建議你的措辭要能認可他人的感受,並讓他們知道你對他們別無要求,只會一直陪伴在他們身邊:

「現在雖然心情不好,但沒關係。」

「你想有怎樣的情緒感受,都沒有關係。」

「慢慢來,我在你身邊聽你說。」

「你可以有這樣的感受。有這樣的感受很正常。」

體驗你的感覺。與它們共處。讓它們過去。讓其他人也順著自己內心的情緒起伏走一遭,無論他們的感受是什麼。這真的沒有關係。

(陳佳穎譯)

訂閱職場新手進修電子報,專屬新鮮人的成長指南!



瓦松達拉.索瓦尼 Vasundhara Sawhney

《哈佛商業評論》資深編輯。


本篇文章主題職場新手進修